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四百零八章 先干为敬酒攻心【四更】
    大家看到张扬,不禁呆了。

    顿时有几个修仙前辈小声赞叹:“太初教不但有秦浩轩这种弱种弟子,还有张扬这种灰种存在,这个灰种弟子年纪不大修为却很高,前途无可限量。”

    其他人点头附和道:“太初教深藏不露!他们还有一个叫慕容的灰种!太初如今有双灰种……未来不可小看啊!”

    各派弟子都有优秀的天才在,但是和张扬身上散发的灵力气势一比,顿时被他比下去了,尽管是一身鲜血,衣衫褴褛,但这份自信、这份杀气,一个个都自愧不如。

    张扬睥睨冷傲,环顾四周,朝黄龙真人鞠躬行礼后,垂首站着,等待黄龙真人说话。

    黄龙真人颔首微笑,看了看张扬,又看了看秦浩轩,一脸欣慰。

    张扬的出现,不但将秦浩轩的风头掩盖下去,也让在场的各大宗门掌教、修仙高人生出嫉妒感觉。

    风头被张扬抢过去的秦浩轩,一脸宠辱不惊的微笑,默默忙碌完后,回到自己座位上。

    看到张扬后,大元教惠阳真人侧头,向一旁的清上宗掌教上官凌风说道:“这个灰种张扬本身资质不差,又得到太初教重点培养,各种修仙资源堆砌,又在战场经过真正的生死之战,如此下去,他未来不会比我孙女弱都有可能!毕竟黄龙便是灰种,如何培养灰种……他比谁都清楚。”

    上官凌风神色严肃,缓缓颔首,尚晨雪是比灰种更强一等的褐色仙种,都被张扬比下去:“张扬虽然是灰种,但从他身上气势可以看出,肯定有过奇遇。”

    不止是惠阳真人和上官凌风这么认为,在太初教的主席位置上,几个名门大派,诸如崂山宗、紫薇门等身份高贵的掌教和长老们,也是赞许不已。

    崂山宗宗主,身明黄色的长袍,气度雍容,缓缓锊着国字脸下的三缕胡须,道:“太初教竟有如此厉害的灰种弟子,未来太初教的气运又能延绵百年了!”

    他嘴上这么说着,心中却在想:“修仙界各个宗门是守望相助又彼此竞争的关系,原以为太初教近年没有什么优秀弟子,没想到啊没想到!”

    紫薇门门主看了看张扬,又望了望自己带来的弟子,心中比较:“我的弟子资质不差,悟性很好,相比张扬,不论气场还是修为都要差许多。”

    黄龙真人欣慰的望着张扬,勉励道:“这几年你大有长进,不错,不错!”

    说罢,挥挥手示意张扬入席。

    殿中宴会分为两个席次,一个是宴会主席,这是前来贺寿的各派掌教、修仙高人坐的,太初教的五个堂堂主当然也坐在主席。

    另一个席则是弟子席,几乎每个前来贺寿的宗派掌教、长老,都会带较为亲近的弟子,这些弟子便被安排在弟子席入座。太初教一些实力修为或地位较高的弟子,也能出席掌教寿辰,当然,他们也是坐在弟子席上的。

    张扬行礼退下时,他的目光扫过宴会主席。

    秦浩轩作为自然堂的代堂主,自然也坐在主席上,张扬目光正巧看到秦浩轩,他神色一僵。

    张扬心中诧异想道:“秦浩轩?他竟然坐在主要席次?两年前他不是重伤濒死?受了那么重的伤能活着就是奇迹,没想到他竟然还恢复了修为,坐在各派掌教和身份地位较高的长老才能坐的地方。难道他在太初教的地位很高了?”

    尤其当张扬看到秦浩轩身上的当值人礼袍,起身走来,笑吟吟的对张扬说:“张扬,你坐这里。”

    说着,秦浩轩将张扬引到弟子席较为靠前的一个座位。

    “一个弱种弟子,竟然坐在主席之上,还为我安排座位?”张扬心中更不爽了,心想:“我在七丈渊战场之上,呼风唤雨,说一不二,谁敢不给我面子。为宗门立下大功回来,竟然还要听一个弱种的安排!”

    张扬虽然在七丈渊战场生死锤炼了两年,现在是仙苗境三十叶的修为境界,已养出一身霸气,但他在心性修养上毕竟要差一些,尤其看到秦浩轩能坐在主席,甚至给自己安排位置,他心中的不满开始快速滋生。

    “张扬师弟刚从战场回来,为宗门做贡献辛苦了,吃好喝好。”秦浩轩为张扬安排了座位后,如兄长般对张扬勉励了几句,随后微笑着离去。

    张扬铁青着脸,一言不发,心中更是不满:“你我同年入门,我是灰色仙种,入门便被古云堂堂主收录门下,你只是一个弱种,没有希望的弱种,现在在门中地位还比我高?”

    养气功夫不足的张扬,脸上明显氤氲着不满。

    张扬刚刚坐下,立刻就有人走过来敬酒。

    这个敬酒的人名叫罗桂,一身白袍飘飘,英俊潇洒,气质超凡。

    他是古云堂的大师兄,古云子的大弟子,虽然只是饱满仙种,但是他的悟性和道心都很强,在古云堂年轻一辈弟子中,也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作为大师兄,本该由张扬这个小师弟主动去敬酒,但罗桂笑意吟吟的端着酒杯走过来,道:“张扬师弟,恭喜你从七丈渊战场载誉而归,愚兄每天留在山中,都不时能听到你的赫赫战功!让愚兄先干一杯,敬你为宗门所作出的贡献,同时也感谢张扬师弟为咱们古云堂露脸了!”

    说罢,罗桂举起酒杯,先干为敬。

    张扬虽然桀骜,一身赫赫战功,但并不是笨蛋,大师兄主动跑来敬酒,说得又如此好听,让他心中的抑郁之气稍稍减轻,也换上一脸笑容,举起手中酒杯敬道:“感谢师尊与师兄的悉心指导。”

    这酒,是太初教专门用一等灵谷酿制出来的美酒,入口淳而不涩,吞入喉中犹如吞入一道火焰,烈得痛快。

    烈酒入喉,张扬爽朗一笑,正要给自己满上时,已经有人拿起酒壶,主动为他斟满了。

    张扬见过这人,在七丈渊战场上也小有名气,他叫南宫华,同样是饱满仙种,却不是古云堂的人,而是夏云堂的弟子,虽然不像罗桂在古云堂这么地位高,但也是实打实的师兄辈,入门足有三四十年,现在也是仙苗境三十五叶的修为境界。

    南宫华为张扬斟满后,也端起自己的酒杯,敬道:“张扬师弟,为兄也上过七丈渊战场,深知那里的战况有多激烈,为兄虚长你几十岁,入门也比你早四十年,惭愧地是在七丈渊战场却还不如你,敬你!”

    南宫华一仰脖子,整杯烈酒入喉,刺得他剑眉一皱,爽朗大笑,拍了拍张扬肩膀又回去了。

    一连两个堂的师兄为张扬敬酒,加上张扬本身超凡的气场以及修为,顿时让他变得更瞩目了,弟子席这边大部分目光都投射在他脸上。

    弟子席间,也响起了一些低声议论。

    “罗师兄和南宫师兄都向张扬敬酒了,我们也去吧?”

    “必须去,张扬是灰色仙种,又在掌教寿辰时高调回归,明显是要托他上位呀!和他关系交好,未来对我们也有好处。”

    能够有资格坐在这里的太初教弟子,在年轻一辈中都是有身份地位的,眼光也都不差:“张扬入门四年不到,现在已经是仙苗境三十叶的修为,便是宗门有三个更变态的无上紫种,但张扬未来也不会太差,至少能落得一个堂主之位。”

    “古云堂可不像自然堂那么弱,一个堂主之位可是相当高的,也是有资格决断门内是非事务,掌管着本堂资源分配大权。”

    这么一个未来的门派高层,不去讨好岂不是太傻?

    于是弟子席上不少太初教弟子,纷纷起身向张扬敬酒。

    偌大的太初宝殿,弟子席因为张扬的入座,变得热闹起来,也吸引起主席那边的注意。

    黄龙真人看向这边的目光慈和而满意:“门下弟子和睦相处,太初教未来可期!若他们和秦浩轩的关系再和睦一些,就更好了。”

    惠阳真人等人也在心里暗赞:“太初教弱种弟子中有秦浩轩,有色仙种又出一个张扬,兴盛可期啊!”

    ……

    “爽快!平素在七丈渊战场喝的都是难以入口,味道比水都淡的劣酒,今天喝个尽兴。”张扬来者不拒,举起酒杯,一杯杯烈酒灌下来,即便他是海量也面带潮红。

    在他的身边,摆了十几个空坛子了。

    等得太初教弟子们差不多敬完,张扬刚要坐下来时,从弟子席中又站起一个人,这人剑眉星眼,气度非凡,一身粗布衣衫却遮掩不住他超凡脱俗的气质。

    “张扬师弟。”他走到张扬身前,手中酒杯微微举起,一脸含笑:“这杯酒为兄早就想敬你了,年轻一辈弟子中,你最强!”

    “钟浩然师兄,你客气了!”

    张扬看清楚来人竟然是掌教真人的弟子钟浩然,不禁神色一愣,随后恢复正常,和钟浩然喝了一杯酒后,张扬那原本就倨傲的神情,更多了几分自豪。

    满饮杯中酒后,张扬嘴角牵起一丝笑意,心中想道:“钟师兄都来为我敬酒了,秦浩轩这家伙如果聪明,还不赶紧滚过来给我敬酒?”

    掌门弟子钟浩然主动给张扬敬酒,顿时又在太初教这些弟子中掀起波澜:“钟师兄是掌教真人的弟子,虽说没有继承掌教大位的希望,但身份地位不一般,他竟然给张扬敬酒……”

    这么多人给张扬敬酒,让张扬很是舒坦,同时,他目光扫向主席上端坐的秦浩轩,秦浩轩神色自若,此时的他正和身边的上官紫谈笑风生,并没有走过来敬酒的意思。

    张扬心里不爽了:“区区一个弱种弟子,这么多师兄都主动给我敬酒,甚至其中还有其他门派的精英弟子,你却不来,不就是成为自然堂这种废物堂的代堂主,托什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