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三百七十三章 老魔自有老魔风【四更】
    整个太初宝殿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秦浩轩身上,包括华万谷,他目光中闪过一丝谁都没有发现的讶异,然后继续神色如常地注视着秦浩轩。

    彷彿秦浩轩打赢阴十三在他意料之中似的。

    至于太初教和大元教其他人,压根没想到秦浩轩竟然能打败阴十三,而且赢得如此干净利落,阴十三在一眨眼间,就被秦浩轩制服,踩在地下。

    “你这个弟子弱的,超乎我的想象,还好我收力早,不然他便真的死了。日后出门,莫要这般猖狂,并非每个人都如我这般,出手力道能控制的如此之好。”秦浩轩也不为难阴十三,收掉手中灵法,松开被自己压在地上的阴十三,阴十三才强忍着头昏眼花和剧痛,从地上踉跄地爬起来,灰头土脸地回到师父身后。

    丢人啊!阴十三被秦浩轩挤兑的头都抬不起来,更不敢去看自己师傅的眼神。

    安静的太初宝殿中,秦浩轩的声音率先打破沉默,他直勾勾地盯着仙婴道果境的华万谷,毫无惧色的对峙,这模样就像跟邻家大叔话家常的感觉,哪里有半点对仙婴道果境强者的敬重。

    说来也是,这一对师徒来到这里,便大呼小叫嚣张无比,动不动就骂太初教和大元教是废物庸才,动不动要屠宗灭门,这样的人谁会尊重?

    话虽如此,但换成其他人,面对仙婴道果境的华万谷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威压,肯定不敢这么直接说话,毕竟人家随便喷口气,都够仙苗境的人死上百次了。

    这也不禁让人心生怀疑,这秦浩轩是艺高胆大,还是不知死活呢?

    华万谷这种邪派中人,向来行事乖张极端,做事全凭一时喜怒,要是高兴了哪怕天材地宝他也如弃敝屣随手赠人,若是不开心了,就算有黄龙真人拼死护着,他也会一怒杀人。

    现场气氛因为秦浩轩那一句讨取的话,变得极度紧张,黄龙真人和惠阳真人暗中蓄势,只要华万谷有动手的意图,他们说什么也要救下秦浩轩。

    就在这时,一声不合时宜却犹如黄莺出谷的清脆女声响起:”哦哦,秦师叔好厉害,果然不愧是打遍同境界无敌手的强者!”

    听到这个声音,一些本就为秦浩轩安危担心的人,不由得有些怨气,于是顺着来源看过去,发现说话的人是惠阳真人的孙女尚晨雪,于是心里的那点怨气也只好埋在心里了。

    “哦?”一直没说话的华万谷听到尚晨雪这句话,不禁又多看了秦浩轩一眼。

    对尚晨雪这句话最不满的,还要数输在秦浩轩手里的阴十三,他不满地撇着嘴,不服地冷哼:”怎么会有这样的怪物?我十叶时便可战二十叶,如今的我便是面对三十五叶甚至四十叶……”

    阴十三的不服输顿时惹来一阵嗤笑,地上那个被他的头所砸出来的小坑还在,他那一脸灰尘也没清理干净,甚至被撞得说话都不甚流利了,现在竟然还敢矢口否认刚才的失败,这脸皮也真不是一般的厚啊!

    “你能跨境界作战,秦师叔便不能吗?”牙尖嘴利的尚晨雪站在爷爷身后,毫无惧色地嘲笑着阴十三。

    至于其他两派年轻弟子,也都报以嘲讽的哄笑:”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你也不看看自己算什么东西!”

    顿时,各种冷嘲热讽一股脑扑来,阴十三那张还没擦干净的脸又密布怒意。从来就没有如此吃过瘪,向来都是在嘲笑别人的他,好好享受了一下弱者待遇。

    一个太初教弟子见阴十三一脸不服,不禁冷笑道:”你也不去七丈渊战场打听打听秦师弟的名声!”

    “他很有名吗?”阴十三脸上的桀骜之气已经褪去,现在完全就是一股不服输的孩子性。

    说来也怪,这些邪派中人,行为做事仅凭喜怒,性格方面都带着点神经质,不是一般人能揣测的。

    “你当秦师弟血衣煞神的名号是自己叫出来的?”这名太初教弟子冷笑着嘲讽道:”凭你这种三脚猫本事,若是在七丈渊战场上被秦师弟碰到了,死了恐怕不止一百次了。”

    秦浩轩微微皱眉,觉得自己这边吹得自己有些过了,若非两年前的重伤,让自己近乎涅槃了一次,虽然还是十叶境,但战力却大幅度提升,两年前的自己全盛状态,恐怕还真不是眼前这人的对手。

    刚才阴十三嚣张太过了,使得太初教弟子心里都憋着一口闷气,现在秦浩轩赢了一把,他们也大感扬眉吐气,趁着机会狠狠把刚才受到的侮辱双倍奉还。

    “血衣煞神?”阴十三嘴里喃喃念了一遍,随后一脸震惊,目瞪口呆地望向秦浩轩:”是你?你是那个血衣煞神?”

    看到阴十三这副震惊的模样,一直观望着的黄龙真人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因为七丈渊战场是太初教和翔龙国散修的战场,规模虽大但也只限于翔龙国范围之内,又没有别的教派参加。

    秦浩轩虽然有名,但也仅限于在七丈渊战场上,他那血衣煞神的外号自己太初教的人知道很正常,散修们也肯定知道,但远在万里之外的天忍宗阴十三,怎么可能知道呢?而且看他那模样,似乎对血衣煞神这个外号还颇为了解,不然也不至于如此震惊了。

    原本黄龙真人就怀疑这些散修的背后还有其他势力支持,不然仅凭着翔龙国这些犹如一盘散沙的散修,不可能有如此魄力,旷日持久地跟太初教一打就是两年多,而且还越打越强。

    正当黄龙真人心里闪过种种揣测时,秦浩轩又伸出手,对华万谷说道:”把半截符剑拿来吧,我打赢了。莫非你想反悔?”

    华万谷看到秦浩轩这副无所畏惧的模样,愣了愣后哈哈大笑,随后真的将这半截断剑丢给秦浩轩。

    秦浩轩接过断剑,立刻双手呈给黄龙真人。

    接过道侣留在这世间唯一的遗物,黄龙真人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皆有,尤其是对秦浩轩的複杂心情,简直无法用言语表达。

    两年前秦浩轩重伤濒死,黄龙真人在璇玑子的垦求下,拿出道侣的遗物灵药救了秦浩轩,但也因此失去了唯一寄託哀思的东西。那时候他对秦浩轩的心情是有那么一丝莫名恨意的,然后又因为三个紫种彼此间关系的缘故,他对秦浩轩的观感一直不好。

    可眼前这个秦浩轩,却真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

    他在仙苗境四十多叶的师兄们都败下阵来时,毅然冲上去挑战阴十三,打败阴十三后又直接找华万谷讨取半截符剑,这分胆魄、这分气度,在场的年轻弟子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他。

    黄龙真人拿回断剑,不由得轻轻抚摸,就像回到百年前与道侣在幽泉魔渊并肩作战,一同面对种种挑战和生死磨难,无数个深埋记忆深处的画面,在这半截断剑落到黄龙真人手中后,又一幅幅出现在他的脑海,最后画面一转,自己为了採摘一株灵药,引来魔族注意,她为了救自己,悍然引走魔族的注意……

    她最后的影像定格在黄龙真人脑海──犹如残血的夕阳下,灰暗的魔气和浅浅的余晖交杂斑驳,她的影子拉得很长,手中符剑不住砍杀,魔族疯狂涌上……最终符剑断,玉人陨。

    毕竟身为一宗掌教,黄龙真人的失态没有维持太久,他很快就从记忆中回过神来,神色複杂地望了秦浩轩一眼,心中对他的观感又好了几分。

    几年前,秦浩轩拜入太初教,这个弱种弟子本该会埋没于诸多底层弟子中,和许多默默无闻的弟子一样被三大紫种璀璨的光辉笼罩着,根本不可能被人注意到。

    但唯有这个弟子,和紫种之一的徐羽交好,和紫种张狂、灰种张扬交恶,和紫种李靖关系也不好,甚至导致三个紫种、两个灰种拉帮结派,互相不对盘,这种状况,未来将严重影响太初教的发展。

    两年前,秦浩轩崭露头角,在七丈渊战场的风头盖过三大紫种,但也因此身负重伤,最后自己拿出道侣用生命换来的灵药,也是留给自己唯一的遗物,救了秦浩轩。

    现在,太初教、大元教的年轻一代弟子,面对天忍宗的叫嚣无可奈何,这个仅有仙苗境十叶的弱种弟子挺身而出,一招放倒阴十三,向仙婴道果境的华万谷讨取断剑。

    黄龙真人和华万谷两人明争暗斗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占得多大便宜,不论比实力、比修为、比宝物、比身分,双方都是半斤八两,这一次比徒弟,眼看自己就要输了,结果秦浩轩出面力挽狂澜,竟然反败为胜,这么多年和华万谷的各种比较,自己难得占了一次上风。

    ……

    华万谷可不理会自己在这里受不受欢迎,他将断剑递出去后,大摇大摆地踏前几步,到了桌前坐下,说道:”黄龙老道,老子不远万里给你送贺礼祝寿,你们为大元教办的这个接风宴,以及你接下来的寿宴,我是有资格吃的吧?”

    黄龙真人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但道侣的遗物确实是他带来的,说是他送的贺礼也没错,只好说道:”你吃寿宴倒是没关系,但是过几日寿宴的宾客来齐了,其中有不少是你的仇人吧?我就怕你到时候跑不掉。”

    “哈哈,我能不能跑掉,那是我的事,与你没关系。”华万谷大刺刺地为自己斟酒,当场便喝了起来。

    太初教和大元教的人虽然极度不喜这一对师徒,但主人黄龙真人都没出声赶人,他们自然不好说什么。

    双方落座之后,阴十三也坐在华万谷身边。

    有这对师徒在,整场气氛都变得不那么融洽了,席间的轻声细语也少了许多。尤其是阴十三仍旧一脸愤恨,好像被秦浩轩打败,他还一点都不服气似的,不时以挑衅的眼神瞪着秦浩轩,他总觉得自己输得很冤。

    “师尊,弟子还没发挥全部力量,就被那厮给扣在地上,一定是他使了什么诡计,请您允许弟子再打一次,弟子一定……”阴十三终于按捺不住,主动提出来。

    华万谷满饮了一杯酒,一脚踹在阴十三的屁股上骂道:”你脑子进水了不成?再打一百次你也打不赢秦小子!老子平日里怎么教的你?你都给忘了?输了就是输了!输不丢人!但你他妈得给我认啊!只有承认自己不行,才有进步的空间!老子平日里教你的东西,都喂狗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