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三百一十五章 镇鬼线索和险心【三更】
    “这么一个修仙才两年的家伙,心思缜密到如此地步,而且战斗力恐怖到如此程度,就算我出手也恐怕无法在一瞬间杀了他,我是仙苗境四十叶,可他只是仙苗境十叶呀!”白展跃心中比较彼此的战斗力,若非自己境界远超于他,足足多了三十片仙叶,他都不敢说自己能战胜秦浩轩。

    战斗完后,徐羽才被白展跃放出解开岩壁保护,徐羽走出来,痴痴的走到秦浩轩身边,早被秦浩轩震惊得麻木的她,激动的说道:“浩轩哥哥,你好厉害!”

    虽然徐羽早就听蓝烟和刑吹嘘秦浩轩有多厉害,但她一直以为蓝烟和刑的话里有吹嘘的成分,直到现在亲眼看到,才知道他们两个不但没吹嘘,还相当保守。

    任何一个女孩,见到自己喜爱的男人大展神威,往往都会十分开心,徐羽也不例外,此刻她很开心。

    秦浩轩只是一个弱种,在门派中被人瞧不起,虽然很早就爆发出强悍的越级挑战能力,但因为是弱种的缘故依旧不被重视,被张狂、张扬和李靖明里暗里算计,还被仙树境的赤炼子惦记,可谓险象环生,随时都可能出现危险。

    在这种情况下,寻常的修仙者早就崩溃了,可秦浩轩却是打不倒的小强,每次都让人意外,就连仙苗境三十叶的散修都死在他手里!

    徐羽愈发坚信,假以时日,秦浩轩一定会大放光彩,亮瞎所有瞧不起他的人的狗眼!

    “浩轩哥哥,你一定是最厉害的!”徐羽心中兴奋的大喊,却没有说出来,因为她的目光正落在秦浩轩那条青筋暴突的手臂上,现在青筋虽然不见了,但一条手臂却肿胀起来,外面还凝结出一层厚厚的血痂。

    徐羽心疼的说道:“浩轩哥哥,你手不疼吧?”

    秦浩轩灵力一荡,将手上血痂冲碎,露出有些发红有些肿胀,但看上去还算正常的右臂,道:“这不没事么?”

    其实秦浩轩只是表面上云淡风轻,刚才他回想了那场战斗,实在是惊险至极,若不是蓝烟在后面将【识海幻境】弄得十分变态,模拟出各种地势地形,用尽各种埋伏手段训练自己,自己也不会养成一到容易埋伏的地方,就变得小心谨慎的习惯。

    而且自己还在【识海幻境】中将仙苗境三十叶,及三十叶以下修仙者的各种战斗手段,都记住吃透,在面对这些散修突然袭击时,自己也不可能那么快反应过来。

    直到现在,秦浩轩想起覆盖百丈范围的那只巨大手掌,还是忍不住侥幸:“太厉害了!要不是在刑那学了几个灵法,今天就要吃亏了。”

    想到这里,秦浩轩朝刑看去,心道:“刑的灵法威能比他吹嘘的还要强!”

    白展跃看着一地狼藉,想起刚才险些还将自己暴露出去,忍不住一阵心惊肉跳,心道:“秦浩轩,这次没弄死你,下次一定要弄死你,你表现得越出色,你就越得死!”

    将这些散修杀了之后,身经百战的秦浩轩没有忘记做一件事——搜罗战利品。

    战后搜罗战利品已经是秦浩轩融入骨子里的本能,相比起来白展跃可就差多了,直到他看着秦浩轩利索的在尸体上找起战利品,很快就将三个尸体的战利品都搜罗完了,他才想起这件事。

    这些战利品不算丰厚,显然这些散修也不是什么有钱人,三个加起来才不到两千颗下三品灵石,杂七杂八的材料也不算好,这些材料秦浩轩已经有很多了,不过他习惯性的往怀里一塞,丝毫没有拿点出来分给其他人的意思。

    倒不是他霸道,而是他已经习惯这样了,刑不可能从他手里分走战利品,蓝烟只要秦浩轩给她凑足一千万颗回家的下三品灵石就行,至于徐羽,这些战利品都落在浩轩哥哥手里,比落在她手里还要开心。

    还有一个白展跃,按照秦浩轩谁杀谁拿的惯性思维,这三个散修都是他杀的,至于白展跃杀的那个散修,尸骨都被他的刀气绞成渣了,身上灵石连粉末都不剩,哪还有什么战利品。

    搜索那名仙苗境三十叶的秦宇尸体上,秦浩轩找出来一个小绿瓶,绿瓶只有大拇指粗细,质地偏阴,明显是装鬼魂的东西,他再一查探,果然,这个小绿瓶里面全都是冤魂野鬼。

    “不错。”秦浩轩出声赞了一句,心道自己这段时间又出了仙叶,比之前的实力境界要提高了,自己的两头厉鬼也能再度提升实力了,依靠【纳阴术】虽然能提高厉鬼的实力,速度却不算快,而且施展起来阴风阵阵的让秦浩轩不喜,用了一次后就很少再施展了,至于杀普通人强行收罗鬼魂,且不说这个是太初教严令禁止的,就算要求秦浩轩做他也不会做,所以秦浩轩一直没为两头厉鬼提升实力。

    现在有这么一瓶数量不少的冤魂,他当然不介意为两头厉鬼提升实力。

    看着秦浩轩得了心仪的东西,刑就有些眼热,不禁凑过去打击他:“有什么不错的,这些凡俗普通的冤魂野鬼用处太小了,满满一瓶子的鬼魂也没多少戾气,如果你真想要,就去一些帝王陵墓等地方去搜罗冤魂。”

    秦浩轩将这个小绿瓶揣入怀里,然后继续在三个散修尸体上扒拉寻找,对刑说:“你继续说。”

    “你们世俗国度的皇帝,不是最喜欢给自己修筑死后陵寝么,为了保密,修筑陵寝的十几万工匠最后都会被关在里面活埋了,而且你们的皇帝老儿一死,往往会带大批陪葬人员,这些人活埋死在陵寝里,都会变成戾气极重的厉鬼,有的还会进化为鬼兵,厉害一些的陵寝还会进化出鬼将甚至更厉害的,所以很多偷坟掘墓的都死在墓里,因为那些陵墓里厉鬼太多了。”

    刑啧啧了一声,又道:“还有一些不是陵墓,但却是大型的群葬地,比如说你们凡人朝廷征调民夫修筑河道、城池、宫殿,这些也会累死病死很多人,这些累死病死的冤魂便群葬在一起,久而久之,也会形成厉鬼。”

    秦浩轩眼皮一跳,问道:“若真有这么厉害的鬼,鬼乃无体无形之物,它们会被甘愿困在地下而不为祸人间?”

    说话间,秦浩轩又找出几颗灵石,揣入怀里。

    “所以说你一心修仙,不关心别的事,脑子跟榆木疙瘩似的吧!”刑忍不住借题抨击:“这些地方肯定是会形成厉害的厉鬼的,但是也不会任由他们为祸人间呀!像这种陵墓、群葬地往往都会请修仙者施法镇压,摆上一个镇鬼的灵阵,炼化冤魂。不过因为如此,也成就了许多更厉害的厉鬼,这些厉鬼不断吞噬别的鬼魂强大自己魂体,顶着灵阵炼化的痛楚,不但没有被炼化,反而实力更加强横,只是被困在阵中无法逃脱罢了。”

    听到刑的话,当了几个月帝师的徐羽也感叹道:“是啊,像这种镇鬼灵阵在翔龙国就有好几十个,有几个甚至镇压了数千年了,一个是翔龙国开国时征调民夫修筑运河时的群葬地,一个是开国皇帝的陵寝,这两个灵阵每隔百年就要加固一次,可数千年来灵阵里面的厉鬼不但没被炼化,反而愈发的厉害,若是被他们冲出来,还不知道有多危险呢!”

    刑和徐羽两人的话,让秦浩轩有些意动,如果能将那些鬼都纳为己用,增强鬼兵的实力该多好,不过现在他还要在红尘历练,没时间去摆弄那些。

    他拍了拍放在怀里的小绿瓶,叹道:“可惜没时间,不然真想去见识见识。”

    叹息完毕,他在心里决定有空时去收点厉鬼,为自己的鬼兵增强实力,眼下嘛,还是找到散修为何来偷袭自己的线索为重。

    看到这一幕,白展跃眉头一跳,他对这些鬼魂也有些心动。

    太初教并不阻止弟子炼鬼,只要不是自己乱杀无辜收集起来的鬼魂,师门都不会管,鬼魂对修仙者来说可不仅仅是炼制鬼奴的,还有其他诸多妙用。

    比如有时候炼丹需要阴火温养,但阴火极其稀少该怎么办呢?将鬼魂丢进丹炉当火引就能模拟出最最低级的阴火,炼制出来的丹药效果虽然比真正阴火炼制的丹药差得多,但总比没得炼要好。

    他们看秦浩轩收完战利品了,可还在尸体上仔细搜索,不禁感到奇怪。

    蓝烟道:“秦浩轩,你没有恋尸癖吧?他们身上一点好东西都被你扒拉完了,你还在那整蛊什么呢?”

    白展跃也出声提醒道:“秦师弟,再有一个多时辰就要日出了,还不上去的话,我们就赶不上了,到山顶还有一半山路呢。”

    秦浩轩抬头,很认真的说道:“我在找线索,我想知道他们为什么能知道我们的行踪,为什么在这里埋伏?”

    听到秦浩轩这般正儿八经的回答后,蓝烟也不说话了,她和徐羽两个人稍微走远一点,毕竟离尸体太近了血腥味重,刑则兴致勃勃的帮忙,而白展跃心头一跳,有些担心真被秦浩轩找出些什么线索来,但他又不能说别找了,那样太惹人怀疑了。

    在这些尸体上翻了一阵子,秦浩轩忽然说道:“找到线索了。”

    白展跃心头一紧,心中杀机隐现,要不是徐羽和他在一起,他此时肯定动手杀秦浩轩了,可惜他要动手的话,必然也要将徐羽杀死,而徐羽一出事,门派那些厉害的修仙者肯定能查出事情起因,那自己还是死路一条。

    所以白展跃强行按捺杀人的冲动,想看看秦浩轩到底找了什么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