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四百八十五章 挥挥衣袖不带云彩【一更】
    “……秦浩轩的脾性的,倒是跟两年前相仿,看上去不显山不露水,关键时刻却来个狠的。”众人心思纷纭。

    “内奸之事之事怀疑,并非铁定。”周天生脸色有些阴郁的说道:“至于阵法到底为何被迫,我等还需要继续追查。但,不能因为查找一个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内奸,便耽误了行军计划。”

    秦浩轩听到连连摇头,这动作看到周天生的眼中更是令其不满,此次自己前来乃是受到掌教拜托,便是掌教平日里也会给自己几分面子,至于内奸之事也下功夫查过些时间,却真没什么结果。

    既然没有查出来,那便假装不知道就是了,如此一来或许还能引蛇出洞,这便是周天生的想法,可秦浩轩一句话弄得他又无法当面解释,心中暗怪秦浩轩不懂规矩。

    “周护法,我等还是再查查那内奸如何?”秦浩轩见周天生面色不善,却也不得不继续败对方的兴头说道:“若我内部真有内奸,此次进发很可能会跌入陷阱。这次都是我太初的未来,容不得半点多余损失……”

    不少人听得抬手扶额,周护法之前跟不少信得过的人私下打过招呼,关于自己的想法了,而秦浩轩一来不过是自然堂堂主,二来又是在闭关,自然不知道。

    不知情的人则在连连点头,认同着秦浩轩的提议,这一次援军里面,来了这么多的本教精锐,如果真是中了计,折损了人手,对于太初教都是重大打击。

    纵然太初教几百年来,在历代祖师的精心培养下,到了这一代,精英荟萃,可跟真正的无上大教比起来,依旧底蕴不足。

    这次折损了七百多名太初教弟子,已经引得太初教掌教、长老们心痛不已,如果再来一次,恐怕掌教和长老们就要吐血了。

    见秦浩轩有些不依不饶,周天生眉头凝的“川”字,更加深了。显然对于秦浩轩的直言十分不喜。

    赤炼子暗暗头疼,怪自己应该提前密语传音给秦浩轩才是,却又怕在这里密语,万一真的有内奸在此,虽然听不到密语的内容,却也知道有密语传音出现,进而猜出什么端倪。

    如此一来,赤炼子只能暂时忍着,等待会散了会自己再同秦浩轩讲一下。

    “秦浩轩,你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

    突然间,一声暴喝从人群里响起。

    刚才一直冷眼盯着秦浩轩的张扬,这时候已经气呼呼的排众而出,大踏步来到秦浩轩面前。

    “不过是一个弱种,仗着有紫种的徐羽给你撑腰,仗着有自然堂的璇玑子给你撑腰,你就了不得了?一次次靠着投机取巧在门派里出点小风头,就觉得自己飞扬跋扈,能目中无人了?在周护法面前,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别说你只是自然堂的一个代堂主,便是你真正当上了自然堂堂主之位,见了护法还是要恭恭敬敬的。”

    张扬唾沫横飞,盯着秦浩轩的目光里,怨毒之色已经隐去,却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仿佛是为周护法打抱不平似的,嘴里的说辞却是牢牢将秦浩轩往“目中无人”的方向扯。

    张扬一番话铿锵有力,原本就沉寂的营帐里,更加是死一般的寂静。

    在座的不少人,都是听过秦浩轩之名的,也知道这少年在两年前,是太初教传奇般的人物。不知道做出了多人惊人之举,曾经风头一度压过三大紫种,更别说两大灰种弟子了。

    现在两年后,秦浩轩这传奇人物重新出现,而且一出现就被灰种弟子气势汹汹的打压,实在让众人抱起了看戏的心思。

    秦浩轩脸色渐渐冷了下去——人善被人欺,这张扬还蹬鼻子上脸了。

    “……就你这种战力,不过仙苗境三十三叶。门派为了救你,派出了一批批精英弟子进入那古墓里,结果你活蹦乱跳的回来了,那些精英弟子可都死了……而且周护法高瞻远瞩,制定行军计划,可你这小人为了哗众取宠,无礼挑衅,就你这样不知好歹的人,我真是为掌教不值啊。”说到最后,张扬语气里已经是有浓浓的挑衅意味。

    旁边的一干太初教精英,看着秦浩轩的目光这时候也有些变了,对于秦浩轩印象差了几分,确实,秦浩轩失踪的两年里,黄龙掌教亲自下令派遣了四批弟子进入万华战场里,结果都是有去无回。

    可此刻秦浩轩竟安然无恙的出来了,那些弟子却全军覆没,实在令人心中有些膈应。

    那冷面护法周天生,刚刚被秦浩轩质疑而凝结的眉毛,舒展开来。他足足已闭关了十几年,对于很多事情都不大了解。

    但是他被黄龙掌教和几位太上长老请出关后,却是听说秦浩轩之名,毕竟掌教一次次的派遣弟子去救秦浩轩,结果都如泥牛入水。

    为了区区一个弱种弟子,如此兴师动众。黄龙掌教的行为,早就引起了一些长老不满,当然也传入了周天生耳朵里。

    现在看到浪费了教派人力、资源的罪魁祸首就站在面前,而且还不过是仙苗境三十三叶,周天生对于秦浩轩的印象当然更加恶劣了。

    现在看到张扬大义凛然的斥责秦浩轩,又不动声色的拍了他马屁,周天生内心暗爽。

    他望向张扬的目光里充满了激赏之色——这样有正义感的灰种弟子,才是真正的太初教未来砥柱基石。

    秦浩轩懒得回张扬,只是拿眼睛看向了赤炼子。

    不需要任何言语上的交流,赤炼子已经被秦浩轩看的面红耳赤了,他知道秦浩轩为什么在看自己,他也知道秦浩轩的眼神里在说着什么。

    ‘这便是古云堂的家教?我好歹也是堂主级的位份!他?算老几?没大没小的厉害啊!你们古云堂真行啊!你不是说我手伸的太长了吗?你不是说你们古云堂自己来教吗?行啊!那就教一教吧?他这番挑拨,可真心让我被不少人恨了吧。’

    “秦浩轩……”张扬感受到护法欣赏的眼神,胸中豪气顿生,再次张嘴。

    赤炼子一抬残存的那条手臂,长袍大袖猛地挥了一下,那一下透着不耐烦,那一下透着几分怒意,那一下的力量也不怎么照顾张扬受不受得了,很是霸道的一甩衣袖,便将慷慨激昂的张扬给抽的飞出了房间。

    张扬正感觉自己意气风发,成为众人焦点之时,突然感觉一股劲风迎面拍来,那力量如海啸冲沙一般,自己毫无还手之力,整张脸被拍的生痛倒飞出,还没说完的话,也都被塞回到了嘴里。

    赤炼子的突然举动,令房中几乎所有人都呆住了,大家都能感觉到赤炼子的不满,却又不知道这位太初的未来栋梁到底在不满什么。

    “赤长老……你这是……?”周天生诧异发问。

    赤炼子起身单手向众人做抱拳礼说道:“诸位,不好意思了。我古云堂出了这么个没大没小的东西,居然没头没脑的斥责堂主之尊的秦堂主。是我古云堂没教好,让诸位见笑了。”

    “赤长老……”周天生想要为张扬说几句,却被赤炼子抬手阻止了。

    “周护法,诸位。秦堂主之事,张扬并非当事人,并不知其中缘由,却在此地大放厥词,着实可恶……”赤炼子对灰头土脸狼狈要走入房屋的张扬说道:“此事我回到太初会上报古堂主,在此之前你若再给我古云堂丢人,本座便不等上报堂主,直接打断你的腿!”

    张扬站在门外狼狈之际,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他不能明白,为何这赤炼子长老为何这样对自己?长老可是被派去救秦浩轩,结果差点死掉,为此付出一直眼睛,跟一条手臂的人,他应该痛恨秦浩轩才是,怎这般维护秦浩轩。

    在座的众人也不是傻子,都感觉到了赤炼子那蛮横的维护秦浩轩的态度,同时也确实感觉到赤炼子说的很对。

    周天生看的直是皱眉,却没有办法继续插嘴什么,毕竟护法乃是守护太初教的高端身份,却也不好插手任何一个堂的事情。

    赤炼子直接将此事拔高到了古云堂堂主上报的地步,也是在告诉他,少他妈插手我们古云堂的事情。

    这态度,可以说是很不给面子了。

    周天生自从成为护法以来,还真的没有被人这般不给面子,心中有气的同时,也认为赤炼子这做法有些过分,便是灰种有错,私下说上两句便是,为了一个自然堂的人,这般收拾的灰种如此没有面子,便有些过分了。

    灰种,未来太初的柱石之一!岂能如此对待……

    张扬不敢生赤炼子的气,便内心暗暗将账都记在了秦浩轩的身上。

    秦浩轩懒得搭理张扬那仇恨的眼神,还是坚持的对周天生说道:“周护法,“现在在内奸未明的情况下,冒然进攻那群通天观散修,如果对面有陷阱,我们一头扎进陷阱里面,你知道可要死多少人?在坐的这些人,可都是我们太初教的精英子弟,如果损失了这些好手,我们教派可承担不起!”

    秦浩轩跟张扬的一番话,虽然听起来都是大义凛然,但是高下立判。只要不是蠢蛋,都能听出张扬明面上是站在太初教的立场,话语里却夹枪带棒,暗自讥讽秦浩轩个人。

    而秦浩轩则完完全全是站在太初教的角度,站在众人的立场进行凛然驳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