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四百九十二章 一切尽皆为【四更】
    混天梭中,周天生脸色已经是阴沉无比,仿佛能滴出墨水来。战局怎么会变成这样?说到底还是一干太初教弟子们缺乏战斗经验,整个九曲雁形阵已经完全变形,被打散,整个阵法已经完全消失。

    而且散修们的实力,也超出了他的估计之外。看来他还是小看了有西元玄教支持的通天观力量,其中一些实力强劲的散修,所使用的灵法明显带着很浓郁的西元玄教风格。

    “让预备役的人上。”周天生这时候,目光瞥到了战场下方,那远远缀在众队伍后面,跟风吃屁的几支队伍身上。

    这些队伍有个明显特点,基本上都是灰袍弟子。

    大部分都是从前经历过七丈渊战场,来里面做“入红尘”任务。

    这些弟子当中,就包括秦浩轩所在的那一杆破破烂烂,跟乞丐似的队伍。

    很明显,一片血腥的战斗中,只有他们那伙人显得最为轻松。一路上还能够不断的搜索尸体,获得各种好处。

    赤炼子面色始终保持着淡定,血衣队还没有出手,这时间不比着急皱眉,那最差都是以一当十的狠角色。

    “赤炼子长老,传令这件事情……”

    “我来便是……”赤炼子起身回完周天生,,身影扑飞出去,直接降落到了最后面的几支预备队面前。

    “大家……该上了……”赤炼子独眼很是温柔的看着每一名太初子弟,他知道这次之后,有不少人回不到太初了……可这便是修仙界!若不去战,不去经历生死的培养,或许百年之后……他教若来强攻,太初之中无人经历过生死大战,那将会导致整个太初都灭教!

    刚刚完成入红尘的一批批弟子,瞳孔中除了紧张便是昂扬的斗志,大家都知道……这一战之后可能回不去了!

    但……

    “为了太初!”

    人群中有人高喊了起来,随即有人便开始发力前冲。

    越来越多的人高喊着‘为了太初’,一时间战场之中陷入苦战的太初弟子,精神随即一震。

    没错!为了太初!

    赤炼子最后目光停留在秦浩轩脸上一下,又挪开了目光,放在了赤九身上。

    “小九子,注意安全……”

    一句简单的叮嘱,却听得不少人为之心颤,这是长辈最深沉的关心。

    “知道了,不会给师傅丢人的。”赤九调动着灵气,脸上的笑容很是开心:“死,都会给咱太初争脸!”

    赤炼子沉默的点了点头,心中默默的说着:师傅不求你给师傅争脸,只求你能平安活下来。

    秦浩轩迈步前行,经过赤炼子身旁时小声说道:“我会照看好他……”

    赤炼子身躯微颤,把感谢的话都留在了心中。

    足足三百多名预备队的灰袍弟子,瞬间冲入了战场当中。

    “有援兵来了,哈哈!”

    “笑个屁,不过是一群灰袍弟子。来了也是送死。”

    刚刚发现有援兵来临,许多被围困的褐袍、青袍弟子不由精神一振,但是一等发现来的是灰袍弟子,刚刚飞扬的神采又黯淡下去。

    一干仙苗境二十八叶以下的灰袍弟子在这种级别的战场上,可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就在这时候,夹杂在灰袍弟子当中的秦浩轩一伙人,出手了。

    他们首先救援的方向,就是罗金花等百花堂一干女太初教弟子所在的地方。

    她们正被一群散修包围,不少散修在旁边污言秽语,调戏这些百花堂的女弟子。

    气得一干女弟子俏脸煞白,浑身发抖。可地上一具具女弟子的尸体,也说明这些散修并不是怜香惜玉的人。刚才有几个女弟子一时间生气,乱了方寸,被散修所偷袭身亡。

    这时候,十几只雷鸟符兽升空。

    轰,一片耀眼的闪电弧光,仿佛一张铺天盖地的大网,向那群散修当头罩去。

    这完全是偷袭的行为,因为大部分散修都是背对了这一干灰袍弟子。

    顿时足足有二三十个散修躲闪不及,在耀眼的电光当中,被电得惨叫连连,浑身焦黑,不少人当场电死,一些没死的也是在地上抽搐,被人一刀劈斩。

    陡然出现的强援,让罗金花暗自焦急的罗金花心里面大为放松,当目光瞥到竟是秦浩轩等一伙灰袍弟子,她眼睛里的惊疑和感激之色,愈发浓了。

    不过感激没几分钟,更让她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十几个灰袍弟子,已蹲伏下来,在那一干被电成非洲鸡的散修尸体上一丝不苟的搜索起来——破碎的符兽、灵石、金银珠宝……一切有价值的东西,通通搜刮干净,手法娴熟无比。

    秦浩轩所在的队伍,一冲入战场,便引起了巨大的变化。

    要知道他们这伙人,这两年在纯阳仙王古墓那绝阵里的时间,几乎每日都在进行着激烈的战斗。

    战斗经验娴熟无比,彼此配合亲密无间。而且从来都是以七、八人小队的模式战斗。

    更重要的是,他们一个个都是实力足足有仙苗境四十叶以上的实力,更是七脉仙叶。

    而且平常的仙苗境修仙者,精力有限,最多只是掌握三、四门灵法精髓。可他们通过每日的彼此交流经验、彼此战斗,听秦浩轩讲解仙王大道,各种境界上的领悟都十分深刻。

    每个人都足足掌握了十几种灵法精髓,就光灵法这一条,就甩了同境界的修仙者几条街。

    还有符兽、灵符等种种方面的巨大优势,可以说,他们这些人都是能够越级挑战十片八片叶子很是轻松。

    这样的一批人马,放在哪里都会受到各门派的重视。

    一进入战场,纵然是面对十倍的散修,也是能够迅速将他们击溃掉,发挥出了超强的战斗素养和战斗能力。

    “血衣!”

    几十人同时一声爆喝,顿时吸引着整个战场的所有注视!他们如同一波波的浪潮,所到之处,那些散修直接被冲溃乃至杀光。

    在斩杀了数百名散修之后,秦浩轩所在的队伍,已经被越来越多的散修们所注意到。

    一些艺高人胆大,足有仙苗境四十叶以上的散修,妄图将秦浩轩他们拦下。

    结果一对上,才发现对手的实力竟然一个个都比他强,甚至是境界不如的他两三个人,战力上也远远超出他太多。

    结果当然死路一条!

    血衣的威慑力像是瘟疫一样的快速展开,越来越多的散修,不愿意跟秦浩轩这对人马对上。基本上一触而溃。

    张扬陷入了苦战之中,不过毕竟是灰种弟子,他杀气也被逼了出来,脸上有种病态的红晕。

    “都给我杀上去!”嘴里面不断的嚷嚷。

    突然间,他赫然发现回应自己的声音居然越来越少,只有寥寥几个。

    回头一看,竟只有三四个人还跟在自己身上。

    刚才是十几个人,居然死的死,失踪的失踪。

    而面前,触目所及,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散修。

    张扬不禁一阵头皮发炸,这……怎么冲得这么深了?那帮子手下都被冲散了吗?

    纵然是灰种弟子,临战前古云子为了让他在七丈渊战场上创出名头,也给他准备了大量威力强大的灵符、符兽。

    可现在他符兽已用得七七八八,都被那些散修干掉。灵符也只剩下了四五片,最让他感觉沉重的是——他根本就没有机会静修一下,恢复灵力。

    现在灵力已经不足平常的三成。

    就在这时候,背后突然间冲来了一帮如狼似虎之辈,一招手便是铺天盖地的雷电灵法。

    漫天都是噼啪闪烁的雷霆闪电,轰轰轰,瞬息间大地上出现了几十道雷霆。

    刚才还围拢他的散修,瞬息间被清空了一大片,地上到处都是焦炭和满地打滚的呻吟声。

    张扬不由大喜过望,回头一看,赫然就见到了一张令他讨厌的脸——秦浩轩就冷冷的站在他身后。

    在秦浩轩身后,还站着一溜脏兮兮的灰袍弟子——血衣队!

    若是平常,张扬完全不会正眼看这些人一眼,他一直自信自己的队伍不比传闻中的血衣队差太多,虽然双方私下交过手,但团队作战,他还有着极高的自信。

    可如今……刚才那雷电灵法,最起码都是仙苗境四十叶修仙者,才能够施展的灵法,而且那威力,委实强悍。

    或许他可以施展出来,但是他的一干自诩精英的手下,绝对没人能施展出来。

    “秦浩轩……”张扬眼中尽是嫉妒,自己最狼狈的时候,居然是被这人给救了!

    秦浩轩没有理会张扬和他那干手下,只是率领一帮灰袍弟子奋力向前冲杀。

    手上的开天斩灵法,足足凝练出十丈多长的锋锐刀芒,自由之翼一闪烁,已是出现在了百丈前,七八十个散修聚集的埋伏点。

    刷拉的一下子,刀芒虚空中划过优美的椭圆形弧线,顿时那埋伏的一干散修尸首分离。

    激射出漫天的鲜血。

    空气里一时间弥漫了浓稠如流水般的血腥味道。

    几个侥幸在开天斩灵法范围外的散修,只觉得头皮一阵发炸,被虚空中纷纷飞扬的头颅刺激得直接流出了屎尿。怪叫一声,不管不顾,连滚带爬的向远方逃去。

    秦浩轩和一帮精干手下,就像是一波波的潮水,完全是一种席卷的姿态。

    所到之处,散修横尸遍野。

    混天梭里,赤炼子只觉得脸上大有光彩。看着下方秦浩轩带着一帮人,如狼似虎,将那些看上去气势汹汹,压制住了太初教的散修,杀猪宰羊一般硬生生横推冲垮,心里面暗自啧啧赞叹了几声——这样的一支力量,别说碾压那些散修,便是整个战场上的太初教弟子,都可以碾压了啊。

    周天生面容却十分古怪,心中当然很是震惊,不过更多的是不解以及尴尬。

    这么强的一支队伍,可他却将秦浩轩等人弄成了替补。战事结束过后,这可是会被笑话的啊。

    “不对,不是我的错!是这小子嬉皮笑脸的主动要做替补……分明是想要拂我的面子!”周天生陡然又想起来,秦浩轩主动要求做预备队替补的话来,不禁恨得有些牙痒痒。

    在他看来,这秦浩轩所带领的灰袍弟子,越是表现得光芒四射,便越是在打他的脸!

    ……

    压力陡然一轻,周围围攻过来的散修已经死伤大片,嗖嗖嗖,一个个灰袍弟子闪电般向前方散修群里冲击过去。

    心里面虽然对秦浩轩羡慕又妒忌,内心里张扬倒是很高兴,跟着一群强者在一起,冲杀起来就是爽快。

    “大家都跟我冲!”

    看着身边一干灰袍弟子一眼,张扬颇为豪气的一挥手,只觉浑身又充盈了灵力,身当士卒,不管不顾的向前冲去。

    黄金长刀刚劈斩了两个逃跑的散修,他赫然发现,身边除了那几个原先的小弟之外,秦浩轩所在的灰袍弟子,竟一个都不在身边。

    回头一看,就看到那血衣队成员,居然蹲在了原地,手脚麻利的正在搜查那些散修尸体上的东西。

    张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老子在杀人,这秦浩轩的队伍竟不跟上来,明显不是拆我台吗?

    身为灰种弟子,张扬在古云堂乃至太初教内,走到哪里都是被人抬着、捧着,被人高看一眼。哪里像现在这样被如此冷落,甚至是冲杀的时候,区区一帮灰袍弟子都不听他的指挥。如果刚才他能带着这帮实力不错的灰袍弟子冲杀,一定能有更大斩获!

    毕竟这时候散修们已经被刚才秦浩轩等人的数次冲锋,完全冲散,而太初教不少弟子都聚拢在了一起,形势大为改观。

    胜利的天平,明显是向着太初教众人倾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