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布道坛上说正法【一更】
    秦浩轩眉心一跳,想起绝仙毒谷找来的那本写满自己不认识字符的秘籍,被小金看完后便化为尘埃,自此以后它就能修练了。

    看来,小金修练的功法秘籍不见得比【道心种魔大法】要差,那本妖修功法是得自绝仙毒谷的,从绝仙毒谷裡出来的东西,没一样是凡品!

    “或许修练起那本妖修功法来,血液就不会那么冷?”

    想到此处,秦浩轩用期待的眼神看著小金,询问道:“小金,你修练之后感觉冷吗?”

    听到秦浩轩的问话,小金连连点头,手臂环抱著胸,牙齿上下磕著,表示自己很冷。

    小金的回答让秦浩轩微微皱起眉头,师父说得没错,妖怪的血液都会变冷,就算得自绝仙毒谷的妖修秘籍也不例外,那小金未来会不会因为忍受不了血液的寒冷而去吃人?

    看到秦浩轩皱起眉头,流露出担忧的眼神,小金眼神变得焦灼,吱吱呀呀叫出声来,一手拉著秦浩轩,另外一支手激动地比划著,用肢体语言告诉秦浩轩,自己不管怎么样也不会吃人。

    小金的举动让秦浩轩笑了起来,和它相处这么久,自然瞭解小金的习性。,别看这小家伙只是一支猴子,可带领著几百支猴子将大半个灵田谷打理得规规矩矩,从没做出什么逾越的事情,而且早就修妖,并且感觉到血液很冷的小金也没有吃过人。

    妖怪只要血液变冷就需要喝人血,可至今太初教并没有任何弟子失踪死亡。

    秦浩轩拍了拍小金的脑袋,道:“我相信你不会吃人,只要你做到不吃人,我就会保护你,永远不会抛弃你!”

    听到秦浩轩的话,小金咧开嘴,龇牙笑起来,并且扬扬自己的小拳头,表示自己比秦浩轩强大多了。

    璇玑子看著秦浩轩和小金亲近的关系,在心底叹息一声,心头有无尽担忧的他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秦浩轩现在还太年轻,不知道修仙界那些修仙者眼睛裡根本容揉不得沙子,只要发现妖怪就一定会出手杀死,根本不会管这妖怪有没有杀人喝血;而在漫长的历史中,还真没有哪头妖怪没喝过人血。

    在修仙界中,妖怪和幽泉冥界的魔一样声名狼藉,如果小金不是秦浩轩养的,而且跟秦浩轩感情这么好,又真的没喝过人血,璇玑子都会出手杀妖卫道。

    “登登!”

    璇玑子房门被轻轻敲响,同时门外响起一个恭敬的声音:“师尊,布道时间到了。”

    “哦!”璇玑子从沉思中醒来,清了清嗓子,道:“知道了,你先去布道坛吧!”

    门外弟子恭敬应道:“是!”

    “布道!”秦浩轩眼睛一亮,拜入太初教将近两年,平时都在灵田谷待呆著,由入道师兄教导,虽然对堂内每个月一次的布道向往无比,却从没机会参加,只能缠著刑帮自己答疑解惑,可刑毕竟是魔,虽然大道殊途同归,但秦浩轩还是很向往能听到在修练一途上浸淫上百年的师父亲自开坛讲法,毕竟师父修的才是修仙正法。

    璇玑子淡淡笑道:“既然赶上了,那就一块去吧,见见自然堂的师兄弟,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也可以向他们请教。”

    秦浩轩点点头。

    修仙门派和散修最大的区别,就是门派弟子有师门前辈的指导引和辅导,每个月会有修为精深的长辈布道讲法,而散修全都只能靠自己去领悟和钻研。

    太初教五个堂,每个堂都有自己的布道坛,布道坛又是整个堂最神圣的地方,入门时间短浅、资历不深的弟子是没有资格进入布道坛听经授业的。

    对人数众多的四大堂弟子来说,如果不是被师父特别看重,时时带在身边传经授业,那么每个月一次,由堂主亲自主持的布道坛,则是不可错过的答疑解惑唯一机会。

    虽然自然堂弟子平时也可以找璇玑子答疑解惑,但没有弟子会错过每个月的布道坛。

    布道坛不但是师父布道,也有许多师兄弟一起交流修练心得,修练路上各人领悟不同,资质愚钝的修仙者也可能先领悟到天才修仙者没有领悟到的东西。

    秦浩轩跟在璇玑子身后,来到自然堂的布道坛。

    佈道坛在自然堂主建筑的后方,是一栋独立的礼堂式建筑,大门上悬挂著一个牌匾,上书“布道坛”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布道坛门口栽种著两排苍虯直挺的青松,两排青松间是一条精緻的石板路,石板路之外是鬱鬱葱葱的草坪,这草坪将偌大的布道坛包围其中,一片生机盎然,赏心悦目至极。

    远远看到布道坛,秦浩轩就感觉布道坛传来一股磅礡的气息,这气息不若太初宝殿气势恢弘,与太初宝殿逼人的气势不同,反倒温和宁静,令人心旷神怡。

    秦浩轩暗暗惊诧,太初宝殿因为是护山大阵的核心,所以透出滔天气势还可以理解,难道这个布道坛也是护山大阵的某个重要阵脚?

    似乎看出秦浩轩的疑惑,璇玑子微微笑著解释道:“是不是感觉很奇怪,布道坛这看起来很普通的建筑,怎会透出类似太初宝殿的气势?”

    秦浩轩疑惑地的点点头,望向璇玑子。

    “无名峰还是太初教最初教基所在时,这布道坛就已经存在了,开山老祖曾在这裡布道开坛,也是后来自然堂历代先祖布道讲法的地方,数千年积累下来,自然蕴含了一丝天道寓意!”璇玑子眼睛裡闪烁精光,无限嚮往,道:“传说,仙人久住的普通山洞也会沾染仙气,成为洞天福地。”

    秦浩轩张大嘴,愣愣地看著璇玑子,这么说眼前的布道坛竟然是太初教开山老祖布道讲法的地方,他不禁摸了摸化作胸前护心镜的龙鳞仙剑,暗暗想道:“这也曾是开山老祖用过的仙剑……一剑斩断黄帝峰,他的修为高到什么境界呀!”

    随著璇玑子走进布道坛,秦浩轩粗略一看,自然堂虽然是五大堂中最差的一个堂,但毕竟是太初教的教基所在,布道坛也按照最高标准打造。

    四大堂布道坛内高三丈三,方圆百丈,但自然堂的布道坛却高达四丈四,方圆五百丈,足可容纳万人同时听经授业。

    布道坛中央,有一个小小的莲花道坛,这道坛是莲花造型,高达三尺,上面铺著一个看起来十分普通的竹编坐垫。

    道坛之前,有一个虎豹造型的黑色铁制香炉,正透出袅袅香烟,这香炉所用的薰熏香,虽然比不上虞长老的香料,却也是璇玑子平常捨不得用的高级薰熏香了。

    秦浩轩知道,师父虽然实力境界不高,但是身分地位摆在那,门派顾及他的身分,还是会拨一些有益于修练的薰熏香来,可璇玑子捨不得自己用,而是集中在每个月开坛布道时使用,这些薰熏香可以助自然堂弟子更快宁心静气,沉浸其中。

    自然堂弟子才三百来人,此刻除了闭关苦修的,其他人全部聚集在莲花道坛之下,在虎豹香炉周围席地而坐,轻声聊天,交流修练心得。

    当他们看到璇玑子走进布道坛,一个个脸色一肃,面带恭敬地的站起来,齐声道:“拜见师尊!”

    璇玑子微微一笑,布满皱纹的脸上无尽慈祥,看著数百弟子。他不像自然堂的堂主,反而更像一个慈祥的长辈,温柔地道:“免礼!”

    璇玑子轻轻一跃,盘膝落座在莲花道坛之上,所有自然堂弟子齐齐作揖礼,然后纷纷走到莲花道坛前,手裡拿著各种药材。

    “师尊,这是弟子寻觅到的五十年何首乌,据说食用后对身体有好处。”

    “弟子偶然得到一株百年灵芝,还请师尊收下。”

    “师尊,弟子寻来孝敬您老的十年黑红花,请您收下,或许对您延寿有的帮助。”

    …………

    一时间,各种并不算太名贵的药材纷纷递到璇玑子身前,这些自然堂师兄弟用恳求的眼神望著师父,希望师父能收下自己的东西,更希望师父能藉此延长寿元。

    秦浩轩略微惊诧,自然堂弟子的清贫他是早有耳闻的,即便是在自然堂中实力数一数二的叶一鸣和蒲汉忠师兄,身上都没有什么好东西,更别提这些仅仅是仙苗境几叶的师兄弟,他们的修仙资源全靠每年栽种的那些贫瘠灵田,一年若能获得几十颗下三品灵石,就已经是风调雨顺的大好丰年了。

    看得出来,他们拿出来的这些药材,确实是想尽办法搜罗而来的。

    秦浩轩心中感叹:“自然堂虽然破落弱小,但却有其他四大堂不可能有的温暖!其他四大堂怎么也不可能像自然堂这样团结齐心。”

    弟子们的举动让璇玑子心头感动,他温暖一笑,眼神中更多几分慈祥,道:“那为师就收下了!”

    璇玑子将弟子们手裡的东西一一接过来,秦浩轩略微诧异地的看向师父,他敏锐地发现,师父的眼神有些不对,师父每收下一个东西,都会仔细的看那送礼弟子一眼,彷彿要将药材和送药弟子记住,以免弄混淆。

    看著师父的眼神,秦浩轩本能的感觉到,这些东西师父虽然收下来了,但肯定不会去用,万一他哪天坐化了,这些东西都会被还给自然堂的师兄弟们。

    因为秦浩轩从刑那裡得知,延长寿元可不是件简单的事,就算自己拥有可以延长寿元的钟乳灵液,但也得要炼制成丹才有延寿效果,这些药效和钟乳灵液相差十万八千里的药材,又怎么可能有延长寿元的作用?否则赤炼子也不会紧紧追著自己,想夺取钟乳灵液,门派也不会这么重视钟乳灵液了。

    这个道理刑懂的,秦浩轩也懂的,璇玑子不可能不懂,所以秦浩轩愈发断定,这些东西师父并不会吃!

    璇玑子收完弟子们孝敬的各种药材,这时一个不认识秦浩轩的弟子出声询问道:“师尊,您身后的这位师弟是?”

    很多不认识秦浩轩的自然堂师兄弟都看向璇玑子,秦浩轩是由璇玑子亲自带来布道坛的,显然在师父心中的地位很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