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二百七十四章 仙眼入世观凡尘【四更四千六百字】
    秦浩轩向店家老板道了声谢:“大叔,你放心,你好好的开店,不会有事的。”

    说罢,秦浩轩阴沉着脸,一言不发朝蒲师兄家走去。

    现在的秦浩轩很想看看,蒲师兄这些不争气的子孙到底会怎么对付自己,他并不介意替蒲师兄教育教育这些不争气的家伙。

    ……

    几十年前,蒲汉忠的家只是几间破落的茅草屋,几十年后的今天,承蒙蒲师兄的余荫,他的后辈们住在宽敞富丽的大宅子里,过着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土豪劣绅的生活。

    此时,就在蒲家的大祠堂里,这里供奉着蒲汉忠的长生牌坊,被刑打惨了的蒲文儒和恶奴跪在蒲汉忠长生牌坊前向自家的亲长哭诉。

    这些年随着蒲家的发迹,蒲家的子孙人数也急剧增多,许多远亲得知家里竟然出了一名仙人,也纷纷投奔过来,加上原本蒲家的一些亲戚,蒲家已经发展成数百人的大家族。

    当然,最有权势的还属蒲文儒这一脉,蒲文儒的爷爷正是蒲汉忠的亲哥哥,蒲文儒的父亲正是蒲家的当代主人,也是蒲汉忠的亲侄子。

    蒲文儒跪在地上,大声哭诉:“爹爹,你一定要为我报仇!那三个外地人在蒲仙镇打伤我,分明没将咱们蒲家,更没将仙祖放在眼里,你一定要抓他们剥皮抽筋,大卸八块!”

    得知蒲文儒被打,蒲家的人也纷纷聚集在这里,闻言他们勃然大怒,偌大的厅堂顿时熙熙攘攘跟菜市场似的,这些衣冠楚楚的男人们一副士绅打扮,嘴里却飚着最低俗的言语。

    “我操他祖宗十八代,竟然敢在咱们蒲仙镇打人,还打了文儒少爷,一定要把他们的手脚都打断!”

    “打断手脚?那太便宜他们了!竟敢冒犯咱们仙人之家,真当咱们是软柿子么?”

    “县太爷都要给咱蒲家七分薄面,这几个外地人是什么东西,我看要把他们祖坟在哪里逼问出来,回头挖他祖坟,鞭他祖宗尸骨!”

    “说得对,就该这么办!”

    一群衣冠禽兽在祠堂里大声怒骂,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怒气,还有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他们是谁?他们是仙人的后辈子孙!现在仙人后辈子孙被欺负了,给自家仙人蒙羞,当然要狠狠报复他们!

    其中几个脾气暴躁的更是拿着哨棒,准备出门抓人了。

    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喝道:“站住!都给我站住!”

    这个七十多岁的老头正是蒲老太爷,他是蒲家真正话事人,蒲仙镇最德高望重的存在,也是蒲汉忠的亲哥哥。

    看到这个穿着贵气华丽绸缎褂子,拄着龙头拐杖的蒲老太爷,蒲文儒哭得更大声了,大喊“爷爷,你得给孙儿做主报仇啊!”不想大声喊叫时牵动了痛处,登时冷汗涔涔,惨叫连连。

    蒲老太爷看到自己最疼惜的孙子变成这样,一张老脸阴沉,手中龙头拐杖连连敲地,道:“看你们吵吵嚷嚷像什么样子!知道的知道你们是仙人的亲戚,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打家劫舍的山匪呢!我跟你们说多少次了,我们是什么身份?我们是士绅,是有身份的士绅,是出了仙人的士绅之家!像这种事你们不要插手,赶紧带话给县太老爷,让他赶紧把三个凶手抓住,然后押过来!”

    一个谄媚的声音响起:“老太爷思虑周全,我们鲁莽了,我们这就叫县太爷抓人!”

    “老太爷英明啊!”

    “就是,抓过来非打死他不可!”

    ……

    前方正是蒲仙镇最大的宅子,也就是蒲师兄后人的府邸,虽然和太初教上任何一栋建筑没得比,但丢在附近州府来说,都算得上气派阔气的。

    秦浩轩远远看到这个大宅子,大门上挂着“仙人府邸”四个金光大字的牌匾,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家有仙人做后台似的。

    看到这个牌匾,蓝烟和刑忍俊不禁,秦浩轩也不禁气结,就连太初教的太初宝殿里,也不敢悬挂这四个字,可这牌匾竟然在蒲仙镇挂了几十年。

    真是无知无畏啊!

    走到门口时,以秦浩轩等三人敏锐的感知力,自然听到祠堂里的嚷嚷声了,秦浩轩冷笑一声,脸色更加阴沉。

    他们三人直接跨入蒲家,那些如狼似虎的护院哪里拦得住他们?很快便来到蒲家祠堂。

    踢开祠堂气派的红木大门,入目是蒲汉忠师兄的长生牌坊,长生牌坊下是一个巨大的香炉,此时刚换上九支婴儿手臂粗的香,冒出袅袅青烟。

    蒲家这群不成器的家伙,竟然在蒲师兄长生牌坊下议论这些龌龊勾当,看到这一幕,秦浩轩因为气氛而令胸口剧烈的起伏着。

    “你们不用找了,我来了!”秦浩轩冷眼扫视着蒲家的这些后人,目光最终定格在那位拄着龙头拐杖,脸上却没有老人该有慈祥的老太爷身上,在他满脸皱纹之下,秦浩轩依稀看到蒲师兄的音容笑貌。

    可即便他们长得再像,秦浩轩也无法将这个蒲家罪恶之源的老头子和和蔼忠厚的蒲师兄相提并论。

    看到秦浩轩三人,尤其是看到秦浩轩身后的刑,蒲文儒声嘶力竭的大声喊道:“爷爷,是他们,就是他们!”

    哪还要老太爷下令,一干凶神恶煞的恶奴,以及自恃学过几手花拳绣腿的蒲家后人一个个轮着足够打死人的哨棒冲上来,若是普通人在他们这通哨棒乱打之下,几乎是必死无疑。

    秦浩轩随手一挥,【开天斩】挥出青色刀气,将这些哨棒准确的切成两截,却没有伤到一个人。

    仅仅只是一斩!刚刚还嘈杂的院子,瞬间陷入了死一样的安静。

    仙人手段!

    这是仙家手段!

    这些自称仙人后人的家伙要还看不出他们身份,也算是瞎了狗眼了。

    直到这一刻,蒲家人才知道自己招惹的并非是人,而是仙!

    所有蒲家子孙愣住的当口,反倒是拄着龙头拐杖的蒲老太爷眼睛一亮,忙走前几步,满脸讶色的他率先跪在地上,恭恭敬敬颂道:“不知上仙驾临,有失远迎!”

    那些持着半截哨棒的恶奴,以及震惊得目瞪口呆的蒲家后人们忙跪在地上,自从知道秦浩轩三人竟然是仙人,躺在担架上的蒲文儒脸都吓白了,趴在地上做五体投地状,大气都不敢出。

    就在秦浩轩想训话时,异变突生。

    原本第一个跪在地上的蒲老太爷悄悄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箓,刺破手指,挤出一滴鲜血在符箓上,硬生生将这道符箓引动,攻向秦浩轩。

    这符箓是蒲汉忠当初留给自己这大哥的,以备不时之需,一共留了三道,这几十年来一直被蒲老太爷当做镇家之宝,现在看到竟然惹到仙人了,也顾不得什么镇家之宝了,先杀了这仙人再说。

    蒲老太爷已经想好了,不管怎样也要先把这仙家给杀了!然后速速分享燃鹤去向蒲汉忠求援,询问该如何处理接下来的事情。

    蒲老太爷很自信,汉忠毕竟是自家人出去的!哪怕这位仙家跟汉忠是师弟的关系,汉忠最后也会向着自己家人的!

    符箓里封印的是一道【开天斩】的刀气,浅白色,是最粗浅的,灵力波动也只有仙苗境二三叶。

    这种威力的【开天斩】自然伤不到秦浩轩,刀气直直劈在秦浩轩身上,然后分崩离析。

    不过被【开天斩】打到,秦浩轩愣住了,他并不是被【开天斩】的刀气打愣的,而是这道符箓是蒲汉忠亲手制作,这道符箓散发出来的灵力波动里有他很熟悉的蒲师兄的气息。

    他犹记得在自己选了蒲师兄做入道师兄,在自己狭小的房间里,蒲师兄传了自己【开天斩】,当时他还亲自示范了,这是这股熟悉的灵力波动。

    一时间,秦浩轩不禁伤感起来。

    秦浩轩愣住了,蒲老太爷也愣住了,他没想到自己的仙人弟弟留给自己的符箓竟然伤不到秦浩轩,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片刻后,秦浩轩才回过神来,沉迷在记忆里蒲师兄的音容笑貌是这么和善和蔼,一副与世无争的淡然,可眼前这个蒲师兄的同胞哥哥,却如此的恶毒阴险,竟然还有脸供奉蒲师兄的长生牌坊!

    秦浩轩很想一斩将长生牌坊给打算,这些人根本没资格供奉师兄!只是……这毕竟是师兄的牌坊……

    “想不到蒲汉忠师兄这么好的人,他的家人后辈居然如此这般不争气,鱼肉乡里,欺横霸市!如果蒲师兄知道了,肯定会气得又咳嗽了……”秦浩轩想起蒲师兄师兄一旦灵力消耗过度,或者情绪激动就会咳嗽,顿时神情黯然,语气也缓和了许多,指着蒲老太爷:“你们……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你见过我弟弟?”蒲老太爷本以为这仙人这么厉害,自己偷袭了他,必死无疑,可现在听他说起自己弟弟,竟然还很熟悉的样子,顿时惊喜。

    秦浩轩冷冷扫了这一厅堂的蒲家子孙,道:“蒲师兄让我下山看看你们,如果你们有什么困难,尽量帮扶你们一把!呵呵……却未曾想到你们不但混的很不错,还鱼肉乡里,欺男霸女,无恶不作!让蒲师兄一世英名到头来还为你们蒙羞!”

    听到秦浩轩果然是蒲汉忠的熟人,蒲老太爷和蒲家人才放下心来,看来性命无忧了,但是在蒲汉忠的这位朋友面前,他们表现得很胆怯,就像犯了错的孩子见到自己靠山一般。

    “我劝你们好好收敛,现在蒲师兄已经去世了,你们的靠山没了!你们再这样为非作歹下去,迟早会得到报应的!”秦浩轩声音冷漠,就像教训着自己的子孙,尽管他的年纪还没这里任何一个大,但是他是高高在上的修仙者,而这些都是凡人,绝对是身份差距、实力差距,无法弥补的仙凡之别让他有资格大声训话,而这些跪在地上的老少爷们只能俯首贴耳,不敢反驳半句。

    当他们从秦浩轩嘴里听到蒲汉忠已经去世的消息了,这些脸上都有着几分倨傲的蒲家人们都崩溃了,蒲汉忠是他们最大的靠山,他们横行乡里却没人敢动他们,除了和当地官员有勾结外,最大的依仗就是自家的仙人蒲汉忠,否则当地的官老爷们凭什么给他们脸?

    得知消息的蒲家人脸上,一个个露出绝望、恐惧的神色,眼泪唰唰滴落,倒不是他们跟蒲汉忠有多深厚的感情,而是他们也知道自己作恶多端,但想着还有仙人老祖宗,也没人敢报复他们,现在靠山竟然死了,他们哭的不是靠山,而是自己。

    一时间,整个蒲家祠堂陷入绝望的漩涡中。

    蒲老太爷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他老泪纵横,扑到秦浩轩脚下,声音颤抖:“上仙,上仙,您可是汉忠的好朋友,师兄弟,你一定不能见死不救,你一定要庇佑我们蒲家呀!我们,我们给你立生祠,立长生牌坊……”

    秦浩轩心底更加嫌恶:“蒲师兄就是被你们害的,你们的罪过都加到蒲师兄身上,导致他折寿,英年早逝,你们还想来害我折寿么?若你们老老实实的做一个正常的士绅之家,我看在蒲师兄的面子上倒是可以庇佑你们,但是你们若继续这样下去,我会代替蒲师兄惩治你们!”

    习惯有仙人做靠山的蒲家听到秦浩轩愿意做他们靠山,顿时忙答应:“我们一定改过自新,我们一定改过自新……”

    秦浩轩在心底长叹一声,然后目光落在蒲文儒身上,道:“这家伙送去官府严办!其他人在家里好好反思!我知道,你们做了很多恶,按照天理循环,我该把你们都收拾了。可,你们真的很走运,因为你们这群王八蛋的身上流淌着跟我师兄一脉的血!再有下次,我定替师兄清理门户!”

    秦浩轩说罢,头也不回的走出祠堂,远远丢下一句话:“过段时间我还会来,如果你们没有改过,别怪我出手无情!”

    这一屋子飞扬跋扈的蒲家后人战战兢兢的看着秦浩轩离开,这才瘫软下来。

    得知最大的靠山蒲汉忠已死,蒲家人脸上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也消失无踪,蒲老太爷在蒲家人扶持下站起来,目光狠狠扫过在场所有人,杀伐果断的下令:“都记住了,收敛点!谁还敢瞎招摇,赶出家门,族谱除名,另外汉忠已经去世的事情,你们谁都不许传出去,否则乱棍打死!”

    蒲家人此时哪里还有秦浩轩来之前的傲气,听到蒲老太爷的命令,当即连连点头。

    此时没有了靠山的蒲家必须循规蹈矩了,而且蒲汉忠仙祖死亡的消息也不能外传,否则以他们蒲家这些年积累下来的仇怨,知道他们没了靠山的仇人,肯定上门把他们撕了。

    没有了靠山,蒲家从凶猛的老虎变成病猫。

    一个修仙者在凡间的影响力竟然是如此之大,即便是这件事的间接当事人蒲汉忠恐怕也想不到的,如果他想得到,也不会拜托秦浩轩来照看他的后人了。

    走出蒲家,刑感叹道:“你那蒲师兄也不算强,在你们太初教中都排不上号,可是他在凡间带来的影响力竟然如此巨大,只可惜你蒲师兄这么好的人,却有这么一摊后人,也算是冤孽啊!”

    秦浩轩默默无语,他心中也同样在感叹仙凡之别,蒲师兄的实力在太初教只算垫底,但他凡间的子孙却借着他的名号横行乡里,几十年人甚至都没人敢招惹!

    仙凡之别,一念天地,有若云泥,秦浩轩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悟,曾经以为入红尘只是让自己认清,如今的自己高高在上,凌驾在凡人之上的地位,如今看来……太初的入红尘并非这般简单,这些日子凡尘游走,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好似悟到了什么,又好似还不是那么清晰。

    漫无目的的走了一阵,走出了蒲仙镇的范围,刑见秦浩轩的心情似乎好了些,然后问道:“接下来我们去哪里?”

    秦浩轩愣了愣,自己的事都办完了,似乎也不需要再去哪里了,他道:“还能去哪里,回太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