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天人五衰奈何奈何【二更】
    罗金花并没有反驳,她安静地站起来,看了一眼激动的蓝烟和秦浩轩,轻轻叹息一声,在心里说道:“修仙界中,能有传说流传下来的都是那些有色仙种,弱种撑起了各大修仙宗门没错,但他们只是各大宗门最底层的弟子,一生庸庸碌碌无所作为,我也见过太多不甘于命运的弱种,他们妄图改变自己的命运,只是最终在岁月的碾压下,都化作了一捧黄土。”

    罗金花心里如是想着,但还是没有说出来,她懒得去和秦浩轩以及蓝烟争辩,无数年来,无数修仙者证明了她的观点,事实胜过雄辩,最终时间会告诉别人,谁才是主宰这个时代的人。

    她安静的离开了。

    望着罗金花离去的背影,蓝烟还在那激动的大喊:“你们得到的资源多,你们习惯高高在上,但是我告诉你们,哪怕最低贱的杂草,也会长成参天大树!”

    喊着喊着,蓝烟泪流满面。

    秦浩轩走到蓝烟身后,轻轻拍了拍她的香肩,也不知道是安慰还是感谢,抑或两者都有吧。

    蓝烟泪流满面,眸子中满是哀切,不知是为秦浩轩,还是为命运多厄的自己。

    秦浩轩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目带感激的深深凝望了蓝烟一眼,此时天色不早,赤炼子估计很快就要来带他们去万应战场了,他轻轻说了一句:“我先出去了,门派里还有些事。”

    蓝烟点头,目送秦浩轩离去。

    秦浩轩、刑和阴十三站在无名峰的峰顶,等到夕阳落下西山,夜幕渐渐浓郁,一轮弯月也从东方缓缓升起,洒下幽幽清辉。

    过去几天,这个时间赤炼子早来接他们去万应战场了,但今天却迟迟没到,又等了一会儿,才有一名长老乘坐仙云车到来。

    这名面目清癯的长老话不多,神色阴郁,走过来后便说道:“我是古云堂长老灯燃,请随我去万应战场。”

    “不是赤炼子师叔?”秦浩轩诧异问道。

    “赤炼师兄因门派中事来不了了,我代替他送你们去万应战场。”灯燃长老也是仙树境强者,气度超然,说这话时神色间那一抹郁色很明显。

    秦浩轩心中奇怪:“赤炼子能有多忙?送我去万应战场的事,乃是掌教真人亲自吩咐的,门派中再多贵客到来,也有其他诸多长老去接待,轮不到他呀。”

    看到秦浩轩不解,刑拉了拉秦浩轩的衣袖,小声叹息:“不是赤炼子不想来,我早说过他的寿元真的快耗尽了。”

    秦浩轩一愣,心中默念:“赤炼子前天就出现过天人五衰,难道这是真的?”

    灯燃长老催促道:“走吧。”

    秦浩轩摇头,道:“不,我要去看看赤炼子师叔。”

    灯燃长老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更难看,皱着眉说道:“你去看他干嘛,赤炼师兄正忙着呢。”

    秦浩轩坚决不肯,语气生硬的说道:“我必须去看他!他应该不是忙门派中事,而是一个你我都知道的原因。若不去看他,我拒绝去万应战场。”

    他目光炯炯的望着灯燃长老,态度决然。

    对于秦浩轩,灯燃长老也听说过不少,而且万应战场的事他也知情,心道:“秦浩轩是自然堂的代堂主,论起门内地位比我还要高出一些。掌教真人对他又颇为器重,让他去万应战场查勘地形地势,准备训练新入战场的弟子,据说此人最擅长创造奇迹……对了,他还送过一柄仙剑给赤炼师兄,他们之间的关系应当不错,说不定他真能帮赤炼师兄一把。”

    想到这里,灯燃长老默默点头,转身上了仙云车,带秦浩轩和刑以及阴十三一块去了。

    仙云车在一座生长着郁郁松柏的小山峰上落下,站在山巅,几乎可以将这个小小的山峰一览无余,在山峰右侧,一株足有三四丈高的巨大苍柏下,有个封闭的小山洞,小山洞前分散站着几个弟子,目光警戒,神色黯淡,目露哀伤。

    秦浩轩下了仙云车后,径直朝那小山洞走去,还没接近就被护法的几名弟子拦住。

    “你是谁?”

    一名弟子警戒地看着秦浩轩,一手捏着一枚灵符,面色沉重,声音沙哑。

    灯燃长老说道:“他就是自然堂代堂主秦浩轩。”

    听到秦浩轩这个名字,这几名弟子脸上戒备的神色明显放松一些,但还是挡在他身前。

    “我想看看赤炼师叔。”

    “不行!”赤炼子的几名弟子异口同声拒绝:“师父正在闭关,谁也不见,秦堂主请回。”

    秦浩轩平静望了一眼这几名弟子,说道:“你们师父是不是在闭关,想必你们比我更清楚,现在你们师父寿元不多,命在旦夕,我或许有救他的机会。”

    师傅寿元将尽,如何救?几名弟子疑惑的看着秦浩轩,身体下意识的向两旁躲避,本能的期待着奇迹真的可以出现。

    这几名弟子犹豫时,山洞中忽然传出一个略显虚弱的咆哮声:“滚,让他滚!我不想见他。”

    赤炼子的怒吼,顿时将他这几名弟子的犹豫打消了,一个个板起脸要赶秦浩轩走:“秦堂主,这座山峰是我家师父闭关修炼的地方,既然师父不愿见你,还请秦堂主莫要打扰他。”

    “这个别扭的老家伙!”羿立皱眉望着山洞说道:“长老,想来你与赤炼师叔的关系不错吧?”

    灯燃长老点头默认:“是啊,我和赤炼师兄是过命的交情,他生性倔强,还不让我告诉掌教,即便告诉掌教,那也无济于事。”

    秦浩轩点头:“以赤炼师叔在门内的地位,即便是现在寿元将尽,也是没有资格获得门内的延寿丹或钟乳灵液的,仅凭他独自闭关苦修,难逃一死。”

    灯燃长老面含伤心沉默的点动着头,没有人会愿意看着自己的兄弟去死。

    “相信我,我有办法救他,只要你将这几个弟子制住。”秦浩轩诚恳地望着灯燃长老。

    灯燃长老此时也心乱如麻:“我和赤炼师兄是过命的交情,当初一同上过战场的,他还救过我的命,若不是他,我也突破不了仙树境,早就和那些没能突破的师兄弟们一块上了英灵山了……这辈子我没有违逆过他的话,如果你能救他,我就听你的!”

    听着赤炼子刚才那一声虚弱与痛楚并存的吼声,灯燃心如刀绞,他知道赤炼子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如果没有延寿的天材地宝,他必死无疑。

    现在秦浩轩说能有办法救人,他的心瞬间就活络起来,看向秦浩轩的目光像抓着救命稻草。

    不止是灯燃长老,赤炼子那几名弟子又何尝不是如此,所以灯燃长老暴起制服赤炼子几名护法弟子时,这些弟子根本就没有抵抗,假装不敌,束手就擒。

    他们与灯燃长老,都将充满希冀的目光,望向走进山洞的秦浩轩。

    山洞不大,仅有百来见方,赤炼子盘膝坐在山洞中央,整个山洞充满了暴虐的灵力。

    看到赤炼子时,秦浩轩不禁吓了一跳,此时的赤炼子哪还有人样,神情憔悴不说,在他的身上,始终有一层浓浓死气将他包围,他的嘴鼻耳中,不断喷出灰黑色天人五衰的气息。

    在赤炼子的四周,这些死气氤氲不散,不时化作刀枪剑戟疯狂攻击他。

    每一道灰黑色的死气,狠狠击在赤炼子身上时,每被击打一次,赤炼子额头上的皱纹便加深一些,那苍老如干枯橘皮的脸庞,比死人脸色还要难看,眼神近乎癫狂。

    天人五衰的气息就像一柄钢刀,不断割裂赤炼子的寿元,不断消耗他的生命,让这个濒死的老者更是垂危。

    “可怕!”尽管见过一次天人五衰,但秦浩轩再次看到时,心里还是不禁一寒,这便是修仙者濒死时的惨况,因为逆天夺命,因为修仙证道,与天抗争,所以将死时所受的痛楚是普通人的千倍万倍。

    赤炼子抬眼看秦浩轩,那灰褐色的眼珠中几乎看不到活人的生机,眼神哀鸿,道:“你来这里干什么?快去执行掌教的任务!少打扰我闭关!滚!”

    此时秦浩轩心中是惊讶和悲伤交织,毕竟和赤炼子相处了这段时间,虽然谁也没提之前的事情,但毫无疑问已经冰释前嫌,并且有了一些感情。

    他轻叹道:“早知现在,你当初又何必利用那些弟子,将他们给杀死了。”

    “你懂个屁!”赤炼子情绪激动,低声吼着,目露凶光:“你现在赶快滚,趁我还有理智!否则等我寿元耗尽的最后一刻时,会彻底丧失理智,那时我可不会管其他的,肯定会抓着你,逼着你拿出钟乳灵液。”

    秦浩轩满心惊愕,他没想到即便到现在这份上,赤炼子都不想扑上来逼自己拿出钟乳灵液。

    “你当年不是想杀我么?杀了我之后,或许就能得到钟乳灵液,延长寿元。”秦浩轩目光如炬,直视着赤炼子。

    “当年你是一个弱种,虽然出众,但只是弱种中较为出色而已,放在整个门派中并不算什么,充其量算弱种里的怪胎。但现在你已经成长起来了,不但是太初教的未来,更是你们自然堂的未来。你们自然堂积弱多年,好不容易出了你这么一个弟子,承载了你师父和整个自然堂的希望。当年你师父也是对我有恩的,我又如何能将你杀了,只为延长我几十年的寿元呢?”赤炼子声音虚弱的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