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四百七十二章 血衣再现小队初成【一更】
    如今赤九达到了仙苗境四十五叶,还在向更高境界攀升,赤炼子看在眼里,简直想要放声大笑——他的弟子,他的弟子终于也有足够的实力能在太初教扬名立万了,哈哈哈!

    毕竟太初教的年青一代里,能够达到仙苗境四十叶以上的,已是屈指可数。每一个都是太初教的中路抵住,未来基石。

    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自己弟子有如此成就,赤炼子当然高兴得合不拢嘴。

    “……太初教什么时候冒出了这样一批出色的灰袍弟子!我还以为刚才那个庞大元就是最强的了,没想到他在这一干弟子里面,竟只能算是普通……这样出色的人,一个,就是很难得了。七八十个这样的人,在太初教绝对是早就出名了,为什么从前都没有听说过?他们到底是从哪里蹦出来的?”太初教那马脸青年,完全被面前惊人一幕震慑住了,只觉匪夷所思。

    众人突破的当头,秦浩轩倒是显得有些百无聊赖。在他释放出腾腾鬼气的情况下,周围别人有散修前来偷袭,竟来几只潜在地下的妖兽,嗅到强大恶鬼的气息,都远远逃遁开。

    秦浩轩手上点燃了一点灵符,空气里顿时聚敛出了一阵灵力水花,在他脸上温柔的拂过去。

    顿时一阵神清气爽,原本风尘仆仆,有些肮脏的脸庞上,显露出了一张英气逼人的坚毅面庞。

    “这位师兄如何称呼?现在七丈渊战场究竟是个怎么情况?我看师兄们狼狈的样子,是不是战场形势发生了变化?我记得从前的时候,一直是我们太初教的人,压着这帮散修在打的啊。”秦浩轩这时候,走向那个马脸青年,连珠炮似的发问。

    他实在离开太初教太久了,整整两年时间,对于外界发生的事情都一无所知。

    现在通过空间漩涡,来到这七丈渊战场,更是疑惑不解。

    看那三个散修追击众太初教人的样子,似乎嚣张得很啊。而四年半前,他在这个七丈渊战场的时候,这里面的散修可是谨小慎微,根本就不敢如此放肆。

    而且一度时间,他完全就将这帮子散修杀得鸡飞狗跳,少于十个散修的队伍,根本就不敢走出敌对大营。

    可现在这个战场上的氛围,六七个褐袍、青袍太初教弟子,竟根本就没有跟三个散修决战的决心。

    秦浩轩敏锐的觉察到了战场上气氛的变化,自然就急于想找人问个明白。

    马脸青年全身注意力,原本正集中在那群修为突破当中的太初教灰袍弟子身上,听到身边人的问话,本来有些不耐烦。

    可一回头,就看到了秦浩轩的那张脸,先是一愣,继而大惊失色。像是见到了鬼一样。

    秦浩轩原本风尘仆仆,脸上神情肮脏,太初教这帮褐袍弟子、青袍弟子被追杀的匆忙间,根本没有注意到秦浩轩什么。

    便是刚才对话的时候,也没有仔细看秦浩轩的长相。

    可现在秦浩轩用灵法洗了把脸,露出了真容,那马脸青年看清楚他真面目之后,蹬蹬瞪退后两步,不由惊呼失声,手指着秦浩轩道:“你……你是秦……秦浩轩?”

    秦浩轩摸了摸鼻子,老子有那么凶神恶煞吗?怎么见了我这幅模样。

    “你不是七丈渊战场上,那个久负盛名的血衣煞神吗?四年多前曾在七丈渊战场上打得散修们闻风丧胆,风头甚至一度压过门派里的三大紫种天才!”马面青年从最初的震惊中恢复了过来,盯着秦浩轩,满脸放光。

    在四年半前,本派可是有个叫秦浩轩的弱种弟子,以一人之力在七丈渊战场上杀出了血衣煞神的名号,一时间风光无二。

    并且了炼制超级行气散、行气丹,被人毁掉仙种竟逆境重生,重新长出仙种仙苗,如此种种,让他在消失的两年里,依旧是传说当中的存在。

    马脸青年虽然是比秦浩轩早入门,但是对于这个师弟的名号一直久仰,也曾经有一面之缘,只是无缘跟他相识。

    现在亲眼看到消失了两年之久的秦浩轩,奇迹般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如何叫他不激动。

    “听说你们两年前,在进入万应战场的时候失踪了,大家都传言你已经死了,没想到……没想到秦……堂主你还活着!”

    他原本想要直呼秦浩轩其名,猛然间突然想起,秦浩轩不是已当了自然堂的代堂主了吗?这两年,虽然他失踪了,但是自然堂的代堂主位置却一直没有人做。

    甚至那老堂主璇玑子已对外声称,自然堂代堂主之位,只要没有秦浩轩确切死亡的消息,便会由秦浩轩一直“代”下去。

    既然如此,他称呼秦浩轩便不能不分尊卑了。

    “秦堂主?”秦浩轩摸了摸鼻子,脑海里面不禁想起了自然堂那些对待自己亲厚的师兄弟们。

    “啊,真是秦……秦堂主!”其他几个褐袍弟子,被马脸青年一提醒,纷纷冲秦浩轩脸庞看去。

    当认出秦浩轩来之后,不少人都激动无比。

    原来这人竟真的是那失踪两年之久的秦浩轩,旋即有人心中也不禁释怀了。

    难怪这帮子灰袍太初教弟子会如此强悍,他们竟是秦浩轩带的,这样一来,就说得过去了。

    秦浩轩在太初教,可是创造了无数次奇迹的人物。要知道他连仙种被人毁去,被所有人都认为没有任何修仙希望了之后,竟硬生生逆转乾坤,重新修炼出了仙种。

    连这种逆天的事都干出来了的人,还有什么奇迹不能发生?

    不久前还对一干灰袍弟子有些不屑的青袍弟子,看这秦浩轩的目光陡然热切了起来。如果是他们也跟了秦浩轩混,说不定也能够跟这帮灰袍弟子一样,修为突破得如此逆天。

    不对,不对,一定会比这面前的灰袍弟子混得更屌才对。毕竟他们起点可比灰袍弟子强太多而来。

    一帮人不禁有些羡慕的看着那些兀自沉浸在修为突破当中的灰袍弟子,思绪万千。

    “秦堂主,不知道你们还要不要人?我在夏云堂最近呆得不爽利,不知道能否入你门下,为自然堂尽一份心力?”

    “秦堂主,跟着你真是大有好处。我要退出古云堂,入你门下。”

    有的弟子委婉,有的弟子直接,一连的几个太初教褐袍弟子略微有些激动的,纷纷想要投靠秦浩轩。

    秦浩轩现在可没有时间收小弟,他哪里不明白这些人的心思,铁定是看着那七十多个灰袍弟子修为精进得如此暴力,心中羡慕嫉妒。

    可这些弟子修为如此精进,有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纯阳仙王古墓那个奇异的环境之上的。

    现在出了纯阳仙王古墓那环境,想要过那种坚固而磨砺人心的修炼生涯,想要那种灵力充裕,充满了各种机缘的修炼环境,根本不可得了。

    秦浩轩直接无视身边的太初教褐袍、青袍弟子,只是盯着那马脸青年,话语凝重。

    “这位师兄,不知道你能不能跟我说下,这几年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们太初教反而在七丈渊战场上,会被这帮通天观联盟的散修打压?”

    被秦浩轩客气的叫了一声师兄,现在马脸青年可觉得是倍有脸面,看了其他褐袍、青袍师兄弟一眼,脸上微有得色。

    “秦堂主不必如此客气,叫我岳小龙就行了。”岳小龙恭敬的道。他不敢怠慢,慢慢针对秦浩轩所问,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和盘托出。

    “其实这些年来,我们太初教派出来的弟子,对上通天观的散修,一直都是占据了上风。但是三天前,这个局势一下子就改变了。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布置在大本营和附近的防御阵法,竟然被散修门了如指掌。他们几次深夜大举偷袭了我们,还利用我们太初教布置下的防御阵法来攻击我们,几次夜袭,都让我们太初教伤亡惨重。”

    “一开始我们怀疑是有内鬼,但是无论如何我们怎么查,竟都查不到内鬼的下落。昨天,我们更是一下子就完全被打乱了布防,死了不少弟子。仓促间,镇守大本营的夏明长老只能够领着我们跟敌人近战……夏明长老便打算带着我们一部分人殿后,掩护其他人撤离去虎头山脉的青云山,以稳住阵脚。不料想中途被通天观的人拦截,夏明长老现在正在冠带峰一带,跟通天观散修联盟的一位仙树境散修厮杀,我们几个也是被那些散修追击,侥幸逃离到此……”说到后面,岳小龙神情不禁有些黯然,显然是想起了那些死去的师兄弟。

    秦浩轩一边听,一边眉头渐渐皱了起来。他万万没有想到,七丈渊战场的局势居然如此严峻,竟然连太初教的本阵都被散修攻下了。而且显然那些断后的弟子,一个个都凶多吉少。

    连同那殿后的夏明长老,也是有大危机。

    “那些殿后的弟子都哪里?”秦浩轩冲岳小龙沉声问道。

    “都在玉女峰的山脚下一带,靠近附近的杏林镇。”岳小龙老老实实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