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四百八十四章 通天幕后残教凶【四更】
    赤炼子回了句‘没什么’,便对秦浩轩招手说道:“小畜生,这边坐。”

    周天生听到小畜生三个字,却听不到那三个字里面的贬义味道,反而那冷冷拒人千里之外的内在有着几分说不出的亲昵。

    作为护法,周天生也是人老成精,转瞬间便明白了赤炼子不爽的地方,同时他的心中也是好奇,这一个自然堂的人,怎么能惹到赤炼子帮忙出头撑场子?这若是对外,还可以理解。

    可……自己是太初教护法啊!论价值?论地位?论资历?哪一点不值得让人为了一个自然堂成员将其得罪啊。

    秦浩轩端坐到了赤炼子身旁,拿眼睛扫视着房间中的众人,不出意料之外……李靖、张狂、徐羽这三颗紫种没有一个出现的。

    虽早猜到太初为保护他们,不会让其参与,但秦浩轩心头还是不由有点淡淡的失落,脑海里面飘过了一个娇俏的靓影,淡淡的怅然。

    “徐羽师妹,你现在究竟怎样了?你是万里无一的紫种,天赋异禀,现在应该已经大放异彩了吧……”

    心中思绪万千的时候,他突然觉得有些异样,不禁回头一看,赫然就看到人群之中,居然有一张熟悉的面孔,正在眼睛喷火,怨毒的目光死死盯着自己。

    “张扬?”秦浩轩不禁眉头微皱。

    在这太初教,如果说有几个人憎鬼厌的人,张扬绝对算是其中之一。这家伙仗着自己是灰种资质,一直想要压他秦浩轩一头,可惜一直未能如愿,而且对于他秦浩轩一直嫉妒无比,暗自怀恨在心。

    对于这人,秦浩轩从前因为从大局考虑,对其一些不端行为时常有所忍让,可这厮一次次挑衅,纵然是泥菩萨也有几分土性。

    秦浩轩已经碍事对张扬有些失去耐心了,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都是太初人,如今还这般不依不饶,古云堂怎么教育的!

    目光只是暂时在张扬脸上稍一停留,秦浩轩就挪移开视线,却又看到了一个熟人。

    慕容超就站在一群精英弟子身后,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跟秦浩轩目光撞上,颔首致意。

    身为灰种弟子,总是有自己的矜持和骄傲。虽然不似张扬那般目中无人,但慕容超也自然有一番淡然从容,令人不易接近的态度。

    秦浩轩也点点头,两人算是打过招呼,目光一触而散。

    不知道为何,秦浩轩感觉跟慕容超之间越来越疏离。两人已从昔日的密友,关系变得越来越微妙起来。

    只是两人从来没有点破这个境况。

    “灰种倒是都来了……”秦浩轩对赤炼子嘀咕着:“古云堂怎么教人的?这张扬入太初也有日子了,心性为何没什么成长?只有力量成长的人,最后便是力量的奴隶……”

    “我古云堂的事情,还轮不到你自然堂指手画脚。”赤炼子低声把秦浩轩怼了回去说道:“张扬自有张扬的路,为太初尽力便好。不能每个人都像你这般。若他真心性出了问题,做出有损太初的事情,本座第一个不饶他!管好你的自然堂便好!”

    秦浩轩撇撇嘴没有再继续说什么,暗骂自己嘴贱,刚刚手伸的确实有些太长,管到人家古云堂去了……若有人说自然堂的人,自己恐怕也同赤炼子的反应没两样。

    护犊子嘛!太初的家教!

    秦浩轩碰了个钉子,又继续观察着其他人,赫然发现,这里面的人,几乎一个个都是气势非凡,如松如山。

    修为境界都是仙苗境四十叶以上的修仙者,太初这次还真的派出了不少精英。

    秦浩轩入座之后,那护法周天生抬起火炭一样的黑脸,凝重的目光缓缓从众人脸上扫过。

    四周顿时寂静无声。

    所有人目光都凝聚在了周天生脸上。

    “……门派已经查清楚了,通天观的散修联盟背后是有一个教派的。只是这教派,乃是一支残教……”

    周天生说到这里,周围已经响起了一片窃窃私语声。许多人都大为惊讶,他们不少人都在七丈渊战场上进行过“入红尘”试炼,可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什么教派在背后支撑这帮散修。

    现在听周天生护法说来,这帮散修的举动,倒是真像是背后有人在指点、支持。否则五六年的战争,光是灵丹、灵药的消耗就是一个惊人的数目。这帮散修若是没有力量支持,就凭借他们的底蕴,如何支撑得起。

    只听周天生的声音继续在营帐上方回荡,窃窃私语声又止了。

    “……这残教想必大家不少人都听说过,叫西元玄教。曾经一度在西北荒原上雄踞多年,教徒有亿万之众,控制过两三个中型国家,百年前,更是比太初教更强盛。不过这教派,在二十年前,出了一个仙种是赤种的天才弟子……”

    这时候,营帐里再次掀翻了轩然大波。

    什么?赤种弟子?

    修仙者中资质突出的当属有色仙种——灰、褐、青、橙、赤、金、紫七种,在太初教,灰色仙种都已经是无比了不得仙种弟子,能承担起一教派之衰荣。

    如果是出了一个赤种弟子,绝对能够振兴教门。以西元玄教这样的教派,待赤种弟子成长,更是能直奔着无上大教而去,可以说前程不可限量。

    出了这样的弟子,虽不能跟太初教的紫种弟子相比较,但也是前途无量,大兴教门的好事情,怎么西元玄教就沦落了?

    这等强大的仙种弟子,在太初教等东土大地上,已经都很久没有出了。

    众人心头有疑惑,就听到周天生继续道:“……西元玄教出了赤种的事,不知道怎么就被一个无上大教听到了。他们起了夺取赤种的心思,前来讨要。赤种关系到教派兴盛衰荣,西元玄教自然不会同意,那无上大教就派了大量兵马前来攻伐征战,足足打了七个月,偌大基业的西元玄教山门被毁,赤种也没保住,教派也被打残了。一路被那无上大教追杀了数十年,三十年前才来到了我们东土这块地上,多年来一直在此休养生息,也没听说过有什么恶行,却不料想他们竟在暗中操纵通天观的散修,想将我们翔龙国给占了,分得好处,所以本座才会亲自来此地主持大局……”

    听得周天生的详细解释,众人才整件事情才豁然开朗,原来最后居然是那残存的西元玄教在捣鬼。

    而且这西元玄教控制了通天观,并没有派出所有实力,只是派出了一部分力量前来试试太初教的斤两,探探虚实。

    “……其实除了我们翔龙国,附近的烈阳国也是在水深火热,国里的几个教派,都在跟西元玄教控制的一些散修战斗得天翻地覆……掌教和长老们都讨论分析之后,觉得这西元玄教是在权衡,翔龙国跟烈阳国两边哪边比较好打下来。哼哼,我们可绝对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最后一句话,周天生语气转为凌厉,眼神里有浓浓杀气掠过。

    “就今天,我们一鼓作气,将通天观的人都打下来,好让那西元玄教的人知道我们太初教的厉害,也给他们看看我们的底蕴!免得日后还将目光瞄准在翔龙国里。”

    周天生一番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尽显了教派的大决心。

    确实,翔龙国原本就只有太初教这一个国教,连九五之尊的人皇登基,都需要太初教的掌教亲自点名同意。

    可以说偌大的翔龙国,这一亩三分地里,就是太初教的吃食。其能够容忍其他的势力来这里找吃食?

    周围太初教跟随他来的众精英弟子,被周天生一番话煽动得热血沸腾,眼睛放光。一个个暗自摩拳擦掌起来,恨不得此刻就能够赶赴那七丈渊战场,将那些散修杀他个片甲不留。

    看到身边众人脸上都是一片火热,恨不得马上飞到战场上冲杀的模样,秦浩轩眉头微皱。

    他本来就是老成持重的性格,做事情都无比谨慎稳妥,隐约觉得周天生对一些东西似乎忽略得厉害,也十分看不起那通天观以及他们背后的西元玄教势力。

    “这周护法看来是有点托大了,居然忘了一些事情,为了教门,我一定要提醒一下。”秦浩轩心里面挣扎了一下,妄自提醒,有可能会拂了周护法的面子。但是为了太初教,他少不得要得罪人了。

    毕竟一些东西,他既然想到了,总是要抬到明面上来说,以尽他这太初教弟子的责任。

    “周护法,不知道内奸找到了没有?”秦浩轩从容不迫的冷静声音,在营帐里响起。

    他这声音一出来,就像是一盆冷水浇在了六月天的炉火上。

    原本烈火烹油般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冷清起来。众人都是心头一凛,他们都是太初教的精英人物,最少都是修炼到仙苗境四十叶以上,几乎都是人精。

    来之前他们都打听了一番七丈渊战场上太初教惨败的原因,据说是有内奸作祟。

    如果开战之前,便有内奸存在,确实是个令人不安的因素。

    齐刷刷的目光,陡然都望向了开口说话的秦浩轩。

    “这小子,真是好胆!周护法说得兴致正浓,他倒是来泼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