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三更】
    秦浩轩笑了,这两年来自己确实也被不少修仙者威胁过,其中甚至还有仙树境的赤炼子,但没想到自己越混越回去了,下山替师兄寻亲,竟然被一个凡人恶奴威胁。

    对付这几个凡人他也不屑出手,很是直接的看向刑说道:“花少,到了你欺男霸女,鱼肉乡里的时刻了。”

    秦浩轩没兴趣对凡人出手,刑到是很有兴趣,毕竟两人没事聊天时,刑表达过自己最大的梦想就是欺男霸女,鱼肉乡里的做个恶少,如今虽然不能做个恶少,但是欺负欺负人,这种事情也还是可以小爽一下的。

    “唰!”

    刑大踏步一跨,扬起拳头一拳打在恶奴肚子上,恶奴身子顿时弯成虾米状,大口大口吐出胃里的东西,间杂着还有鲜血。

    那少爷一惊,他没想到在自家地盘上,还有人敢动手打自己的人,这跟造反没有什么区别啊!他一面后退一边指着刑,想要放出些威胁的话语……

    只是……刑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啪的一巴掌抽在他脸上。

    响亮的耳光声,在整条街头传播着,恶少的几颗牙齿已经飞出,在阳光下划过几道白光。

    街道上死一般安静,所有人看着秦浩轩三人就像看到瘟疫,一个个脸上都露出惊容,但眼神里却有着几分痛快,看来这恶少家的势力不小,这些普通人在他们淫威之下都敢怒不敢言。

    “好爽啊!抽人真的好爽啊!老秦,我建议你还是跟跟我学学,释放一下心中的气。”

    刑一连在他脸上打了十几巴掌将他原本就不好看的脸蛋直接打成猪头,然后又一拳打在他肚子上,打得他口吐白沫。

    动完手,刑施施然回到秦浩轩身边说道:“爽啊!我真的建议你以后也试试……”

    再看那所谓的文儒少爷,以及恶奴,已经躺在地上,鼻青脸肿,口吐白沫,哎哟震天。

    刑的分寸确实拿捏得不错,一拳足够打死修仙者的拳头竟然没打死这两个凡人,秦浩轩一旁只是摇头苦笑,自己实在不怎么喜欢欺负人。

    那恶少看向秦浩轩三人的眼神露出惊恐,但还不忘威胁:“你们,你们敢打我,你们等着……你们得罪我就是得罪整个蒲仙镇,你们死定了……”说着,他和恶奴两人连滚带爬的爬上马车逃跑了。

    秦浩轩三人和那恶少发生冲突时,原本站在他旁边的商家老板躲得远远的,生怕被恶少认为他们是一伙的,见恶少走后,他忙说道:“你们闯祸了,你们闯大祸了!快点走吧,你们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他们家手眼通天,你们快走吧!”

    其他人也望着秦浩轩三人,露出同情的眼神。

    秦浩轩三人哪里会惧怕这些凡人的势力?他朝这好心的老板投去一个善意的微笑,然后继续问道:“大叔,我是来找蒲汉忠的后人,你好像知道这个人吧?能麻烦你告诉我他的后人在哪里吗?”

    “你刚才打的那个人,就是蒲仙人的后人呀……”这老板惊讶的张开嘴,说道。

    秦浩轩也愣了愣,按照蒲师兄说的,他家里不是很穷吗?而且在一个很穷的村庄,如果那恶少是他的后人,那他家岂不是很富有?

    “大叔,你弄错了吧?蒲汉忠家不是很穷的吗?”

    这店家摇头道:“你说的那都是老黄历了,以前蒲仙人家确实很穷,那时候我们蒲仙镇还只是一个小村子呢,不过蒲仙人少年的时候得了奇遇,被仙人看中,后来跟随仙人修仙去了!蒲仙人离开家后,他们家境确实挺不好,当时我们整个村子都时不时有山匪来扫荡抢劫呢。”

    “后来呀……蒲仙人修仙有成,回家探亲的时候将那几窝山匪全部给杀了,给了咱们这一方太平!咱们当地老百姓为了感激他,还为他立了生祠,日夜上香供奉感谢,这个蒲神庙就在咱们镇的东头。”

    说着,这店家老板的眼神中也有几分崇拜,道:“蒲仙人回来后,给了家里人不少黄金白银,据说他还会点石成金的法术,当时蒲仙人家就发财了,不过蒲家发家可不止这点呢!当时咱们县的县太爷患了一种怪病,到处寻医求药久治不愈,后来找到正在家里探亲的蒲仙人,蒲仙人给他开了个药方,这县太爷药到病除,后来蒲仙人虽然走了,但是给家里人留了仙药的药方,很多疑难杂症都是药到病除,后来蒲仙人家的后人就利用这个,给不少县太爷,甚至还有州官老爷治好病,原本只是小村庄也发展成这繁华的蒲仙镇了!”

    店家老人说起蒲仙人,眼神中也露出崇敬,但一提起蒲仙人家的后人时,他眼神中的崇敬瞬间消失,只是无奈的摇头叹息,他对秦浩轩道:“你们外地人不懂事,打了蒲仙人家的后人,这可是惹大祸了,你们快逃吧,最好逃出咱们这个县,不然县太老爷都可能会派兵抓你们呢!”

    在一旁听的人也纷纷劝说起来:“年轻人,你们快走吧,蒲仙人的后人什么都做得出来啊!你把蒲文儒打得那么惨,蒲家肯定不会放过你们。”

    “快跑吧,现在跑还来得及,等县太爷下令拘捕你们了,你们可就没地方跑了!”

    这些热心的旁观者们劝了几句,见秦浩轩三人没有动静,还傻乎乎的站在原地,他们也只好叹息着走了。

    在他们眼里,这几个外地的后生还不知道蒲仙人家后人的可怕,不过他们这些本地人可不敢说蒲仙人后人的不是,只好纷纷摇头散去了。

    秦浩轩三人愣住了,秦浩轩原本以为蒲师兄的后辈都混得很凄惨,却没想到蒲师兄修仙后回家的无意之举,竟然让他家后人彻底成为一方土豪劣绅,在这一方土地横行霸道,欺男霸女。

    虽然店家老板不敢说蒲仙人后人的坏话,但从他偶尔露出的嫌恶眼神中,可以猜测蒲仙人后人确实很可恶。

    向这位热心的店家道谢后,秦浩轩沉默了许久,他们三人走了几步,秦浩轩才长叹出声:“没想到蒲师兄那么好的人,他的后辈竟然变成了这般模样,欺男霸女,横行乡里……”

    一时间,秦浩轩觉得心里有点堵,若是蒲师兄知道这一切,肯定也会很心痛吧。

    刑和蓝烟都没见过蒲师兄,只是从秦浩轩偶尔说起蒲师兄时,脸上流出的敬重和黯然,可以猜测蒲师兄在他心中的地位很高。

    “既然你师兄后人过得很好,我们就走吧,反正他们也不需要我们照顾了。”刑想了很久,不愿再在这里呆了,因为留在这里没意义了。

    秦浩轩却断然摇头拒绝,他道:“不行,现在还不能走。蒲师兄的后人现在更需要我们照顾,他们如此张横跋扈,这样下去迟早会完蛋,那些利用手里权势鱼肉乡里,欺男霸女的人往往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如果任由蒲师兄的后人这么膨胀下去,我怕师兄的这些后人会惹怒某些人而彻底绝后……”

    说到这里,刑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如果是其他人,秦浩轩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他们是高高在上的修仙者,不干预凡人的正常秩序,毕竟在各个地方,鱼肉乡里欺男霸女的事情都有人做,想管也管不过来,但这些是蒲师兄的后人就不同了,他不能看着蒲师兄的后人这么堕落下去,最终走向灭亡一途。

    秦浩轩三人打了蒲家蒲文儒少爷的事很快传遍这个平静的小镇,对于蒲仙镇来说,蒲仙人家后人就像是不可触碰的禁忌,有仙人在背后撑腰,他们为非作歹都不会有事,但是几个外地人竟然打了蒲仙人家的子孙,这就捅了马蜂窝了。

    蒲仙镇的人再看到秦浩轩三人时,都远远的避让开来,仿佛他们三人是瘟疫。

    秦浩轩本想找个人问问蒲汉忠家在哪里,但是那些凡人一看到秦浩轩三人远远就跑了,秦浩轩无奈苦笑一声,只好又转回去,希望那名热心的店家老板能指路。

    他们走回去时,那名热心的店家老板正收拾东西,准备关门,见到秦浩轩三人竟然又折回来了,不禁大惊失色,道:“你们三人怎么还不走?”

    “大叔,你收拾东西干嘛?现在还不到打烊的时间吧?”秦浩轩皱起眉,询问:“我们转回来,是想请问大叔,蒲汉忠家在哪里?”

    店家老板轻叹一声,走到原本热闹非凡,现在却稀稀落落没几个人的街道上,指着一头道:“你们朝这边走,很快就能看到一个气派的大宅子,那就是蒲仙人的家。不过我劝你们还是快跑吧,蒲仙人家势力很大,你们是斗不过的,找上门去跟找死差不多……哎,你在我店子门口打了人,我这店子恐怕也开不下去了,只好先关门避避风头。”

    秦浩轩愣了愣,脸色阴沉下去,即便是刑和蓝烟也清晰感觉到秦浩轩怒了,他们两都想不通,秦浩轩好歹也是修仙者,怎么还为几个毫不相关的凡人发怒?

    他们无法想象,秦浩轩在替蒲汉忠师兄怒。

    如果蒲师兄知道他的后人们借自己名头欺横霸市,鱼肉乡里,恐怕也会和秦浩轩一样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