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四百八十章 并非为你来出头【五更】
    夏明长老相信,只要这批精英弟子存在,他们就是太初教未来的希望,未来的砥柱基石。

    “秦堂主,巡逻的队伍换防了,并无发现有敌踪靠近。”这时候,马定山领着七个灰袍弟子走了进来,向秦浩轩恭谨行礼。

    一干人身上散发出凛凛的彪悍之气,虽然神情恭谨,但站在原地,却像是一支支插入云霄的长枪,气势锐利之极。

    “嗯?这么多仙苗境四十叶以上的弟子,还是……灰袍弟子!”夏明长老眼神何等尖锐,一眼就看出来,这些进来的几个人,居然一个个修为境界达到了仙苗境四十叶以上,其中一个甚至还达到了仙苗境四十六叶。

    在太初教的年青一代里,达到仙苗境四十叶以上的可不多,都是精英当中的精英。一般而言,他都会认识。

    更别说是八个灰袍弟子冲到了如此境界。

    夏明长老仔细打量着马定山等人,面容古怪,内心震惊。他隐约猜测到,这些弟子对秦浩轩如此恭谨,他们的修为境界突飞猛进,也一定是跟秦浩轩有关。

    这时候,又有一队灰袍弟子恭敬上前,向秦浩轩汇报事宜……

    随着一队队的灰袍弟子出现,夏明长老内心里掀翻了惊涛骇浪——这,足足有七十名的仙苗境四十叶以上存在!

    只不过是灰袍弟子,在昔日里实力一定很低微。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到了仙苗境四十叶以上?如此庞大的人数……秦浩轩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原本夏明长老对于自己培养出的那批弟子,还十分得意,可跟秦浩轩的这帮灰袍弟子比起来,那是远远不如了,有若云泥。

    赤炼子在一旁,察觉到夏明长老眼神里的那抹震惊和疑惑,心头得意——这帮灰袍弟子有今天如此成就,他也是出过一点力的。毕竟举办过几次解惑大道的谈讲。

    “夏明长老,不知道你们的主队伍现在撤到哪了?我们先一起撤过去再说。”秦浩轩沉声问道。

    虽然将队伍安置在了散修的前锋阵营,但秦浩轩心里隐约总是有些不安。

    这纯粹是心血来潮,直觉性的一个东西——自从他一刻不停的领悟仙王大道、领悟道宫真仙境鬼面毒皇的本命意志,加上最近领悟的神桑大道,有时候他对于因果气运都有种莫名的奇异感应……

    夏明长老暗暗皱眉,这个时间点选择撤退?现在形势远比之前好太多太多,自己因为指挥出问题,差点损失掉带来的所有太初教弟子,此时终于有机会扩大战果,减少自己的错误,岂能撤退?

    “赤炼子长老,以我之见,这时间咱们士气正是旺盛的时候,若是继续反攻,或许能够创造奇迹,将敌人全部斩杀。”夏明长老看也不看秦浩轩一眼,很是认真的看着这位如今已经是仙轮境修为的强者。

    追击?赤炼子像是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夏明长老,眼前这些弟子不是你的弟子,死了你不心疼是吧?

    “夏明长老,我觉得还是暂时撤回去的好。”秦浩轩注视着散修远方的大营:“其中怎样的情况我们不知,贸然杀过去,可能现在维持的好局都没了。”

    夏明眼里闪烁着不满,我们长老之间的谈话,哪里有你说话的份?

    赤炼子看到夏明眼中的不满,表情立刻也垮了下去,竟然对秦浩轩不满?这世上,只有老夫可以对他不满发脾气教训他,你夏明算什么东西?

    “要去你自己去,老夫累了。”赤炼子一甩单臂冲着众多弟子说道:“跟老夫回去了。”

    夏明面色忽白忽青,满脸写满了不理解,刚刚这赤炼子还跟自己有说有笑并肩作战,怎么转眼间就冷脸相对?难道不只是断了一条手臂?连脑子都不正常了?

    秦浩轩看着赤炼子的反应,忍不住笑了起来,这老头子真是的……摆明是因为夏明对我冷脸,才做出这样的反应,却总是跟我硬顶。

    夏明被赤炼子搞得风中凌乱,差点大姨夫不调,看到秦浩轩在一旁发笑,心中那憋着的怒火,瞬间找到了发泄的渠道,一双锐利的鹰目狠狠的刺向秦浩轩:“死了这么多的同门,你竟然还能笑的出来!你什么居心……”

    赤炼子转身要走,突然听到夏明冲着秦浩轩训斥,立刻停止了迈出的脚步,转身很是不爽的盯着夏明,语气很是阴沉:“夏明长老,难道你是要大家哭不成?如果不是我们出现,现在你倒是真的该哭了!”

    夏明心中的怒火刚刚找到一个宣泄口,顿时被赤炼子几句话给赌的半天说不出话,一张老脸涨的通红。

    秦浩轩看着给自己出头的赤炼子,再次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赤炼子板起冷峻的脸,冲秦浩轩说道:“老夫可不是为了给你出头!少在那里自作多情!战场之上,若是看到你有怯战,老夫定然先一剑斩了你!”

    秦浩轩看着赤炼子那板起的脸,更是把笑容绽放的更开,一副‘我偏偏要笑!你能拿我怎样’的神情。

    赤炼子看向夏明:“还是赶快着急走散的弟子,为咱们太初教多保留点种子吧。”

    夏明涌起的怒火快速平复,脸上泛起羞愧的神色,刚刚太关心自己的面子跟前途,身为太初教长老,最该关心的应该是太初教的发展跟未来,而羿立做出的决定才是最正确的!

    冷静下来的夏明数次想要开口跟秦浩轩说声抱歉,又多少碍于情面把抱歉的话藏在了心底,暗暗告诉自己找个时间要报答一下这小子。

    秦浩轩说要撤退的时候,那些弟子早就手脚麻利的将一切战利品和必需品都收拾妥当。

    其余的一些太初教高阶弟子,也都有样学样,纷纷开始打包收拾,连地上布置的那些残损符箓以及灵石都没有放过。

    夏明想通一切连忙对赤炼子说道:“我们教派在七丈渊战场上的大部分弟子,都已撤退到了虎头山脉的青云山附近,我们现在就去那里跟他们会合。”夏明长老冲一帮剩下来,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太初教高阶弟子道,其中不乏几个桀骜不驯,已有三十八、九叶,身穿橙色太初教袍服的弟子。

    有了秦浩轩跟赤炼子长老领头,刚刚扎好不久,防御阵法修补过的前散修先锋营,马上犹如蝗虫过境,只要是有用的东西,都纷纷被打包收拾,开始启程向青云山所在赶去。

    十里外,落马川前的散修主营地。

    一顶顶雪白如云的帐篷,绵密如织的绵延不绝。

    足足有数千人的散修队伍,聚敛在一起,灵气冲天,散发出一股大气象来。

    最中央的一顶黄金大帐,巍峨华贵,足足有百丈之高,以上古妖兽兽骨支撑。

    大帐周围,都一刻不停的散发出一股股莫名的灵力波动。显然大帐周围是布置了极其厉害的防御法阵。

    “报!”

    突然间,一个双腿绑了离地符,矮小精悍的散修,手持一枚灵石牌符,犹如一道流光冲入了大帐之中。

    一进入大帐里,这大汗淋漓的散修连忙跪倒在地,冲营帐当中那雕刻了九龙图案的盟主位置,竭力平抑住喘息,道:“报……盟主,不好了,先锋阵营已经彻底被碾平。我们派出去的两百散修同仁,也全都被杀了。”

    大帐里面,氤氲着神秘的清香味道。

    正中央的地方,摆放了一尊烙印了神秘游鱼、异兽符文的大鼎,鼎炉的香灰里插着孩臂大小的馨香,上面清香缭绕。

    在两边的五龙椅上,几个峨冠高耸,大袖飘飘的清癯老者,一丝不苟的箕踞而坐。

    瞳孔间,时有精芒一闪而逝,身上隐约有种如深渊如大海,深不可测的感觉。

    大殿上方,那盟主的九龙椅上,躺着一个面白无须,狭长的双眼吊起,薄嘴唇,瞳孔中隐约有紫电闪烁的青年人。

    应该来说,他唇红齿白,黑发如瀑,算得上是个美男子。

    但整张脸庞却又邪魅、吊诡,有种别样的妖异气质,看上去十分怪异。

    “被干掉了?派遣出去的散修同仁,几乎都是仙苗境三十五叶以上,四十叶境以上的也有十来个,这样的一批力量出去。太初教阵营里面此刻没有仙树境高手镇守,怎么可能会将这帮同仁杀光!”当下,大殿里就有一个清癯老者,眉头大皱的质疑道。

    笑话,通天观跟太初教的人也不是战斗一天半天。几年的厮杀里,他们对于太初教会派到七丈渊战场上的力量已心知肚明,大多数都是以缺乏战斗经验的太初教初、中级弟子为主。

    一些新手弟子“入红尘”的试炼,也往往是在这里。

    就这样的一批力量,怎么可能那么快杀掉战斗经验丰富的两百散修?

    这营帐里面的人,都是散修联盟的高层人物。

    那大殿中的清癯老者质疑声音响起后,所有人目光,齐刷刷凝聚到大殿盟主席位上的那邪魅青年人身上。

    “有点意思。”

    青年人双脚悠然挂在扶手上,两手把玩着一把闪耀着奇异光泽的玉如意,似在问话,又似在自言自语:“都到全军覆没的地步了……难道太初教在七丈渊战场,还有能力挽狂澜的人不成?”

    顿了顿,突然问道:“他们有几个人?”

    他声音幽幽的,阴柔无比,在大殿上空飘飘荡荡,久久回响。

    仿佛有种奇异的魔力,他一开口,所有人心神都被吸引到了他身上。

    刚才还脸色难看的一干散仙联盟高层,一个个神情怪异,所有人都闭嘴了,只是静静望向大殿上方,等待那青年人继续开口。

    匍匐在地的报信散修,额头滴下了冷汗,面前这妖魅首领,喜怒无常,最是难惹。稍不顺心的时候,报信者被随意斩杀掉都是极有可能的事。

    心里面斟酌了一番字眼,努力保持平静:“有近百人,其中有七十多个人,都是仙苗境四十叶以上强者,实力深不可测。我们派去的两百人,布置下了大阵,都被其中一人用桑神木条一击而溃。”

    那邪魅青年一听了这话,好看的柳眉挑了挑,带着一股凌厉的意味。

    “太初教,应该没有这样的人。”邪魅青年摇摇头,狐疑道。

    下面的报信散修吓了一跳,面前这盟主喜怒无常,如果是被安置了个什么罪名,那就死路一条。

    紧接着,又听到那个邪魅青年迟疑了下,眉头微皱,喃喃道:“……不对,或许是有一两个这样的人……比如说已经失踪了两年的秦浩轩,他四年多前在七丈渊战场上,表现得也很突出。还有一两个仙种资质不错的太初教弟子……但是数来数去,也仅仅只有数人而已。可不管怎么样,七十多个仙苗境四十叶上的弟子……这个,没道理啊。”

    若是被散修盟主怀疑,肯定是死无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