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四百三十六章 求天问地森魔域【三更】
    刑只是推算了这么一小会儿,便全身汗如浆水,眉心、脸盘上都沾了因为出汗过多而蒸发留下的细小盐粒。

    对于刑的脾气,秦浩轩心知肚明,这家伙向来争强好胜,如果不是真正的没有办法的话,他不会说出这种丧气话。

    秦浩轩神识力量在众人当中是最强的,刚才也感觉到了,刑在推算的时候,冥冥中似乎于什么力量在阻挠、左右。

    一个死去了数十万年的纯阳仙王,到了此刻,依然有混淆天机之能,这神通真的到了逆天的地步了。

    秦浩轩这一刻,对于脚下这片土地某处埋藏着的那位仙古强者,充满了莫名敬畏。

    修炼路漫漫,也唯有充满敬畏、坚韧的心灵,才能够攀登上大道巅峰。

    “既然如此,那便走一步看一步吧。”

    秦浩轩的无奈也影响着所有人,即便有人不想接受这个现实也只能去接受它,仙王大墓……无人可以反抗这里的一切。

    走一步看一步虽然是最蠢的做法,却也是大家唯一能做的事情。

    龟壳最后指出的方向,是通往墓穴外围的一条小径。

    在曲径通幽的小径里行了一会儿,路过一条银河般的瀑布,珠玉飞溅,众人心中一喜,只觉得希望大增。

    刚刚绕过瀑布不久,又是进入了一条小径当中。

    足足走了大半个时辰,众人赫然发现,远方那座隐约在云雾当中的大山,竟……越来……越近!

    太初教众人脸色越来越难看,他们历经生死,心中已有些厌倦这危机四伏,犹如森罗地狱般的古墓,一门心思想着如何早点跑出去。

    没成想都大半天了,不但没有逃离古墓,反而离古墓越来越近。

    “这路……不对吧?还需要往前继续走吗?”终于有一个太初教的女弟子在被一条刺藤割了手后,发出了众人心中的疑问。

    不少太初教弟子也在沉默中点头,这条路……怎么看都并非是生路,而是绝路!

    刑的眼中也是无奈,仙王级的大墓,这东西已经超过了自己的能力。

    秦浩轩第一次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开始对刑有了依靠的感觉,而当刑的依靠无法撑住时,自己居然是这样的脆弱,无力感在心头快速的蔓延。

    “花劳师兄,不如……我来卜算个一二?”人群中有人终于忍不住的发出提议。

    刑无奈的连笑的力气都没了,自己的卜算之力虽然远不如蓝烟,但比眼前这些块料还是要好上很多,毕竟自己这一手卜算也是得了蓝烟的真传,如此危险境地让人乱卜算,不是找死吗?

    “是啊……多一个卜算的总不是坏事。”人群中又有人喊话。

    秦浩轩认得说话的人,夏云堂的诸葛明灯!太初教卜算以夏云堂为首,任何夏云堂弟子都有着一手不错的卜算能力。

    只是……秦浩轩可是听过蓝烟对夏云堂的卜算评价,夏云子堂主修为深厚,用此等卜算数术自然毫无问题,但……这卜算之术很是难用,夏云堂的弟子能用好的不过十人,而那十人的名单之中,恰巧便有这个修为不过,但是卜算方面很有天赋的诸葛明灯。

    “诸葛兄,那你便试试吧。”秦浩轩叮嘱道:“量力而行,切记切记量力而行。”

    “晓得。”诸葛明灯面色深沉,令他那张比马脸还长的脸,在这一刻又长了几分。

    “求天,问地……”诸葛明灯声音低沉,双手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样式古拙的玉筒。

    玉筒之上烙印了各种奇怪符文、神秘脉络,一道道清气在其中流淌。

    无数的符文跟缓缓运转的河流一样次第闪烁,每闪烁一下,予人一种神秘莫测,蕴含天地道理的奇异韵味。

    玉筒在手,原本面色深沉的诸葛明灯,神情一下变了,仿佛手中的玉筒是比他性命还要珍贵的圣物,神情肃穆而认真。

    秦浩轩在旁边看了,都不禁暗赞了一声。夏云子堂主果然有几分能耐,居然能够教出这样的弟子来。

    卜算、阵法之道,本来就是用推测天机,利用天地大势。也唯有对天地大道心怀敬畏的人,才能够只能真正领悟出卜算、阵法至道。

    就连刑看到诸葛明灯这个模样,也都沉默不语了。显然也是认同了他有几分能耐。

    双手捧住玉筒,神情恭敬得像是捧着祖上灵位。仙种上的灵叶开始闪烁,一股股的灵力顺着叶片脉络,源源不绝的流淌出来,灌输入了玉筒里。

    嗡的一下,玉筒上的符文仿佛一只只游鱼钻出,围绕玉筒沉沉浮浮。

    一股幽深通玄的气息,笼罩全场。

    “哗——”

    玉筒上的玉签在诸葛明灯手上摇了一下。

    那一个个符文,开始向周围的四方散逸,窜入了深不可测的高天上。

    诸葛明灯抬头望天,瞳孔里竟出现了刚刚散逸出来的无数符文。就如同是那些符文将影子投射到了他的瞳仁里。

    无数的符文在疯狂的变换,诸葛明灯嘴角刚刚咧出一丝笑容,突然间高天上传来了无数沉闷的响动。

    噗噗噗。

    一股股烈火在虚空四方响起。

    每一点流火竟隐约就是那散逸到天空上的符文。

    “啊,怎么会这样?”诸葛明灯不敢置信的望向天空中的流火。

    这时候,那些流火流火坠落、爆炸。

    诸葛明灯凄厉惨叫一声,双眼陡然间爆炸开来,狂吐了几口鲜血,捂住胸膛,一下昏厥过去。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秦浩轩等人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诸葛明灯如今已经……瞎了!一身的本事,随着刚刚的突然事件折损了大半。

    这片天地……实在太诡异!

    犹如森然魔域。

    刚才还有几个手拿古老铜钱,跃跃欲试的太初教弟子们,看到诸葛明灯的惨状,一个个打了个寒颤,顿时偃旗息鼓了。

    他们自问自己的实力并不比诸葛明灯强。现在诸葛明灯被天地间的冥冥大力量弄成了瞎子,有这前车之鉴,其他人不敢再轻举妄动。

    直到这一刻,众人才知道这位花劳师弟是多么的与众不同,刚刚的卜算只是令那龟壳受到了些损害,至于本人……却没有半点事情。

    秦浩轩同刑的心中都是暗道了一声可惜,这诸葛明灯刚刚的表现确实是个人才,只是……如今却……

    “来两个人,将诸葛兄照顾好,其他人休要在随便占卜了。”秦浩轩下完一个命令,将视线转移到了刑的身上小声问道:“诸葛明灯这等结果,你是否早有预料?”

    “没错!”刑毫脸上带着几分平日里少有的冷笑:“他那点能力也想窥探仙王秘辛?得了失心疯,自然要给点教训。”

    秦浩轩盯着刑,刑毫不在乎的回瞪着秦浩轩。

    半响,秦浩轩叹了口气,不满渐渐化作幽怨的埋怨,他知道刑对自己好,到了这地步,众人心中都会发慌,而发慌会渐渐化为焦躁,到时定会发生骚乱。而自己的心慈,若是知道诸葛明灯会有这等下场,定会阻止……可那样一来……事后的骚乱又该如何制止?刑也知道自己不满它这次幸灾乐祸的袖手旁观,可以说……对刑来说……牺牲这里所有人能保住他秦浩轩,这刑都会毫不犹豫去做吧?

    只是……这些人都是太初的人啊,秦浩轩心中痛楚,刑为了提前消灭可能发生的骚乱,让诸葛明灯付出了足够的代价,让众人来明白……到此时此地只能听他秦浩轩的!可……这代价……是太初教优秀弟子的一双眼睛啊!

    “接着走吧……”刑拍了拍秦浩轩的后背:“在这里,众人能活下去,比一双眼睛重要多了。”

    刑的话音一落,便首先抬起脚,继续向那曲折小径的远方走去。

    众人纷纷赶紧跟上,阴十三和赤九在旁边一肚子不悦,私底下将那太初教众人好一通嘲讽。

    走着走着,面前的景致慢慢模糊起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地上蒸腾起了浓浓的雾气。

    牛乳般的雾气浮沉在天地间,将周围的山川、溪流遮掩得朦朦胧胧,一派神秘的迷人景致。

    但是这等景致,现在太初教可没有人能够欣赏。

    生死关头,这等雾气在众人看来,似乎不祥。

    而且大雾会影响人的视线,如果里面有神秘怪物存在,对于众人无疑是一大威胁。

    隆——隆——

    大地上,陡然有了轻微的震颤。

    这种震颤十分有节奏,好像是什么庞大的事物缓缓移动一样。

    秦浩轩心头一动,连忙拿出了千里镜,一股纯净凝练的灵气灌输进去,千里镜显现出的镜像极其模糊,仙王大墓这片天地,恐怕连天地法则都被仙王墓的风水局给彻底镇压,在这方天地之中,仙王才是真正的主宰,哪怕……如今的他已经陨落。

    千里镜失效,如此情况秦浩轩唯有冒险施展神识,或许这样会冒犯到仙王,或许这样会受到反噬,可这是如今唯一的办法,只能冒险。

    本来漆黑的瞳孔,突然间蒙出了淡淡的金色光芒,秦浩轩眼前的大雾如冰雪般开始笑容,至少前方数里地的情形能够看得清楚,

    高大的山峰之上,弹出一颗巨大而狰狞的独角脑袋,它在缓缓移动,精光四溢的瞳孔四处逡巡,搜索着四周的一切任何动静。

    “仙树境不止……”秦浩轩忽然发现自己是如此的弱小,之前面对四十叶战力的敌人,在如今看来真没有什么骄傲的地方。

    这里究竟是仙王墓穴,还是黄泉魔狱?

    高楼大厦说

    第四更,稍晚个十分钟八分钟……稍等稍等。为了赶稿子赶的第四章有些着急,我写的自己回头看,有些不满意,我得再自我精修一次,不能拿自己不满意的作品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