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三百六十八章 成长总在不觉间【四更】
    有了这么个插曲,所以秦浩轩到来时,在场大部分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想看看他身上是否有三头六臂,弄得秦浩轩很不好意思。

    这个接风宴是设来接待大元教正副两位掌教以及诸位长老的,规格之高实属罕见,有资格、有实力坐在这里的,若不是门内高人,就是尚晨雪这种仙二代,当然,这些仙二代本人也都拥有不凡的境界修为。

    可以说,即便是将在场的太初教工作人员全都算入,秦浩轩的境界修为都是最低的,不过他代表自然堂来参加,这个接风宴自然有他的席位。

    大元教的掌教长老们当然不会说什么,可是他们所带来年轻气盛的高徒、仙二代们,却十分不满秦浩轩一个仙苗境十叶的低级修仙者坐在这里,尤其是刚才秦浩轩打败吕施的消息,让他们觉得非常丢脸。

    他们恨吕施,同时怨恨秦浩轩。

    原因无他,秦浩轩的实力太弱了,若是吕施败在其他太初教天才弟子手上,他们都不会觉得这么耻辱。

    这场接风宴还没开始,在秦浩轩一走进来,气氛就变调了。

    偏偏尚晨雪这个没甚心机的丫头,在看到秦浩轩落座之后,还兴奋地问道:”秦师叔,你告诉大家,为什么你的实力这么强嘛,仙苗境十叶的修为,竟然能打败吕师兄。”

    面对尚晨雪天真烂漫的问题,秦浩轩一阵头大。之前在灵田谷不是问过了吗?这小姑奶奶怎么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问起来了?

    不过若不回答,或者随意敷衍的话,就显得自己太过倨傲,而且这也不是待客之道,秦浩轩只好诚恳地说道:”这是我在七丈渊战场上经历了无数场生死厮杀磨砺出来的,换成其他任何一个人,经历过像我这么多的厮杀,取得的成就肯定都会比我强。”

    按理说,秦浩轩的回答十分得体,有礼有节又顾了客人的脸面,太初教这边的长辈,对秦浩轩的这个回答还算满意。

    若换成别的弟子,说不定就不会有其他想法了,然而在座的这些都是大元教眼高于顶的天才弟子、仙二代之类的角色,急着找回面子的他们,又岂会善罢甘休?

    还没等其他人说话,坐在尚晨雪旁边的一个大元教饱满种子的弟子洛归,一脸笑意盈盈,换上一副兄长教育妹妹的语气说道:“晨雪师妹,你的认知有些不对,一个修仙者的境界修为不高,战力再强也没用。像当年在幽泉魔渊修练了《吞魔宝典》那位,战力强横到能够以仙树境斩杀仙人,可这又如何?不是照样寿元耗尽而死?而那些战力不如他的仙人,却能证道长生,好不逍遥。”

    “修仙,求的是长生,修为境界永远是最重要的,一叶一天梯,一轮一轮回!修为不够再能打又如何?充其量不过是一个打手罢了。”

    洛归的声音不大,但坐在太初宝殿中的人,哪个是修为低下的呢?一个个耳聪目明,将他的话听得清楚。

    许多人对洛归的话十分有认同感,一个个点头赞许,即便是秦浩轩,也在心里感叹:”是啊,即便是再能打又如何?我还是要努力修练,提升修为境界,证道求长生。”

    洛归一副兄长教育妹妹的样子,并不是针对秦浩轩,口气也十分温和有礼,任谁都挑不出毛病。但是谁都知道,他这番话表面是教育尚晨雪,实际上是暗骂秦浩轩不过是一介粗鲁打手。

    换成别人,或许不会挑他的刺,就连听出他意思的秦浩轩也当没听到,但尚晨雪却不依了。小姑娘心里已经将秦浩轩当成偶像,哪里容得自己的偶像被人如此说呢。

    她脸色渐渐变了,心里已经开始酝酿反驳的台词。

    眼看大元教两个小辈又要唇枪舌战,为免接风宴的气氛被破坏,或许对洛归的话也有些不爽,黄龙真人以眼神示意秦浩轩,要他来当这个解铃人。

    于是秦浩轩朝尚晨雪露出善意的微笑,说道:”刚才这位师兄说得很有道理,不过也不尽然。修仙界优胜劣汰,残酷无情,在获得更多更好修仙资源的同时,也面临了更大的风险;如果没有强悍的战力,就无法获得更多资源,即便获得资源也无法保住,反而很可能丢了性命。修为境界和本身战力是任何一个修仙者都应同时注重的,两者缺一不可,只有真正将二者结合起来,才能更有把握修仙证道求长生。”

    “至于这位师兄指出我的问题,我也很感激,在未来的修练路上,我也当努力提升修为才是。”

    秦浩轩的这番话十分中肯,不软不硬,同样是任谁都挑不出毛病,即便是黄龙真人、惠阳真人,都听得连连点头,赞许不已。

    不少大元教的长辈提高了对秦浩轩的评价,他们看得出秦浩轩的资质虽然不好,但他的眼光确实极准,他对修仙一道的认识甚至比洛归还要准确。

    一个大元教的长老,情不自禁地轻叹出声:”可惜啊,秦浩轩怎么会是一个弱种,哪怕他是一个饱满仙种,未来成就都不可限量啊!”

    惠阳真人一旁听的直撇嘴,弱种怎么了?这些老东西,回去要好好给他们教训一番!秦浩轩赢了就是赢了!还有闲情逸致感叹人家弱种?看看咱们家的灰种被人打成什么样子了?少用老眼光看人!年轻,便代表着未来无限的可能!

    听到这位长老没有恶意的轻声叹息,尚晨雪嘴巴一扁,显然不认同他说的话,向爷爷惠阳真人撒娇道:”爷爷,爷爷,我觉得打斗厉害挺好呀,人家就是想打架变得厉害些嘛!人家想跟秦师兄学习打斗技巧!”

    面对孙女的撒娇,惠阳真人还真的没有抵抗力,而且他对秦浩轩刚才的那一番见解十分认同。修仙界中残酷无比,修为境界再高又如何,只要本身战力和战斗经验稍微弱一些,那么就有丧命的危险。

    惠阳真人朝黄龙真人露出一个特别的微笑,心里也在想着,自己的战斗经验虽然丰富无比,战力也十分强横,但他是仙婴道果境的无上强者,他的战斗经验以及战斗手段,显然不适合才仙苗境的尚晨雪,反倒是秦浩轩这样一个修为境界低的弱种,更能将自己的战斗经验传授给尚晨雪。

    毕竟秦浩轩是个弱种,但他所面对的都是实力境界比自己强的对手,应该很有一套独到的对敌手法。

    于是惠阳真人对黄龙真人说道:”不知道秦浩轩是不是还会去七丈渊战场?若是还会去的话,可以让他带上我这顽皮的孙女吗?小孩子都关在门派里没有经历过生死场面,去长些见识,学些战斗经验也是好的。”

    惠阳真人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尤其是刚才侧面迂回抨击秦浩轩战力无用说的洛归,尽管掩饰得很好,但他眼神中不时闪过一丝怨毒,不住扫过秦浩轩的脸庞。

    旁人感觉不到,但是经历过无数次生死战斗,对这些旁枝末节十分敏感的秦浩轩早已敏锐察觉。同样,他在感受到洛归对自己恨意的同时,心中也生出了杀机,不过他隐藏得比洛归更好。

    入红尘的这段时间,在七丈渊战场历经无数生死厮杀,也经历过门派内其他人的暗算,秦浩轩对别人的恨意十分有警觉性。如果当初自己小心谨慎一些,将这些怀恨自己的人扼杀于萌芽之中,那么自己说不定就不用受伤了。

    现在的秦浩轩,虽然还是本着与人为善的待人处事态度,但也变得更加决断。他深深体悟修仙路上的残酷无情,自己虽不去害人,但绝不能让别人害自己!

    “在太初宝殿,我不能宰了他,等他一旦离开众目睽睽之下,或者找个机会把他骗出去,就得宰了他。这人已经恨我了,我能在他眼中看到杀意!”秦浩轩在心里默默想着:”我之所以受伤,差点死了,就是这些年太过善良,没有及时发觉别人对我的杀意。我想问道长生,就必须保护好自己,只有好好活下去,我才能达成修仙证道的目的。”

    秦浩轩对洛归,也生出了除了黄龙真人外谁都没能发现的杀意。

    黄龙真人是现场最了解秦浩轩的人,别看秦浩轩整日笑呵呵的,宽容大度,但经历了这么多事,他再也不是那个谁都可以欺负的自然堂新人弟子,渐渐成长为一个成熟的代堂主。

    他的命不但是自己的,也承载着璇玑子、自然堂几百名弟子的希望,他并不怕死,但他更珍惜生命。

    黄龙真人没想到,在两年养伤时间内,秦浩轩的心性已经磨练到让他都惊讶的程度,因此这一幕他也懒得揭破。对他来说,死一个大元教天才弟子又如何?既然他能对秦浩轩生出杀意,那就让他成为秦浩轩掘起的磨刀石吧。

    “秦浩轩是我宗门这一届新弟子的入道师兄,按照惯例,他今年就要带新弟子们入红尘,进入七丈渊战场接受磨练。”黄龙真人笑吟吟地对惠阳真人说道。

    惠阳真人一喜,他已从尚晨雪自己口中得知秦浩轩的战力很强,而且秦浩轩的名声,他也曾有耳闻。

    尚晨雪是他最宠爱的孙女,作爷爷的自然会尽力守护她;但是惠阳真人也几百岁的年纪了,不可能一直寸步不离地守在孙女身边。

    所谓给人鱼吃不如教人钓鱼,如果能有机会让孙女跟在秦浩轩身边,学一些战斗经验和手段,增强她的自保能力,在这个危机四伏的修仙世界才有办法好好存活下去,自己也不用随时担心她了。

    黄龙真人见老友这般模样,心知他确实是动了让秦浩轩带尚晨雪去体验战斗的念头,于是打趣道:”既然你要找秦浩轩带晨雪去七丈渊战场,作为长辈请小辈办事,岂能不意思意思呢?”

    惠阳真人差点一头撞死在黄龙真人的面前,九天红的事情还没完呢!又要送这小子?可……好像还必须给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