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二百九十九章 久别重逢心窍动【六更】
    于四海感觉自己呼吸都急促起来,心中狂呼,难道仙人想提携自己?如果是别人,哪怕那位不可一世的七皇子殿下想提携自己都没有权力,可皇子没有不代表仙人没有啊!这位仙人是帝师的师兄,而帝师的权力比皇帝陛下还要大,只要帝师一句话,自己就能坐上大内总管的位置,就连皇帝陛下也不敢有异议。

    他不禁想起自己幼年进宫,受尽欺压,吃尽苦楚,一辈子气运不好,连一官半职都没混到,到老了一身病痛,宫里贵人嫌弃自己碍手碍脚将自己发配到宣武门达事房,做一个负责传达引路的太监。

    大内总管,负责整个皇宫太监宫女,总管宫内一应事宜,大到皇帝今夜宠幸哪个妃嫔,皇子降生,宫人生死,小到柴米油盐酱醋茶,大内总管都可以管,在后宫中权柄仅次于皇后太子等贵人。

    朝廷中,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后宫中,大内总管也是如此。

    于四海心跳加速,血液流通,脸色涨得通红,用激动得哆嗦的声音说道:“老奴绝对……绝对不会是那等……欺压良善的恶人,一定凭良心做人,秉国法宫规办事。”

    秦浩轩看着老太监于四海激动的模样,微微一笑,感觉有点意思。

    在未修仙之前,对他一个山野小民来说,县令老爷大如天,他连县令老爷手下的衙役都不敢得罪,可修仙之后,虽然实力低微,但却可以来到皇帝居住的皇城中,肆意指点一个看得顺眼的老太监,瞬间就可以让老太监从最底层飞黄腾达到太监第一人,这种指点江山的感觉真不错。

    仙凡仙凡,这就是仙凡啊!

    凡人一生追求都未必能办到的事,仙人随兴而至,一句话便能定下来。

    “走吧,随我去见见我那当帝师的师妹。”秦浩轩对老太监于四海微微一笑,率先走进清华殿。

    刑屁颠屁颠的跟在秦浩轩身后,一脸谄笑:“原来在人间当皇帝这么爽,一句话可以让人生让人死,让人辉煌腾达!要不咱们打个商量,往后你修仙有成,也给我在凡间弄个皇帝当当,如何?”

    秦浩轩笑道:“那可不行!”

    “你放心,我不会吃人的!”刑拍着胸脯,一脸信誓旦旦:“而且像我这么心地善良的魔,肯定会善待百姓,不会仗势欺人,将国家治理得富足安康。”

    秦浩轩诧异的看了一眼刑,不知道这家伙在哪里学了这么一套官话,他装出一副深思熟虑的表情,然后说道:“在凡间当皇帝是要有学问的,我考考你,你知道进宫伺候皇帝的男人为什么要阉割成太监吗?”

    “是啊,为什么呢?”幽泉冥界的天才魔露出迷茫的神色,要知道在幽泉冥界是没有太监的。

    清华殿,在翔龙国祖宗规矩中,一直是太上皇的寝宫,连皇帝都没有资格居住,此刻却成为帝师徐羽的住所。

    朝野间虽然有些非议,但没人敢公然质疑,徐羽虽然只是个小女孩,可她是连仙人门派太初教都十分重视的仙人。

    仙人,能飞天遁地移山填海的大能者,别说居住太上皇才能住的寝宫,就算取皇帝代之也没人敢吭声。

    清华殿分为前殿伏枥阁和后殿养心阁,伏枥阁是给退位但仍牵挂国事的太上皇召唤臣子觐见,处理政务的地方,虽然不比群臣朝见的天子殿,但其中布局和布置别有一番滋味。

    此时徐羽正端坐在伏枥阁,面色沉凝,手握一只朱砂笔,面前一大堆黄封白纸黑字的奏折。

    秦浩轩走进伏枥阁,远远看到端坐太上皇宝座的徐羽。

    几个月没见,徐羽比以前更漂亮了。

    她将那一头乌黑长发盘起,用一根精致的符簪扎起来,合身但朴素的衣衫,微微皱起的眉头,以及神情中流露出的忧色。

    在徐羽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一身淡紫色长袍,衣衫上绣着几个古朴花纹的年轻男子,他一脸温和微笑,丰神俊朗,英俊的面容以及儒雅的气质,让人不禁生出好感来。

    此刻他正不时微微倾着身子,和端坐龙椅上的徐羽频频耳语。

    在徐羽龙椅之下,有一些宫女在伺候,还有太监随时等候徐羽批示完奏章,再将批示好的奏章送去三省六部执行。

    整个伏枥阁忙成一团,徐羽虽然有皇帝的权力,却不像皇帝那般玩弄虚的排场,只要通过羽林卫的盘查,进出伏枥阁并不需要通报。

    太监宫女们出入都尽量放低声音,小心翼翼,秦浩轩三人走进来,虽然引起了太监宫女们的注意,但没人发出声音,生怕打扰正在为天下黎民苦恼的帝师徐羽。

    “白展跃师兄,江北道大旱,河西道却闹洪灾,每天都有很多人饿死,可现在朝廷储备的粮食根本不够,你认为该怎么办?”徐羽握着朱砂笔的手有些发白,案头上的奏折都是有关旱灾和洪灾的请示。

    徐羽感觉自己握的不是朱砂笔,而是数以万计灾民的性命,自己轻飘飘一个批示,能让很多人活着或死去,对她来说这并不是什么荣耀,而是沉甸甸的责任。

    这么沉重的责任,以及手握数以万计黎民百姓的生死,徐羽当然不会任性胡来,虽然在她眼里凡人也只是蝼蚁,但这位善良的女孩心中,还无法做到眼睁睁的看着蝼蚁般的凡人死去,她的心肠比同为凡人的王公大臣们要软多了。

    既然拿不定主意,她就请教身边的白展跃师兄。

    白展跃一年前突破仙苗境四十叶,便得到掌教特许下山历练,感悟凡心,突破新的桎梏。

    正巧,他选择历练的地点也在紫霄皇城中,和徐羽入红尘的队伍不谋而合,而负责带领徐羽这一队入红尘的宗门长辈,正是百花堂堂主苏百花的师妹,副堂主凌万星。

    凌万星对白展跃的印象很好,而且白展跃不论见识学问,还是实力境界,各方面都比徐羽的入道师姐罗金花强太多了,况且白展跃的人品是公认的好,将徐羽托付给他,凌万星也很放心,所以凌万星便请求白展跃帮徐羽完成红尘历练。

    徐羽会在日后拜入百花堂,是掌教都已经默认的事实,就算其他几个堂主出面都抢不走,所以是不是由百花堂弟子带领入红尘就显得不重要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让徐羽变得更强!

    在副堂主凌万星的支持,以及白展跃的安排下,皇帝陛下拜徐羽为帝师,掌握了比皇帝还大的权柄,处理国事。

    白展跃认为,真正知道黎民穷苦,俗世万象,对道心有很大的帮助。

    白展跃这个名字秦浩轩也曾听说过,他是碧竹堂的弟子,仙苗境四十叶的实力,不过秦浩轩从来没见过,因为以他弱种的身份和实力是没有资格见的,而且据说他一年前突破到仙苗境四十叶时,便已经外出历练了,却不知怎么和徐羽在一起。

    一年前,刚入太初教不久的秦浩轩还没进水府完成入仙道,只是不折不扣的小人物,如何有机会见到仙苗境四十叶,在太初教没有三名紫种弟子前,甚至有机会竞争无上掌教宝座的白展跃呢?

    面对徐羽提出来的问题,白展跃眉头微皱,他和徐羽一样,露出忧国忧民的神色,他又和徐羽耳语道:“我觉得可以在民间征购粮食,从江南粮仓的富庶大户征调粮钱,以解燃眉之急再说。”

    徐羽微微叹息:“可这般下来,定会引起江南震荡,这可是国家的粮仓,万一有动荡对国家不利。”

    “事有轻重缓急,人命关天,先救灾民再做其他打算。”白展跃微微一笑,眼露仁慈:“至于江南的富户,只要给予一些政策上的好处,他们便会眉开眼笑的。”

    徐羽听后觉得有道理,然后朱砂笔在奏章上迅速批示。

    等徐羽批示完奏章后,秦浩轩轻轻敲了敲大殿的门,发出有节奏的沉闷声响。

    一干小心翼翼,连走路都惦着脚,尽量不发出声音的太监宫女们吓坏了,一个个用看怪物般看着秦浩轩三人,难道他们不知道坐在上面批阅奏章的是比皇帝陛下权力还大的帝师吗?难道他们不知道帝师是仙人吗?

    帝师在批阅奏章时,最不喜欢别人发出声音,影响她的决策。

    虽然这位帝师很和善,并没有发过脾气,对待自己这些宫女太监也是和蔼可亲的,但她毕竟是一个仙人,谁敢去胆大妄为去挑衅仙人的底线?更何况还是帝师这么可亲可敬的仙人。

    可以说,伺候徐羽的宫女太监虽然对她有畏惧,但更多的是尊敬,发自内心深处的尊敬——因为徐羽也尊敬他们。

    但面前这三个人竟然敲门,发出声音,扰乱正在为黎民生计忧愁的帝师,简直是太可恶了,可恶到就连手无缚鸡之力的宫女们都想打死他。

    敲门声响起,为黎民水深火热忧愁的徐羽终于感觉到殿前多了几个人。

    在徐羽批阅奏章时,秦浩轩忍着心中激动一直没有出声,当他看到白展跃凑近徐羽耳边,和徐羽耳语,他心中满不是滋味,虽然白展跃只是表现得和徐羽很亲近,却没有亲热或逾越的举动,这大概就是醋意吧。

    秦浩轩没有说话,刑自然不会吭声,而老太监于四海更是大气都不敢出。

    直到徐羽妹妹批完奏章,露出疲惫的神情,忍了几个月思念的秦浩轩才敲门。

    终于,徐羽批示完这份奏折后,她抬起了头,当她目光和秦浩轩交织在一起时,徐羽像是被雷劈中一般,愣在原地一动不动,同时想起一个月前秦浩轩给自己的回信——那封情书,徐羽的脸一下子涨红了。

    毕竟是小女孩,内心深处虽然有了秦浩轩的影子,但秦浩轩写来这么肉麻的情书,还是很出乎徐羽意料之外的,脸皮很薄的她不知该如何面对秦浩轩,所以她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