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兄弟齐心方断金【三更】
    “怎么可能,绝仙毒谷中怎么还有活物?”秦浩轩震惊不已,因为蛹中传出的巨大威压,以及蛹身散发出的红芒染红了四周环境,营造出来的恐怖氛围让秦浩轩不禁对这玩意生出一些畏惧。

    “若是它有一天破蛹而出,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怪物?实力想必不会差,而且它是绝仙毒谷中孕育的生物,战斗力肯定不弱,那时我还能不能在这里混下去呢?”

    “还有那些天材地宝……以后岂不是都要便宜它了?”

    “而且,太初教距离绝仙毒谷这么近,一旦这东西跑出绝仙毒谷,第一个遭殃的就是太初教……”

    一时间,诸多想法萦绕在秦浩轩心头:”不行,不能把它留下!趁它现在还没破蛹,得将它灭了。”

    想到这里,秦浩轩心中生出强烈的杀意,可他并没有马上动手,他还是得先找些资料看看。像这种绝地中孕育的东西肯定不简单,贸贸然动手绝对是自找死路,得找准它的弱点才行。

    围着巨蛹转了几圈,秦浩轩没有耽误时间,继续朝前行。

    在他神识快耗尽的时候,他看到了几棵小树,这几株小树很明显是活着的,上面还挂着一种长相不好看的果子,外形和山梨差不多,秦浩轩认不出它来。

    不过能生长在绝仙毒谷的东西,绝对不简单。于是秦浩轩将这些果子全部採摘下来,准备回去要刑帮忙认认,说不定是什么天材地宝也说不定。

    神识即将耗尽,秦浩轩匆匆回去,这一次来绝仙毒谷收获很大,不但神识得到突破,而且还得到了真正的三清灵法,若是能练成,自己的战力将再提升一个档次。

    回去之后,秦浩轩顾不上神识的疲累,将仅剩不多的神识探出一丝,进入三清玉简中。然而想要接触里面的灵法篇章时,却被玉简中附带的大阵给弹了出来。

    果然,这玉简也有阵法禁制,在破开阵法之前,自己休想修练三清灵法。

    看这阵法禁制的複杂度,想要描绘出来至少得花上几天的时间,神识耗尽疲累不堪的秦浩轩暂时没有再为三清灵法折腾了。

    他起床炼制了几包行气散,最近小金和那些大力猿猴修练速度不慢,行气散的需求也与日俱增。既然它们能够修练,作为主人,当然得保证有足够的后勤供应。

    做完这些,蓝烟已经将早餐准备好了。

    秦浩轩、刑以及蓝烟坐在桌上,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脸肿得跟猪头似的人,秦浩轩好不容易才辨认出来,这家伙不就是阴十三吗?

    被刑修理了一顿的阴十三老实了许多,身上的气焰也不再那么嚣张,他再看刑的目光也有些畏畏缩缩。秦浩轩没有虐待他人的习惯,笑呵呵地跟他打招呼,然后开始用餐。

    阴十三看着桌上摆着丰富的食材,主食都是一品灵穀,而且分量还不少,经过蓝烟这么一料理,色香味俱全,而且还有一盘看起来灵气充足的水果,丝毫不比师父平时吃的饭后水果要差。

    刑端起碗,一边吃菜一边大口扒饭,秦浩轩也不客气,很快,这一桌子最便宜都得二十颗下三品灵石的饭菜全都被吃干净了。

    这种饭菜,对师父华万谷那种仙婴道果境的强者显然不算什么,但对一个仙苗境十叶,还是自然堂的这种穷地方,却非常不一般了。

    秦浩轩就餐食的待遇,已经远远超过一般堂主了,很显然他并没有享受四大堂堂主的那种待遇,现在的一切都是他凭着实力,自己为自己创造的。

    从昨天被”仙奴”刑暴揍了一顿,阴十三对秦浩轩的态度也大有改观。当然,他报复的心思并没有消失,只是隐藏得更深,潜伏等待着适当的机会。

    吃完饭,秦浩轩对阴十三说:”我现在是入道师兄,要去灵田谷带弟子,你去不去?”

    “去!”几乎没有任何犹豫,阴十三就点头答应。

    他就是想让秦浩轩在人前丢脸,去灵田谷或许能找到机会,他又怎么能放过。

    很快,秦浩轩带着阴十三,乘坐仙云车来到了灵田谷。

    “秦师兄,秦师兄来了!”

    在灵田谷的仙云车场,有一些新入门的弟子等候着自己的入道师兄,看到秦师兄到来,大喊了一声,原本安静的灵田谷立刻变得人声鼎沸。

    “他在这些低级弟子中,人气还挺高嘛!”阴十三默默想着,心里也闪过另外一个念头:”若是让他在这些弟子面前丢人现眼,名声大损,我也算找回场子了。只是……我该如何做,才能找回场子,落了他的面子呢?”

    秦浩轩的入道师弟罗茂勳以及曹清华也在其列,自己入道师兄在灵田谷中人气很足,他们也是与有荣焉。不过曹清华并不敢大声地笑,因为他的身上有伤,动作大了会拉得伤口生痛。

    曹清华身上的伤并不明显,但是休想瞒得过秦浩轩的目光,同样在灵田谷待过的秦浩轩,很快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强者欺负弱者,什么时候都不少见。

    秦浩轩再看罗茂勳时,发现罗茂勳身上并没有伤。

    “罗茂勳,曹清华似乎是受伤了吧?他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呢?你跟我说说。”秦浩轩语气平淡地询问道。

    秦浩轩问这话时,罗茂勳的脸色变得很扭捏,流露出尴尬的神情,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什么话来。

    曹清华嘴唇张了张,似乎想帮罗茂勳说话,但秦浩轩没有让他说话,他也不敢贸然吭声。

    “曹清华被打时,你没有帮忙吧?”秦浩轩目光炯炯,严肃地望着罗茂勳,罗茂勳微微垂下头,不敢说话。

    秦浩轩的脸色陡然沉了下去:”是不是以后看到我遭难了,你也不会帮忙?”

    “不,不,师兄,不是这样!你是我入道师兄,如果你遇到麻烦,我一定会尽心竭力!”罗茂勳连连摆手,面露惶恐。虽然秦浩轩只是以一副严肃的神情质询,但已让罗茂勳胆战心惊了。

    毕竟秦浩轩在七丈渊战场上经历过无数次生死之战,哪怕只是在严肃质问,也难免不自觉带上一股淡淡的杀气和威压,再说秦浩轩又是罗茂勳最敬重的入道师兄,不由得他不慌张。

    “师兄,我不是那样的人,我……”

    罗茂勳解释着,脸上流出悔意,却被秦浩轩打断:”曹清华是弱种,我也是弱种,未来你的修为可能强过我,我也可能会惹上我得罪不起的敌人,你欺软怕硬,那又如何敢帮我?若日后有人进犯太初,敌人比我太初还强,你是否也在一旁看着?不为太初出战?”

    罗茂勳的头压得更低,目光死死盯着脚尖,完全不敢抬头看秦浩轩。

    这时曹清华不忍再看师兄教训罗茂勳,不禁鼓起勇气为罗茂勳说话:”师兄,事情不是您想像的那样,当时打我的人很多,而且实力也比我们强,就算罗师兄帮我,也只是多一个挨打的人,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呵呵。”秦浩轩左嘴角抽起,发出一串冰冷的冷笑声,不屑的目光仍旧冷冷盯着罗茂勳。

    听着师兄冷笑,曹清华彻底不敢说话了,至于罗茂勳听到秦浩轩这种冷笑声时,一颗心都变得冰凉了,尤其在看到秦浩轩眼神中透出的不屑后,他的自尊心也受到伤害,同时回忆起当时曹清华挨打,自己因惧怕对方人多势众,没能去帮忙而深深愧疚。

    想着平时师兄的教诲,以及刚入门时背诵的门规,罗茂勳的脸红了。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这种行为完全属于临阵脱逃,表面上看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但实际上跟懦夫叛徒又有什么不同?

    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罗茂勳反而释然了,不再试图推脱责任的他坦然认错:”对不起师兄,我错了,我辜负了你的教诲。”

    秦浩轩依旧一脸严肃,听着罗茂勳认错的话,伸出右手食指,说:”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往后若有什么事,你们都要相互扶持。你们俩都是自然堂的人,同门师兄弟要是都还做不到守望相助、互相扶持,还能指望谁?”

    罗茂勳暗暗咬牙,悔恨自己当时的自私和胆怯,同时满怀歉意地看了曹清华一眼,说道:”师兄,我记住了。”

    “修练去吧。”

    秦浩轩也不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缠,好鼓不用重锤。

    以罗茂勳的资质和聪慧,稍微提点一下,修练速度一定不会慢。

    至于曹清华,人格人品都很好,道心也很坚固,但资质实在太差,秦浩轩可不想耽误他宝贵的修练时间。

    秦浩轩来到自己在灵田谷的房间,让罗茂勳和曹清华开始打坐。

    在他们俩打坐之前,每人先给了一包行气散:”将这个吃了之后再打坐修练。”

    接过行气散,罗茂勳和曹清华有些兴奋,因为他们早就听说师兄有无上紫种徐羽师姐炼制的行气散,吃了之后汲取天地灵气的速度极快。

    最近一两年,徐羽师姐不在宗门,秦浩轩也在闭关养伤,秦浩轩的行气散已经炒到天价了还有价无市。

    不过转念又想想,最近两年徐羽师姐不在宗门,师兄手里也未必能有那种珍贵的行气散,这可能只是普通的行气散吧。

    即便是普通的行气散,也比什么都没有乾坐着修练要强多了。

    罗茂勳和曹清华两人略有些遗憾,吞服这两包行气散。

    原以为这只是普通的行气散,但当他们吃到嘴里,行气散化作一股气流直入胸腹,随后体内透出一股巨大的吸力,在他们的头顶,出现了一个灵力漩涡。

    灵力漩涡一出现,立刻有许多灵力疯狂涌入罗茂勳和曹清华的体内。

    这两人同时吞服行气散,但头顶灵力漩涡的大小以及汲取灵力的速度却明显有差别。

    饱满仙种罗茂勳汲取灵力的速度明显比曹清华更快。

    可两人的道心区别也更加明显,得知这是特制的行气散后,秦浩轩能感觉到罗茂勳的心明显变得激动了,费了一些时间才平静下来,曹清华却不这样,他感觉到这是特制行气散后,心情也仅仅微微起伏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