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一剑镇山人【十更】
    在云鹤山人挡路,知道他恨自己入骨,落到他手里必死无疑的情况下,秦浩轩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继续,在他内心深处,反而有一种兴奋,仙树那种压倒自己连动都不能动的恐惧,不知为何变成了一种古怪的兴奋。

    蓝烟趴在秦浩轩背上,这个似乎对什么都表现得无所谓的女孩,脸蛋微微潮红,心中不知道为什么,有一股微酸的气息:“真想见识见识这个徐羽,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竟然让秦浩轩这么着迷,宁愿冒着死的危险,都要去见她……不过我不能真和秦浩轩去见她,多尴尬啊!看来到了翔龙国的王都后,我得找个地方住下等他们才行。”

    一切准备就绪,秦浩轩拍了一把马屁股,让三匹快马朝另外一个方向跑去,自己则启动万里符,继续按照原定路线,朝王都前进!

    秦浩轩心中并没有什么明确的信念,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几个月没见徐羽妹妹了,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我一定要去见见她。

    而且一定去要解释下那封信不是自己写的!

    感觉到三匹马的方向偏差,堵在前方的云鹤山人微微诧异:“难道情报不准,他们变更路线了?”

    云鹤山人微微分神的当口,忽然感觉一道人影从眼前划过,顷刻间便到了前方,这人影不是自己朝思暮想,恨不得食肉寝皮挫骨扬灰的秦浩轩,还能是谁?

    万里符是堪比仙树境修仙者速度的宝贝,云鹤山人见秦浩轩用过好几次,不过在他想来应该是速度非常快的神行符,心中还在暗暗惊叹:“这小子逃命的符箓真多!”

    没有犹豫,几乎是本能的反应,云鹤山人剑指一捏,背上飞剑迅速出鞘,然后变化,载着云鹤山人追想秦浩轩。

    云鹤山人的飞剑可是真正的飞剑,飞剑上天,划起一道长虹,剑气弥漫,即便相隔数十里的太初教阵营都能感觉到。

    立刻,在太初教阵营中,马上升起了几道冲天气势,这都是太初教派来坐镇的仙树境长老释放出来的,以警告云鹤山人。

    虽然这些气势中没有一道是真正的飞剑气势,但是显然都不弱,以云鹤山人现在的伤病之躯,就算拥有真正的飞剑,也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

    云鹤山人明智的选择马上从天上降落,让飞剑重新入鞘。

    他可不敢真正将太初教坐镇长老惹出来,以自己现在伤病之躯,势必不是对手,到时候秦浩轩没追成,自己反而阴沟翻船含恨九泉,那才是冤枉。

    所以云鹤山人眼睁睁看着秦浩轩消失在自己视线中,愤恨不平的咬牙,道:“小子算你走运!既然你走这条路经过,那我就在这条路上布一个阵法,到时候就算你速度再快,在我阵法的阻挡下,你也休想在我眼前溜过去。”

    云鹤山人咬着牙想道:“我还要将这个阵法的威力增强,让你撞到上面跟撞到铁墙一样,撞不死你也撞晕你,看你还怎么开溜!”

    想到就做,云鹤山人开始布置阵法。

    ……

    使用万里符后,从清晨走到烈日高悬的午后,秦浩轩三人来到王都附近。

    相隔还有数十里,秦浩轩远远就看到王都高达百丈雄伟壮阔的城墙,浅灰色的城墙由西至东,一望无边。

    走到王都附近,灌输在万里符的灵力也都用完了,秦浩轩索性收起万里符,找了个隐秘的地方将背上的蓝烟放下来,同时让变作一件护甲的刑恢复人形。

    他们一行三人,阔步走向王都。

    “尘世繁华,莫过于王都。”走近王都,看着足以让十辆马车并排通过还有富余的城门口排着的长队,秦浩轩不禁感慨:“修仙前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看看王都的繁华,还以为一辈子都没机会看到呢!”

    秦浩轩向往王都的种子,是大田镇西头居住的王老秀才埋下的,王老秀才年轻时曾赴王都赶考,可惜名落孙山,黯然回到大田镇后,曾在王都赶考的资历成为他最大的谈资,因为去过王都,在猎人眼里迂腐无能的王老秀才,一度是秦浩轩一干孩童们心中偶像,幼年时曾整天缠着他讲王都的故事。

    王都,俗世最繁华的存在!

    整个翔龙国权力的核心,经济腾飞繁荣之地。

    玉玲珑,金满地,宰相门前七品官,禁宫三千美娇娘。

    看着熙熙攘攘如蝼蚁般出入王都的人流,秦浩轩却没有幼时的激动,修仙之后他的心性不知不觉超脱起来,即便是看到王都雄伟的城墙,也只是感叹它雄伟壮观,心中并不激动。

    “修仙路漫漫,一叶一天梯!一叶便是一景,光是仙苗境便有四十九叶,那么多壮阔风景,更何况后面还有仙树境、仙轮境、仙婴道果境,凡间的景象再雄伟,相比起来也落了下乘。”秦浩轩目光四顾,看着身边凡人脸上的神情,或激动,或麻木……

    一时间,他深刻的感觉到仙凡之别,这种有别于凡人的忙忙碌碌,修仙者心中大事不再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不再是凡俗的勾心斗角争权夺利,修仙者的对手是天!

    与天争命,向天挑战!

    对手的不同,导致修仙者与凡人的境界不同,凡人像是身处淤泥,只见看到淤泥的肮脏,而修仙者则翱翔九天,到达虞长老的境界,拥有真正飞剑,动念间可去往名山大川。

    修仙,真正超脱于凡俗枷锁的大逍遥,大自在。

    “徐羽妹妹能在王都入红尘,更能深刻的领悟仙凡之别,真是好啊!”秦浩轩轻声感叹,自己入红尘在军营中,虽然整天被那些将军士兵当神仙供着,但哪里能比得上王都。

    入红尘就是体会仙凡之别,王都形形色色各种人都有,在这里,更能深刻的体会到什么是仙凡之别,什么是凡人。

    刑调侃道:“那可不是,你是弱种,无关紧要,当然被发配到凡人稀少的地方入红尘,徐羽是无上紫种,入红尘的地方就更好了。”

    秦浩轩白了刑一眼,顺着他的话头道:“那你觉得我怎么才能更好入红尘?”

    “我怎么知道?不过等我以后实力强大了,帮你把太初教那几个老不死的吃了!给你报仇雪恨!”刑拍了拍胸脯,一脸仗义:“咱们是好兄弟,你不用谢我!”

    秦浩轩给了刑的屁股一脚:”太初的事,是自家的事情。我自己来解决就好了……“

    刑给了秦浩轩一个白眼,这些日子相处下来,他发现老秦越来越像一个太初人了,只要涉及到太初的事情就会变得有些死脑筋,哪怕是赤炼子的事情,秦浩轩也想的是自己动手清理门户,而不是依靠其他的方法来解决。

    秦浩轩深深凝望了刑一眼,问道:“到了王都,这里人这么多,你不会随便吃人吧?”

    刑一脸恼怒,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连脸都涨红了,愤愤不平:“你说这话就是侮辱我了!这些凡人又脏又臭的,我怎么会吃这些凡人?”

    秦浩轩用不信任的眼神看着刑,谁让他有前科。

    刑不爽的解释道:“修仙者在我眼里是猪羊之类的食物,还算能吃下肚子,可凡人就是蝼蚁!你们人类吃猪羊,会吃蝼蚁吗?”

    混杂在俗世人流中,秦浩轩三人神情淡漠,缓慢跟着人流前进,直到他们走到标有“西城门”三个大字的门口。

    “站住!”满脸络腮胡子,一脸彪悍的兵士挡住秦浩轩三人,手中长枪闪烁点点寒光,他冷声道:“你们的路引呢?”

    “路引?”刑和蓝烟对视一眼,不懂什么叫路引,随即目光都落在秦浩轩身上,他们没兴趣跟这些蝼蚁般的凡人士兵对话。

    在战场大营中,那些统御十万兵的大将们,在太初教最普通的新人弟子面前,都表现得谦恭有礼,刑和蓝烟在兵营待了几个月,像打扫卫生,洗衣服之类的俗杂事务都是普通兵士做的,在他们眼里,统御十万兵的大将是大点的蝼蚁,普通兵士就是不起眼的蝼蚁。

    连统御十万兵的大蝼蚁他们都不屑搭理,像这种看守城门的小蝼蚁,他们又如何有兴趣搭理?

    秦浩轩毕竟是从凡俗中走出来的修仙者,不同蓝烟出身修仙世家,也不同刑来自幽泉冥界,他还算有礼的说道:“这位大哥,我们没有路引!”

    路引是各州府发的通行凭证,凭借这个凭证证明你是好人,若没有路引,就连大一点的州城都进不去,更别提禁卫森严的王都了。

    听秦浩轩说没有路引,附近几名兵士的目光立刻变得警惕,他们狠狠瞪着秦浩轩三人,其中一个拿出一叠厚厚的通缉令,快速翻看着,以确定秦浩轩三人不是通缉要犯。

    翻看了厚厚一叠通缉令,确认秦浩轩三人不是什么通缉要犯后,这名士兵不耐烦的呵斥:“没有路引来凑什么热闹,快滚!”

    能在王都四大城门站岗的士兵,都是军队中的精英,对这三个穿着普通的人,他们哪有什么好脸色。

    秦浩轩也不生气,毕竟他修仙者的心性在,这几个士兵只是按照自己职责办事,虽然口气不好听,但也不至于让秦浩轩勃然大怒。

    “我没有州县衙门发的路引,但是我有仙人的凭证,不知道可以进去吗?”说着,秦浩轩将脖子上挂着,雕刻太初二字的玉坠亮出来。

    士兵看了玉坠一眼,嘴角牵起冷笑:“没路引就休想进城,还仙人凭证呢,就算仙人来了也进不去!”

    在翔龙国,文官要到五品知府以上,武将要到五品偏将以上,才有资格知道修仙者的存在,县令一级的官员大多不知道修仙者的存在,更别提这些普通军士了,这些军士不认识太初教的信物是再正常不过了,毕竟太初教高高在上,这些普通士兵怎么可能知道?

    看秦浩轩还不肯走,士兵将腰间钢刀拔出,一脸狰狞,杀气凌然的指着秦浩轩,道:“还不快滚?”

    按照王都禁法,在王都闹事可先斩后奏,更何况是城门这种人流量很大,鱼龙混杂的地方,士兵若杀了秦浩轩三人,只要报一个“乱匪闹事”,便可以轻松揭过。

    杀人不犯法,这也是王都禁卫士兵们最大的依仗!

    秦浩轩微微皱眉,看这几名士兵的模样,显然是不想让自己进去了,而这名士兵拔刀后,城门的这个禁卫营几百名士兵都拔出刀,严阵以待,弓箭手也开弓搭箭,随时准备击杀自己。

    如果是普通人,早就被这阵势吓跑了,但秦浩轩急着去见徐羽,好不容易请了十天假,他可不愿意被这些士兵浪费时间,而他身后的刑更是冷冷说道:“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老秦,别客气!”

    高楼大厦说

    十更了!恩!说好爆更的!我今天!爆更了!亲们!爽不爽!最后一天了本月的!月票在何处?今天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