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五百零六章 归仙钟响震人心【四更】
    “把灵堂的麻衣、孝头都给我……”秦浩轩事无巨细地问了一遍,叶一鸣都回答得头头是道,显然准备已久。

    看着秦浩轩跟叶一鸣有条不紊的对答,黄龙掌教也不禁点了点头——好歹算是恢复过来了不少,不像最初那般失魂落魄了。

    ……

    “铛——铛——铛——”

    悠扬清越的钟声,在一座座奇峰间的云层里回荡开来,清晰地传到了太初教每一座山峰,足足响了十八下。

    古云堂、夏云堂、百花堂、碧竹堂等四堂所在的山峰上,每一名太初教弟子听到了钟声,脸上露出了不同的神情。

    在太初教,这钟声可是十分特殊,乃是用东海海底的寒冰玄铁打造的奇钟。这钟叫“归仙钟”,只有太初教有一定地位的人仙逝,才会敲响。

    不同的敲钟节奏和不同的钟鸣数目,都代表了不同的含义。归仙钟十八响,在太初教是极高的荣誉,只有堂主级人物仙逝,才会如此敲钟。而且钟声一响,钟声里的许多细微讯息,也都传遍了整个太初教。死去的人是什么身分,哪座山头上的,都会被有心人听个一清二楚。

    秋阳下,古云堂堂主古云子原本正在高台给台下的古云堂一干精英弟子讲道,听到外面清越的钟声,他胖乎乎如商贾的脸上,先是一皱,最后罕见地露出了一丝悲痛。

    “是自然堂的璇玑子堂主仙逝了……去看看吧。”

    同一时间,碧竹堂、百花堂、夏云堂等三大堂堂主,都做出了跟古云子类似的反应。一把把本命飞剑,瑞彩千条,撕裂云气,顿时从一个个山峰上射出;每一把飞剑上,都踩踏着一位仙树境以上修仙强者,不约而同,向自然堂所在山峰飞过去。

    自然堂里静悄悄的,所有弟子都跪在堂前金丝楠木棺材的两侧,只有秦浩轩披麻戴孝,一身素白,平静地跪在主祭的位置上,独留了几位德高望重的自然堂老师兄在外面迎接宾客。

    四大堂主前后脚来到灵堂,说着差不多‘节哀顺变’的话。

    古云子最先到达,却最后一个才同秦浩轩说出那‘节哀顺变’,他刚刚来到灵堂口看着躺在棺木中的老人,心头涌起的是愧疚,这种感觉……已经很多年未曾在他心头有过了,对于自然堂,对于秦浩轩,对于璇玑子……

    古云子就那么站着,看着那曾经的老人,他忽然感觉到那璇玑子这些年真的很不容易,他忽然感觉到……这躺在棺木中如此安详的前自然堂堂主,像极了……像极了自己的师父!没错!自己那仙去了的师尊!

    当年的师尊,走的那一刻,也是这般的安详……他艰辛自己教出的徒弟,新一任古云子!会将古云堂发扬光大!会如同他自己一样,对人祥和……不欺不压太初任何人……如天空之太阳一般照人心脾。

    我……多久没去看看师傅他老人家了?古云子忽然很想去自己师父的坟头,跟师父他老人家聊几句,说一下自己的苦,说一下自己的累,说一下自己这些年做的真的很难,说一下自己辜负了师尊的期望,说一下自己的混账……

    随后断断续续有各堂的高层弟子和长老们乘坐仙云车接连到达。虽然过去从来没有经历过丧事,但好歹秦浩轩也见得多了,依旧勉强支撑了下来,足足跪了一天一夜,前来吊唁的人才渐渐稀少。

    天光渐亮,远方翻出了鱼肚白。一轮红日在暗红色的厚密云层里蓄势待发。

    黄龙掌教也要离去,临走前,将赤炼子低声唤到了身边。

    “秦浩轩毕竟才刚刚登上堂主的位子,自然堂也没有什么长老能镇住场面。丧礼这段日子,你就在这待上一段时间,看着点。”

    黄龙掌教细心指示,赤炼子长老默默点头应允。其实黄龙掌教不说,赤炼子也准备这么做,现在黄龙掌教开口,更是正中赤炼子下怀。

    等掌教一走,赤炼子就将秦浩轩唤了起来。

    “你师父必须要在灵堂里待满十天。这十天里,灵堂中有掌教布置下的七宝荣福大阵,能保持尸体不会腐烂。”

    “而且这次是堂主级别的人仙逝,其他各大门派都会派人前来吊唁。你一定要撑住,要给自然堂争一口气。”最后一句话,不难感觉到赤炼子的苦口婆心。

    秦浩轩很想给赤炼子一个自己很行的回应,只是……最后只给了一个很牵强的微笑。

    赤炼子知道,这已经是秦浩轩目前的最好状态了,便不再多说什么。

    在修仙界,若是有堂主级别的人物仙逝,定然会有修仙门派派人来吊唁。其实吊唁是假,一探虚实,摸查这大门派的实力才是主要目的。毕竟在任何教派,一堂的堂主都非同小可,不会让庸才继承。透过对堂主继承者的实力观察,也能知道该教派的兴衰。

    第二天,自然堂所在的山峰外,偌大的九翼凤舟散发出阵阵宝光,光华直冲云霄,缓缓驶入自然堂前布置好的空地上。足足有二十多丈长的九翼凤舟上,落下了几个秦浩轩熟悉的身影。

    其中两位,一位修长阿娜,如风中杨柳,摇曳多姿,光彩夺目;另外一位身影娇小玲珑,窈窕动人,犹如含苞待放的花朵,别有一番青涩滋味。

    这两名女子,赫然是几年没见的上官紫以及大元教惠阳真人的宝贝孙女尚晨雪。这两女曾来过太初教,一个妩媚多情,一个活泼可人,给秦浩轩留下很深的印象。他更是曾救过上官紫一命,令上官紫对他一直铭感五内,两人关系颇有些微妙。

    现在再次见面,上官紫明显比从前更多了一分风情,顾盼间摇曳生姿,嘴角含着一缕笑容,秋水般的目光深情地凝望着秦浩轩。

    而尚晨雪则比从前长高了不少,从前胸前尚平坦如川,此时居然波涛汹涌起来,走路时波涛起伏,颇吸引人目光。

    “秦浩轩小师叔!”

    尚晨雪一眼就看到了秦浩轩,紧绷的小脸上顿时绽出阳光般的灿烂笑容。正想要扑入秦浩轩怀中,小手却被上官紫一把拉住,并迅速在她手心里轻轻挠了一下。

    上官紫这一暗示,尚晨雪彷彿想起了什么,脸色微变,刚刚飞扬的神情一下子收敛,抬头挺胸收腹,莲步轻移,摆出了大家闺秀的模样,小心翼翼地跟在上官紫背后。

    香风扑鼻而来。上官紫绿裙如波,行动间彷彿一波波绿色潮水涌动,配上她那清丽动人的脸庞,更加明丽动人。

    两女先在灵堂前,对着古棺里的老者行礼,然后又来到了秦浩轩面前款款一裣衽。

    “秦堂主,节哀顺变。”声音绵软,一如多年前温婉动人。

    “秦堂主,节哀。”尚晨雪这名从前无法无天的小丫头,居然也懂事了,跟着脆声道。

    秦浩轩微微一愣,乍听“堂主”二字,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不过他阴郁的心情,因为这两女的到来,也跟着晴朗了不少。从前三人间的一些美好记忆,翻滚出脑海。

    “我代自然堂上下弟子,多谢两位师妹前来。”秦浩轩嘴角掀出一丝微笑来,举止落落大方。

    此时一轮红日升起,耀眼光芒洒落在秦浩轩英俊坚毅的脸庞上,平添了几分风采。上官紫和尚晨雪看了不禁一愣,旋即双眸显出些迷乱的神采。不知道多少个日夜,这英姿勃发的少年郎君曾在梦中出现;一别多年,现在再次得见,依旧是一如从前的神采奕奕。

    两女这些年来对秦浩轩念念不忘,已是情种深种,现在有缘再见,诸般念想在心头缠绕。可惜现在这种气氛低沉的场合,实在不宜说些什么过火的话。

    两女正在思考间,背后已响起了几声咳嗽。两名身材一般高大的中年人,一个身穿绿袍,一个穿着大元教的袍服,步履沉缓地踱过来。

    一见了背后两位中年人,上官紫和尚晨雪对望一眼,脸上浮现古怪的笑意,尚晨雪更是俏皮地吐了吐香舌,旋即忙不迭地向秦浩轩挥挥手。秦浩轩淡淡一笑,点头示意。

    “鄙人万丈崖青木堂堂主公孙寿,特奉掌教之命,来吊唁璇玑子堂主。”

    “鄙人大元教清越,奉掌教之命,来吊唁老友璇玑子。”

    这时候,万丈崖的公孙寿和大元教的清越,一位堂主、一位长老,肃立向棺材鞠躬哀悼,随后来到秦浩轩面前。两人都是身型高大之辈,居高临下打量着秦浩轩,瞳孔里神光闪烁。

    秦浩轩跟这两人素无交往,只是礼貌性地寒暄几句,却感觉到对方在用不那么强力的神识刺探打量自己。

    班门弄斧!秦浩轩神识在体内形成一道屏障,两人的神识刚刚入体便再难有半分寸进,宛如蚂蚁撞向了大山。

    怎会如此?两人诧异的对望,看到彼此眼中的惊讶个好奇。

    秦浩轩见两人不收神识,还想继续探查,当即微微皱眉令神识陡然一个震荡,这两人连连倒退数步,面色有些发白,隐隐差点受伤,更是惊疑不定的望着秦浩轩,这应该是新一任的太初自然堂堂主。

    十天里,随着一批批外教人陆续来到了自然堂祭奠仙逝的璇玑子,秦浩轩也开始适应,并进入了这一任自然堂堂主的状态当中,举止端方沉稳,又不失圆滑通透。加上有赤炼子这老行家在一旁辅佐,秦浩轩并没有出什么差错。

    这等表现,落入一干想要前来探太初教底细的外教人眼中,对于太初教高另眼相看。他们当然知道自然堂是太初教最弱的一堂,没想到就连这一堂都表现得如此妥当,更不用说其他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