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五百零五章 心伤情悲撑得住【三更】
    秦浩轩刚要向黄龙掌教行礼问安,黄龙掌教却摆摆手道:“待会再说。先看看你师父……”

    秦浩轩也顾不得继续在黄龙掌教面前保持礼节,连忙凑近了那似玉非玉,似石非石的奇异大床,缓缓蹲下去,望向那有如风中残烛的老者。

    师父……浩轩……回来了……

    望着面前熟悉的脸庞,秦浩轩心里面不禁涌过一阵酸涩。

    “师父……”秦浩轩嘴里轻轻吐出几个字,喉间不禁硬咽。

    如果没有璇玑子的教诲,没有璇玑子在他仙种灭绝生机时的那番鼓励,甚至不惜消耗寿元,也要替他取得门派更高级的灵法,他秦浩轩如何能有今天的成绩,如何能有今天如此坚韧的道心?

    璇玑子无疑是秦浩轩修仙路上为其遮风挡雨的大树。在秦浩轩心里,璇玑子早就是亦师亦父的角色。看到昔日的温煦老者,现在只能躺在床上等死,教秦浩轩如何不心痛。

    这时候,原本奄奄一息,似风中残烛的璇玑子,竟然睁开了混浊的眼睛,灰白的瞳仁定定地盯着秦浩轩。下一刻,皱纹满面的脸上,牵动出了一丝欣慰的微弱笑容来。

    这抹笑容,便像是阳光在秦浩轩面前绽放。

    秦浩轩的心一下火热起来,回过头向黄龙真人道:“师父,我师父应该还有救……他睁开眼了……”

    黄龙真人听了秦浩轩狂热的话语,脸上泛出一丝惭愧,淡淡地叹了一口气,默默地摇摇头……此不过是最后的回光返照罢了……璇玑子的时间……到了……

    秦浩轩的心在滴血。他不顾一切,拿出了龙鳞仙剑,里面闪烁出一阵精芒,顿时他手心出现了七、八种灵药。

    这些灵药一出现,便大量散发犹如牛乳般的浓烈药香来。其中两株灵药甚至是生出了性灵的奇物,药香味在空中形成了两个胖乎乎、圆滚滚,可爱无比的婴孩虚影来。这些灵药,都是秦浩轩在纯阳仙王古墓绝阵里的毒灵穴里亲手採摘的。每一种灵药拿到凡尘俗世,都足以惊世骇俗,就连黄龙掌教看到了,都不由得暗自惊呼一声。

    秦浩轩将灵药一把抓起来,正要用灵力提炼出药力精元,向璇玑子体内输送。这时候黄龙真人忍不住出声。

    “秦浩轩,璇玑子师弟已是天人五衰入体,回天乏术,我也只能用奇阵将轮回之力抵挡一二。你现在给他灵药完全无用,甚至反倒会加速他体内的死力,让他速死!”

    秦浩轩一听心中悚然,死之力?自己刚才悲痛过度,脑海里完全没有了平日的冷静,现在一静下来仔细思考,便知道黄龙真人所说不假。

    天之道……难测!

    死之力……无形,却威能无边!

    天人五衰!休说人,按照先人留下的典籍,便是天……也会有五衰之日!天都不能免,况人呼?

    强如那仙王又如何?还不是最后坐化在风水大墓之中,以求利用天地之力起死回生!何况师傅璇玑子不过三十多叶的修为,如今天人五衰发作……

    “灵液的事情,我也知道了……”黄龙真人轻声说道:“璇玑子之前服过了,教中还有剩余存货。却也不管用了……”

    秦浩轩的心沉了下去……灵液!自己手中还多少有点……曾经也给师父偷偷用过来做延寿,未曾想……如今连水府灵液都……

    璇玑子也摇摇头,幅度微不可查,虽然不能说话,望向秦浩轩的目光里居然有了温暖的笑意,彷彿已明白秦浩轩的一片赤诚心意。

    此时淨室里,已经站满了跟着进来的自然堂弟子。所有人脸上都有哀容,眼眶通红,关切的目光凝聚在床前的一老一少身上。

    璇玑子费劲地抬起干瘪的手臂,赫然指向了床头柜上那个古拙的黑色药匣子。这药匣子是用最为珍贵的血灵玉製作,平时都是用来盛放自然堂最珍稀的灵药。

    接着璇玑子又缓缓指了指周围的自然堂弟子们,最后食指终于艰难地指向了秦浩轩。老人浑浊的眼睛里,陡然间泪水滑过脸庞滚落,已是老泪纵横。

    看到璇玑子满是泪痕的脸,秦浩轩再也忍不住,不禁捂住了眼睛,指缝里有咸湿的液体如断线珍珠滚滚滑落。

    “师父……徒儿知道……知道了……”秦浩轩硬咽地点头道。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跟璇玑子师徒一场,他哪里会不明白璇玑子的心思。一个眼神,已能让他读懂师父想要说什么,那里面放着平日里师兄弟们用来孝敬师父的灵药,可是师父一直不舍得吃,一直都存着在那里。

    ‘等我死后,把东西,都分还给他们……’

    璇玑子见秦浩轩懂了自己心思,脸上泪水渐干,露出了一丝欣慰笑容——看来浩轩徒儿,果然是世间为数不多,能懂他的人。

    璇玑子脸上微微抽动了一下,彷彿是强忍着什么剧痛似的,犹如芦柴棒的手臂再次费劲地抬起来,指了指天,又指了指外面的院子,目光逐渐清澈,定定地望向秦浩轩。

    ‘我想出去……看看……最后看看这天……这地……’

    “师父……我懂……我都懂……”

    秦浩轩有些慌乱,他不是第一次面对亲人离世,可当真的看到璇玑子这般,平日里那降龙伏虎一般的力量,这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将师父抱起。

    绝望!秦浩轩从未有如此一刻像这般绝望,便是在仙王大墓之中也曾为一线生机拼尽全力!

    秦浩轩想给这天磕头,想给这地作揖,愿求用自己十年寿元来换师父一年甚至一天寿元也好!

    “浩轩……别慌……”黄龙真人在秦浩轩耳边低声说道:“别让你师父走的那么不安心,从容点,别让他有遗憾,有担忧。”

    “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

    秦浩轩机械的点头如捣蒜,他小心的伸开双臂去将璇玑子抱入怀中,这一抱!却无比的轻!

    人之将死,尸体往往沉重无比。

    可,璇玑子的身体却无比的轻,轻的如何一张薄纸,浑然没有一点点重量,彷彿身体里只剩下了一口气。本来早就应该仙去的老人,却硬生生拖着这样的身体,等到他秦浩轩回来。

    秦浩轩不禁咬紧了下唇,口中已满是鲜血。即便是如此痛楚,依旧不能缓解他内心的痛。缓缓走到了空荡荡的院子,便能看到银河似的瀑布从远山轰然倾洩,声势浩大。瀑布迸溅出蒸腾水雾,在秋日的烈阳下,显现出一条条瑰丽的虹桥,壮美无比。

    璇玑子看着面前美景,嘴角不禁逸出一丝笑容,又望了望蔚蓝天空,目光最终凝到了秦浩轩的脸上,笑容更加祥和,手掌微微抬起,彷彿上面繫着沉重山峰,缓缓向秦浩轩脸庞摸去。

    树皮般的枯瘦手掌在那坚毅阳刚的年轻脸庞上摩挲了几下,璇玑子脸上的笑容更盛,瞳孔里的目光也更明亮,充满了欣慰。

    突然间,“啪”的一下,那手垂落下去,再也不动。

    秦浩轩浑身一僵,心中彷彿有什么东西轰隆坍塌了。缓缓低下头,向怀抱中的老人认真凝望,旋即闭上了眼。

    这一次,他并没有哭。

    “师父,仙逝了。”一字一顿,彷彿是用全身的力气将话语从喉咙里挤了出来。

    周围的自然堂弟子,一个个泛红的眼眶里终于泪水纵横。“哗啦”一声,所有人不约而同重重向秦浩轩所在的地方跪倒,头埋在地上。

    没有震天的哭声,甚至连啜泣的声音,在这自然堂都难以听到。

    无声……有时比有声更加有力量。

    这一天……对很多人来说,早已经有了准备。

    可是,当真正到来的那一刻,那些准备好像又完全没有半分用处。

    黄龙望着秦浩轩怀中逐渐僵硬的尸体,一下子像是老了几十岁,原本乌黑的髮鬚,已是雪白一片,挺拔的身躯也拘偻了一些,精气神徒然的弱了一节。

    又一个人走了……

    同辈的人,越来越少了……

    黄龙望着璇玑子的尸体……这么多年来虽然一直想要助自然堂一臂之力,可其他堂都在看着,而且自然堂的势力也真的太过薄弱,璇玑子为人看似谦和却也有着太初人有的骨气跟傲气,任何的多余照顾都会被挡在自然堂门外。

    刑在一旁看在眼中,暗暗思考,若是秦浩轩哪天死在自己面前,死在自己前面,是否自己也会像黄龙这般?

    黄龙真人毕竟是太初教掌教,哪会被悲痛情绪一直左右,令道心动摇。过了一会儿,他脸上哀容已消,深深吸了一口气,拘偻的身躯一下变得挺拔如松。

    掌教走到一言不发,来到如石雕般一动也不动的秦浩轩身边,拍了拍他肩膀,正想要说些安慰话,不料秦浩轩已淡淡地说道:“掌教……我……撑得住……撑得住……撑……”

    黄龙真人拿手轻轻扶着秦浩轩的背,这个年轻人一边说撑得住,一边差点晕倒过去……

    “我……撑得住……”秦浩轩把低着头抬了起来,不知何时……脸上早已经挂满了泪痕,他还是在那里点头,不停的重复着那句‘我撑得住’,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重复了。

    可……真正撑得住的人,会一遍遍的重复?黄龙想说点安慰的话,却也知道该说什么。

    “莫要只是抱着你师父,灵堂应该准备好了吧……”黄龙一手扶着秦浩轩的背,一边问向叶一鸣。

    “灵堂早就布置好了,就等堂主将师父抱入棺内。其他的一切都已准备妥当。”叶一鸣擦了擦眼角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