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早日今日何当初【六更】
    “好可怕的杀气!”即便秦浩轩二人走很远了,这两名太初教弟子还没从刚才血腥屠戮中回过神来,秦浩轩可怕的杀招、残暴的杀气、冷酷嗜血的眼眸以及杀人后的淡然,在他们眼里就是一个残暴的屠夫,血流成河伏尸百万而不动容。

    一大早从西门胜营帐出来杀到现在,加上这个二十七叶的散修,秦浩轩手里已经有十五枚散修徽章了,他紧绷的脸色也终于缓和了些。

    刑这才壮着胆子说道:“你今天的杀气很重!”

    “杀够三十个,就能见徐羽妹妹,杀气不重,怎么杀人?”秦浩轩犹如星辰般明亮的眸子,在刑的眼里犹如刀刃般闪烁寒光。

    他们两人又走了许久,竟然碰到一队太初教弟子,这一队人一共八个,看他们身上散发的气势,实力最低的都有仙苗境十七叶。

    这八个人正在围攻五个浴血奋战,已经略落下风的散修。

    从眼前的战况来看,这五名散修势必身死,但至少还能周旋一段时间。

    刑看了看这八个人,凑在秦浩轩耳边道:“这八个人都是李靖的小弟,他们杀了散修后,徽章都给李靖。”

    “李靖的人?”秦浩轩轻笑一声,径直走上去,冷眼凝视着这八名太初教弟子,道:“你们可以走了,离开这里二十里,方圆二十里内的散修都是我的。”

    秦浩轩嚣张的话语一出,这八个李靖小弟看他的眼神犹如看待白痴:“秦浩轩,你虽然有点实力,但你知道我们是谁的人么?你知道李靖师兄吧?小子,别乱说大话,小心舌头被风吹走。”

    “哼哼,别说方圆二十里,就眼前这五个散修你对付得了吗?”

    他们一边说一边打,心神略微分散,好不容易得来的上风又丢了,双方重现陷入胶着状态。

    “我说了,这里我包场,你们快滚!”秦浩轩声音清冷蛮横。

    这八人小队领头一个冷哼一声,心道自己八人跟五名散修僵持不下,万一惹恼秦浩轩,秦浩轩痛下杀手帮对方散修,那自己就倒霉了,所以他虽然很不爽,但还是用商量的语气说道:“有本事公平竞争,你杀的全算你的。”

    “好!”秦浩轩等的就是这句话,和刑对望一眼后,两人猛的冲上去,尤其是刑,身子犹如天外陨石,直接将一名散修撞飞。

    “咔嚓!”一名散修的脖子被秦浩轩拗断。

    “啪!”一名散修的头颅被刑拍碎。

    “擦!”一名散修的头颅高高飞起,血柱从他断脖处喷涌而出。

    “哗啦!”一名散修的心脏被刑直接掏出来,甚至还在他手上一跳一跳。

    眨眼间,刚才和八名太初教弟子胶着对战,实力很是强悍的五名散修有四个被秦浩轩和刑杀光了。

    剩下一个散修被八名李靖小弟围攻,最多一两个呼吸就会惨死,可秦浩轩毫不客气的冲上去,一拳打爆他的脑袋,然后取下他身上的徽章:“这个人我杀的,功勋是我的!”

    这八个李靖的小弟干瞪着眼,到底发生了什么?从来都是我们李靖老大抢别人的散修,今天竟然真的有人敢抢我们李靖老大的散修?

    “怎么?你们不服?”秦浩轩收好徽章看向众人,心中暗道:李靖在太初教也没少难为我跟害我,抢他几个散修算是问他要点利息。

    冰寒的眼神,强大的战力,尤其是刚才秦浩轩和刑两人残忍直接的杀人手段,将他们给震住了。他们还真不敢指责什么,秦浩轩能轻易杀死和自己八人实力相当的五个散修,也能毫不费力的收拾自己。

    好血腥,好暴力。

    尤其是秦浩轩,浑身上下散发出修罗般的杀气,令人不敢直视。

    秦浩轩收起散修身上的徽章后,在李靖小弟们眼馋的注视下又搜刮起散修们身上的财物,这几名散修身上有七千多颗下三品灵石,还有其他零散东西,总价值超过一万颗下三品灵石。

    李靖的小弟们面面相觑,这些东西要落在他们手里,上缴给李靖后,可以得到一个大功劳,现在却成了秦浩轩的囊中之物。

    不过他们不甘归不甘,没有一个人敢表示不满。

    秦浩轩收拾好财物后,淡淡注视着李靖的这几名小弟,道:“你们回去跟李靖说一下,这方圆二十里的散修我借来用用,就不要派人在这里掺和了。”

    秦浩轩目光扫了一圈,这八名李靖小弟感觉如刀在自己身上割,他们心中都惊的快晕过去了,在这片地方便是长老大人们都不会这样跟李靖说话,今天竟然有人这样说话?他这是在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啊!回去告诉李靖老大,看他还能嚣张不!

    ……

    傍晚时分,浑身鲜血的秦浩轩和刑两人走进法阵中,他们两人今天的疯狂屠戮,此时已经在太初教弟子中传开了,看到他们两人浑身是血的走进来,就像看到幽泉冥魔一般,眼神又敬又惧。

    没有理会其他弟子惊惧的眼神,也没有理会他们悄声议论,收割了三十条人命,一身煞气比早上出门时更重的秦浩轩,带着刑直接走进西门胜的营帐中。

    厮杀了一天,秦浩轩和刑身上溅满了敌人的血液,为了快点请假见到徐羽,秦浩轩都来不及漱洗一番。

    看到浑身是血的秦浩轩和刑,以及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浓烈杀气,将西门胜吓了一跳,心中想道:“他们两难道受伤了?”

    西门胜仔细看了几眼,发现他们两人身上竟然没有半点伤痕,这些鲜血全是敌人的。

    能溅这么一身血,杀的人绝不会是个位数。

    “弟子秦浩轩,拜见副堂主。”看到西门胜,杀了一天人,不知不觉激发性子里血腥一面的秦浩轩,尽量使自己变得彬彬有礼,想将浑身的杀气收敛起来,可他的收敛功夫还没到家,在西门胜眼里,秦浩轩的话语里透出一股凌厉的杀机,即便他这个仙树境修仙者,也忍不住心惊肉跳。

    当然,西门胜知道秦浩轩身上的杀气并不是冲自己来的,只是杀了很多人后,自然而然的流露罢了。

    他眉毛微微一跳,心道:“莫非他杀了很多人?十个?十二个?十五个?”

    秦浩轩躬身一礼后,将一个被敌人鲜血浸透,已经看不出原来颜色的袋子拿出来:“西门堂主,您要的三十枚徽章,我给您拿来了。”

    西门胜一惊,说话都有颤音:“当真?”

    秦浩轩没有回答,默默将每枚都沾着鲜血,一共三十枚徽章都从袋子里倒出来。

    铁制徽章落在桌子上,发出雨打琵琶的脆音,一个,五个,十个……

    如果不是秦浩轩身上血腥味过重,倒是很有节奏和韵律的声响。

    三十个徽章静静躺在桌子上,浓浓血腥味道充斥在营帐中。

    西门胜眉头狂跳,惊讶万分。

    三十个散修,其中还有仙苗境二十七叶的强者,他竟然在一天之内做到了……

    这样辉煌的战绩,这么疯狂的杀戮,就算仙苗境三十叶的修仙者都做不到,秦浩轩是怎么在一天内做到的?

    “西门堂主,请您清点一下徽章,还有上次花劳记在我头上的功勋,麻烦您折算成灵石给我。”秦浩轩微微一躬身,道:“另外还请西门堂主信守承诺,批弟子十天假。”

    西门胜眉毛跳动不已,他怎么也想不到秦浩轩竟然在一天内斩杀了三十名散修,原本想了一些刁难挽留的方法,此时都说不出口。

    这个秦浩轩真的是弱种吗?他的战斗力竟然恐怖到这种地步?就算李靖一天都杀不到三十个散修啊?这些散修能活到现在,一个个都有保命绝招,怎么可能像靶子一样站着让人杀?

    西门胜心中暗暗想道:“可惜啊,秦浩轩只是一个弱种,以他弱种的资质,虽然大道不可期,但未来或许能成为咱们门派一个很不错的打手。”

    的确,这三十个散修都不是站着不动的靶子,秦浩轩杀了这三十个散修,也累得精疲力尽了,见西门胜一脸惊讶的愣在原地,不禁提醒道:“西门堂主……”

    西门胜这才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开始为秦浩轩计算功勋,折算灵石,同时后悔今天怎么才说三十个,该说六十个呀!不过一天损失了至少三十个散修,也足够让这些天愈发张横跋扈的散修们惊慌一下了。

    “秦浩轩完成了任务,可也不能这么轻易让他请假,不然门派给的任务怎么完成啊?现在能够战斗的人手不多,如果能留下秦浩轩,一天斩杀三十个多好……”

    看到秦浩轩一天斩杀三十个散修,这种辉煌的战绩即便有许多小弟帮忙的李靖都做不到啊,西门胜更加不舍让秦浩轩就这么离去了,可又不能食言而肥。

    他一边计算功勋,一边苦思留下秦浩轩的办法。

    忽然他灵机一动:“我可以将这些灵石全部弄成下三品灵石,几十万颗下三品灵石堆起来就是一座小山了,我看他怎么搬走!既然搬不走他肯定就不会请假了,谁会随身带着几十万颗下三品灵石出门?且不说会有散修眼红打主意,光是带走都得用马车拉了!”

    西门胜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好主意,至于秦浩轩拥有乾坤符一类储物空间?那不瞎扯淡么?秦浩轩他师父都不见得有。

    只要能留住秦浩轩,西门胜豁出去了。

    计算完功勋后,西门胜道:“这一个月花劳记在你身上的功勋一共三千二百点,你今天斩杀散修功勋一共三千一百点,一共六千三百点战场功勋。”

    报完这个数字,西门胜眼皮又是一阵狂跳,六十三万颗下三品灵石啊……

    他不动声色的打开自己的乾坤符,数出六十三万颗下三品灵石,足足堆了小半个营帐:“这段时间弟子们表现出色,下二品灵石都用完了,现在只剩下这些下三品灵石,你辛苦下拿走吧。”

    说罢,西门胜愈发觉得自己聪明,六十三万颗下三品灵石啊!两辆马车都不一定拉得走,以自己仙树境的修为,如果没有乾坤符也不敢拉着它们到处转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