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二百九十一章 云鹤蹲点袭浩轩【八更】
    感觉云鹤山人脸上寒气更重,一干散修们忙闭上嘴巴,心中却更加崇拜:“云鹤老祖不愧是拥有飞剑的真正强者,不怒而威,而且他身上的气势乱而不凝,隐有血气内泄之感,难道是受伤未愈精血内泻?不可能,云鹤山人可是拥有飞剑的大能者,谁能打伤他?肯定是练什么新的功法导致,据说有些魔功就会引起血气内泄的感觉,其实这是一种修为到了极高境界的表现!哎,光是云鹤老祖的这份气势,便足够我等揣摩许久了!”

    如果被云鹤山人知道这些人心里的想法,一定会一掌一个把他们都拍死了,练你妹的新功法,老子气息乱而不凝,隐有血气内泄,那是老子重伤未愈,表面虽然没伤痕了,但体内精血一直在流失啊!

    “药王前辈在呢,他老人家正在后营打坐。”一名散修眼睛一亮,忙道:“云鹤老祖,您请随我来。”

    在这名散修的引领下,云鹤山人随他去找孙药王。

    正在中军帐中开会,商量如何伏杀秦浩轩的散修们,自然也听到云鹤山人之前的喊话,一个个面色潮红,无比激动!

    他们不知道,云鹤山人正在他们议事的中军帐旁经过。

    “云鹤老祖,他可是拥有飞剑的真正强者,仙树境修为,据说相比起太初教那些飞剑长老都不遑多让!”

    “有云鹤老祖助阵,我们反攻太初教大本营指日可待,就算太初教派来飞剑长老都不用害怕了!”

    “是啊!这几个月每天都担心,不知道哪天太初教派出飞剑长老来剿灭我们,害怕修炼或睡觉时,忽然一柄飞剑飞来就取了老子脑袋!现在云鹤老祖来了,终于可以安枕无忧了!”

    “哈哈,有云鹤老祖在,太初教那几个长老都不足为惧,更别提秦浩轩那小子了,他一天杀我们三十个人又怎么样?云鹤老祖一飞剑下去,足够秦浩轩那王八蛋死一千次一万次的!”

    正在营帐外经过的云鹤老祖敏锐的听到三个字——秦浩轩。

    秦浩轩是他做梦都咬牙切齿,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人,原本就计划着找孙药王拿到药材,然后炼制食用,恢复身体之后,再发动自己在散修中的影响力,让他们帮自己寻找秦浩轩的。

    现在连寻找的环节都省了,听这些散修的话,秦浩轩这混蛋就在七丈渊战场,而且就在太初教的阵营中,还做到一天斩杀三十名散修的辉煌战绩?

    “这小子古灵精怪,手段不少,一天斩杀三十个散修也不算奇怪!”云鹤山人心中暗恨:“不过既然被我发现了你的踪迹,就算你再厉害又怎么样,你还有什么保命的底牌?”

    云鹤山人仇恨蒙心,想起自己失去的乾坤符,想起自己的全部身家财产,也顾不得找孙药王,一头钻进正在热闹议事的中军帐中,径直问道:“秦浩轩在哪里?”

    “您是……云鹤老祖?”曾和云鹤山人有过一面之缘的仙苗境四十叶散修江罗封,一下子就认出云鹤山人,忙跪在地上行大礼:“晚辈拜见老祖!”

    要论实力境界,云鹤老祖和孙药王等仙树境散修差不多,江罗封在孙药王等仙树境强者面前,都只是长揖及地,并不曾行过跪拜大礼,但云鹤山人是有大机缘,获得真正飞剑的仙树境散修。

    拥有飞剑和没有飞剑,那战斗力相差就不能以道理计了,没人认为江罗封向云鹤山人行礼,并口称老祖是不对的,相反他们也纷纷跪伏在地。

    散修的世界,永远崇拜最强者!

    云鹤山人,就是拥有飞剑的强者!

    云鹤山人没兴趣接受这些虚礼俗拜,挥挥手后问道:“将这个秦浩轩的模样长相,实力境界等一干详细资料都告诉我。”

    说罢,云鹤山人径直走到刚才江罗封坐过的椅子上,然后冷眼看着跪伏了一地的散修。

    江罗封毫不犹豫的将他们所掌握的秦浩轩详细资料说出来,说的同时,他悄眼打量云鹤山人,心中无比诧异:“老祖怎么对太初教一个弟子有兴趣?秦浩轩再厉害,也不过是仙苗境十叶的修仙者罢了,如何能入得老祖法眼,而且看老祖面凝寒霜,眼含杀机,他们的关系似乎不简单啊!”

    将秦浩轩的资料都说完后,江罗封乖乖闭上嘴巴。

    听完秦浩轩的详细资料,云鹤山人对秦浩轩倒生出几分好奇:“说起来倒是一个人才,可惜他必死无疑!”

    不论是秦浩轩杀死自己几个徒弟的仇恨,还是他偷袭自己,抢走异种修仙者,捡走自己乾坤符,不管哪一条都足够让他死上一百次了。

    当即,云鹤山人拍板道:“明天本座亲自去蹲点击杀此子,你们不必操心了。”

    江罗封一干散修心中大喜,同时一个个心生疑窦:“秦浩轩有什么值得老祖亲自出手的地方?”

    疑惑归疑惑,马屁可一个都不少,散修们倒不是装出来的欣喜,而是真正欣喜:“老祖出手,秦浩轩必死无疑了!”

    “就算秦浩轩再厉害,也挡不住老祖您飞剑一击啊!”

    “傻瓜,老祖杀一个仙苗境十叶弟子还需要动用飞剑么?一个眼神就能杀死他了!”

    “就是,就凭老祖的气势,瞪他一眼便万劫不复,他的血不污了老祖仙剑?”

    “不用想了,对付这种家伙,老祖手到擒来,他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啦!多谢老祖出手相助,晚辈感激不尽!”

    “是,要多谢老祖!”

    这里的散修实力比看守法阵出入口的散修实力还强,溜须拍马的功夫自然也更胜一筹,他们的马屁拍得云鹤山人无比恼怒:老子眼神真能瞪死人的话,先把你们这群打人脸还不自知的东西瞪死!要不是秦浩轩,老子也不会这么凄惨,还要拉下面子找孙药王求药。

    强忍着动手杀人的冲动,不好发作的云鹤山人只好拂袖离去。

    离去时,云鹤山人一口银牙都快咬碎:“秦浩轩,不弄死你,老子还有脸活下去么?”

    这些不知死活的散修,还不知道自己从鬼门关前转悠了一圈呢,要不是云鹤山人顾及面子,刚才就一个个把他们拍死了。看云鹤山人面容愠怒拂袖离去,他们还以为自己拍马功夫不到家,更加扯着嗓子大喊:“欢送老祖,老祖慢走,预祝老祖旗开得胜,一眼瞪死秦浩轩。”

    耳边那些拍马声不绝于耳,还好孙药王的营帐离这里很近,云鹤山人很快就走到了,不然真会掉头过去将他们都拍死了。

    七丈渊散修阵营中热闹无比,原本像阴云一般笼罩在他们头上的秦浩轩,在他们心里已经烟消云散了。

    而在太初教无名峰,将秦浩轩送走的璇玑子打了一天坐,也想起了秦浩轩,璇玑子轻声叹气:“施展两次禁术,才取到第一个先祖道统,这样下去,先祖道统没全部拿到手,我恐怕就得死了!”

    璇玑子心中苦恼,他感觉到自己每况愈下的身体状况,想起自然堂的未来,不禁有些黯然。

    他端起秦浩轩临走时为他泡的茶,虽然茶水已经全凉了,但揭开盖子,却有一股清香扑鼻传来,这股清香比掌教自己使用的香薰都要好,闻了之后便觉得神清气爽,原本郁结的气血竟然舒畅了几分。

    璇玑子眼睛一亮,看着茶水清凉无异色,想起秦浩轩临走时跟自己说:“请师尊一定要喝下此茶。”

    他顿时想到,莫非茶水里有名堂?

    当即,璇玑子小抿一口,顿觉一股凉气流入腹腔,然后通体舒畅。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有这种神奇作用……似乎……似乎有延寿效果!”璇玑子内视查看一番,发现自己原本有些枯萎,而枯萎之势愈发蔓延的仙苗,此刻竟然又迸发出勃勃生机。

    璇玑子的眼眶微微湿润:“秦浩轩这小子……”

    “秦浩轩这小子!”李靖将茶杯重重的摔在地上,砸了一个粉碎,他愤怒的两手不停颤抖,冷冷的看着站在眼前的几名手下。

    从来没有人!自从成为了紫种,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我!李靖呼吸变得异常粗重,早知道今日会受这样的侮辱,当日在太初教之中,派人进入禁闭室击杀秦浩轩那件事情,就该再努力下更重的重注,在那次就杀了他!

    第二天清晨,天色蒙蒙亮,美美睡了一晚上的秦浩轩激动的爬起来,带着刑和蓝烟,辞别了叶一鸣,开始前往王都。

    万里符速度很快,但秦浩轩也不能逢人就显摆万里符吧,万里符这种东西是隐藏底牌,可不能弄得人尽皆知。

    他们三人各自牵了军中选来的快马,跨上马背,开始朝王都前去。

    赤炼子的那两个徒弟习牧原和令狐刚,冷眼看着秦浩轩三人上马离去。

    令狐刚不解的说道:“师兄,秦浩轩他们又出去了,今天骑着马出去的,难道他们想骑马出去杀人?我们要不要跟出去?”

    习牧原摇摇头:“现在秦浩轩在这里名气很大,别看那些长老平日里不管事,可现在战事吃紧,秦浩轩在他们眼里就是宝贝疙瘩,万一动了这个宝贝疙瘩,被他们看出问题,那可就撇不清了。”

    令狐刚轻叹一声,愤恨不平:“真操蛋,抓一个弱种也这么麻烦!”

    “别小看这个弱种。”习牧原眼睛微微眯起,狭长的眼缝爆出一道精光:“他可不是普通的弱种,昨天他杀了三十个敌方散修,三十个啊,就连我都轻易做不到的辉煌战绩!秦浩轩,不简单啊!”

    说着,习牧原又补充道:“说不定不用多久,我们就不是秦浩轩的对手了!”

    “匆匆忙忙的直接动手很可能留下痕迹,到时候被门派追查会很麻烦,只能找个合适的机会,在路上堵着秦浩轩了。”习牧原轻声一叹,他们需要一个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