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二百七十二章 蒲家镇子怪事多【二更】
    在家的日子过的很快,转眼秦浩轩回来七天了,这七天里,秦母每天都用依依不舍的语气催促着秦浩轩离开,秦浩轩虽然不舍,但是知道自己也该走了。

    “轩儿,快回去修仙吧,别老在家里耽误了!你修仙重要。”秦母眼睛通红,刚和秦父商量后,他们两口子决定将秦浩轩撵走。

    看母亲红红的眼睛,秦浩轩知道母亲刚刚哭过,他知道母亲这是舍不得自己,其实父亲又何尝不是呢?只是他的脸太黄,红眼圈不显眼罢了。

    秦父也说道:“轩儿,快回去吧,我会好好照顾你娘的,你娘也会好好照顾我的!你放心去修仙吧,有时间再回来!”

    秦父的话刚刚说完,就被秦母狠狠一瞪,斥道:“轩儿,你别理你爹,你好好修仙就行,我们两不要你挂记!别听你爹胡说,千万不要隔三差五的回来,好好修仙最重要。”

    秦浩轩眼睛一花,泪水忍不住噗通滴落,他跪在地上,把头深深的磕了下去。

    秦浩轩以前也给父母磕头,可直到这一次磕头,才知道父母的爱如山似海。

    这一磕……磕的是头

    这一磕,磕的是心。

    秦浩轩一下,接着一下的磕着头……

    他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对父母的情,只是这么磕着,或许这么磕着,是他唯一能够觉得可以表达的方式吧。

    没有灵力的护体,便是秦浩轩的身体坚硬,一停不停的磕头,还是将额头撞出了血渍。

    秦母心疼的将儿子扶起来,道:“轩儿,好好去修仙,不过也不要有压力,万一修不成仙你再回来,我跟你爹爹也能养活你。”

    秦父一旁也是半埋怨的口气抽着旱烟:“搞啥子嘛。以后有时间回来看看就好,好好修仙。想磕头,等老子埋在土里,你在磕头也不迟……”

    “死老头子,说什么呢……”秦母回头‘狠狠’白了秦父一眼。

    秦浩轩点点头,再深深看了父母一眼,拿出一个袋子递给父母,这个袋子里装着散修们的一些黄白之物。

    散修们和凡人还有些接触,身上大多都有些黄金白银,但也不算多。

    秦浩轩将这些黄金白银分成两半,其中一半给父母,另外一半他准备留给蒲师兄的家人,从蒲师兄描述的口气,他的家人后辈过得不算好。

    “轩儿,我们有钱,你修仙之后,有仙人给我们送银子,每年四百两呢……”秦母不肯收秦浩轩的这些钱:“你身上多留点钱。”

    秦浩轩摇摇头,道:“爹,娘,儿子不能在身边尽孝,也只能给你们留下一点钱了,你们尽管花别省着,我修仙是不需要用钱的。”

    秦母半信半疑,这才接过秦浩轩的钱。

    “爹,娘,你们多保重!”

    秦浩轩深深凝望父母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一走就不知又要多久才能回来,不是秦浩轩不想回头,他怕自己回头就又舍不得走了。

    回去的路上,秦浩轩没有再使用万里符,他感慨的对刑说道:“我知道修仙可以让自己长生,以前认为修仙只是为了自己,现在想起来觉得自己太自私了!听说真正飞升上天的神仙在飞升之时,是可以带着自己的家眷一起过逍遥长生的日子!我现在很清楚,我要在我父母的有生之年,修成真正的神仙,让他们也能长生!”

    在刑和蓝烟诧异的眼神中,秦浩轩继续说道:“我不想让他们因为阳寿耗尽死去,我也不想我修成神仙的那天就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个人,身边一个亲人都没有,那种孤零零的神仙又有什么意义呢?”

    秦浩轩想了想,道:“我下次回来时,要将钟乳灵液分出一些给父母服下,这样应该能延长他们的寿元吧?”

    刑愣了愣,他没想到秦浩轩会拿钟乳灵液为父母延寿,道:“特别调配,炼出可以给凡人吃的丹药,理论上是可以的。”

    秦浩轩点点头,不再说话。

    刑深吸一口气,像看陌生人一样凝望着秦浩轩,半响才吐出一句话:“你和其他修仙者不同,太不相同了!”

    蓝烟也凝望着秦浩轩,她能清晰的感觉到,回了一次家后,秦浩轩一心向道的道心更加坚固了,别人成仙证道是为了自己永生,而秦浩轩成仙证道不但为了自己,为刑,更为了父母亲人,他的目标更加明确,更加令人敬佩!

    “没什么不同,若是张狂回来,做事情或许会夸张的很,本质却不会同我有什么不同,只是……”秦浩轩看着远方小声说道:“他比我更难以回来,毕竟他的资质被重点看护了。或许,他也经常梦见父母,梦见这个让他长大的小镇子吧……”

    三人继续前行,走了一阵子,刑道:“我们现在回去吗?”

    秦浩轩摇摇头,道:“既然已经出来了,干脆就把事情办完。”

    “还有什么事情?”刑诧异的望着秦浩轩。

    “去蒲汉忠师兄家。”

    秦浩轩眼神一亮,蒲汉忠师兄殷切的脸庞似乎出现在他眼前,再一次让他眼眶湿润:“蒲师兄,你放心,我会完成你的托付,好好照看你的家人,为师父延寿,照顾好自然堂的师兄弟!”

    按照蒲师兄的描述,以及其他自然堂师兄弟的指点,秦浩轩又整整摸索了两天,这才找到蒲汉忠师兄家的具体位置。

    “不对啊!蒲师兄家不是在一座石山下,是一个破落的小村庄么?”秦浩轩看着远处原本该是一个破落小村庄的地方,现在却是一个很大的镇子。

    虽然大田镇也称之为镇,但和这个镇子比起来,就像皇帝住的皇宫和乞丐落脚的城隍庙的区别。

    秦浩轩当先走进去。

    等他走进这个镇子,才发现这个镇子也不是特别大,但却很是繁华,街道两边林立的商铺,斜挂着彩旗:蒲记食府、蒲记书斋、蒲记古玩行……

    显然,这个小镇上的居民大多姓蒲,和自家师兄同姓,看来蒲这个姓氏在当地也算是大姓了。

    秦浩轩走到一个热情的商铺老板面前,和蔼的询问:“请问老板,您知道一个叫蒲汉忠的人吗?”

    那老板一脸惊愕,四处张望一眼,像做贼一般,看到没人注意,才长吁一口气,严肃的对秦浩轩道:“小兄弟,你是第一次来咱们蒲仙镇吧?刚才你说的那位的名讳可不能随便提!”

    秦浩轩愣了愣,蒲汉忠师兄的名讳不能随便提?怎么回事?

    就在他还想继续询问时,在这个足够容纳三辆马车并肩行驶的街道那头,驶来了一辆华丽的马车,这辆马车虽然不大,但富丽堂皇,马车顶棚镶着一颗拳头大的金珠,整辆马车的材质都是由防水透气又昂贵的青绸布制作,显然是财大气粗的大户人家用的。

    马车一路前行,尽管街道路面够宽,但是一路上的人都纷纷避让,生怕冲撞到他,不用人清道这街道中间便空无一人了,简直比县太爷出行还要威风。

    这辆马车行驶到秦浩轩身前时,正在赶马的仆人看到蓝烟,那双贼眼顿时一亮,转过头对马车里的人说了一句什么。

    马车停下来,一个身穿华美绸缎衣裳,绣着各种好看金边花纹的青年跳下来,看上去二十来岁模样,看长相并不算好看,整个人透出一股桀骜之气。

    他望了望秦浩轩和刑,随后目光停留在蓝烟身上,他将蓝烟从头到脚打量一次,喉结滚动,显然咽下一口口水,从他眼中透出的猥亵,明显不怀好意。

    被他盯了一阵,蓝烟满心不悦,朝秦浩轩身后一藏,被这人猥亵眼光看了一遍又一遍,她都觉得恶心了!

    若不是这里是秦浩轩最敬重师兄的家乡,她早忍不住出手教训这青年了。

    青年冷哼一声,蔑视的眼神看向秦浩轩,道:“你这个妞多少钱卖?本少爷买了!”

    秦浩轩一愣,他没想到这青年竟然无法无天到这种地步,开口就要买蓝烟?若是普通人,看到这少年的排场气派,早就吓得如惊弓之鸟,但秦浩轩三人都是修仙者,岂会害怕凡人势力?

    “不卖!”秦浩轩的声音淡然,瞥了这青年一眼,随即又移开了,显然不将他放在眼里。

    青年男子不悦,在蒲仙镇这块地盘上,还从没有外地人敢在自己面前这么嚣张,他从仆人手里接过一张卖身契,又掏出一百两银票,轻蔑的说道:“钱给你,人归我!”

    秦浩轩有些怒了,泥菩萨都有三分火气,他是修仙者不假,可也还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在他身后的蓝烟更是暴怒,呵斥:“卖你奶奶,你奶奶多少钱卖?姑奶奶买了!”

    听到蓝烟的怒骂,那青年不怒反笑,登时笑起来了,道:“有意思,有意思,本少爷就喜欢带刺的玫瑰,小蹄子够泼辣,我喜欢!”

    随即,他那双透出阴狠的眼睛又落在秦浩轩身上,语气中带着几分威胁:“你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不然你们两个休想走出这个镇子!”

    他身边那恶奴也帮腔,狐假虎威的吼道:“你们这两个外地人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家文儒少爷看得起你才给你们钱,这钱不管你们要不要,这小妞已经是我们文儒少爷的了!”

    说着,恶奴准备过来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