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三百零五章 东湖龙井不相负(上)【十二更】
    徐羽莫名其妙的道谢,就像一道凉风,将他心头的阴霾吹得一干二净:“徐师妹为什么这么客气?”然后,白展跃又朝秦浩轩温和儒雅一笑,毫不吝啬不要钱的赞美之词,道:“秦师弟的眼光不错,为徐羽师妹挑了这么多漂亮首饰!”

    听到白展跃肯定秦浩轩的眼光,徐羽莫名其妙的开心起来,没等秦浩轩说话,她已经接过话头:“是啊,浩轩哥哥的眼光真的很好呢!他选的这些首饰真漂亮……所以我要谢谢白师兄之前送我的首饰,不过这些首饰我已经用不上啦,所以还给你。”

    徐羽伸手,纤纤玉手中正是白展跃之前送她的阵法加持首饰和香囊,这些做工精美,实用价值很高的饰品,此刻和徐羽洁白纤细的玉手交相辉映。

    徐羽的声音很好听,只是此刻落在白展跃耳里,却像一道道惊雷。

    白展跃脸上的笑容彻底僵住了,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神情肯定是修仙二十多年来最失态的一次,他也努力想使自己脸上的笑容显得更自然,但是他知道自己做不到。

    徐羽看到白展跃脸上僵硬的笑容,略显歉意的说道:“白师兄,并不是你的东西不好,只是这些东西都太贵重了,我不能收……那时候你说我身上没漂亮首饰,现在我有浩轩哥哥送的漂亮首饰啦,所以这些还是还给师兄吧。”

    徐羽再次伸手,将这些首饰放在白展跃的手中。

    首饰还有徐羽的手温,只是白展跃的心一瞬间跌到谷底,彻底冰凉。

    白展跃毕竟是有二十多年演技的资深戏子,他很快就让自己的笑容变得自然,儒雅的朝秦浩轩一笑,他温和的对徐羽道:“徐师妹,我是你的入道师兄,送些礼物给你也是应该的。”

    他温和笑时露出的雪白牙齿,使他看起来阳光灿烂风度翩翩,令人很难生出恶感。

    徐羽坚定的摇头:“谢谢白师兄,我有浩轩哥哥送的首饰啦!”

    白展跃也没多说,爽快的将这些首饰收起来,然后笑道:“秦师弟送给你的这些首饰的确很漂亮,不过你往后打坐修炼时,还是可以拿这些用,对你修炼有帮助。”

    徐羽点点头,说了一声谢谢,不过白展跃从她眼神中瞧出,徐羽是绝对不会找他再拿去用的。

    将白展跃的东西还给他之后,徐羽又换上一副笑颜,对秦浩轩道:“浩轩哥哥,我们继续逛逛吧!”

    看着徐羽和秦浩轩离去,白展跃站在原地没有跟上去,看上去好像是刻意和他们二人拉开距离,其实内心掀起滔天巨浪:“我是饱满仙种,年纪轻轻就修炼到仙苗境四十叶,曾经很有希望的掌教宝座竞争人之一,可秦浩轩只是一个弱种,靠着坑蒙拐骗的手段讨徐羽欢心!”

    “我说什么也不能灰心!徐羽太年轻,见的世面少,所以轻易被秦浩轩蒙骗了,在这种情况下我更要关心徐羽,拉近和她的关系!”

    “不过这个秦浩轩,说什么也要让徐羽师妹疏远他!可该怎么才能让徐羽疏远秦浩轩呢?”

    忽然,白展跃灵机一动,想道:“我可以找凌万星副堂主,以凌万星副堂主对徐羽的关心,肯定不会让一个弱种和徐羽走这么近,只要徐羽的师父师叔说话,徐羽肯定得疏远秦浩轩!对,就这么办!”

    想到办法后,白展跃对刑说道:“花师弟,王都很安全,我看徐羽师妹也不用我保护了,要不我先回去了,你和我一起回去吗?”

    刑摇摇头,依依不舍:“白师兄,你要先回去吗?我还想在这里逛逛,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热闹的集市,可惜我还有很多问题想要请教你,要不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吧,第一个问题是……哎哎,白师兄,你别走啊!”

    白展跃在刑闪烁着强烈求知欲的眼神注视下落荒而逃。

    ……

    紫霄皇城,落霞宫。

    这里本来是一个冷宫,位处皇城最偏僻的角落,往常几年都不见人影,不过现在这里却成为喜欢安静的凌万星副堂主的临时住所。

    白展跃来到凌万星的门外,恭声说道:“凌师叔,弟子白展跃求见。”

    “进来吧!”一个悦耳的女声传来,声音飘渺,不可捉摸。

    白展跃深知这位百花堂的副堂主修为深不可测,在她面前也表现出极大的敬重,走进陈旧的宫门后,他深深一礼:“弟子拜见师叔。”

    “白师侄,免礼。”凌万星端坐在一个普通的床榻之上,冷宫中布置陈旧而简单,除了一个旧床榻,就只有几张坐着嘎吱嘎吱响的椅子,和一张看不出原本颜色的梳妆台兼桌子。

    “白师侄,你此刻不应该在帮徐羽红尘历练吗?”凌万星明眸皓齿,肤色雪白,五官不算精致,却拥有一身和这幅普通长相不对称的超凡实力:“是不是我家徐羽不争气,让白师侄为难了?”

    白展跃微微躬身,客气的回复:“为难倒是没有,只是今天徐羽师妹的朋友秦浩轩师弟来了,他们现在正在集市区逛街。”

    “哦。”凌万星只是淡淡一应,并无异色。

    白展跃咬牙,说道:“凌堂主,徐师妹毕竟是无上紫种,未来成就无可限量,却浪费修炼悟凡的时间和一个弱种厮混在一起,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徐羽师妹这样下去可不太好。以徐羽师妹无上紫种的资质,应该将精力放在修仙悟道上,就算秦浩轩以前对她有恩情,那日后修仙有成多照顾照顾便是,但也不能这样,这样会耽误徐羽师妹修炼。”

    “我送徐羽师妹一些阵法加持的首饰,原意是希望能帮助徐羽师妹修炼,了秦浩轩师弟也为徐羽师妹挑选了一些中看不中用的凡人首饰,换下了我送给她的有阵法加持的首饰,这对徐羽师妹影响挺大。”

    他顿了顿,又道:“我知道身为徐羽师妹的入道师兄,说这些有背后嚼舌根的嫌疑,不过为了徐羽师妹未来,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告诉您,我想由您出面劝告一下徐羽,或许比我直接说要管用多了。”

    凌万星微微一笑,神情淡然:“徐羽这个孩子是很有主见的,不止是我,就连徐羽的师父,我师姐苏百花堂主也多次苦口婆心的劝说过徐羽,可收效甚微,后来我们也明白了,小老虎和小猫在幼时能当玩伴,可谁见过老虎长大之后还和小猫厮混在一起的?等他们日后修炼境界拉开了,自然而然也就疏远了。”

    凌万星说罢,赞许的对白展跃道:“我家徐羽的事,多劳白师侄费心了。”

    听了凌万星的话,白展跃茅塞顿开:“也对,弟子一叶障目了,不过这也都是为了徐羽师妹着想,之前若有说得不对的地方,还请师叔海涵。”

    凌万星微微点头:“既然没有别的事情,那还劳烦白师侄还是去照看照看徐羽吧,虽然在王都里很安全,不会有什么不安定因素,据说最近散修很不安分,还是小心为上。”

    “是!弟子告退。”白展跃微微躬身行礼,退出凌万星的落霞宫。

    白展跃离开之后,盘腿坐着的凌万星起身,看着窗外萧条的景色,以及白展跃玉树临风的背影,淡定笑道:“我们家徐羽就是讨人喜欢嘛!白展跃这才接触徐羽多久,就有些争风吃醋,想成为徐羽最亲密的人了!都行,谁愿意接近都行,反正最后得便宜的还是我家徐羽。”

    离开落霞宫,白展跃在心中想道:“别人还以为徐羽对秦浩轩好,是因为感恩,可是我却看出来了,徐羽看向秦浩轩的眼神中分明含着几分情愫!既然徐羽的师长不管,不肯命令徐羽疏远秦浩轩,那就莫怪我出手无情了!”

    “入红尘么,死几个弟子是很正常的。”白展跃笑着,一脸灿烂:“只要秦浩轩的死讯传到徐羽师妹的耳里,我什么都不要做,只要安慰徐羽,这样没了主心骨的徐羽一定会依赖我,久而久之她就离不开我了!女人么,不都这样么?时间一久就会忘了秦浩轩。嗯,真是妙计,连疏远秦浩轩都不必了。”

    “秦浩轩,你还是去死吧!”

    不过即便白展跃在打怎么弄死秦浩轩的主意,他脸上的笑容还是这么儒雅淡然,温和宜人,就算秦浩轩站在他面前,也感觉不到他的杀气。

    这个人,太善于伪装了。

    转悠了半个上午加一下午,就算是修仙者,秦浩轩和徐羽也有些累了,倒不是身体的累,而是挑五花八门的东西把眼睛看累了。

    就算秦浩轩很享受和徐羽在一起的时间,但不得不承认,陪女孩逛街还是挺辛苦的。

    去而复返的白展跃又远远跟在徐羽身后,继续被刑纠缠着请教各种问题,继续忍受着刑苍蝇般嗡嗡的烦扰。

    他笑容依旧,时不时敷衍刑几句,心里却在恶毒的谋划着该如何趁秦浩轩在王都的这十天里将他杀死,自信满满的想道:“如果我亲自出手,就算十个秦浩轩也必死无疑,可我不能出手,毕竟王都还有凌万星这个女人在,她至少也是仙树境的实力吧!以秦浩轩和徐羽的关系,秦浩轩一死,徐羽肯定会大动干戈查秦浩轩的死因,万一被瞧出点什么可不好!”

    白展跃忧愁的拍了拍脑袋:“不能是我出手,那王都里还有谁能杀死秦浩轩呢?这是个问题。”

    此时秦浩轩和徐羽并肩走着,享受着穿越俗世繁华的宁谧,仿佛这世界只有他们两人,将跟在身后的白展跃和刑视之无物。

    “龙井茶楼!”

    徐羽走着,忽然指着前方一栋造型雅致的茶楼,说道:“浩轩哥哥,这个龙井茶楼在王都都是很有名的,据说他们的镇楼之宝龙井茶都采自东湖沃土,每年茶叶产量不足百斤,喝起来清脾净肺,有养气的功效,我们去试试呗?不过一杯真正的龙井茶,可不便宜哟。”

    “去尝尝,咱也附庸风雅一回,金银黄白之物又算得了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