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四百零九章 好心错事赤炼子【五更】
    距离张扬较近的弟子,敏锐的注意到张扬看向秦浩轩的目光充满不满。

    有个机灵一点的,古云堂长老的弟子洪山,他也曾在七丈渊战场混过一年多,当时他就是跟在张扬身后的铁杆跟班,修为不甚高的他眼力见倒是不错,他立刻说道:“张扬师兄,你不知道,你们不在山门的这段时间,秦浩轩仗着自己是自然堂代堂主的身份,倒是出了点风头!”

    洪山挑起这个话匣子,立刻有人附和。

    附和的熊雨同样也是古云堂的人,他激动的挥舞着手,小声的凑在张扬面前,确保自己的神态看起来比较真切,又不会引起主席那边长辈的注意,他说道:“哼,那是张扬师兄不在,若是张扬师兄在,哪里轮得到他耀武扬威!”

    洪山小心为张扬斟了杯酒,谄媚道:“自然堂这种垃圾堂,堂主都没什么好当的,更别说代堂主。”

    熊雨连连点头:“以张扬师兄的资质和修为,未来有机会问鼎掌教宝座,今日秦浩轩竟然托大不来给张扬师兄敬酒,实在不可原谅。”

    “秦浩轩是瞧不起张师兄么?”

    这两个煽风点火的马屁精,没羞没臊的说起来。

    被他们一说,张扬的脸色更加难看,尽管故作洒脱,但看向秦浩轩的目光也带着嫌恶:“以我的修为境界,以及为门派立下的功勋,连诸多师兄都来给我敬酒了,秦浩轩区区一个弱种弟子,却敢不来给我敬酒!”

    想道这里,张扬不满的目光扫在秦浩轩脸上。

    在张扬目光骚过去时,正巧与秦浩轩身旁坐着的赤炼子目光对视,赤炼子看到张扬这明显蕴含着不满和挑衅的目光,眉头微皱,他早就感觉到张扬对秦浩轩的不满,心中很快明白:“这个刚从七丈渊战场回来的张扬,大出风头,钟浩然都跑去给他敬酒,自信心膨胀了。”

    他皱着眉头观察了张扬一会,对他的表现愈发不满,便招来一名道童:“你去将张扬叫来。”

    道童还当赤炼子是要垂青奖励张扬,于是走到弟子席,恭恭敬敬的请张扬。

    “张师兄,赤炼师叔请您去一趟。”

    师叔找我?张扬面上的疑惑神色并没有保持很久,便被喜悦代替,这位仙树境的师兄是想要褒奖我吧?我在七丈渊战场表现出众,赤炼师叔肯定是要奖赏我!

    他三步并做两步,飞快走到赤炼子这。

    “张扬拜见赤炼师叔。”张扬礼数恭敬,心中暗暗猜测,赤炼子师叔这会奖励我什么?我为太初教做出巨大贡献,立下赫赫战功,为古云堂,为师尊争了很大面子,今天在掌教寿辰上,我绝对是最受瞩目的弟子,想来师叔的奖励不会太差。

    赤炼子冷冷望了张扬一眼,拿眼睛瞄了不远处的秦浩轩一眼,声音低沉的说道:“我说张扬啊……刚才我见你瞧秦代堂主的眼神不对啊,似乎对他很不满?”

    赤炼子的声音冰冷,明显带着训斥的口气,张扬还没回过神来,他又沉声说道:“秦代堂主的修为境界不如你,但他也是咱们太初教的栋梁,在门内地位更是一堂之主,也是宗门高层。以后你必须要尊重他。”

    听到赤炼子这些话,张扬气得差点晕过去,心中无比愤怒:“秦浩轩只是弱种,勉强才挤进宗门,机缘巧合进了最差的自然堂,就算现在混成所谓代堂主,那也是空有名号罢了。”

    张扬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想道:“赤炼子毕竟是长辈,这里又是大庭广众,虽然被他叫来当场训斥一顿,但我若有反驳,只能徒然降低我在师门长辈心中的好印象,暂且忍下这口气,日后再找秦浩轩慢慢算!”

    想到这里,张扬躬身一礼,表示受教,他正要辞别时,赤炼子的声音再度响起:“对了!你,现在给秦堂主敬杯酒吧。”

    刚想辞别的张扬听到这句话,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怒火再度窜起来:“老子为太初教立下赫赫战功,斩杀散修无数,在七丈渊战场上让散修闻风丧胆,又是仙苗境三十叶的境界,未来有机会问鼎掌教宝座,不管凭哪一点,都足够让秦浩轩找我敬酒了,现在让我向他敬酒?”

    如果换成别的场合,张扬说不定早就掀桌走人了,可现在他不得不再次强行压抑怒气,在心中告诫自己:“不能冲动,不能冲动!这里是太初宝殿,这里有掌教,有长老院长老,也有四大堂堂主,还有诸多其他宗门的掌教和长老在,我若丢人现眼,堕了太初教的名头,未来别说掌教宝座,怕是古云堂堂主的位置都轮不到我。现在宗门内有三个无上紫种,还有慕容超这个灰色仙种。小不忍则乱大谋。”

    “不行,不但不能发怒,我还要给他敬酒,要给其他人留下好印象。”

    张扬心里迅速盘算,很快换上一张笑脸,抬头望向秦浩轩,接过道童递过来的酒杯,满满斟上,随后对秦浩轩道:“秦代堂主,这杯酒我敬你。”

    秦浩轩一脸淡然的笑容,端着酒一饮而尽,面带着几分欣赏说道:“多日不见,张扬,你长大了不少。这很好,以后继续保持。”

    这些日子秦浩轩习惯了这种说话方式,可张扬不习惯啊!在张扬听来,这摆明是前辈教训晚辈的态度。

    张扬很想问一句,你秦浩轩算老几啊?跟我这里装大尾巴狼?自然堂代堂主,真让你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是吧?两年时间,你知道我现在什么修为吗?本来咱两以前的过节我打算放下了,你还跑来我面前装?行!我回头找机会收拾你一下,让你知道知道轻重分寸!

    一旁的赤炼子,看到秦浩轩和张扬碰杯干酒,脸上浮起浅笑,心情变好:“秦浩轩和张扬都是宗门栋梁之才,他们关系若是能变好,未来太初教更有希望了。”

    赤炼子的好心,以及秦浩轩诚恳的话,落在张扬这里却不是滋味了,尤其张扬听了秦浩轩的话,恨不得一巴掌抽他脸上,心中暗骂:“得了便宜还卖乖,说这种大义凛然的话,是想让别人觉得我小气?”

    妈的!就你会在长辈面前装好孩子!张扬心中暗骂,面上挤出干笑:“你说得没错,我们都不是小孩了,现在都是门派栋梁之才,应当齐心协力,为光大门楣而努力,相逢一笑泯恩仇吧!刚才钟浩然师兄、罗师兄和南宫师兄向我敬酒时,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

    张扬故意将钟浩然向他敬酒的事摆出来,虽然他没有吹牛,说得是实话,但他言语中的优越感不言而喻,心中更是得意:“我虽然坐在弟子席,这么多人给我敬酒,你住在主席上又怎么样,还不是没人理你,连个敬酒的人都没有。”

    秦浩轩又不是笨蛋,当然听得出张扬言语中的意思,他微微一笑,不以为意的举起酒杯,道:“早该相逢一笑泯恩仇了。”

    说着,秦浩轩举起酒杯,仰着脖子便喝了下去。

    两人喝完酒,张扬的目光转移到秦浩轩左右的两个女人——上官紫和尚晨雪。

    早在张扬坐在弟子席,不住投射目光到秦浩轩这边时,他就看到上官紫和尚晨雪两人了。

    张扬揣测:“秦浩轩能坐在主席之上,那是因为他是自然堂的代堂主,这两个女人和他关系如此亲密,不但坐在一起,还有说有笑,光是他的双修道侣绝对不够身份坐在主席,肯定是某个掌教或高人的嫡亲后人。”

    “哼,她们一左一右坐在秦浩轩旁边,关系亲密谈笑风生,这秦浩轩到底走的什么狗屎运!平素追求我的女修仙者不少,可拿出来没有一个能和她们两比的,她们究竟是什么身份?”

    正当张扬疑惑时,他的狗腿子熊雨跑过来,为张扬介绍:“张师兄,这位是上官掌教的千金上官紫小姐,她前段时间因为不熟悉咱们太初教的情况,在太初教游玩时不幸中了毒呢。”

    听了熊雨的介绍,张扬心里一惊,果然是宗门掌教之女。

    他一脸自信谦和笑容,主动走上去,向上官紫敬酒:“上官紫小姐,在下张扬,刚从七丈渊战场回来,招待不周,敬你一杯。”

    张扬主动走来敬酒,上官紫委婉笑道:“张师兄,我不胜酒力,平日里滴酒不沾。”

    滴酒不沾?张扬恨得牙齿都要咬断,刚刚我可是看到你还主动跟秦浩轩这个弱种干杯,现在换我来敬酒却被婉拒,这岂不是表明我不如秦浩轩?

    秦浩轩一旁小声说道:“上官妹子,咱们太初教的仙酒温和醇厚但不上头,不会醉,没有问题的!如果你不喝,就显得我不够热情,师门长辈也会责备于我。”

    “张师兄客气了,小紫敬你。”上官紫端起酒杯,和张扬轻轻碰杯。

    张扬喝着酒,心里却不令秦浩轩的情,只是觉得,这人又在自己面前出风头,喝个酒,他也来装好人。

    这时熊雨又介绍完了尚晨雪,才对张扬说道:“张师兄,上官小姐和尚小姐都对咱们太初教的风光喜欢得紧,你刚从七丈渊战场回来,想必也疲累了,不如抽出几天宝贵的修炼时间,陪两位小姐到处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