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三百八十章 因材施教方得利【四更】
    “这便是饱满仙种和弱种的区别!”一旁默默观看的秦浩轩心中感慨,想起自己的际遇若是被张狂、李靖这种紫色仙种得到,有了绝仙毒谷这个修仙宝库的支持,他们现在的境界得高到什么程度!简直不敢想像。

    两股浩荡的灵气贯穿屋顶,这个小小的屋子像是养着两条吸水狂龙,将附近的灵气都给吸取过来,整个灵田谷的灵力瞬间稀薄了些许。

    这里的异象,很快就惊动了灵田谷中的长老和新人弟子们。

    新人弟子们早就听说过秦师兄的种种神奇之处,现在看到这两道灵气漩涡,自然知道这是秦师兄拿了行气散给他的两个师弟,心中遗憾无比,后悔当时在黄粱中怎么就没多坚持一会儿,否则自己也能享受这种待遇。

    至于楚长老等灵田谷长老则是长吁一声,似乎想起两年前的灵田谷。

    那时的灵田谷很热闹,不但有两大灰种,三个无上紫种,还有秦浩轩这个虽然是弱种,但风头比这五个有色仙种更盛。

    那一年,他们勾心斗角、拉帮结伙,现在的新弟子们虽然也是如此,但不论从哪方面来说,比起秦浩轩那一届都少了太多精彩。

    “好久没看到这般景观了。”楚长老喟叹一声,想到秦浩轩的他不禁自言自语:”我这是怎么了,竟然如此多愁善感,差点道心动摇?”

    不只是灵田谷的长老和新人弟子们看傻了,就连阴十三都呆住了。

    “若是太初教的新人弟子们个个都吃这种行气散修行,他们扎根、出苗的机率远比其他门派高,时间也能缩更短,用不了多久,整个修仙界还有谁是太初教的对手呀?”阴十三想到这里,不禁一阵心悸。

    他看向秦浩轩的目光复杂至极,太初教有秦浩轩虽然不可能无比兴盛,但是因为他的存在,也确实会强大不少。

    过了一个时辰,行气散的药效一过,罗茂勳和曹清华的修练也停下来了。

    这两人都用感激的目光炙热地望着秦浩轩,一脸兴奋。

    在这群新人弟子们中,罗茂勳和曹清华两人已经算是比较成熟稳重的,但此时也都一脸激动的潮红。

    在罗茂勳想来,有了这些行气散,或许自己的修为境界能在这些新弟子中名列前茅了,甚至在未来也能追上有色仙种。

    而曹清华则是想,或许自己扎根的机率能更大一些吧。

    他们两人心里都感到庆幸的是,自己选择的是秦浩轩作为入道师兄,换成别人哪里有这样的待遇。虽然自然堂在太初教五个堂中是最弱的,但跟了秦师兄,未来的发展可能会更好。

    修练完毕,曹清华和罗茂勳对秦浩轩的敬畏更甚了。

    “今天打坐修练完毕,学堂也开始上课了,听课去吧!”秦浩轩起身,下令。

    ……

    秦浩轩带着两个师弟以及刑和阴十三一行五人,前往灵田谷学堂的路上。

    和师兄走在一起,罗茂勳和曹清华两人昂首挺胸,接受路上其他新人弟子投射过来的羡慕目光,刚才他们打坐修练汲取灵力的动静,所有新人弟子们都看在眼里,羡慕在心里,看向秦浩轩的眼神也充满了崇拜。

    至于那些四大堂入道师兄看到秦浩轩,都情不自禁地流露出忌惮的神情。

    感受到这些截然不同的目光,秦浩轩心中奇怪,这些人是怎么了?

    就在这时,有一个四大堂的入道师兄走上来,热情地对秦浩轩笑道:”秦师兄,昨天晚上你大显神威,打得邪派弟子满地找牙,维护宗门声威,给大家脸上都长了面子!不过我们只是道听途说,并不知道细节,秦师兄跟我们详细讲讲呗?”

    这名四大堂的入道师兄很明显和秦浩轩并没有仇怨,对于秦浩轩盛宴上的出色表现,他表现得十分欣喜,他这么主动提出来要求秦浩轩讲述细节,顿时引起不少人的兴趣,吵嚷着要秦浩轩讲讲细节。

    秦浩轩身后的阴十三脸色阴沉,满心不悦。昨晚秦浩轩大展神威不就是打了自己的事吗?糗事被人掀出来当段子讲,换谁都会很愤怒,但阴十三并不敢翻脸,因为秦浩轩不经意间表现出来的种种,让他更加忌惮了,或者说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内心,已经开始佩服这人了,并非仅仅只是因为他的战力,更重要的还是他在带两名师弟的态度。

    所以阴十三不爽归不爽,却没有一点办法阻止。

    这时,有人也注意到秦浩轩除了两个师弟和刑之外,还有阴十三这个生面孔,于是询问道:”秦师兄,你身后这个是谁呀?怎么脸肿得跟猪头似的,一脸阴沉沉的,长得这么丑?”

    因为秦浩轩平时为人随和,这些弟子们说话也比较放得开,再说又不是嘲笑秦浩轩,所以很快就引起哄堂大笑。

    阵阵哄笑彷彿刀子在切割着阴十三的自尊,若不是刑这个恐怖的家伙还在后面盯着他呢,阴十三早就翻脸,出手狠揍一顿那出言不逊的家伙。

    当众揭短并不是秦浩轩所喜,他只是微微笑了笑道:”楚长老来上课了,大家听课去吧。”

    说罢,秦浩轩一马当先,走进学堂。

    阔别学堂两年,里面的陈设一点没变。看着自己当年坐过的位置,秦浩轩不禁想起每次上课自己都是趴在桌子上睡觉,而徐羽则埋头苦记,下课后再把笔记给自己看,而楚长老那一声声恨铁不成钢的叹息,至今仍萦绕在秦浩轩耳边。

    站在讲台之上的楚长老,在秦浩轩走进学堂时也看到了他。

    这个当年上课只会睡觉和打坐的家伙,现在竟然成为入道师兄回到教室,而且还闯下了偌大的名头。虽然因为受伤两年,修为停滞,但他在太初教的名气丝毫不亚于三大紫种弟子,楚长老不禁心生感慨,嘴角牵起一丝浅笑。

    以弱种弟子的资质能做到现在这程度,太初教有史以来只有秦浩轩一个。秦浩轩现在的成就,已经大大超乎楚长老的预料范围。他还记得秦浩轩第一天上课打坐便破种了,当时还在感叹他道心坚固可惜资质太差呢。

    新弟子们来齐之后,楚长老站在讲台上准备讲课,在讲课之前,他目光特意在秦浩轩身上扫过,心里想道:”当年我上课时他一直在睡觉,现在作为入道师兄,要给师弟们做榜样,他总不会睡觉或修练了吧?”

    楚长老开始讲课,正唾沫横飞讲得起兴呢,偶尔的一次回头他发现……秦浩轩竟然又盘腿坐起来,自顾自地开始修练。因为自己养伤两年落下了进度,秦浩轩现在当然是争分夺秒地打坐修练,哪里肯浪费一点时间呀。

    讲到兴头上的楚长老愣住了,他没料到当了入道师兄,要给师弟做榜样的秦浩轩,还是不改作风。

    瞬间,楚长老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是不是我的教课方式出现问题?难道我讲课这么枯燥无味吗?哪怕再枯燥无味,这些东西都是修仙的基础常识呀,当年你不听,难道现在都不愿意听吗?”

    楚长老哭笑不得,他并不知道当年秦浩轩在课后可是都将徐羽的笔记反覆看了许多遍,楚长老所讲的知识,虽然他没有当场听到,却是半点都没遗漏。

    罗茂勳和曹清华见秦浩轩在修练,于是他们也有样学样,开始修练起来。

    楚长老不禁气结,上梁不正下梁歪!

    太初教上千年才出现秦浩轩这么一个歪才,难道他以为歪才是可以复制的吗?

    正在修练中的秦浩轩,感觉到身边也有两个人在修练汲取灵力,整个课堂上敢不听课的人,除了会向自己有样学样的罗茂勳和曹清华,恐怕没有别人了。

    秦浩轩立刻睁开眼睛,将刚刚入定的罗茂勳叫醒,朝楚长老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将罗茂勳从后门带出学堂。

    罗茂勳见秦浩轩单独叫自己出来,还以为是有什么修练上的问题要指点自己呢,结果迎接自己的却是秦浩轩稍显严肃的面容。

    “好好上课!你不认真听讲,学习修仙常识,打什么坐入什么定?难道你认为修仙是一朝一夕可以修成的吗?未来有的是时间让你去打坐修练,但楚长老的课却只讲这么一次!”

    面对秦浩轩连珠炮似的教训,罗茂勳哑口无言。

    在秦浩轩将罗茂勳带出来后,楚长老故意放慢讲课速度,刻意听着秦浩轩跟罗茂勳的对话,听到秦浩轩这些话语,楚长老愣住了。

    这真是秦浩轩说出来的话?楚长老怀疑秦浩轩是不是脑袋烧坏了,当初他自己可是从来不听课的呀,现在又要求自己的师弟认真听课?可是他为什么只要求罗茂勳,却不管正在修练的曹清华?

    楚长老猜不出结果,这时罗茂勳有些委屈地说道:”师兄,可是曹师弟也在修练呀……您怎么不管他呢?”

    听到罗茂勳被训话,并且提到自己,正在修练的曹清华忙停下来,也悄悄从后门溜出来准备接受训示。

    秦浩轩眼睛一瞪,对曹清华说:”你好好地打坐,停下来干嘛?”

    曹清华愣了愣,说:”师兄您不是说上课应该要好好听课吗,我刚才分心修练了……”

    “谁要你停下来了!”秦浩轩一瞪眼睛,对曹清华说:”你是弱种,若不抓紧一切时间修练,恐怕扎根都难以达到,可罗茂勳是强种,他扎根是板上钉钉的事,所以不必着急这一时半会。”

    看到曹清华和罗茂勳还有些疑惑的眼神,秦浩轩说道:”修仙修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仙路。若是修仙路都一样,那还修个什么仙?要针对各人不同的条件随机应变,这样才有机会修成正果!”

    课堂上的楚长老听到秦浩轩这一番话,心中也不由得十分钦佩。秦浩轩虽然是一个弱种弟子,但不论他的见识、道心以及表现出的种种能耐,即便是饱满仙种,或者一般有色仙种都没有。

    如果说之前楚长老还认为两年前秦浩轩上课不听课是种大错误的话,现在秦浩轩教训入道师弟的话,直接将他带了一辈子所总结出来的理念给击溃了。

    敢情自己认定的很多东西,原来有些都错了。就像带弟子一样,修仙知识固然重要,但若是不能在规定时间内扎根,照样会被门派赶出山,一旦被赶出去,这辈子修仙就没希望了。

    相反,只要能先扎根出苗,在门派中站稳脚跟之后,再找个师兄弟借他的上课笔记仔细阅读,虽然效果不如聆听自己亲身讲述的好,但修仙的机率就更大。

    秦浩轩这种因材施教的办法,更是让楚长老敬佩万分。

    如果让弱种弟子和强种弟子接受同样的教育,接受能力强的强种弟子肯定会占优势。但若是专门为弱种弟子开辟一种更合适的修练模式,弱种弟子的修为未必会比强种弟子慢太多,就比如摸索出一条自我修练路子的弱种秦浩轩。

    楚长老无奈地望着秦浩轩一眼,心里不禁有些哀怨:”这小子比我还会教人啊!是不是到我该退位让贤的时候了?”

    回到学堂后,罗茂勳轻声对曹清华说:”曹师弟,你好生修练,我会把楚长老的讲课笔记给你看。”

    曹清华点头致谢,然后又入定修练,至于罗茂勳则真的认认真真拿起纸笔,开始记录起楚长老的讲课内容。

    偶尔,楚长老也会朝罗茂勳的笔记上瞟一眼,发现罗茂勳将自己说的重点和非重点,基本上全都原封不动地抄录下来,洋洋洒洒写了几十张纸,为了方便曹清华以后阅读,他刻意记得很详细。

    秦浩轩之前还在担心罗茂勳会不会因为自己是饱满仙种,而和曹清华有隔阂,没想到他记下来的笔记,细腻程度丝毫不亚于当初徐羽记录给自己的讲课笔记。

    看来这两个家伙,师兄弟感情不浅。秦浩轩满意地笑了笑。

    罗茂勳和曹清华各司其职后,秦浩轩对阴十三说:”你在这里盯着他们好好上课。”

    秦浩轩的这副命令口吻让阴十三十分不爽,但想起身边的刑,他忍不住汗毛倒竖,哪里敢废话。

    “哥们,来一下……”秦浩轩拉了一把刑,两人走出学堂,来到一个偏僻的角落,确定四周无人窥探后,秦浩轩取出一枚昨晚在绝仙毒谷摘的果子,给刑看:”这是什么,你认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