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二百八十一章 胆大包天吃仙人【四更】
    秦浩轩嫌恶地的瞪这几支魔一眼,若换成花痴女的话,说不定还会被这几支魔的外表所迷惑,但秦浩轩身为一个男子汉,对这种男不男女不女的扮相感到噁心不已。

    “以前觉得刑这个小白脸很难看,没想到这几支个男不男女不女的魔更加噁心!”秦浩轩自言自语,丝毫没将已经围住他,并且渐渐逼近的几支魔放在眼裡,反而说道:“看着这几个噁心的东西,倒是有些想刑了。”

    这几支魔看秦浩轩没有反应,俊美的脸蛋笑得更邪了,它们缩小包围圈,然后凭着魔的敏捷扑向秦浩轩,它们原本雪白的手掌在这一瞬间黑气缭绕,其中一支个魔嘴一张,喷出一口毒气。

    在外面斩杀散修,秦浩轩还要防备自己实力底牌被人知晓,不敢尽兴打杀,但在水府这个只有自己一个修仙者,其他全是幽泉冥魔的地方,他完全不必顾忌什么了。

    这些魔的速度虽然快,但对于在【识海幻境】裡厮杀了两个月的秦浩轩来说,根本就是故意放慢动作。

    秦浩轩屏住呼吸,护体灵力瀰漫在身上,将毒气挡在外面,同时伸手,一拳打在最先扑向自己的一支个魔,同时手臂上的封印解开,被封印的厉鬼忽然冒出,顺着秦浩轩的心意,猛地的击碎那头魔的心脏。

    被击碎心脏的魔倒地死去。

    秦浩轩快速步伐移走动,身形快得只能看到一道残影,又放出另外一支手上封印的厉鬼,将第二支魔的心脏打碎。

    第三支魔吓得脸色苍白,俊美的脸蛋都变得狰狞,想要转身逃跑,但秦浩轩怎么可能让它逃跑呢?凝聚一道神识小剑射去,这头魔的魂魄便直接被击碎,身子软软倒在地上。

    “弱,太弱了。”

    秦浩轩收回厉鬼,轻叹一声,在这段时间的磨砺中,自己肉身与灵识的契合度已经到一个极高的程度,不管敏捷还是力量都远胜第一次入水府,更何况现在的自己还是仙苗境九叶,拥有两头仙苗境二十五叶境的厉鬼,对付起这几支小魔简直是轻而易举。

    杀了这三头魔,秦浩轩并没有因为轻松取胜而放松警戒惕,虽然自己变强了,但谁能保证没有仙苗境三十叶以上的魔通过时空裂缝来到水府?

    他自忖以现在的实力,对上仙苗境三十叶还是没有胜算的,毕竟实力境界相差太多。

    站在这几头魔的尸体前,秦浩轩不禁想到第一次见到刑的种种场景,嘴角上扬露牵出一道笑容:“跟这几个难看的家伙比起来,刑长得还算挺可爱的嘛!不知道这家伙现在在干嘛?有蓝烟看着它,应该不会做坏事吧?”

    …………

    七丈渊一个低矮的灌木丛中,刑和蓝烟正躲在这裡,他们俩的目光都落在远处走来的一个散修身上。

    刑喉结蠕动,眼睛冒着精光,但还是不确定地看向蓝烟,问道:“我真的能吃吗?真的能吃吗?”

    蓝烟嫌恶地的皱起眉头,道:“这家伙刚从附近一个村庄回来,在那小村裡糟蹋了两个良家妇女,你要是不嫌他葬,儘管吃吧!这种心术不正的家伙修了仙,除了为祸人间外,没有别的用处,你吃了他也算为民除害,为那两个被糟蹋的良家妇女报仇了。”

    得到蓝烟的许可,刑眼中精光闪烁,兴奋激动的神色洋溢于表。,自从被秦浩轩从水府带出来后,就从没吃过修仙者,以前听说人类修仙者多么多么好吃,吃了还可以恢复自己因伤而受损的实力,可在秦浩轩的看管下一直没有机会,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刑对蓝烟都囔的为民除害并没有兴趣,此时的它等那修仙者走近,身子猛然窜出去,俊美的脸蛋因为激动而狰狞起来。

    “啊!”这散修受惊吓讶,刚凝聚护体灵力,立刻被刑一拳打碎,接着又一拳打在他的丹田气海上,刑的拳头就连修魔的秦浩轩都能打疼,更别提这个仅有仙苗境十五叶的散修了。

    他落在刑的手裡完全没有反抗的馀地,就被捆仙绳给捆起来,作为帮凶的蓝烟十分周到地的丢来一块烂布,将他的嘴巴塞起来。

    将这散修带到灌木丛中,刑又问蓝烟:“这个散修,我真的可以能吃吗?”

    蓝烟再次肯定地的点头:“一个败类,想吃就吃吧!”

    刑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满脸藏不住的笑容。

    他们俩的对话将这个可怜的散修吓得尿裤子了。

    这散修原本想到旷野来碰碰运气,没想到反而被刑和蓝烟给抓住,见他们只是绑住自己,并没有痛下杀手,原本心头一宽,看来他们并不想杀自己。

    可没想到,接下来蓝烟和刑的对话,结论竟然是说要让刑吃掉自己,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浑身冷汗涔涔。

    自从参加太初教和散修阵营的战争后,他也曾料想过自己会死在太初教弟子手下,那样至少还能留个尸首,可眼下自己竟然要成为别人的食物?

    一股骚臭味传来,这散修的裤裆处渗出黄色的液体。

    蓝烟嫌恶地的退了一步:“咦,好恶心…………你不嫌弃就吃吧。”

    “吃个尿裤子的,总比没得吃好。”刑认真地的对蓝烟说道:“接下来的场面可能有点血腥,你要是不想看的话,可以转过头去。”

    蓝烟十分配合地的转过身,不再看刑。

    刑嘿嘿一笑,走向那散修。

    那散修脸面如土色,拼命挣扎,但哪裡敌得过刑的力气大?

    转过身去的蓝烟只听到一声被堵住嘴所发出,模糊的惨哼,但很快就没有声音了。

    没不多久时,刑舔着嘴巴跳到蓝烟面前,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好了,吃完了,我感觉实力又恢复一些了!其实修仙者还是挺好吃的,不知道秦浩轩知道我吃了人,会不会杀了我。”

    蓝烟瞥了刑一眼,又看了看地面,地上除了一根捆仙绳,还有一些撕碎的衣物外,连半滴血都没有,而刑依旧俊美如小白脸,笑容亲切温和,一点也看不出刚才它吃了人。

    “你不说,我不说,秦浩轩怎么可能知道。”蓝烟打趣道:“你要是自己找死,主动告诉他,那我也救不了你了。”

    “你真是好人,像你这么心胸敞亮大气的女人,真是世所罕见!”刑拍着胸脯,道:“你放心,今天你让我吃了修仙者恢复实力,就是有恩于我,像我这么重义气的天才魔,肯定不会忘记你的好处,往后你有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说,我…………”

    刑还在拍胸脯表决心,蓝烟已经不耐烦地的走远了,一边走一边轻声自言自语:“不知道秦浩轩现在在哪裡?”

    …………

    秦浩轩已经在水府裡晃转悠两天了,他运气不错,找碰到了足有满满一碗之多的钟乳灵液,漂浮在半空中,但钟乳灵液的外面有一层淡淡的黄色光幕,明显是保护钟乳灵液的禁制。

    秦浩轩激动地的走过去,两天了,总算发现钟乳灵液了,而且还这么多。

    如果让太初教其他人看到这么多钟乳灵液,恐怕会激动得疯掉吧?上次入水府收获最多的张狂,也不过收得大半碗的钟乳灵液,就已经让长老们喜出望外了。

    经历过上次在水府中,赤炼子附魂于武义,骗取二十多个太初教弟子摆成阵法破禁制就知道,想打开钟乳灵液的禁制可不容易。

    秦浩轩凝出一道灵力,轻轻注入禁制中。

    禁制的黄色光幕一闪,禁止上的铭文闪动,大量诸多灵力从铭文中瀰散出来,汇聚成一股巨大灵力,不但将秦浩轩的灵力反弹出来,同时巨大的反弹之力还将站在原地的秦浩轩震退十多步。

    看着这些陌生複杂的铭文,秦浩轩揪着头发想了很久,试过好几个办法,但最终都没能破开禁制,而且就算他用强的也很可能会破不开。

    一到这个时候,秦浩轩就更加思念刑那不可靠谱的家伙了。

    “那家伙虽然不太可靠,办事稀里糊涂,但这种乱七八糟的事它最擅长了,如果它在这裡,这座禁制肯定能打开。”秦浩轩长叹一声,只好望禁制叹息了。

    刚刚又吃了一个散修的刑浑身一个冷颤战,连连打了几个喷嚏,在心裡自言自语:“谁在背后骂我呢?”

    试过很多办法后,秦浩轩终于放弃了,这么一大碗的钟乳灵液,他根本没办法到手,只得叹道:“下次一定要带刑来,这家伙在身边虽然挺烦,但採集灵液却很方便啊!如果它现在在这裡,这些钟乳灵液就到手了。”

    秦浩轩无奈,一步三回头的依依不捨地离开这裡,又开始在偌大的水府中搜索转悠起来。

    这水府不知道有多大,他又转了一天,整整三天时间,都没有转到上次进水府的地方,可以想像这水府面积真的十分广大。

    进入水府的第四天,秦浩轩还是一无所获,没有发现零散的钟乳灵液,也没获得其他宝贝,虽然遇到不少魔,但大多都是能轻易斩杀的货色,最强的一个只是仙苗境二十五叶,在他运用两头厉鬼配合夹击之下,这头魔饮恨而终。

    “再过几个时辰,时间就要到了,我就会被自动传出去了。”秦浩轩轻叹一声,连续走了四天,就算修魔的他也有些累了,正走在花园中的他找了块石头,坐下休息。

    “呜呜…………呜呜呜…………”

    忽然,一阵隐隐约约的女人哭声被风吹到秦浩轩耳边。

    秦浩轩一惊,从石头上跳起来,仔细听了听,愈发确定不是魔弄出来的声响,确实是一个女人在哭。

    “莫非水府裡还有其他人?”秦浩轩被自己的这个猜测吓出一身冷汗,为了谨慎稳妥起见,他决定去看看,同时将万里符拿在手裡,随时准备逃亡。

    顺着隐约的哭声,秦浩轩一路走去。

    走了大约十里,在一个水潭边,秦浩轩远远的看到一个站在水潭旁的女子,哭声就是那女子发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