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不做埋骨定飞仙【四更】
    走出布道坛,璇玑子感觉自己彷彿年轻了十岁。

    以前他总是担忧自己坐化后,少了自己的自然堂会不会更加衰落,甚至走向灭堂,但现在却对自然堂的未来充满信心。

    “汉忠啊,你选的好苗子啊”璇玑子仰望蓝天,天上白云彷彿幻化出蒲汉忠的模样,令他热泪盈眶:“为师一直在为自然堂的未来担忧,可你选的浩轩让我完全放心了,自然堂在他手裡,不但不会衰败落,一定会更加兴盛!只可惜,我可能也看不到那一天了!”

    璇玑子脸面色微微黯淡,但眼睛却闪烁著从未有过的光芒。

    走进自己的房间,璇玑子背著手在房间中来回走动著,最终下定决心,自言自语:“浩轩修练这么快,【聚海诀】全篇修练到第五层后,修练速度就会慢下来。不行,说什么也不能让浩轩重蹈我的覆辙,自然堂好不容易出一个这么好的苗子,而且也不能对不起汉忠临死前的恳求。”

    “以浩轩的修练速度,【聚海诀】一旦到第五层,修练速度就会降下来,到临时再取先祖道统就晚了!”璇玑子从怀中拿出一个玉瓶,这玉瓶裡正是他花费大量灵石买来的几颗燃寿丹,服用燃寿丹后配合禁术,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到仙苗境三十叶,代价是每次燃烧三个月寿元,同时枯萎一片甚至数片仙叶。

    璇玑子下定决心后,转身打开密室机关,顺著阴暗的密道,走进地下密室。

    密室中,自然堂先祖法身端坐灵阵中,三个玉简摆放在先祖法身之前,分别笼罩著三层禁制,淡淡灵力波动从禁制表面瀰散开来。

    如果从这淡淡的灵力波动就推测此禁制很好破,那就大错特错了,这座禁制需要至少仙苗境三十叶的实力,而且还要配合专门的解禁法诀,不管是实力较弱还是解禁法诀不对,都休想打开这座禁制。

    当然,一个仙树境强者还是能强行解开禁制的,只是解开禁制的同时,禁制裡记载著自然堂先祖道统的玉简也毁了。

    璇玑子恭恭敬敬向先祖法身三跪九叩,然后跪在先祖法身之前,道:“师祖,弟子璇玑无能,至今无法突破仙苗境三十叶的关隘,但收下一名天资聪颖的徒弟。在他身上,弟子看到自然堂兴盛的希望,不愿他重蹈自然堂历代先祖的覆辙,也不愿意自然堂就此衰败下去,为此弟子决定服用燃寿丹,施展禁术强行提升到仙苗境三十叶,打开禁制,为弟子传下道统!”

    “不肖弟子冒犯了!”璇玑子又磕了九个头,然后从玉瓶中取出一枚燃寿丹,吞入嘴中。

    燃寿丹入嘴,顿时化作一道热流涌入璇玑子的丹田气海中,璇玑子丹田气海中那株有些暮气沉沉的仙苗,在燃寿丹药力涌入之后,忽然重新焕发勃勃生机。

    燃寿丹药力霸道,它就像一团火,将璇玑子体内的灵力全都点燃了。,自从二十年前突破到仙苗境二十九叶后,璇玑子的境界就再也没有新的突破,原本绿意盎然、生机勃勃的仙苗也渐渐变得黯淡,变得憔悴,直到这颗燃寿丹入腹。

    “哎!”璇玑子轻叹一声,很快收敛心绪,开始引动禁术暂时提升境界。

    一口心血从璇玑子口中喷出,鲜红的血珠从他嘴裡喷出后,诡异地的漂浮在半空中,这些血珠渐渐融合成一个拳头大的血球。

    璇玑子再张口,喷出一口仙灵之气,这仙灵之气前所未有的浓郁,就像一团火焰,淬鍊著血珠。

    密室中刮起一阵口冷风,卷得灰尘飞飞扬扬,牆壁上那几个火把的火光也飘摇荡不定,忽明忽暗,照得璇玑子身影忽高忽低。

    仙灵之气包裹的血珠渐渐缩小,内裡的杂质被浓郁的仙灵之气焚烧,最后凝成指甲大小的一滴深红色血精。

    璇玑子喷出一大口精血,又喷出一口本体的仙灵之气,此时的璇玑子脸面色苍白,原本因为秦浩轩而舒展开皱纹的脸,也再次因为秦浩轩而皱得更深了。

    一滴血精还不够,璇玑子毕竟是勉强藉著燃寿丹短暂提升到仙苗境三十叶的,他的灵力质量并不是仙苗境三十叶,璇玑子可不敢拿先祖道统开玩笑,万一禁制没开好,毁了禁制,导致禁制裡的先祖道统玉简也毁了,那就罪莫大焉了。

    所以璇玑子又喷出一口精血后,再度喷出一口仙灵之气,继续又凝鍊血精。

    这一次仙灵之气没第一口的浓郁,为了保证血精的纯度,璇玑子不断催动体内灵力,强烈的灵力波动吹灭了牆壁上的火把。

    整个密室陷入一片黑暗中,只有保护先祖法身的三层禁制散发出幽幽光芒。

    一连凝鍊出七颗血精,此时的璇玑子不但脸色惨白,就连嘴唇也苍白如纸,浑身没有半点血色,眼神无光,神色黯然。

    在禁制幽光的照耀下,璇玑子步履虚浮,神色决绝,强撑著虚弱的身体,十指坚定地舞动,指尖的灵力编织出一道道灵力网,将七枚浮在半空中的血精包裹起来。

    禁制的幽光照耀著璇玑子拘偻而苍老的身躯,他苍白的一脸露出苍白不屈的神情,看起来悲凄惨悲烈。

    禁术施展完毕,璇玑子双手一合,嘴裡念动:“爆!”

    七枚血精无声融合,一股淡淡的暴戾血腥传出,糅合成拇指大小的血精悄无声息撞向第一层禁制。

    血珠破碎,第一层禁制剧烈晃动,随即光芒一亮,无数金色铭文浮现,血珠能量耗尽,但禁制却没有如愿破裂。

    “失败了!差一点点……可还是失败了!”原本以为至少能拿到第一层禁制裡玉简的璇玑子,神情有说不出的落寞失望:“看来还要一次才能打开第一层禁制。不过,这禁术一个月内只能施展一次,否则将导致仙苗枯萎而亡……”

    “三道禁制,至少需要六个月时间,施展六次禁术。”璇玑子默默算著,想到自己只剩下两、三年的寿元,每次吃燃寿丹又会减少三个月的寿元。

    如果施展六次禁术就能将三座禁制打开,将三枚先祖道统的玉简取出来传给秦浩轩,自己也算死而无憾了。

    脱力的璇玑子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喘气,此时的他不但少了三个月寿元,而且体内仙苗变得更加灰暗,更可怕的是,仙苗上的二十九片仙叶也剩下二十八片,最顶端的那一片彻底枯萎了。

    璇玑子从仙苗境二十九叶跌落到仙苗境二十八叶。

    现在的璇玑子就是一个日暮西山的老头,无力地看著满是裂纹却依旧没有破开的禁制,收敛心神,盘膝打坐恢复元气。

    …………

    秦浩轩在布道坛中和师兄弟们交流许久,师兄们急著回去冥想打坐,于是不捨地的和秦浩轩告别。

    秦浩轩并没有直接去璇玑子的房间,而是孤身一人走到英灵山,找到蒲汉忠师兄的坟墓。

    看著墓碑上蒲汉忠的名字,蒲师兄和蔼关爱的脸浮现在秦浩轩眼前,彷彿还听到蒲师兄一边咳嗽,一边亲切地的叫唤自己:“咳咳,秦师弟…………”

    秦浩轩坐在蒲师兄的墓碑前,藉著幽幽月光,开始对著蒲汉忠的墓碑聊了起来。

    “蒲师兄,你在九泉之下过得可好?我现在挺好的,现在是仙苗境九叶了,你很意外吧?可惜你没看到我入仙道进红尘…………对了,蒲师兄,我去你家乡看过了,你家的后人现在过得还不错,只是跋扈欺人。不过我已经代你教训过他们了,你应该不介意吧?”

    “你很久没回家乡了,我跟你说说家乡的变化吧,你家不再是茅草屋了,现在那裡叫蒲仙镇呢…………”

    坐在蒲汉忠的墓碑前,秦浩轩侃侃而谈,细细将蒲汉忠家乡的一切都说出来,然后又说了自己进红尘的事,以及今天见到自然堂诸多师兄的感受。

    “蒲师兄,我明天又要离开门派了,等会还要去师父那,就不多陪你了,等下次回来再跟你说话。”

    秦浩轩站起来,深深凝看了望蒲汉忠墓碑一眼,眼角馀光扫过英灵山漫山遍野的坟墓,这些都是太初教历代修仙者的埋骨之地,在这裡埋骨永眠的修仙者,每个人都曾向天不屈地的争命,不屈于命,不屈于天,却终究没有斗过天,永远的埋在这裡。

    “这裡不会是我的埋骨之地,我要成仙,而且要在父母有生之年飞升成仙!”秦浩轩朝四周张望,心中暗暗发誓:“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天也不能。”

    秦浩轩回到无名峰,走进师父的房间,看到师父璇玑子正坐在蒲团上打坐调息,脸面色苍白很不好看,甚至连一丝红润都没有,而在师父的床榻之上,摆著今天布道课上,师兄们送给他的各种药材。

    “师父。”秦浩轩微微躬身,关切地的询问道:“您的脸色很不好看,是不是不舒服?”

    “呵呵,今天论道有些累了,人老了,身体差了就是这样。”璇玑子睁开眼睛,原本一双明亮的眼睛此刻也浑浊无光,就像行将就木的普通老人,脸上皱纹也更深了,只是笑容一如既往的慈祥。

    秦浩轩看著床榻上那一堆药材,道:“师父,要不要弟子为您熬药?”

    “不用。”璇玑子看著床榻上的各种药材,摇摇头道:“这些药材都是你那些师兄们辛辛苦苦花大代价寻觅购买来的,为师哪能真的要他们的东西。我老了,都是寿元将尽快死的人了,再用这些药也是糟蹋。”

    璇玑子一指著秦浩轩身后一个用黑布遮著的柜子,道:“掀开那块黑布,将这些药材分别放到你师兄们的名牌下面,等为师坐化了,你再帮为师还给他们。现在给他们,他们也不会要的。”

    秦浩轩心中暗道,自己猜的果然没错,师父收下弟子们的这些礼物,只是让弟子们更加安心一些,他其实不会真的吃这些药的。

    秦浩轩没有多说,依言走到那柜子面前,掀开黑布,这个足有两人高的柜子上有三百多个小抽屉,每个抽屉上都刻著一名自然堂弟子的名字。

    “这株何首乌,是白千常的。”璇玑子目光落在那株何首乌上,然后再看看秦浩轩。

    秦浩轩轻轻叹息一声,然后拿起那株何首乌放进刻著白千常名字的抽屉裡。

    璇玑子说出东西是谁的,秦浩轩就将东西放进那哪个弟子的抽屉,这一堆东西足足花了一主香时间才处理完。

    做完这些,璇玑子让秦浩轩坐在他身前的蒲团上,道:“这次进红尘有些什么收获穫,可以和为师聊聊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