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取够三十散修首【三更】
    “秦师弟,你回来了,一个月不见,你修为又精进了。”叶一鸣眼睛一亮,随后又迫不及待的询问道:“师父他老人家还好吧?”

    秦浩轩想起璇玑子苍老苍白的面容,心中微微一酸,不过好在来之前,悄悄的将几滴钟乳灵液滴在他的泉水里,虽然这样使用钟乳灵液十分浪费,但自己不会炼丹,只有这样用了。

    喝了那几滴有钟乳灵液的泉水,师父身体肯定会好很多吧?

    “师父还好。”秦浩轩询问道:“叶师兄,你帮我传过信给徐羽师妹,那你知道她在哪里吧?”

    叶一鸣点点头,诧异的看着秦浩轩,道:“你想去找徐羽?”

    秦浩轩点头,道:“我先去找西门堂主请假,刑,你跟我一起去请假。”

    不由叶一鸣多说,迫不及待想见到徐羽的秦浩轩带着刑,走向西门胜所在的营帐,刑现在变作早在水府就被他们杀死的花劳,而且这一个月和蓝烟杀了三十多个散修,不再是默默无闻的小人物,想要带刑离开这里,当然得带他一起去请假。

    虞长老回去之后,整个大帐就由夏云堂的西门胜副堂主说了算了。

    秦浩轩走进西门胜的营帐,一股幽幽麝香钻入鼻端。

    西门胜盘膝坐在虎皮大椅上,一身淡紫色长袍,背后斜插着一柄符剑,如此搭配将他仙树境强者的气势绽放得纤毫毕露,不过此时西门胜正皱着眉,为战局走势而担忧。

    太初教派来的一百名历练弟子实力虽然不错,可跟源源不断赶来的散修比起来,加上还要轮值休息的原因,太初教的这点人数就显得捉肘见襟了。

    以前太初教弟子出去杀完散修,回来的时候一个个神清气爽,豪气干云,虽然有些伤亡,但不算太大,而现在弟子们出去杀完散修,就算侥幸占了上风回来,身上也多多少少受了伤,有的还身受重伤被抬回来的,还有不少弟子丧生荒野再也回不来了。

    太初教派来的一百名历练弟子,现在只剩下五十人,几个月战争下来,足足死了一半,而进红尘的新弟子,除了李靖、秦浩轩等极少数外,其他人都不成气候,就算加入战场也只有被杀的份。

    西门胜在心底暗叹:“要是秦浩轩在就好,他的战斗力很强!不过他的那个朋友蓝烟倒是很厉害。”

    西门胜正在叨念着秦浩轩,秦浩轩就在外面喊道:“弟子秦浩轩,求见西门堂主。”

    “进来。”西门胜神情一振,秦浩轩总算回来了,他端坐在椅子上,一脸开心的看着走进来的秦浩轩:“你总算回来了,怎么样,明天开始继续征战?李靖的战绩可比你漂亮多了,你得抓紧时间赶上他才行。”

    西门胜嘴里这么说,心里却想起宗门下的严令,以及太初教弟子伤亡过半,局势对太初教不利,战斗力极强的秦浩轩正巧在这个时候回来,真是太好了。

    秦浩轩道:“弟子暂时不想征战,我是来请假的。”

    “请假?”西门胜脸上的笑容僵住了,李靖虽然表现得惊采绝艳,但一个人毕竟独木难支,太初教这段时间被散修压着打,西门胜感觉无比憋屈,好不容易等到秦浩轩回来,原本想让他加入战场,杀杀散修们的威风,没想到他一回来就要请假?

    战争持续到第二个月时,那一百名派下山历练的弟子还剩七十个,虞长老就曾请示掌教,是否再派弟子增援?

    很快就得到掌教的回复,大意是:“只有在生与死的磨砺中,才能发现真正的人才!若想消灭这群小丑,随便派一个堂就能轻松扫平,还要如此旷日长久的打么?”

    自从知道掌教的意思后,西门胜等一干坐镇的长老想想也是,如果直接将这些散修给杀完了,又去哪里得知他们背后的依仗呢?这些散修几千年来不敢跟太初教作对,现在全部跳出来了,肯定有诡异。

    为了顾全大局,长老们一直忍着,直到秦浩轩发现撕裂空间通往幽泉冥界的阵法,散修们暴乱的目的已经查出来了,西门胜以为可以直接派人将散修们灭了,但掌教还是不同意,要求西门胜好好操练这一群弟子,继续和散修作战。

    到现在下山历练的弟子只剩一半,但掌教不但不让休整,反而严令要牢牢拖住散修,只许胜不许败。

    西门胜顿感压力巨大。

    原本在他眼里并不算出彩的秦浩轩,在表现出强悍的战斗力后,压力巨大的西门胜便想将他留下来,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却没想到秦浩轩回门派呆了整整一个月,今天刚刚回来又要请假。

    西门胜沉吟片刻,问道:“你干什么需要请假?”

    “许久没见徐羽师妹了,我想去看看她。”秦浩轩十分诚实的回答。

    “你呢?”西门胜的目光落在刑的身上。

    感受西门胜淡漠如刀的眼神,刑如针芒在背,心里一万个不爽,表面上还是恭敬的说道:“弟子想追随秦师兄。”

    刑虽然说想追随秦浩轩而请假,但心里一万个不希望离开这里,反而希望西门胜只批秦浩轩一个人的假,这样他又可以留在战场肆无忌惮的吃散修了。

    秦浩轩哪里会不明白刑的心思,所以特意带他来请假,不将刑随时带在身边,他怎么可能安心。

    “不行。”西门胜见这个异军突起的花劳也要请假,理由是追随秦浩轩,顿时心里不爽到极致,拒绝得斩钉截铁:“别的弟子都在红尘体验,你已经比别人少了一个月了,不能再请假了。”

    西门胜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无奈的嘀咕:“要不是现在人手不够,你爱去哪里去哪里,我管你这么多,可我好歹也是副堂主之尊,总不能放下面子求他一个弱种弟子吧?”

    秦浩轩不卑不亢的说道:“按照门派的规定,弟子斩杀了足够多的散修,已经达到请假的标准了,而且花劳师弟这段时间也立了功,也达到了请假标准,请西门堂主批准。”

    秦浩轩搬出门派规定,西门胜也不能再拒绝,毕竟秦浩轩的战功的确达到请假标准,自己不批也说不过去。

    毕竟是修仙百年,混到副堂主级别的人精,西门胜眼珠一转便想到办法,他道:“你和其他弟子比,在红尘中呆的时间要少一个月,这一个月里花劳和你朋友杀散修的功劳虽然都算在你头上,但毕竟不是你亲手杀的。这样吧,将你不在的一个月折算为一天一个人头,你什么时候杀够三十个散修,我就批你十天假。”

    说出这话后,西门胜老脸不禁一红,无奈的想道:“要不是人手不够,我也不会豁出老脸为难你……”

    秦浩轩早就知道这次请假不会这么简单,在来的路上,他从刑的嘴里得知最近太初教在战场吃紧,门派没有新的增援,太初教弟子们打得很吃力,伤亡比以前有所增加,西门胜肯定不会让自己轻松离开。

    尽管如此,秦浩轩对西门胜的刁难还是有些不爽的,但不爽归不爽,西门胜毕竟是这里的负责人,自己不经批准离开,只会留把柄给那些想对付自己的人,若是有人以这个为借口,要将自己开除门派,那可真是亲者痛仇者快了,所以秦浩轩忍着不满,道:“堂主金口玉言,弟子这就去办。”

    在西门胜淡漠的眼神注视下,秦浩轩不卑不亢的行了一礼,然后转身离开西门胜的营帐。

    “哎……这次终于算是松口气了……就算战斗力和实力飙升的李靖,三十个散修也至少要七天才能凑齐,秦浩轩乃一弱种,即便战力再强,也需要一些时日才能完成吧?”西门胜自言自语道:“等十天后,再随便想点办法折腾一下,反正得想办法将你留住,让你请不成假,你若真走了,这个战场该怎么办?不是故意刁难你,我的压力也很大啊!”

    西门胜想起刚才秦浩轩坚决的态度,甚至还搬出门派规矩压自己,心里更加无奈,竟然混到要刁难一个弱种弟子的地步,真是令人无奈啊!

    走出西门胜的营帐,秦浩轩带着刑直接走向法阵出口,几名路过的太初教弟子纷纷躲避到一旁,警惕不解的望着他,想明白这位此地的风云人物,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如此的杀气腾腾?

    等秦浩轩走远后,他们才低声议论。

    “秦浩轩今天怎么了,身上的杀气有些重啊!”

    “他这幅阴冷的神情,看得我心里发虚啊,平时不是很和善么?怎么今天身上的杀气这么重……”

    “难道谁惹到他了?”

    “看他的样子像是出去杀散修,今天散修要倒霉了,你猜他会杀多少个?五个?八个?总不会是十个吧?”

    弟子们低声议论,但没一个敢找秦浩轩询问是什么情况,秦浩轩的战斗力虽然堪比李靖,在这战场中也属于风云人物,但他平时待人和善,也同样是弱种弟子,所以秦浩轩身上总有一种亲近感,可今天这是怎么了?

    跟在秦浩轩身后的刑也暗暗心惊,本以为他在门派呆了一个月,身上的杀气会有所收敛,却没想到他身上的杀气反而更强。

    想想秦浩轩现在恐怖的神识强度,刑不禁打了个冷战,脸上的笑容也更谄媚:“我们现在干嘛去?”

    “杀人。”秦浩轩声音冰冷,不容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