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三百零四章 你心我心不同心【十一更】
    逛街,对于女人来说,往往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对于男人来说,逛街往往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对于陪着刑逛街的男人来说,这就是一件痛苦到要死的事情。

    白展跃有一种想弄死刑的冲动,而徐羽则沉浸在无边的快乐之中。

    同样是逛街,同样是在同一个时间下,逛着同一条街,心情却是天跟地的差别。

    徐羽远远看到一些卖饰品的铺子,眼睛一亮,拉着秦浩轩走了进去。

    跟在后面保持一段距离的白展跃还当是秦浩轩拉着徐羽去那些小饰品店,心中不屑:“弱种就是弱种,以为这种哄骗凡人小女孩的手段,能骗到徐羽欢心吗?徐羽师妹身上的饰品,都是我送她的,每一样都对修炼有好处!”

    为了讨徐羽欢心,白展跃可是下了血本的,他准备了不少漂亮且名贵,又有阵法加持的一整套首饰送给徐羽,除了被徐羽取下来的白玉符簪外,这套首饰还有项链、耳坠、手链、戒指四样,这四样首饰的价格,每一样都堪比白玉符簪。

    另外还送了一个价值更高的香囊,香囊的淡淡香薰可以令修仙者时刻保持神台清明,不论对打坐练气、学习灵法乃至感悟天道都有一定帮助。

    这种香囊即便是太初教许多长老也不曾有的。

    白展跃目光扫过这些饰品铺子里琳琅满目,五光十色,很是漂亮,却毫无价值的各种饰品,心中想道:“徐羽换下一个白玉符簪,那是因为给你面子,你还想用这些垃圾让她换下其他首饰么?”

    白展跃心里这么想,脸上却露出赞许的笑容,对刑道:“秦师弟真是有心人,知道徐羽师妹喜欢这些。”

    刑含糊的嗯了一声,锲而不舍的说道:“白师兄,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白展跃简直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话痨……

    徐羽和秦浩轩走进一家摆放着全是女孩儿最喜欢的小饰品店,各种头簪、项链、玉石手镯,白银戒指,乃至装饰衣服的挂坠,富家女孩最喜欢的吊饰等等,一应俱全。

    白展跃远远站在外面,自信的想道:“徐羽师妹毕竟是小女孩,玩性未脱,女孩天性就是喜欢漂亮的饰品,这里有许多簪子比秦浩轩手工雕刻的木簪好看多了,她肯定会换下那木簪的,至于我送她的其他首饰,徐羽师妹一定不会换。”

    女孩爱美天性在这一刻完全在徐羽身上展现出来,她走进这个小饰品店,拿起一个个精美但毫无用处的饰品,然后问秦浩轩:“浩轩哥哥,你说我戴这个好不好看?”

    挑选饰品的徐羽难得放松,她暂时忘记自己修仙者的身份,也忘记自己帝师的身份,此时她就是一个爱美的女孩,目光在各式各样精致的饰品上辗转流连。

    秦浩轩默默看着开心的徐羽,心中前所未有的安宁,这几个月一直充斥胸间的浓郁血腥味和杀气,在这一刻荡然无存,只有徐羽拿起一件饰品问自己好不好看时,秦浩轩才会说:“你戴什么都好看,不过它有瑕疵,配不上你。”

    听到秦浩轩的评价,徐羽会可爱的嘟嘟嘴,然后放下手里的东西,继续看向其他饰品。

    也许是秦浩轩没有说特别好看,也许是徐羽没有特别中意的东西,也许是徐羽舍不得换下其他被阵法加持过首饰的原因,她虽然兴致勃勃的逛了好几个饰品店,却一样都没买下来。

    看到这一幕白展跃更加自信,徐羽师妹毕竟是无上紫种,资质悟性很强,尽管喜欢这些漂亮的凡人东西,但并没有被虚假的漂亮蒙蔽了眼睛,想想也是,自己送她那个香囊对修仙者来说乃是可遇不可求的珍品,单单这一个香囊就价值至少五千颗下三品灵石,其他几样首饰加起来也价值上万颗,这可是自己修仙二十多年积攒下来的大部分身家换来的。

    上万颗下三品灵石的珍品,岂会被无用的凡人东西换下来?为了讨徐羽欢心,白展跃可是下了血本的。

    接连逛了几个饰品店,但因为徐羽没有看中,或者秦浩轩的原因,徐羽什么都没有买,不过在徐羽心里,只要有浩轩哥哥在身边,陪自己逛街,买不买东西又有什么区别?

    连连否决徐羽选中的饰品,秦浩轩也感觉自己过于挑剔了些,但他也在心里苦笑:“羽妹妹这么完美,一些做工寻常的饰品,岂能配得上她?”

    有些愧疚的秦浩轩也开始帮徐羽挑选起饰品来,既然徐羽喜欢,那一定要为她挑一套漂亮的首饰,虽然秦浩轩也看到徐羽身上戴着的首饰,看样子似乎还是阵法加持过的珍品,可蓝烟身上不也戴着许多漂亮但没实用价值的首饰么?

    甚至蓝烟就为佩戴漂亮而无实用价值的饰品,换下美观稍逊但实用得多的阵法加持首饰,秦浩轩也曾问过蓝烟:“为了漂亮牺牲实用价值,何苦呢?”

    当时蓝烟冷哼一声:“轮流戴不行啊?”

    又走出一个饰品店,经过一个不甚起眼的小地摊时,秦浩轩看到地摊上摆的几个饰品,忽然眼睛一亮。

    摊主是个中年男子,贼眉鼠眼一脸猥琐,他见秦浩轩对自己东西有兴趣,再打量下他的穿着也不差,看起来不像穷人,忙凑上前一脸谄笑:“少爷您看中什么尽管挑尽管选,别看我摆的是地摊,可我这的东西比起那些饰品店里的东西强多了!”

    小贩丝毫没有摆地摊的觉悟,大言不惭,自信满满。

    早被他摊子上摆放的几件饰品打动的秦浩轩,蹲下来开始欣赏起来,没错,的确是欣赏。

    以秦浩轩修仙之后的眼界,寻常的饰品就算再富丽堂皇,可要么是赶工赶量制作出来的,要么是工艺瑕疵,要么是整体设计不合理。

    本身就喜欢雕刻艺术的秦浩轩,又跟刑厮混了一段时间,在阵之铭文雕刻一途上有些研究,以至于眼界都提高不少。

    以他的眼界倒是发现,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小地摊上,真有几件还算不错的首饰作品。

    刚刚一脸遗憾的将秦浩轩和徐羽送出自家店铺的伙计,无比鄙视的白了秦浩轩一眼,低声嘟囔:“没钱就别装阔来我家店铺,早点去选地摊货不就是了?”

    以秦浩轩五感敏锐度,岂会听不见伙计的嘟囔?只是他懒得理会,也没空理会罢了——他目光落在小地摊上的银质项链上,这只是一条普通的白银项链,白银纯度可能还不高,可精美精细的工艺水准,淡雅却不平庸的独到设计,尤其是坠子部分的镂空花纹,美观大方又不落俗套,一下子吸引住秦浩轩,即便以他的眼界,也不得不承认它很漂亮。

    “羽妹妹,你觉得它漂亮吗?”秦浩轩拿着项链在徐羽脖子上比划。

    徐羽脸色躁红,心中却是甜蜜:“漂亮。”

    秦浩轩微微笑道:“喜欢吗?”

    “喜欢!”

    摊贩一看有可能做成生意,他忙说道:“这位小姐你好眼光,这条项链做工精巧,又漂亮又大气,最配您了!”

    秦浩轩默默付钱,徐羽欣喜的接过项链,并将脖子上那条镶嵌着一颗黄豆大小钻石,并且有阵法加持的黄金项链摘下来,将这条白银项链戴到脖子上。

    远处的白展跃简直看傻眼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秦浩轩选了个地摊货就让徐羽把自己送她的阵法加持项链取下来了……

    但让白展跃更傻眼的是,秦浩轩和徐羽继续逛,这一次他们的目光反而落在地摊上,一连逛了十几个地摊,自己送给徐羽的戒指、手链、耳坠都被换下来了……

    “徐羽,疯了吗?”白展跃脸上的笑容都僵了,不过顾忌刑在面前,他必须保持风度:“我送的首饰不论实用价值还是美观,都要比这些地摊货强,徐羽师妹难道傻了么?徐羽师妹宅心仁厚,对,徐羽师妹宅心仁厚,怕伤到秦浩轩的自尊,所以她暂时换下来,等回到皇宫,徐羽师妹就会换回我送她的首饰,嗯,一定是这样的……”

    白展跃心中不满,但嘴上还在对刑说:“秦师弟眼光不错,选的那些饰品都挺漂亮的,徐师妹很开心呢!”

    他的话刚刚落音,秦浩轩和徐羽又看到一个香囊摊子了。

    这种香囊只是十分普通的薰衣草香薰,要说有什么特别的地方,那就是各色不同香囊上也绣着不同的字,徐羽惊喜的在这些香囊中挑选着,她为自己选了一个绣着“轩”字的淡紫色香囊,又为秦浩轩挑选了一个有“羽”字的深蓝色香囊。

    徐羽羞涩却认真的说道:“浩轩哥哥,我们还不知道要在红尘中呆多久,见面的时间很少,我就将这个香囊送给你,以后你想我时,就深深嗅一口它的香味,那样就好像我在你身边。”

    然后,徐羽将自己腰间白展跃送的香囊摘下,将那个有“轩”字香囊挂在腰间,美美的说道:“有它在,我就当你时时刻刻在我身边,再也不会觉得孤单,就像我们在灵田谷里一样,天天都可以见面。”

    看着徐羽脸上那一抹淡淡的红晕,秦浩轩心头犹如鹿撞。

    看到这一幕,白展跃心头抽搐,不禁醋味横生,他已经将徐羽看做未来的双修道侣,若说以前对秦浩轩只是不屑和不在乎,现在心中对秦浩轩就是怨毒了:“一定要让秦浩轩和徐羽分开,这个秦浩轩太会哄女孩子了,徐羽师妹这么单纯,完全被他蒙蔽了眼睛!绝对不能让他得逞!他只是一个弱种弟子,不可能高攀徐羽师妹这个无上紫种!”

    此时,徐羽身上已经焕然一新的“地摊货”,除了她头上秦浩轩亲手雕刻的木簪子没换之外,项链、耳坠、手链、戒指全部换成了秦浩轩帮她挑选的地摊货,而且秦浩轩还为徐羽挑选了一些有特色的挂饰,一向朴素的徐羽毫不犹豫的挂在自己衣衫上,眉眼间的开心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白展跃送给徐羽,一身价值上万下三品灵石的首饰,竟然被一套地摊货首饰打败,在他心中满满的全是屈辱。

    不过他还在竭斯底里的告诉自己:“徐羽师妹只是被秦浩轩所蒙蔽,宅心仁厚不忍伤到秦浩轩的自尊,她回头就会将我送她的阵法加持的首饰戴上去!”

    就在白展跃这么想的时候,身上全部换成地摊货的徐羽转身朝他走来。

    白展跃尽量使自己脸上的笑容更加儒雅从容,风度翩翩,他心中想道:“徐羽师妹心里肯定很不爽,为了给秦浩轩面子,把身上的好东西都换下来了,想快点回去,然后好把自己送她的首饰换回来吧?对,肯定是这样!”

    “白师兄!”徐羽嫣然一笑:“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