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五百零四章 回来了回来就好【二更】
    “嗡——”

    混天梭终于缓缓停靠在空地上。自然堂弟子得了动静,许多在大堂内的弟子也纷纷赶了过来,一个个睁大了眼睛,疑惑地盯着混天梭。

    他们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消失了两年之久的秦浩轩代堂主又出现在七丈渊战场上。看着混天梭的目光里,仍然有几分期盼留存其中。毕竟这东西,曾经是那个风光无比,风头压过紫种的弱种少年所属。

    混天梭那奇异的光型大门一开启,秦浩轩已压抑住激动的情绪,脸上恢复昔日从容不迫的神态。

    他现在是自然堂的代堂主,当然不能被人小觑了。不管怎么样,都要保持代堂主应该有的从容镇定,不能被其他堂的人小看了。

    这时候,那一帮跟随秦浩轩出生入死的灰袍弟子们,已经先一步陆续走下了混天梭。虽然他们是来自各个不同堂的人,但是跟了秦浩轩两年后,早已经将秦浩轩视为自己的堂主,心中更是也早有决定,回到太初要做也要做自然堂的弟子,虽然转堂不易,但这两年来……恐怕太初上下都将大家化为死人,转堂虽然麻烦,却也不是做不到的。

    正是因为心中有了这份心思,所以下了混天梭后,一帮灰袍弟子看到那同样灰袍居多,目光充满好奇的自然堂弟子,目光里就多出了几分亲切。

    倒是自然堂的弟子们看着陆续下来的人,大为失望。

    “看来秦浩轩堂主果然没有回来……”

    “不对啊,为什么下来了一帮灰袍弟子?而且穿着破破烂烂,跟乞丐似的,他们来我们自然堂干什么?”

    “师兄,我怎么觉得这帮灰袍弟子的目光很古怪?看着我,就像是昔日师兄从家乡回来,看到我的神情一样……”

    “不得大声喧哗,成何体统?”众自然堂弟子窃窃私语的当头,一个低沉而威严的声音在人群当中响起。一名身穿褐袍,面容温和的青年人排众而出,略带责备的目光从一干自然堂弟子脸上扫过。凡被他目光扫过的自然堂弟子,纷纷心虚地低下了头。

    看到众人的表情,这青年叶一鸣不由得在心里面暗叹一声,以同样有些期盼甚至是炙热的目光,在刚刚下了混天梭的灰袍弟子群里搜索起来。

    他是昔日秦浩轩的入道师兄,曾经见证过秦浩轩的一路掘起,自然对于那名惊才绝豔的少年印象深刻,也是最希望看到秦浩轩无恙的人之一。

    可惜一直到下来了七、八十名灰袍弟子,他都没有看到想要看到的那人身影。

    “嗯?赤炼子长老?”

    突然间,叶一鸣惊讶地瞥向了从灰袍弟子后头慢慢走出的一名老者。这老者断臂、瞎眼,模样甚是凄厉,居然是消失了两年之久的赤炼子长老。

    他不是已踏入了仙树境了吗?怎么会成了现在这个模样?

    叶一鸣没有多想,目光已被赤炼子后面跟着出来的一名身材颀长,沉稳如山的少年所吸引。一看到那少年,叶一鸣的目光陡然火热起来,脸上出现了如释重负又十分激动的复杂神情。

    “浩……浩轩?”叶一鸣一声不确定中又带着激动的呼唤,喊出了整个自然堂所有弟子的心声。

    “哪里,秦浩轩师兄在哪儿?”

    从前自然堂人丁稀少,最近几年入堂的人,几乎都是没有什么资质可言的弱种弟子。不过因为秦浩轩已经是一面大旗,以弱种之姿压制住紫种、灰种弟子几年时间,早已成为了所有自然堂新人的偶像。

    最近每一年,都有因为仰慕秦浩轩而加入自然堂的新人。所以一听到秦浩轩之名,刚才还一脸哀容,有些沉寂的一干自然堂新进弟子,群情激动起来。

    “一帮蠢货,哪是师兄,要叫堂主才对!”这时候,有年纪大点的自然堂褐袍师兄忍不住提醒道,望向秦浩轩的目光里,微微有了溼意。

    不知怎么的,秦浩轩这少年的年纪还不如他大,可一看到秦浩轩,他原先有些惴惴不安的心,竟稳了下来。

    “对、对,是秦堂主!”一帮自然堂弟子忙不迭地改了口。

    秦浩轩耳力何等敏锐,一下听到了众自然堂弟子的窃窃私语。纵然心里如何翻江倒海,这时候他依旧不会吝啬自己温煦的笑容,朝着一干自然堂新进弟子点了点头,这才坦然地走向了叶一鸣。

    “师兄,师父他老人家如今怎么样了?”他已完全顾不得跟叶一鸣叙旧,开门见山地问道。声音里有一丝掩饰不住的急切。

    叶一鸣叹了口气,只是轻轻摇了摇头……半响才说道:“已经有十数天了,师父只是吊着一口气,现在已是天人五衰发作,什么人都不认识。这还是掌教真人在一旁细心照料,为他老人家摆下了『三元星斗大阵』,勉强遏制了他体内天人五衰全面发作,这口气还能悬着……”说到最后,叶一鸣眼眶泛红,盯着秦浩轩。

    “赶紧去见见师父吧。”

    作为秦浩轩的入道师兄,叶一鸣可以说是看着这位小师弟一步步掘起,也知道他的为人脾性,哪里会不知道秦浩轩内心如火烧般的焦虑。

    “嗯。”

    将一干从绝阵里带出来的灰袍弟子留在了自然堂大厅的前门空地里,秦浩轩便让叶一鸣领路,急匆匆地向自然堂后面的一间宽敞淨室走去。

    自然堂在太初教诸堂之中,势小力薄。

    整座自然堂大殿也不过只有几处阁楼殿阙而已,拐过了几处回廊,秦浩轩就明显感觉到一股生机勃勃的灵力,从一座祖师大殿后面传来。

    一枚枚符文犹如繁花,从一间环境素雅,外面种了几株腊梅的淨室里飘了出来。每一枚符文,都有浩荡而神祕的大道气息,竟在空中散发出一波波莫可抵御的奇异抵抗力量,不时还会发出莫名的爆炸响动。

    叶一鸣尚未察觉符文在空中的爆炸有什么异样,秦浩轩却真切感觉到了一丝古怪的碰撞波动。

    那些符文每爆炸一下,彷彿在将什么神祕力量阻隔了一些。

    秦浩轩身体里有六丝不同的大道气息,每一丝大道气息里都存在了天地法则。他每日都要经历这些大道法则的磨砺,虽然说并没有刻意去学习什么,但依稀能感觉冥冥中这股力量的深幽。

    他碰触不到这股莫以名状的奇异力量,只能够凭着神识感觉到它的存在。

    秦浩轩心事重重,虽然察觉到了这奇异景象,也根本无暇理会,当下跟着叶一鸣匆忙进入了淨室内。

    一推开淨室,秦浩轩一愣,彷彿是踏入了另外一处空间似的,一股股生机勃勃的灵力如流水自他身边流淌过去。在他面前,居然不像是一座淨室,彷彿是个独立于尘世的巨大空间。

    地上一道道灵符组成了神祕的阵法线,一波波的奇异灵力不停地荡漾着。在整座大阵中央,一张氤氲了淡淡碧绿生气,不知道以什么材料做成的大床,上面躺着一名垂垂老朽的老者,正是璇玑子。

    璇玑子此刻哪里还有半点修仙者的样子,脸上皱纹如树木老皮一样,纵横交错,鬚髮皆干枯雪白,整个身躯肌肉陷落,只有一层干瘪的皮包裹着瘦小的身躯。

    最可怕的是,璇玑子的耳朵、鼻子,乃至双眼里,有浓浓黑气不停地向外面喷出来。但这股黑气却被一柄散发出一波波七彩光芒的玉白色拂尘给镇压住。

    一名面貌清瘦,下颔有飘逸美髯的老者,正手持那把奇异拂尘,看似漫不经意地在璇玑子身边拂扫。每拂扫一次,灵力都像是一波波的潮水涌动,灌入璇玑子的身体里。也正是如此,才护得璇玑子丹田处的那一点仙种散逸出的灵光,始终不灭。而他的周身,早就被天人五衰的死气所侵蚀,完全是乌黑一片,看起来触目惊心。

    秦浩轩一闯入,那名下颔有美髯,身披道袍的清癯老者脸上不禁露出诧异的表情,随后便转为高兴的神情来。

    双眸一闪,秦浩轩只觉得体内顿时有一股热力涌过,瞬间在体内的仙种上走了一遭。

    “仙苗境三十三叶?”这名身穿道袍,气势威武的美髯老者便是太初教掌教黄龙真人。

    当察觉到秦浩轩的修为境界,他眼里亮光一闪,盯着秦浩轩的目光满是激赏——秦浩轩以弱种之资,如此年轻就修练到仙苗境三十三叶境,实在教人匪夷所思。

    要知道真正的普通弱种,大部分都还只是刚刚出叶而已,秦浩轩能有如此成就,已是难能可贵。

    在自然堂,秦浩轩的实力已经够用了。起码在自然堂要让其他师兄弟服气,是够了。

    “回来了?”黄龙真人没有太多的话,只是像一个老人见到自己的在外云游的孙子回家过年一般的轻轻点头说道:“回来便好……回来就好……”

    没有太多的话,却有又充满了长辈真心实意才有的心,秦浩轩心头一热,掌教好像也又有些老态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