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三百二十三章 炎阳沼泽反被爆【三更】
    经过一个呼吸时间的酝酿,他终于摸到怀里的一把阵旗,趁秦浩轩不注意丢出去,布了一个简单的【炎阳沼泽阵】。

    阵旗落地,随着白鹤的手势驱动,秦浩轩脚下的泥土一瞬间仿佛变软,他的身子瞬间沉下去,就像陷入沼泽地一般泥泞不堪,黏稠的泥浆没过他的膝盖高度,使得他行走不便,而且泥浆还像热水沸腾起来,冒出滚烫的水汽,泥浆中也冒出一个个泥泡,秦浩轩感觉自己置身滚烫的蒸炉。

    白鹤也在阵中,但他对没过膝盖深的泥浆似乎很熟悉,行走犹如游鱼,比在坚硬的土地上还要自如,至于滚烫的热气,则根本伤不到布阵之人。

    同时,一条由巨蟒之皮炼制的黑色长鞭鞭子出现在白鹤手里,他手一挥,黑色长鞭在空中打了个脆响,化作漫天鞭影,让人分不清哪条是真哪些是虚,而后漫天鞭影每一条都以极其刁钻的角度卷向秦浩轩。

    白鹤没有将自己的符兽放出来,他擅长阵法和这条剧毒蟒皮炼制的毒鞭,在操控符兽上不太擅长,自然不会舍长取短,在他眼里,秦浩轩是平生未见的劲敌,一个不小心就会丧生在他手里。

    【炎阳沼泽阵】中的热气逼人,换成凡人肯定会被直接蒸熟了,但秦浩轩是修仙者,肯定会被热气蒸得心浮气躁,但这简化版的【炎阳沼泽阵】的热度,怎么可能伤到秦浩轩呢?

    他施展这个阵法,只是想要热气扰乱秦浩轩心绪半分,然后再让泥浆使秦浩轩行动不便,自己的目的就算达成了。

    白鹤的这条黑色长鞭,除了本身是用剧毒蟒蛇皮炼制外,还加入了九十九种极烈的毒,别说仙苗境十叶的秦浩轩,就算仙苗境二十叶的修仙者沾上也会很麻烦,非得马上盘膝打坐驱除毒气不可,否则毒气攻心必死无疑。

    秦浩轩战斗力是强,但毕竟是仙苗境十叶的修仙者,沾上毒气很可能被直接毒死。

    在他眼里,秦浩轩有这么强横的战斗力,但实战经验肯定不多,如果在平时,以秦浩轩的敏捷速度,自己的长鞭未必能打到他,但是在沼泽地,他的行动速度肯定会降下来,只要速度一慢下来,被自己的长鞭卷到,就算有十条命也玩完了。

    白鹤拿出剧毒长鞭时,秦浩轩悄声对刑道:“你以前跟我吹嘘你对身体强横,一般的毒根本毒不到你,真的假的?”

    刑见秦浩轩有打自己主意的意思,忙否认:“假的,肯定是假的!你都说了我是吹嘘的了,那我怎么可能真的抗毒呢?”

    “好吧!”秦浩轩无奈的叹息一声,眼神中闪过一丝笑意:“那我就躲吧,我可没抗毒的本事,被毒鞭卷中必死无疑。”

    听着秦浩轩的话,刑在心中暗暗得意,想道:“哼,今天我为你付出这么多,你小子一毛不拔,连散修都不让我吃,那我就让你吃吃苦!”

    看到在黏稠泥浆中行动自如的白鹤,白展跃不禁在心里赞道:“不愧是玩阵法的行家里手,就算没条件也能创造出对自己最有利,而对敌人最不利的环境,从而击杀敌人!秦浩轩就算在七丈渊战场杀人再多,但毕竟只是在一种地形上杀人而已,一旦离开他最熟悉的环境,来到这种沼泽地形,就算再厉害也要打个折扣!看来玩阵法的人,就算是散修也不容小觑啊。”

    白展跃一脸悠闲,就等着白鹤将秦浩轩杀死,然后再过去捡个便宜,将白鹤杀了,再将那个异种蓝烟抓起来,找个地方藏了,回去就可以告诉徐羽,他们两个人都被仙苗境三十叶的散修干掉了。

    “徐羽、异种蓝烟、秦浩轩的财富都落在我手里了!”白展跃心中无比激动,看着在无数道鞭影笼罩下,行动速度变慢很多的秦浩轩,心道:“这下不用我出手,你都在劫难逃了!”

    无数道鞭影落下,带起锐利刺耳的破空声,尽皆攻向秦浩轩。

    秦浩轩却没有半点慌乱,无比镇静的看着即将甩到身上的鞭子,以他可怕而敏锐的战斗直觉,身子轻移便躲了过去。

    白鹤一惊,没想到秦浩轩竟然在这么短时间内,看清哪条才是真正的鞭子,而且还敏捷的躲过去。

    他手腕抖动更快,时而注入一道灵力,使鞭子绷得笔直,像长棍一样横扫过去,时而又撤掉灵力,将鞭子舞得刁钻灵巧……

    然而让白鹤和白展跃无比惊讶的是,秦浩轩躲闪得虽然狼狈,时不时还跌倒在泥浆中,整个人变成泥人,但每次都险之又险的躲过去了。

    “怎么可能……秦浩轩难道没事经常在泥浆里练功么?否则身子在泥浆里怎么可能动得这么自如灵巧!”白鹤和白展跃惊讶万分,他们永远都想不到的是,秦浩轩在蓝烟布置的【识海幻境】里,也曾在沼泽地里战斗过几次,不过那个沼泽地的泥浆比这里更黏稠十倍不止。

    几次之后,秦浩轩掌握了在泥浆中行动的诀窍,之后在【识海幻境】的沼泽地里行动自如。

    白鹤阵法化出的沼泽地,论粘稠度远远比不上【识海幻境】,秦浩轩在这里移动,自然无比顺畅。

    如果他们两知道秦浩轩表现出来的狼狈,只是为了麻痹躲在暗处观看的白展跃时,不知道一直自以为藏得很好,默默等秦浩轩被抽死的白展跃会不会哭笑不得。

    不过白展跃没哭,变作盔甲的刑倒是快哭了,他小声的在秦浩轩耳边说道:“大哥,你演戏也演得差不多了,干脆直接让他抽我一鞭吧,别让我吃泥水了……这个鞭子虽然有毒,抽到我身上最多让我疼一下,这点毒伤不到我的,你别玩了……”

    正在泥浆里滚得愉快的秦浩轩闻言,停止了滚动,故作诧异的悄声说道:“你不是不能抗毒么?怎么突然又毒不到你了。”

    “呸!我呸!”变作盔甲的刑感觉到浑身污泥,虽然没有嘴巴,但还是狠狠呸了两句,然后声音发苦的说道:“别折腾我了,让他抽我吧!”

    “哦,那被他抽一鞭你要不要报酬?”秦浩轩很无良的说:“我可没足够的灵石支付报酬啊!”

    “不要,不要,啊呸,不要还不行么!”

    秦浩轩这才一脸不愿意的说:“好吧!那我就让你挨一鞭,让你高兴高兴!”

    他一边继续装作狼狈的躲闪,一边不露痕迹的跟刑交流完,然后在一个弯腰躲闪鞭子时,装出稍微迟滞了一下,仿佛身上伤势被触动了的模样。

    “啪!”一声清脆的鞭子抽到人体的声响传来,随后秦浩轩被抽飞出去,重重落在泥浆中。

    “哈哈!小子,不得不承认你很厉害,可你修炼日浅,还嫩着呢!被我含有一百种剧毒的鞭子抽中,你必死无疑了!”白鹤声音低沉,流露出凛冽的杀气,他没有直接走过去,而是再度扬起手中鞭子,注入灵力,使得鞭子就像铁棍般坚硬,狠狠扫中秦浩轩的心口位置。

    如果白鹤这一鞭打在秦浩轩的其他地方,秦浩轩势必受重伤,但白鹤这一鞭偏偏打在秦浩轩的心口。

    心口确实是要害之一,被仙苗境三十叶的白鹤一鞭打下,心脏肯定会被震碎,但秦浩轩的心口位置可是有龙鳞仙剑变成的护心镜,别说一鞭了,就算打十鞭百鞭,也根本伤不到秦浩轩。

    不过秦浩轩还是很配合的逼出一口鲜血喷出,然后假装昏迷过去。

    白鹤随即趟着泥浆,走到昏迷的秦浩轩身边。

    因为信任自己毒鞭的缘故,白鹤并没有太多警惕,就算仙苗境三十叶的强者被自己抽一鞭也得脱层皮,更何况是仙苗境十叶。

    就在他撤去【炎阳沼泽阵】,然后准备将秦浩轩杀死时……

    机会!一直躺在地上陷入昏迷的秦浩轩双眼如暗夜惊雷,忽然暴起,拳头化为暴风,一拳如石轰向白鹤左右肩胛之上。

    “咔嚓!”

    怎么回事?这小子不是死了吗?白鹤左右双肩的肩胛骨碎裂,剧痛冲脑,身子踉跄后退几步然后跌倒在地上,万分恐惧由心中钻出,挣扎着往后面退去,快逃!

    秦浩轩暴起打碎白鹤的肩胛骨后,似乎也中毒极深,一张脸都是紫黑色的,也无力的跌倒在地上。

    在白展跃眼里,身上不知有多少道伤口,不知流了多少血的秦浩轩,在被毒鞭抽中后还能暴起伤人,这一幕看得他心惊肉跳,暗道:“这小子怎么像是打不死的铁人似的,难道流那么多血都流不死他么?”

    就在他准备出去将这两个人都杀了的时候,无力跌倒在地上的秦浩轩又动了,他一手按着地,尝试着爬起来,嘴里说道:“白鹤,今天你我都受了重伤,但我比你年轻,所以你完了……”

    秦浩轩挣扎着想站起来,却又狠狠跌在地上,他拦住想要过来帮忙的蓝烟,然后自己爬向白鹤。

    肩胛骨被打碎的白鹤惊恐万分,他想凝聚灵力攻击秦浩轩,但两边的肩胛骨碎裂,两条手臂完全废了,疼得他想调集灵力护体都做不到,眼下他只有任人宰割,根本反抗不得。

    秦浩轩爬到白鹤面前时,嘴角牵起一丝狰狞的笑容,道:“你们散修胆大包天,竟然敢设伏袭击徐羽妹妹,现在就付出代价吧!”

    说着,他一拳打在白鹤脸上。

    换成以前,秦浩轩一拳早将他脑袋打爆了,但现在只在他脸上留下一道淤青,毒,伤,令最强的战力连续减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