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二百七十六章 自然堂初露兴旺【三更】
    “说。”

    “弟子的疑问是『【灯心经』】上的一句道文。”这名弟子说道:“法,可法,非常法。无法之法,谓之至法。为何无法之法是至法呢?”

    这名弟子说完后,躬身一礼后坐下。璇玑子再次环顾四周,询问其他诸位弟子道:“有谁能回答这个问题?”

    布道坛中众多弟子面面相觑,低声议论,却没有一个人站起来回答,秦浩轩听他们低声议论,听出他们对这句经文的含义其实也是一知半解的。

    【灯心经】是一部精奥的道书,虽然不是什么修练功法,但它却是几千年前一个修为极为高深的修仙者所著,这一篇寥寥数千言的【灯心经】,记录了他对仙道的全部感悟。

    对修仙者而言,修为高深者的仙道感悟之价值,不比一门高深莫测的道门正法低,道门正法有价,而仙道感悟无价。

    【灯心经】被太初教开山老祖偶然得知后,当即大方地的向宗门弟子公开,一来【灯心经】是修仙高人的仙道感悟,对门下弟子修练极有好处,二来【灯心经】玄奥莫名,修为精深如他也无法完全参透,更别提其他人了。

    这本【灯心经】被太初教历代修仙者参悟过,但哪怕是太初教现任掌教黄龙真人,也不敢说自己参透了多少,所以自然堂弟子不懂也是很正常的。

    秦浩轩见没人站起来释义,他又举起手道:“师尊,弟子愿意抛砖引玉。”

    璇玑子畅怀笑道:“你说。”

    秦浩轩回忆了下刑的讲述,又将自己的一些感悟糅合,整理一下思绪后,开口说道:“这段话的字面意思是说,法是修仙之法,规则之法,自然之法,天道之法,可以有形,可以无形;有形的法可以是一门厉害的法门,但无形的法才是真正厉害的至高法门!”

    秦浩轩顿了顿,继续说道:“这段话来自于【灯心经】的第一句,是全篇的主旨总概,我个人感觉它是【灯心经】最精华的部分,后面几千字的经文,比如外融百骸畅,中适一念无,旷然忘所在,心与虚俱空;又比如气以直养而无害,劲以曲蓄而有馀,神舒体静,刻刻在心,内固精神,外示安逸,变幻虚实……等,这些都只是无法之法,谓之至法的补充和解释。”

    “在我想来,【灯心经】其实只有八个字,那就是『无法之法,谓之至法』,不过这八个字博大精深,弟子也悟不透其中皮毛。!”

    听完秦浩轩的解释,包括璇玑子在内的一干自然堂众人再次愣住了,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秦浩轩竟然解释得这么独特,而且他的释义是自己以前完全没敢想的方向。

    研究过【灯心经】的修仙者成千上万,也有许多人将无法之法谓之至法看作做【灯心经】的总纲,但都不会认为这句话是全文最精髓的部分;现在听秦浩轩这么一解释,他们觉得秦浩轩说得很有道理,无法之法谓之至法,或许真是【灯心经】之精华。

    可以说,秦浩轩的释义不但为自然堂众多弟子开了一扇门,也在不同程度上点拨了璇玑子。秦浩轩说完,坐在莲花道坛上的璇玑子久久没回过神,他还在细细品味著秦浩轩所说的无法之法谓之至法。

    虽然秦浩轩只是说无法之法谓之至法是【灯心经】的总纲,是精华所在,但这个释义,为研究【灯心经】一百多年的璇玑子指了一条明路,【灯心经】后文中许多前后矛盾的地方,一瞬间不再是困惑璇玑子的拦路虎。

    “无法之法,谓之至法!”

    璇玑子深深凝望著秦浩轩一眼,无限欣慰,暗暗感叹:“若我再年轻几十岁,说不定都会嫉妒他的悟性和道心。秦浩轩,肯定能带领自然堂走向更加辉煌的未来!”

    虽然激动,但是璇玑子并没有失态,他定了定神,又朝底下弟子看去,道:“还有疑问的继续发问!”

    布道坛再次回归安静,这时又一个弟子站起来,提出一个道门正法修练上的问题。

    这一次璇玑子还没开口问,布道坛中所有弟子的目光都下意识的集中落到秦浩轩身上,期待他的回答。

    甚至连璇玑子也下意识看向秦浩轩。

    被三百多双眼睛盯著,秦浩轩暗暗汗颜,这个问题自己也问过刑,刑也跟自己解释过,只是不像其他问题那样回答明确,有些含糊不清。

    如果不是被这三百多双眼睛盯著,秦浩轩这一次是绝对不会举手回答问题的;,但在众多师兄弟以及师父期盼冀的眼神下,再推辞就显得矫情了,所以他不得不鼓起勇气站起来,将刑的解释,糅合自己的一些理解说出来。

    这一次听完秦浩轩的解释,璇玑子笑著说道:“浩轩,这一个问题你说的大致方向没有错,但还是有几个小地方不甚清楚,为师帮你补充几点。”

    当即,璇玑子将秦浩轩疏漏的一些地方又补充讲解完整。

    听完师父细緻的讲解,秦浩轩也获益匪浅,其他师兄弟更是如痴如醉,甚至有的师兄便当场盘膝打坐,现学现卖,学以致用。

    接下来,又有其他师兄弟分别提出在修练上的疑惑,原本该是璇玑子绝对主导的布道课程,在秦浩轩的几次惊艳表现中,众多师兄弟甚至璇玑子都乐于先听秦浩轩的意见,甚至原本不敢开口,生怕献丑的师兄弟在秦浩轩的影响下,也纷纷开口说出自己的见解。

    一时间,布道变成了论道。

    璇玑子抛出一个问题后,十分欣慰地的坐在莲花道坛上,看著秦浩轩和师兄弟们热烈讨论著,如果他们讨论的方向有所偏差,璇玑子便会出声提醒斧正。

    单纯的布道绝对比不上热烈的论道,璇玑子很喜欢这种环境,只有参与讨论,这样印象才能更加深刻,获益效果更加明显!

    之前布道讲法,每个弟子提出疑问,璇玑子都会先问其他弟子是否能够解答问题,可是除了叶一鸣,其馀弟子甚至不敢站起来发表自己的意见,为此璇玑子苦恼不已。

    却没想到第一次带秦浩轩来旁听,在他的影响下,自然堂的弟子们竟然敢开口论道了。

    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璇玑子满意地笑了起来。

    这次论道课一直持续到夜幕降临,璇玑子才挥了挥手,意犹未尽地的结束了本月的布道,起身离开布道坛,对秦浩轩以及其他自然堂弟子道:“浩轩,自然堂的师兄弟们难得如此齐聚,你与师兄们多亲近亲近,有什么疑惑不解的地方可以继续请教师兄们,然后再来我房间找我。”

    秦浩轩恭敬应道:“是!弟子遵命。”

    自然堂的弟子们也意犹未尽,他们看向秦浩轩的眼神狂热且钦佩,显然今天这次论道个个都获益匪浅,从他们惊喜莫名的神情就可以看得出来。

    而且他们从璇玑子看向秦浩轩的眼神可以得知,不出意外的话,秦浩轩必定是自然堂的下任堂主。,虽然秦浩轩也是弱种,但他的表现丝毫不逊色于灰色仙种!

    布道坛中的自然堂弟子,甚至在底下悄声议论:“师尊的眼光真好,竟然找到浩轩师弟这么好的人才,咱们自然堂有望了!”

    虽然他们知道自然堂堂主之位是这位新入门的小师弟的囊中之物,但在他们脸上找不到半点嫉恨,因为在短短布道课的交流中,他们都感觉到秦浩轩为人和气,潜力又强,而且还不藏私,刚才的论道中,他们都获益甚丰!

    如果自然堂在秦浩轩的带领下能走向辉煌,让自然堂弟子可以昂首挺胸,不再被其他四大堂弟子瞧不起,谁都不会反对秦浩轩当堂主!

    其实在刚才论道中获益良多的不只止是自然堂的师兄们,还有秦浩轩自己。

    秦浩轩修练道门正法的时间不足两年,之所以能有现在令人惊讶的见解,完全是因为他不厌其烦地的请教刑,而刑在秦浩轩甜言蜜语和威逼利诱之下,不得不当起了秦浩轩的修仙老师。只不过刑毕竟是幽泉冥界的魔,修练的并不是道门正法而是魔门正法,它向秦浩轩解释道门正法,完全是凭著自己深厚的修魔功底,以及广博的见识,虽然大道殊途同归,但许多细节地方还是有差异的,所以刑讲解的道门正法不可能完全正确。

    不管哪门道门正法,都是一个门派成千上万年来的累积,一代代修仙者在修仙过程中对仙道的感悟,以及对功法瑕疵的修补,即便刑这种天才魔,就算资质再好,修练功底再深,也不可能一眼就看懂道门正法中的各式门道。

    所以秦浩轩也趁著这个机会,将刑含糊解释的地方,以及自己不甚理解的地方都指出来,得到了师兄以及师父的指点。

    璇玑子走后,一干自然堂弟子将秦浩轩围了起来,关切地的问道候:“浩轩师弟,你现在不是正入红尘吗?怎么就你一个人先回来了,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浩轩师弟,遇到什么麻烦你儘管说,我们师兄弟一起想办法!”

    “说得对,我们自然堂就是一家人,千万别见外,别客气!”

    师兄们的种种关怀询问候,让秦浩轩感动不已,但他又不能将为什么回来的缘由说出来,只好打了个马虎眼;同时修魔的秦浩轩五感灵敏,他还听到离得较远的师兄们谈话。

    “看师尊的意思,秦浩轩肯定是自然堂下任堂主!”

    “是啊,师尊眼光真好,竟然选了一个这么好的接班人,连叶一鸣师兄都不如秦浩轩,秦浩轩表现得这么出色彩,想必叶师兄也不会对师父的决定有质疑吧?”

    “你不知道?叶师兄早就曾透露,如果自然堂交到秦浩轩手中,一定能走到前所未有的辉煌!”

    “蒲师兄是秦浩轩的入道师兄,如果让蒲师兄知道秦浩轩今时今日的成就,一定会很欣慰吧!当初蒲师兄临死前,还拜託我们多多照顾秦浩轩呢!”

    “嗯,蒲师兄也拜託过我!如果蒲师兄泉下有知,也一定会为秦浩轩开心的。”

    “咱们自然堂终于出了浩轩师弟这样有潜力的人物了,不知道我能不能活著看到自然堂在他手中大放异彩的那天!”

    这些师兄们的议论,在秦浩轩耳裡是如此温暖可爱,要知道其他四大堂堂主权力更迭,乃至掌教之位的更迭,都会引发明裡暗裡的争斗,甚至曾闹出人命,可自然堂的师兄们却如此认可自己,谈论起来语气中甚至没有半点羡慕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