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三百零九章 货若比货真被扔【四更】
    看到蓝烟不逊于自己的美丽容颜后,徐羽不自觉的一把拉着秦浩轩的衣袖,随后感觉还不够,直接挽起秦浩轩的手。

    以前在太初教时,二人关系亲密,时不时也有拉手挽手的动作,所以秦浩轩也不觉得奇怪。

    挽起秦浩轩的手后,徐羽的目光也落在这座小山一样的各种精致物品上,眼睛一亮,微微赞叹:“你就是蓝烟姑娘吧?真是好眼光啊,你挑选的东西比浩轩哥哥选的东西,都要高几个档次呢!”

    徐羽的话虽然有夸张的成分,但从被蓝烟拆出来的这一些首饰、饰品来看,倒也没夸大太多,蓝烟挑来的这些首饰,肯定是先他们一步,将西城集市区那些首饰店里最好的都买来了,所以秦浩轩和徐羽转悠了半天,也只在地摊上买了几样了。

    这些首饰饰品不论美观度还是工艺水准,都比首饰店里剩下的要强太多了,难怪秦浩轩和徐羽没选到什么好东西,原来都被蓝烟给扫荡完了。

    蓝烟看了看挽着秦浩轩手的徐羽,又看了看被徐羽挽着还很自然的秦浩轩,心中莫名其妙有些泛酸。

    “你就是徐羽姐姐吧?”蓝烟心中泛酸,但还是表现出来相当热情的,她见徐羽夸奖自己购买的东西,热情的招待道:“徐羽姐姐,你来看我买的东西,有什么喜欢的咱们两分了。”

    蓝烟说着,又拿出一个礼品盒,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串精致却不算名贵的珠子,晶莹剔透,颜色各异,搭配在一起显得绚丽又多彩,漂亮却不俗气。

    她倒是很自来熟,看了看那串珍珠手链,然后对徐羽道:“徐羽姐姐,别愣着呀!诺,这个给你拆!”

    看到蓝烟随便一拆,便拆出一串漂亮的珍珠手链,徐羽也忘了继续挽着秦浩轩的手了,她走到蓝烟身边,接过蓝烟递来的一个礼品盒,然后拆了起来。

    徐羽拆开后,里面是一个精致的紫玉头簪,通体由名贵的紫玉制作,三寸来长,紫光华丽,雕工复杂却不繁缛,华贵而不俗,隐含几分淡雅清新。

    在凡人眼里,稀少罕见的紫玉是高雅名贵的象征,一小块指甲大的紫玉便价值万金,更别提这么一个由整块紫玉雕刻的玉簪子,雕功又如此漂亮,几乎没有女人能抵挡住它的诱惑,简直是无价之宝。

    其实不止是凡人,就算有许多女修仙者也喜爱紫玉。

    “凤阳紫玉簪?”看到这个紫玉簪子,白展跃一眼就认出来了,他的白玉符簪虽然名贵,但除了有阵法加持效果外,不论玉石的价值还是工艺价值,都无法和凤阳紫玉簪相提并论。

    可以说,如果碰到一个喜爱紫玉的女修仙者,她甚至愿意拿出十个白展跃那种成品白玉符簪,换这个凤阳紫玉簪。

    女修仙者也是修仙者,但更是女人,爱美是女人共同的天性,更何况紫玉也是一种较为珍稀的修仙材料。

    “这位道友也知道凤阳紫玉簪?”蓝烟看了白展跃一眼,想不到一下就被他叫破名字了,然后转头对徐羽说道:“徐羽姐姐好运气呢,一下就开出这个簪子,它名字就叫‘凤阳紫玉簪’,据说以前一个很漂亮的皇后喜欢紫玉饰品,为了讨皇后欢心,她那皇帝夫君得知邻国皇帝收藏了一块完整未雕琢的紫璞玉,高价求购不得后,他发动了一场战争。”

    “然而两国国力相当,这场旷日长久的战争打了四十年,他们终于打赢了得到那块紫璞玉,不过那位想讨皇后欢心的皇帝早死了,他儿子继承父皇遗愿,请最好的工匠雕刻出了一个玉簪子,以皇太后名字命名。不过这个赢了胜仗夺了紫璞玉的皇朝,最终因为长年征战横征暴敛气运耗尽,‘凤阳紫玉簪’问世的第二年便发生了政变,改朝换代了。”

    刑诧异的问蓝烟:“你怎么知道这些?”

    蓝烟一边拆着礼盒,一边说道:“那卖家告诉我的。”

    徐羽愣愣的看着手里这个紫玉簪子,叹道:“这是一个皇朝气运,无数黎民百姓生命换来的!已经不能用价值连城来形容了。”

    做了几个月帝师,掌了翔龙国政权军权的徐羽,深知战争带来的种种危害。

    “蓝烟妹妹,买下它,价值不菲吧?”徐羽笑道。

    “凡人财物,不值一提。”蓝烟罢罢手,其实她在上个月杀散修得来的巨额财富。

    散修虽然比不上太初级的修仙者,但凡人哪分得出正统修仙者和散修的区别,散修想要敛些黄金白银再简单不过了,蓝烟杀了那散修后,意外发现他身上的巨额银票,她毫不客气的照单全收,正巧来了王都,可以大大满足了一番购物欲。

    这时就连白展跃也忍不住说道:“徐师妹,你不知道吧?紫玉在凡人眼里只是高雅名贵的玉石,但在精通阵法的修仙大家手里,以紫玉的坚韧性和天然导气性,可以做出性能绝佳的修仙首饰,这么大一支紫玉簪子,甚至可以布十几个阵法加持。”

    “十几个阵法加持!”这时就连刑都倒抽一口凉气,一般玉器首饰能加三个阵法加持就已经了不起了,可这种紫玉的性能这么强成这样。

    徐羽要将这支珍贵的凤阳紫玉簪递还给蓝烟时,蓝烟大气的挥挥手,道:“既然它被徐羽姐姐开到了,就证明它跟你有缘,所以这支簪子妹妹就当见面礼送给姐姐啦!戴在徐羽姐姐头上肯定很般配呢,有空去找人布置几个阵法加持,又漂亮又实用。”

    徐羽摇头,道:“不要。”

    当徐羽说出不要时,白展跃脸上的笑容都有些僵硬了,虽然这个紫玉簪子没有阵法加持,可光这么大一块紫玉,也能卖出好几千颗下三品灵石的价格了,他在心里揣测:“徐羽师妹不要,大概是太名贵,不好意思接受吧。”

    蓝烟诧异的看着徐羽,道:“徐羽姐姐,你为什么不要呢?”

    徐羽微微一笑,指着头上秦浩轩送她的木簪,道:“今天浩轩哥哥送了我一个亲手雕刻的木簪,就算你把紫玉簪子送给我,我也用不上了。”

    蓝烟微微一愣:“可是木头是无法做阵法加持的呀,而且它也不算好看……”

    “它是浩轩哥哥亲手做的,这就够了。”徐羽一脸满足,然后在蓝烟、白展跃和刑无比惊讶的眼神注视下,开始开始继续拆包装盒,不时赞叹:“蓝烟妹妹好眼光,挑选的东西都这么好看。”

    蓝烟细细咀嚼徐羽说的那句“它是浩轩哥哥亲手做的,这就够了”,心中酸意更重几分,默默接过紫玉簪子,没再多说什么。

    白展跃脸上温和儒雅的笑容又有些僵硬了,他不断回味徐羽说的那句“它是浩轩哥哥亲手做的”,脸上笑容愈发温和儒雅,心中杀意愈发坚定决绝!

    徐羽拆着包装盒,里面是一副字画,欣赏一番后不禁赞叹:“这位自诩孤野山人的老先生,画功当真不错,寥寥几笔便勾勒出山水佳境,他的画竟然有几分飘渺仙境的意境,看起来赏心悦目,心旷神怡。”

    听到徐羽的评价,蓝烟微微一笑,点头认可。

    接下来,整个客厅就成为徐羽和蓝烟拆包装的战场,没多久便将这座小山拆完了。

    徐羽每拆一件便赞一件,每一件都能赞到点子上,到后来蓝烟不禁拉住徐羽的手:“徐羽姐姐,难怪秦浩轩这家伙随时随地都把你挂在嘴边,原来你不但长得漂亮,眼光也这么好,可惜秦浩轩这个粗鲁男人,笨嘴拙舌的,根本没有把你的好形容出来!”

    听到蓝烟赞美自己贬低秦浩轩,徐羽不但不高兴,心里反而有些不舒服,因为只有贬低一个人,除了真正瞧不起那人外,另外就是和他关系亲密。

    蓝烟这么说,显得她和秦浩轩的关系很亲密。

    徐羽微微一笑,忍不住为秦浩轩辩解:“浩轩哥哥不是你说的这样,他还是很聪明的呀,只是年少老成了点。”

    蓝烟哼了一声,白了秦浩轩一眼,道:“他呀,沉闷得很,而且还很抠门,相当抠门,往往为了一颗下三品灵石不惜大打出手!”

    蓝烟的话说完,刑也附和道:“就是,就是,找他要一块下三品灵石,就跟割他肉一样!”

    徐羽又忍不住为秦浩轩辩解:“浩轩哥哥只是忠厚老实……然后比较节俭罢了。”

    白展跃目光落在秦浩轩身上,淡淡一笑,似乎也在为秦浩轩辩解:“其实秦师弟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白展跃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狂笑:“原来秦浩轩是这样一个家伙,爱财如命,目光短浅,对待身边的这么小气,不过也可以理解,弱种赚灵石多难啊,他要不抠门一点,想攒个请假的灵石得到何年何月去了?弱种就是弱种,无法改变的事实啊!”

    优越感在白展跃心中油然而生。

    他看着徐羽为秦浩轩辩解,心中无比开心,在他想来徐羽现在还被秦浩轩蒙蔽,没有看清秦浩轩的真实面目,所以为秦浩轩辩解,等徐羽看清楚秦浩轩的真实面目了,就不会再为秦浩轩辩解,那时候秦浩轩就算哭着求着,徐羽都会疏远他的。

    也就是这个时候,被刑嗡嗡嗡像苍蝇一样烦了一整天的白展跃,才难得的觉得刑是这么可爱,甚至在心里想:“如果你多揭露揭露秦浩轩的真实面目,让师兄开心了,师兄赏你一些灵石都没问题。”

    当然,这些白展跃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他怎么也不可能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