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四百四十五章 炫富斗富尔不行【一更】
    罗金花知道秦浩轩有钱,但是没想到秦浩轩已经富到了这么个地步!活这么大了,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多灵石摆在面前。

    咕噜……罗金花吞咽着口水,自己刚刚跟对方说给好处的那件事情,现在看起来有一点点滑稽了,人家根本不缺钱……

    “原来秦师弟这么富有。”罗金花尴尬笑了笑。

    秦浩轩也不说话,继续着保持他的沉默,继续从他的龙鳞剑中往外拿其他的物件,虽然自己拿出的东西已经是超过罗金花的身价总和,但今天……他要做的,是让对方知道……罗金花的那点东西,对于自己来说是沧海一粟罢了。

    秦浩轩思考了一下,决定从龙鳞仙剑的空间中拿无形剑,这柄一指宽,半个手掌长的小剑透明如初,却散发出凌厉的杀气,仿佛这天地间没有它挡不住的一击。

    在秦浩轩拿出这柄无形剑时,罗金花感觉到自己的手脚发麻,这剑……这飞剑……堂主她老人家都没有这种品质的飞剑……

    罗金花入门多年,手里也有一些好东西,但她的好东西跟秦浩轩这柄无形剑比起来,简直连渣都不算。

    这一刻!罗金花感觉到了羞辱,为自己之前的做事感到羞辱!之前做的事情,就像是一个乞丐拿着一天乞讨到的财务,跑到城中第一首富面前跟对方炫耀,自己是多么的富有一般。

    一个入门四年不到的新弟子,还是绝对的弱种,竟然能拥有这么庞大的财富和如此之强的法宝,罗金花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秦浩轩眼皮都不太抬起一眼去看罗金花,刚刚这位师姐那一副高高在上的好人模样,让他很是不开心,虽然对方是站在对徐羽好的立场,但!自己何尝不是为徐羽好!

    秦浩轩不想表功,说徐羽能有今天的修为,自己的行气丹也是出过不小力的!但,罗金花让自己放弃徐羽?

    那……就放放家当出来,一来让对方知道,自己不是穷鬼,二来也让对方知道,自己是可以娶的起徐羽的。

    大千镜!

    秦浩轩又摸出了一件法宝!

    千里镜虽然是窥探型的辅助法宝,但其在修仙界之稀少,绝对是一只手能数过来的。

    “这种法宝,就连师尊都没有!”罗金花愣住了,她知道,这个千里镜可是有价无市的宝贝,这等法宝在手,绝对是窥探和保命的宝贝,甚至决胜千里之外。

    秦浩轩又拿出一些钟乳灵液。

    自从有了龙鳞仙剑这个绝对安全的空间,秦浩轩已经将钟乳灵液从绝仙毒谷中取出来带在身上,绝仙毒谷的东西虽然保存安全,但绝仙毒谷里的未知因素太多,万一毒气侵入灵液,将这些珍贵的钟乳灵液毁了,秦浩轩损失可就大了。

    这瓶钟乳灵液被拿出来后,秦浩轩特意打开瓶盖。

    罗金花作为入道师姐,也带过除了徐羽之外其他一些入道师弟,进入水府的次数不少,也亲手得到过几滴珍贵的钟乳灵液。

    “钟乳灵液!竟然是钟乳灵液!”罗金花低声惊叫出声,她不可思议的望着秦浩轩,这些钟乳灵液数量之多,她是从来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甚至都不敢想一次能有这么多量的储存。

    “每一滴钟乳灵液都是门派的宝贝,在水府出来之后,都会严格检查,根本不可能私藏下来,你是怎么存下来的。”罗金花一脸不可思议:“钟乳灵液的珍贵,就连五大堂的堂主都没有配额,只有太上长老、掌教和长老院的长老才有资格得到少许。”

    秦浩轩微微一笑,从储物空间中又找出两块半个手臂长的金色令牌,放在桌子上,道:“我有它,每个月都有两次自由出入水府的机会。”

    罗金花目光直勾勾的盯在这瓶钟乳灵液上,这么一大瓶的量,甚至可能比太初教的存货还要多,至于秦浩轩手中两块金色的水府令牌,上面雕刻着自己看不懂的铭文,光从它那和水府极似的波动就可以看出,这两块水府令牌绝对是进入水府的钥匙。

    罗金花眼界不算太差,她能猜到这两块水府令牌,可能是解开水府秘密的关键。

    “每个月两次进入水府的机会。”罗金花喃喃自语,怔怔地看着秦浩轩,只要秦浩轩修为不超过仙苗境二十叶,他可以继续进入水府,那里的钟乳灵液岂不是予取予求?

    将这两样东西放到桌上,秦浩轩又拿出了一个白玉如脂的玉盒。

    这个玉盒很沉重,压在桌上时,将桌面都压出些许裂痕。

    罗金花神色微愣,狐疑地看了秦浩轩一眼,又看着那个将特制桌子都压出裂痕的玉盒,心中猜测这是什么东西,竟然这么重。

    秦浩轩打开玉盒,顿时一股灵药清香传遍整个房间。

    在玉盒中,赫然躺着一株堪称天材地宝的灵药——九天红。

    罗金花熟读奇花异草榜,对九天红的模样和秉性再熟悉不过,当她看到这株九天红时,登时愣住了。

    九天红在奇花榜上位列第三,它的价值比位列异草榜第三的芝仙草价值更珍贵,倒不是它的药力远超芝仙草,而是这玩意身坚体固,寻常修仙者想采摘下来,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九天红之罕见,之珍贵,做了多年入道师姐的罗金花再清楚不过,所以当她看到这株九天红时,眼睛瞪得比什么时候都大,嘴巴微微张成圆形,当了这么多年入道师姐,曾经跟不少入道师弟师妹提及过这种珍贵的灵药,没想到这辈子竟然还有机会亲眼看到。

    此时,罗金花脸上精彩的表情,岂是一两句话能形容的。

    这九天红,是秦浩轩又新找到的一株,品相比之前送给掌教的那一支还好!

    “这种东西,别说掌教,只怕倾全宗之力,都未必能找到第二株吧。”

    秦浩轩不理会喃喃自语的罗金花,他继续从龙鳞仙剑的空间中拿出一颗小小的珠子。

    这颗珠子刚刚出现,便散发出浓郁的毒气,令罗金花精神一震。

    她仔细看了许久,这颗比黄豆略大一点的珠子,竟然是毒灵珠。

    “连毒灵珠这等珍惜罕见的东西,他都有……”罗金花已经无力说话。

    “这是一口灵泉。”

    罗金花木然望着秦浩轩,一言不发,老实说,她已经被秦浩轩刺激得麻木了,这么多宝贝,别说她自己,就连她师父,甚至太初教掌教,都拿不出来。

    对比起自己为了让秦浩轩离开徐羽,而拿出来的那点东西,罗金花脸都红了。

    秦浩轩还附带着拿出赤炼子送他的本命剑气,翠玉色的符箓摆在桌上,自有一股凌厉气势透出。

    秦浩轩认真地看着罗金花,眼神中还带着一股淡漠的轻蔑,说道:“罗师姐,我不会离开徐羽,是因为我真的喜欢她。若我的存在成为她修仙证道的桎梏,她也如此认为,我定会离开。因为徐羽妹妹若是能羽化登仙,飞升正道,是我最愿意看到的。但你拿出这些东西贿赂我?你是认为徐羽只值这点?还是我只值这点?”

    “论财富,整个太初教年轻一辈弟子中,超过我的应该不多吧?”秦浩轩目光霸气无比,因为愠怒而显得咄咄逼人。

    罗金花木然点头,道:“超过你的……应该没有。”

    她脑海中闪过徐羽、张狂、李靖的影子,就这三个无上紫种,他们就算有各种奇遇,得到的东西未必会比秦浩轩多吧?

    罗金花刚回宗门不久,但也听说过秦浩轩这两天在宗门的风头事,尤其是他打败扶桑国护国邪教华万谷的弟子,反而得到华万谷赠送的中品符兽骷髅穷奇,这件事在太初教几乎是无人不知了。

    看着桌上已经满满的摆了一桌子宝贝,任何一个拿出去,都是能令修仙者疯狂的宝贝,但骷髅穷奇秦浩轩没有拿出来,更让罗金花疑惑无比:“他到底还有多少底牌没有拿出来,他肯定不止这么些东西。”

    “所以,拿出东西来贿赂我,就凭你拿出的这些东西,和我所拥有的比起来,寒酸这个词你都不配用啊!”秦浩轩冷冷笑着。

    罗金花并没有生气,她完全可以理解秦浩轩的激动情绪,反而感慨说道:“可惜啊可惜,秦浩轩只是一个弱种,若他哪怕是有色仙种中最差的灰种,和徐羽师妹在一起,对徐羽师妹都是莫大的帮助……”

    秦浩轩旁边,一直默默无语的蓝烟忍不住了,她跳出来说道:“弱种怎么了,饱满仙种又怎么了?你怎么能这么瞧不起弱种?难道你不知道,修仙界中最多的就是弱种和饱满仙种么?哪个门派的根基和中流砥柱,不是这些弱种弟子?若是没有弱种,修仙界哪有今时今日的盛况,你们太初教哪有现在的规模,难道你们百花堂,就全是有色仙种么?”

    蓝烟一脸为秦浩轩不平,斥道:“你的先人前辈可能是修仙者,为你打下了修仙的根基,你们这些仙二代,仙三代,又如何能理解一个普通修仙者的心情?”

    蓝烟是一个标准的修仙世家子弟,但这段时间和秦浩轩在一起,她已经深深为秦浩轩的勤奋刻苦所打动,现在的她更像一个普通修仙者,而不是高高在上的仙二代。

    听着蓝烟义正言辞的辩驳,秦浩轩也忍不住心头激动,在心里告诉自己:“别激动,别激动……”

    饶是如此,他也没阻拦蓝烟斥责罗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