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三百零六章 东湖龙井不相负【一更】
    凡是徐羽的提议,秦浩轩就从没拒绝过,今天是陪徐羽出来逛街散心的,只要她开心,怎么都行,别说花一些钱财,就算那杯茶要灵石买,秦浩轩也会毫不犹豫的掏钱。

    走进龙井茶楼,挂在墙上的一副巨大山水墨画映入秦浩轩眼帘,上书六个字:“龙井茶,冠天下!”

    秦浩轩微微一笑:“好霸道!”

    他们找茶博士要了一个三楼雅间,又点了两杯龙井茶,几盘精致的点心。

    在秦浩轩二人进了三楼雅间后,白展跃和刑也进了龙井茶楼,他们同样要了一个三楼雅间,正巧就在秦浩轩二人的隔壁。

    两个雅间只隔着一层墙壁,雅间的隔音效果虽然不错,但那是对凡人说的,肯定阻止不了白展跃听到秦浩轩和徐羽的谈话。

    不过一直唠叨的刑没有再骚扰白展跃,因为他估摸着秦浩轩和徐羽的私密话说得差不多了,剩下一些小情人之间的体己话,白展跃爱听就听呗!

    很快,茶博士将秦浩轩点的两杯龙井茶送来了,同时还殷勤的为他们打开窗户:“两位贵客,喝龙井时一定要看东湖美景,咱们这是王都,自然没有东湖美景,不过东家为了给贵客们营造气氛,特意买下楼后的这块地,钊了一个小东湖,按照比例大体还原了东湖美景!”

    介绍完后,茶博士十分识趣的退出雅间:“贵客请慢用!”

    秦浩轩笑道:“这些凡人倒是很懂得享受,不过东湖美景确实不错,据说下点雨,烟雨蒙蒙好似仙境。”

    徐羽端起茶杯,少少的缀了一口茶水,赞许道:“茶香水甜,又略带苦涩,入口留香,回味悠长。这里又有水景怡人,龙井茶楼名不虚传,真是赏景喝茶的好去处。”

    当了几个月帝师的徐羽,自然喝过东湖龙井茶,不过一边赏着小东湖一边喝龙井,倒是第一次,她的目光悠悠落在小东湖水面上,看到几对鸳鸯正逍遥自在游着。

    “浩轩哥哥,你说蓝烟姑娘也来了王都,怎么不见她跟你在一起呢?”徐羽目光依旧落在湖面,似是随意询问:“你觉得蓝烟姑娘人好吗?”

    秦浩轩正琢磨着怎么跟徐羽解释那封情书不是自己写的,不知如何开口时,徐羽提出了这个问题。

    他下意识的回答“很好啊”,随后感觉有些敷衍,又解释起来。

    “蓝烟她人很好啊,虽然有时候娇蛮一点,但没有坏心肠。”秦浩轩轻叹一声:“可惜啊,蓝烟是个异种,命不过百岁,我得想办法找东西给她续命,看能不能活过百岁。”

    “异种?”徐羽微微一愣,虽然她是无上紫种,得师门长辈器重,不过像异种这种修仙辛秘,还是不知道的。

    秦浩轩略微解释:“异种就是一种特殊仙种,也极有修炼天赋,虽然略逊于紫种但也差不多,不过不管异种修仙者修炼到什么境界,都会活不过百岁。而且异种修仙者对普通修仙者无异于天材地宝,我就是在仙树境散修云鹤山人手里将蓝烟救出来的,要不是恰逢其会,蓝烟就成为云鹤山人的补品了。”

    徐羽越听越惊,神情惊诧,她想不到这世上还有这类仙种,不禁感叹:“蓝烟姑娘,倒是挺命苦的,不但要和天斗,还要时刻防着心怀不轨的人。”

    隔壁正在饮茶的白展跃听到秦浩轩和徐羽的对话,身子微微一僵,随后又恢复常态,若不是刑眼尖,都没注意到白展跃霎间的异样。

    白展跃神情淡然,眼神深邃,就算眼力见再厉害的人,也休想从他表面神情看出他在想什么。

    其实此刻白展跃心底是心潮澎湃,无比激动:“没想到,没想到秦浩轩竟然还有一个异种的同伴!异种啊,这可是所有修仙者都梦寐以求的大补药,只有秦浩轩这种迂腐的家伙才会把异种当人,异种明明是上天赐予我们修仙者的天材地宝,疗伤圣药,突破境界的大助力!”

    “如果我能得到那颗异种,几乎不用担心突破仙树境时被卡在瓶颈上,许多仙苗境四十九叶的修仙者在突破瓶颈都会有点卡,短则一两天,长则几十年,甚至一辈子都突不破桎梏。”

    白展跃在心底狂呼:“徐羽师妹的芳心,以及蓝烟这个异种我一定要得到!秦浩轩一个迂腐的弱种而已,竟然把异种当人看待,活该是弱种!他这种弱种,凭什么和徐羽师妹走这么近!”

    明面上,白展跃在赏景喝茶,兴致盎然的欣赏那几对戏水鸳鸯,心里则在盘算:“如果我得到异种,以令人震惊的速度跨过仙树境门槛,说不定还有机会触碰到仙轮境,甚至仙婴道果境,掌教大位虽然没有希望,不过四大堂堂主之位肯定跑不掉,甚至长老院都会有我一席之地。想不到这个秦浩轩,竟然是我的大机缘,我这辈子还有机会遇到异种!”

    鸳鸯戏水并不好看,但白展跃却看得灿烂的笑了。

    隔壁,秦浩轩轻声感叹,语气中带着几分怜惜:“是啊,蓝烟命苦呢,天生异种活不过百岁,还要防备其他修仙者的觊觎,又一个人流落异乡孤苦无依的……”

    秦浩轩话还没说完,徐羽忽然偏过头,目光从风景如画的小东湖移到他脸上:“你喜欢蓝烟吗?”

    “啊!”秦浩轩没料到徐羽打断他的话只为问这么一个问题,几乎不经脑子的诚实回答:“喜欢啊!”

    徐羽眸子里闪过一丝异色,盯着秦浩轩道:“是不是男孩见到女孩,见一个就喜欢一个?”

    如果秦浩轩现在还不懂徐羽的意思,那他也就不用修仙了,一下子明白过来的他有些头疼,原来徐羽问自己喜不喜欢蓝烟,喜欢是男女之间喜欢的意思。

    该死的是自己不经大脑的回答了喜欢,她不会是吃醋了吧?

    果然,秦浩轩在徐羽的脸上找到一丝失落,忙解释道:“羽妹妹,你千万别误会,我说喜欢蓝烟并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我只是同情她的遭遇和经历,把她当妹妹看,就像兄长喜欢妹妹一样,跟我喜欢你的喜欢不一样。”

    秦浩轩的话说到最后一句,徐羽听到秦浩轩说“跟我喜欢你的喜欢不一样”时,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脸上的那丝异色早烟消云散,全被蔓延到脸上的娇羞嫣红冲走。

    徐羽和秦浩轩认识两年,一起相处也快两年,从秦浩轩在阴暗潮湿满是霉味的大通铺里,将自己的被子分给女扮男装的徐羽一般,搂抱着她睡了一晚上,一直到后来两人暗生情愫,却从来没有真正挑明当面说过,就算秦浩轩上个月写给徐羽的情信,那也是情信罢了,并不是真正的当面表白。

    被娇羞和幸福包围的徐羽咬着牙,强忍着羞涩不依不饶,女孩儿在情郎面前娇蛮一面表露无遗,徐羽甚至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也要问出浩轩哥哥的真实心意。”

    在徐羽思考的当儿,雅间陷入短暂的沉默。

    隔壁,刑听徐羽质问秦浩轩,毫不顾忌的洋溢着幸灾乐祸的表情,秦浩轩这个家伙平日里对自己刻薄得要死,还整天凶巴巴的,杀起散修来毫不手软,可现在面对徐羽轻飘飘的质问,就像火烧屁股般乱了分寸,真是大快魔心啊!

    刑对面的白展跃目光还落在小东湖湖面上的一对鸳鸯上,此时那对鸳鸯似乎吵架了,其中一只鸳鸯正用嘴啄着另外一只鸳鸯的头呢,那只鸳鸯也不躲闪,愣愣的被它啄。

    这不很像秦浩轩那个呆子么?

    白展跃在心里幸灾乐祸:“看来秦浩轩只会讨徐羽欢心,却还是个没涉猎过感情的雏儿,难道他不知道面对女人的质疑,不能这么语气慌乱,应该用淡定从容的神色和话语打消女孩心中的质疑么?”

    秦浩轩不知道隔壁雅间里白展跃和刑,竟然无比默契的看起热闹来。

    秦浩轩和徐羽之间的沉默没有持续多久,徐羽红着脸,咬着牙问:“你对我的喜欢和蓝烟不同,那你对我又是什么样的喜欢?”

    这个羞涩的女孩儿,无数人仰望敬畏的帝师,现在全然没了修仙者的风范,她就是一个沉浸在甜蜜爱情中的小女孩,非要从情郎嘴里听到满意的答复。

    徐羽的话落在白展跃耳里,让白展跃心狠狠一抽搐,一个女孩儿能问出这样的话,多多少少对那男的是有意思的。

    按照之前徐羽质疑秦浩轩的节奏,此时不该是兴师问罪,然后一气离去么?

    “女人心,海底针啊!不过秦浩轩那么笨,只要他回答不好,徐羽师妹肯定就会负气离去了。”白展跃在心里默默想着,然后等秦浩轩回答出错,然后徐羽负气离去,这样他们之间就有裂缝了,自己就有机会走近徐羽了。

    秦浩轩看着徐羽不依不饶的模样,又甜蜜又无奈,沉吟片刻略加思索,心头苦笑:“我本来是想趁着喝茶的休闲光景,好好解释那封情信不是我写的,却没想到变成现在这样……现在无论如何也不能说那封信不是我写的了,否则徐羽妹妹误会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秦浩轩虽然没有涉猎过男女之爱,甚至都没看过那些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只是本能的决定将情信这个黑锅背下,这个时候万一解释一句那封信不是我写的,徐羽妹妹再不依不饶几句,自己哪里解释得清?那不是凭添烦恼么?

    打定主意后,秦浩轩决定将情信这个黑锅背下了,那封情信虽然写得肉麻而且不合时宜,但毕竟也是自己真实心意,认下也没啥大不了的!

    面对徐羽的追问,秦浩轩灵机一动,说道:“羽妹妹,我对你的喜欢已经全部写在上个月那封信里了,那里全是我的真实心意写照。”

    听到秦浩轩这话,徐羽那张宜喜宜嗔的脸蛋娇羞得更加绯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