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四百六十九章 再回七渊恍如隔世【二更】
    这时候那混沌兽骨架的嘶吼也越来越强烈,混沌气息氤氲,将周围雷霆的迅猛攻击削弱了不少。

    饶是如此,混天梭受到的冲击越来越强,太初教众人被冲击力量抛得犹如圆球,咕噜噜的四处滚动,猛烈冲击。

    不过他们在一波波的撞击当中也学精明了。所有人都将符兽集中起来,围拢成了一个大圆。

    有周围一圈符兽保护,粗壮的兽骨将众人牢牢围拢在中央,符兽撞得符文湮灭不停,甚至兽骨都有坍塌。

    不然太初教众人就算不死也要重伤。

    到了最后,秦浩轩纵然道心种魔大法大进,肉身堪比仙树境强者,也不得不祭出龙魔金身,再用鬼气将全身包围。

    这才安然无恙。

    他几次都眼看混天梭被撕出了肉眼可辨的缝隙,但是那些历代祖师残留下的真言符文,又将缝隙弥补愈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混天梭再次被撕裂开一个足足有簸箕大小的洞口时,扭曲的空间之力刚要灌进来。

    突然间,各种奇异的混乱力量同一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混天梭直接向下方自由坠落,轰隆一声巨响,震颤了一番之后。

    混天梭便一动不动了。

    怎么没动静了?难道……安全了吗?

    秦浩轩沉寂了许久,才缓缓吐出了一口长气。

    他有些不敢置信的向周围看去,透过斑驳断裂的晶膜,依稀可以看到外面苍茫的天空,还有连绵无际的崇山峻岭。

    绵密如织的白云上,阳光大片大片的抛洒下来。

    整个晶莹的混天梭在阳光照耀下,像是一个闪闪发光的巨大蚕茧。

    很显然,已经逃离了那片狂暴的空间漩涡。

    “我们……我们活着出来了!”

    刑这时候如同大梦初醒,从符兽里面钻了出来,脸上表情似笑又似哭,最后眼睛终于是潮湿了。

    秦浩轩嘴角牵动出一丝笑容,真的,大家都还活着,真是好啊。

    “哈哈哈,我们都活着出来了。老夫终究是不负掌教所望,将你们这帮兔崽子,都安全的带出来了。”原本一直沉默不语,神情凝重的赤炼子这时候意气风发,站在一干太初教弟子面前,嚣张扬天狂笑起来。

    “额……这死老头子,也不知道当初在绝阵里是谁救了他……”秦浩轩看到赤炼子这嚣张模样,不由一阵无语。

    其余的太初教弟子众人,听了赤炼子长老的话,倒没有违和感,反而纷纷上前感谢一番。

    毕竟这趟众人能够真正的安全逃出生天,还真是多亏了赤炼子的混天梭。

    跟众弟子寒暄了一番,被人狂拍了一通马屁后,赤炼子心头大爽。

    在绝阵里面憋屈了两年,虽然修为一直突飞猛进,但是担惊受怕了这么久,实在让他憋屈,直到此刻,才觉得胸中块垒一扫而光。

    不过当他的目光看到那地上的混天梭时,又不禁一阵心痛。

    那空间漩涡里庇护众人的宝贝,此刻上面暴露出了无数道细小的缝隙,上面大阵的符文明明灭灭,只有几颗还在闪烁。

    里面混沌兽骨架散发出的混沌之气,已被打穿,连兽骨都有所损伤。

    整个混天梭,已不复当初威风凛凛,光芒四射的模样,反而像是奄奄一息,风中残烛的老人一样。

    不过唯一让他有些安慰和惊讶的是,那一团混沌气息,里面闪烁着亿万符文,依旧在不断的分解吞噬着那些灵力微弱的仙灵兵气。

    按照这个架势,他强行融合进混天梭里的仙灵兵气,如果任凭混天梭完全融合的话,到时候混天梭会迎来再一次脱胎换骨,威力简直不可想象。

    当下他连忙小心翼翼将混天梭缩小飞,放进了身体可供收藏的地方。

    耳边犹自还有太初教弟子劫后余生的欢呼,秦浩轩却很快就从兴奋中清醒过来,走出混天梭后,他赫然发现,周围的一切事物,看上去都有些眼熟。

    那大地上深深的沟壑,已长满了藤萝花草,突兀的出现在两座山峰之间。

    这沟壑,怎么看都像是被修仙者用飞剑斩击而成,上面依旧残留着一股浓烈的杀伐气息

    而且整个沟壑笔直如柱,一直绵延了数里之远,就像是大地上的一道伤口,触目惊心。

    “这沟壑真是太熟了……对了,我从前跟赤炼子这死老头子还结怨的时候,被赤炼子赤炼子和那散修界的老变态云鹤子一起追杀,当时我引得这两人相斗……云鹤子当时劈出了一剑,在大地上划开了这沟壑……”

    顿时如电光闪过,一个答案在秦浩轩脑海里呼之欲出。

    这里是——七丈渊战场!在上次入红尘的试炼当中,他可是一举成名。

    这个地方,是太初教和翔龙国散修联盟通天观的散修厮杀战斗的地方。

    对于这里,也无怪乎秦浩轩会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觉。这可是他发家的地方啊。

    “奇怪,怎么从空间漩涡出来,居然来到了七丈渊战场。我们不是应该落入古墓里的某处才对。”秦浩轩眉毛皱紧,疑惑不解,目光望向了他身边的刑。

    刑苦笑一声:“能活着就不错了。还管这么多干嘛?那个绝阵太过玄奥,里面的空间山水大势变换,时空都一刻不停的变化,哪里还能够推测出什么方向来。肯定是空间扭曲了,将我们送到了这里来。”

    秦浩轩一想,也是这个道理。人力有时尽,纯阳仙王设置的绝阵,天威莫测。那绝阵里的变化,能逃出生天来,都算是万幸了。

    若是没有改造后的混天梭以及刑的推算,恐怕就算是仙婴道果境修仙强者,在那空间漩涡里也已经身死道消。

    感慨了没一会儿,秦浩轩耳朵翕动,敏锐的听到前方有事物急速飞掠的破空声。

    他瞳孔里顿时凝聚了两抹淡金色的光芒,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只见六七个身穿太初教褐色、青色袍服的弟子,脸色惊惶,身上血迹斑斑,沿着那巨大的剑壑疯狂跑来。

    最前方的那太初教弟子,身材魁梧,骑着一头三角蜥符兽,一马当先。

    他的符兽显然遭到了重伤,上面大片大片的符文都黯淡下去,头顶上的兽角也被削断,只留下短短的如同树桩的一小截。

    落在最后的两个人,甚至都各自断了一只手臂,脸色狰狞而痛苦。跑的时候,紧张的拿了一张符箓,还不时慌张的向后面张望。

    原本正为劫后余生而暗自庆幸的太初教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由都愣住了。

    远远的,那群逃亡的太初教人,也看到了秦浩轩等人。

    他们先是吓了一跳,以为是有敌人狙击。

    继而仔细辨认了一下,才依稀看到那些衣衫褴褛的人身上的衣服竟是太初教的,而且是灰袍弟子,一看就是那种混得很惨烈的样子。

    不然怎么可能穿得这么破烂。

    这几个太初教的人,虽然在逃亡中,眼神里依旧有几分轻视。

    “你们是哪个队长带着的?看你们这个邋邋遢遢的傻样,居然还来到这丙等战区,还不快跑!”

    那正一马当先,逃在最前面的,正在操纵符兽狂奔的太初教人,一看到秦浩轩等人呆呆愣愣的样子,一张马脸马上一沉,不由连忙大声呵斥道。

    他很恼火,这帮家伙少说也有六七十人,居然都不知道情况危急。

    秦浩轩等人死里逃生,确实是搞得很狼狈。他们浑身衣衫破破烂烂的,脸上乌漆墨黑,加上一直运功抵御混天梭里的剧烈颠簸冲击,精气神就显得差了一点。

    最重要的是,秦浩轩等人进入万华战场里的古墓时,这批弟子因为天地法则压制,挑选的都是仙苗境二十叶以下、仙苗境以上的灰袍弟子。

    太初教众人按照地位高低,从低到高有灰袍、褐袍、青袍、橙袍、赤袍、金袍、紫袍之分。

    逃亡的一干人,最少都是褐袍弟子,哪里会将马定山跟罗阳宗等灰袍弟子看在眼里,言语间,自然是老大不客气。

    众人目光顿时齐刷刷望向了秦浩轩。

    那骑在符兽当中的太初教人,目光也气势汹汹的盯紧了秦浩轩——看来这小子就是队长!

    秦浩轩摸了摸鼻子,有些不理解,“逃跑?为什么要逃跑?”

    在七丈渊战场上,他的字典里可从来没有“跑”字。

    那骑着符兽的太初教马脸青年,听到秦浩轩的话,不由又急又怒。

    他让这帮实力低微,衣服破烂的弟子跑,完全是处于照应同门考虑,没想到这些人居然如此磨蹭。

    “让你们跑,啰嗦什么!这个战场出现了一点问题,不是你们能对付得了的。你们赶紧走!”

    他话音刚落,就传来了阴测测的声音。

    “嘿嘿,就凭你们这种实力,还想逃出爷几个的手掌心?”

    那声音似在远方,又似在太初教众人耳边回响,忽远忽近,说不出的阴邪诡异。

    只见远方的山谷口,突然间几道烟尘如同黄龙般滚滚冲来,几个呼吸间就来到了太初教众人面前。

    这竟是几个面容阴鸷,身上衣服五颜六色的修士。

    为首的一人身后背负了一把琵琶似东西,散发出阴沉沉的死气黑光,煞是扎眼。

    其余两个人,竟是驾驶着两个复合型的巨蟒符兽。

    两只巨蟒彼此纠缠在一起,两个硕大的脑袋看着众人。

    符兽瞳孔间散发出阵阵紫芒,每一点鳞片似都有鬼神莫测的威能,稍微一个动静,就涌出阵阵灵光。

    从这巨蟒身上散发庞大灵力判断,每一只的威力竟都接近仙苗境三十八叶。

    远远比那马脸青年的三角蜥符兽予人的感觉强大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