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五百一十三章 自作主张总是错【二更】
    “师父。”张扬的声音细弱蚊虫。

    古云子翻了个白眼,看也不看曩昔的宝贝徒弟一眼。内心里,他也是处在剧烈的天人交战当中。

    一方面,他对张扬的白眼狼行为简直深恶痛绝;另外一方面,他在这小子身上确实是投资了大心血,而且这小子还是百年难求的灰种弟子……

    “你还有脸叫我师父?你师父叫周天生,我可高攀不起你这样的徒弟。”古云子闷声道。

    听了这话,张扬反而心中一喜。如果古云子直接叫他滚,或者拂袖而去,那事情就大条了。像现在这样,要走又不走,只是嘴上痛斥他几句的话——显然事情还有转圈的余地。

    “师父,是我方才考虑不周。其实我想要争自然堂堂主之位,也是为了我们古云堂好啊。”张扬腆着脸,凑到古云子耳边轻声道。

    “哼,为古云堂好?你真当我是傻子不成?”古云子冷冷地说道。他对于自己这个徒弟的性格,现在是了解得太深了,可不会轻易相信张扬的话。而且这小子刚才做出了大逆不道的行为,让他在其他堂主面前大丢脸面,不好好教训教训,日后会更加约束不住。

    “师父,是真的。秦浩轩底下,有一支血衣队……”张扬继续在古云子耳边滴滴咕咕。

    古云子叹气,血衣队这事情自己也已经听到过了,只是……那几乎是秦浩轩的私产了啊!这弟子居然敢去觊觎秦浩轩的私产?真是找死了啊!

    “师父,我也是想在控制了自然堂之后,将这些弟子分一些到古云堂来。反正自然堂资源这么少,根本就不够供应这么多的仙苗境四十叶弟子……”

    古云子真的很是头疼,自己为什么当日没有选秦浩轩?

    “师父,只要能令他们脱离自然堂,到了我们古云堂,我们不仅能获得这一批仙苗境四十叶以上的修仙者,还能够透过他们的口,知道秦浩轩在那失踪的两年里面,是如何训练他们的……据说他们是在一座纯阳仙王的墓穴里待了两年,似乎有什么机缘……秦浩轩应该也有什么特殊的方法训练他们,不然的话,不可能在短短两年内进步如此迅速。”张扬跟在迈步前行的古云子身后不停的叨叨着,希望能够劝说自己这位师父支持自己。

    “你还是好好修炼吧!别总想些有的没的!”古云子一甩长袖不想再跟这弟子说太多话:“好好修炼!发展好古云堂才是真的!”

    张扬见古云子甩袖子走人,脸上露出几分喜色,以前自己劝说师父对付秦浩轩时,师父也是表面劝说自己,其实是纵容支持自己的,这次想来也是应该如此!既然这般!那好!这次一定要把事情给师父办得漂亮了!

    张扬很是自以为是的想着,却真的不知道自己这位师父,如今的心态正在一点点的变化着,对秦浩轩的态度也一点点的变化着。

    这些变化,便是古云子自己都没有发现,自从璇玑子死后……见到璇玑子的棺木的那一刻,想起仙逝的师父那一刻,古云子的心就开始发生变化了。

    秦浩轩耳边恭喜、阿谀之声连绵不绝,昔日认识的、不认识的都纷纷往身边凑,站在自然堂狭窄的大殿里,只觉得像是作梦一样。

    嘴角露出礼貌性的笑容,竭力表现得沉稳得体,也允诺了一些私宴之类的事,才总算将一波波的宾客请了下去。

    大殿里变得冷寂。

    “秦堂主,师父的修练淨室在自然堂后殿里,你要不要换一个地方?还有一个地方布置了聚灵阵,在那里的修练效果丝毫不弱于璇玑子师父所在的淨室。”叶一鸣这时候走上来,向秦浩轩询问道。

    虽然叶一鸣竭力摆出高兴的神情,秦浩轩却看到了他眼神深处那抹对于失去老师的哀痛和思念。只是出于某种顾忌,叶一鸣才没有在秦浩轩面前表现出来,行动上,表示出了对他这位新堂主的尊敬。

    “师兄,你了解我的性格吧?即便我作了堂主,依旧是从前的那个秦浩轩,不用在我面前这样。我还是住师父的那间淨室吧。”秦浩轩拍了拍叶一鸣的肩膀。

    叶一鸣身躯微微一震,盯着秦浩轩,眼眶又红了。

    “师父选你当堂主,果然没有找错人。我叶一鸣,日后一定全力辅佐你!”叶一鸣吸了一口气,咬牙道。

    “嗯,我们上下同心,共同复兴自然堂!等着吧,师兄,自然堂一定会超越其他堂,蒸蒸日上!”

    “我当然信得过你。”向秦浩轩点点头,叶一鸣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等叶一鸣下去之后,秦浩轩神情间的坚毅已消失不见,一股空荡荡的感觉袭上心头,好像生命里面,被什么东西割掉了一块。昔日蒲汉忠师兄死的时候,这种感觉也曾出现过,也曾如这般强烈。

    夜凉如水,秦浩轩踱出大殿,来到前院的竹林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中升起了一轮明月,月光被切割成稀疏的斑驳光影。

    周围依旧有人走来走去,依旧有各种动静,但是秦浩轩彷彿兀自抽离了出来,立在斑驳的竹影里,脸上终于露出了疲惫的神色。

    “秦浩轩哥哥。”百灵鸟般清脆的声音,突然从大殿的门口传来。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秦浩轩讶然望去,就看到两个美人儿正站在大殿门口,笑语嫣然。

    一个娇小可人,青春洋溢。

    一个阿娜多姿,明媚清丽。

    阴暗的大殿里,彷彿都因为这两位美丽少女的到来而明亮不少。

    “小雪,阿紫,都夜深人静了,你们怎么还没有去睡?”一看到这两位美丽人儿,秦浩轩只觉得一抹阳光照进了心田,微笑道。

    “我跟小紫姐姐都有些担心你,毕竟前堂主刚刚仙逝……”已经是二八年华的尚晨雪,依旧如几年前碰到的那样活泼可人,牵着上官紫如柔荑般的手,一步一跳地走过来。

    只是现在小姑娘渐渐成熟,从前*****小馒头,已经渐有波涛,看得秦浩轩一阵脸红,继而暗自苦笑,心想大元教的惠阳长老实在太宠尚晨雪了,在男人面前起码要矜持一点啊。

    比起尚晨雪如百灵鸟般的叽叽喳喳,一袭紫衣的上官紫显得沉静不少。秋水般的双眸里,有明显的担忧神色,轻启朱唇:“秦大哥,今天……你没什么事吧?”

    秦浩轩淡淡一笑,望着面前温润如玉的少女,感受到她眼波里蕴藏的那丝情愫,没来由地心中一荡,继而又有几分警醒——秦浩轩啊秦浩轩,你明明心中已经有了徐羽姑娘,怎么还这么好色?

    他的道心何等坚定,一察觉到自己心猿意马,心思立刻恢复了平静。

    “我等对外称仙,骨子里却还是人啊……”秦浩轩神色落寞的说道:“是人,便会有心疼。”

    尚晨雪却用狐疑的目光盯着秦浩轩,一边摇头一边笑道“不对不对,口是心非。我听上官姐姐说过,像秦大哥这样的人杰,心思肯定是藏得很深的,即便是伤心如灰,也不会让我们看出来。”

    “你现在是在假装无所谓,对不对?哼哼,被我看出来了吧。”皱了皱琼鼻,尚晨雪望着秦浩轩得意地说道。

    秦浩轩一听,苦笑着摇摇头,心想碰到这丫头还真不知道怎么招架了,却以询问的目光看向了那清丽如兰花的上官紫。上官紫脸色已经红得几乎要滴下胭脂。

    “小雪,淨瞎说,再瞎说的话,我不带你玩了。”上官紫声音很轻,细若蚊蚋,就连瞪向尚晨雪的眼神都带了几分柔弱。

    “不说就不说。”尚晨雪居然对上官紫畏惧得很,轻轻一撇嘴。但才没多久,又向秦浩轩道:“秦大哥,要是你心里不爽快的话,不如跟我们回大元教去玩玩?我们那里的百兽园现在可好玩了,最近还抓了一支据说有上古妖鸟血脉的一支大雕来……”

    上官紫虽然没有说话,如水的目光却一直盯着秦浩轩,眼底有隐约的期盼。

    “谢谢小紫姑娘、小雪姑娘的好意。我现在刚刚执掌自然堂,杂务缠身,恐怕抽不出空外出游玩。”秦浩轩老老实实地谢道。

    君子待人以方,面前两位姑娘都是真心为他秦浩轩好,对于这一点,秦浩轩心知肚明,当然不会有任何的隐瞒欺骗。

    一听秦浩轩诚恳的回话,上官紫眼神里不禁有些失望,彷彿一抹火光熄灭。

    尚晨雪不解地撇撇嘴,道:“怎么秦大哥也这么没意思了?一个破堂主有什么好当的……”她的嘴里滴滴咕咕,好一通抱怨,让秦浩轩忍俊不禁,心头因为白天周天生和张扬作梗而生出的一点阴霾,终于烟消云散。

    “秦大哥,哈哈,你终于笑了。”发现秦浩轩开心的笑容,尚晨雪彷彿发现了什么新鲜事物,露出雪白贝齿,拍手笑道。

    看到秦浩轩脸上重现笑容,刚刚还担心尚晨雪的话是否刺激到了秦浩轩的上官紫,也跟着心情舒畅起来。

    这时候,大殿那边走过来几名穿着补丁衣衫的自然堂弟子。这几名弟子,都是灰袍弟子,神情间有一丝畏缩,走到秦浩轩身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居然都不说话了,气氛一下子显得有些诡异。

    尚晨雪在一旁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幕,但一会儿就被身边的上官紫强行拉走——她们来这里吊唁,只是客人,偷看其他门派的事,可是犯忌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