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五百二十五章 最大帽子为你好【四更】
    “砰砰砰!”

    纵然是仙苗境四十九叶的修仙者,纵然修为比这群气势汹汹冲来的灰袍弟子多了不少片仙叶,张达明仍旧肉身一时的反应不过来依旧没跟得上他的修为,。

    转瞬间被无数拳头轰中,每一拳都彷彿是几千斤的巨大铁锤轰击下来,护身灵气本就没有及时完全调动保护他自己,这一刻他明显听到肉身肋骨传来了几声清脆的”喀嚓卡擦”断裂声音,随即被打得惨嚎连连,如断线风筝倒飞出去。

    痛!各种痛楚,从腰腹、从背脊……从身体的每一处地方传来,彷彿整个身体都被撕裂了。这种痛楚感是如此强烈,强烈到张达明脸上肌肉都扭曲了。

    他已经很多年没有感觉到肉身这么痛苦。

    “碰蓬!”

    这时候,一个人倒飞过来跌落在他身边附近。张达明定睛一看,赫然是那张扬。

    张扬也被打得鼻青脸肿,嘴角都渗出了鲜血。

    “这……修仙者怎么能够近身肉搏?那应该是邪修才对!”张扬脸色又惊又怒。

    如果是单打独斗,他怕过谁?可刚才那一瞬间,五名个灰袍弟子默契十足的同时冲出,直接点燃了神速符瞬间欺到他面前,每个人的拳头都裹挟带了厚厚的、凝如实质的灵力,砸在人身上,每一下犹如巨锤,都能碎裂金铁。

    后院空地上顿时传来一阵阵”嗖嗖嗖”的有物体高速破空声连绵不绝,那些灰袍弟子身影如电,十分默契十足,的几人一组欺了上去。

    张扬等人乃至仙苗境四十九叶的张达明,一开始都吃了老大亏。

    而且最为可怕的是,这群灰袍弟子几人一组配合作无间,只要一出手,便能轰伤一名个四堂精英弟子。

    一会儿工夫,最先冲上来的四堂精英弟子都察觉到不妙,纷纷停了步,警戒惕又惊怒地的看着对面的灰袍弟子。

    短短几个照面,他们的人就足足被伤了十来名。

    无一例外,被伤的人,都是遭到近身格斗所伤。这犹如当头一棒,让刚才还嚣张狂傲的四堂精英弟子收敛了不少。

    “有没有天理啊,神速符不要钱啊?”

    “这些家伙,怎么感觉一个个都跟邪修一样,近身肉搏这么娴熟!”

    四堂的精英弟子暗自惊诧不已,议论纷纷,虽然面对灰袍弟子依旧有一种优越感,但已收敛了一些。

    起码刚才那灰袍弟子配合作无间的战斗,已让他们心中警醒——面前的灰袍弟子毕竟都是仙苗境四十叶,跟他们实力相仿!

    马定山站在灰袍弟子的最前面,食指十分无礼地的扫向张扬等人。

    “把这些胆大妄为,私闯自然堂的人都给我扣下来!”

    向来沉稳的马定山此刻杀气腾腾,这次他是真的怒了!即便秦浩轩堂主此刻不在,他也要下达这个命令,事后掌教若是怪罪,那么自己一肩承担!绝对不能让堂主掺和进来!

    “扣押我们?”张扬眼中尽是讥讽,今天跟着他来的,都是四个堂门的精英弟子,每个都是达到仙苗境四十叶以上多年,而且足足有五十多人。

    “便是血衣队,也太狂了吧?想要扣押我他们?荒谬,应该是我们将你们带走才对!”

    张扬不禁愤怒然了,暗骂。这帮该死的家伙,一个个都跟秦浩轩有样学样啊。

    血衣队众人齐声应喏的喊道:“是!”

    下一刻,众灰袍弟子每个人都拿出了三枚符箓丢到虚空中,顿时犹如流星般光芒四射,。一头头昂首摆尾,气息雄浑厚的符兽纷纷出现。

    有三头六臂的魔猿、有十丈多长彷彿上古金乌的大鸟,、有虎头蛇身、面目狰狞、,黑水缠绕的奇异妖兽……

    居然足足有两百多头符兽,几乎将天空塞满,日月无光。

    一波波强大浩瀚而妖异的上古妖兽甚至灵兽的气息,从这些符兽身上丝丝缕缕的散发出来。

    “每个人都拥有三支战力堪比仙苗境四十六叶以上修仙者的符兽?每支符兽骨架里的上古妖兽气息,也太浓烈了吧!这……这些人真是太初教的灰袍弟子?”

    如果说刚才四堂的精英弟子们只是对一干灰袍弟子能动用神速符,用邪修近身搏斗的手段进行厮杀感到惊讶之外,现在则是无比的震惊。

    他们一开始是以鄙视俯视的目光看着这群灰袍弟子,满心以为这群弟子他们不过只是修为境界高了一点,其他方面距离他们自己等人还甚远;。可现在最后一点心理优势,已被这些出现的符兽彻底击碎,荡然无存,。甚至是有一丝羡慕了。

    毕竟用传承了一丝上古妖兽血脉的魔物作做骨架的符兽,太过于珍稀了,怎么这帮灰袍弟子的手上不但有此等妖兽,而且还每个人都配备了最少三头?。

    这也太没天理了吧?知道血衣队强大,但这强大的有点过分离谱了吧?这些人哪里来的这么多强大符兽?

    众人心中升腾起的念头还有兴奋,若是将这等人才重新带回堂中,堂主该怎么奖励自己呢?

    “各位师弟,我们可是为了太初教好才要你们离开自然堂。如果你们妄图抵抗,师兄不会留情手了。”张扬将心一横,反正现在不管怎么样,他已绑架了四堂精英一起前来。

    这次,再不能将这些灰袍弟子带走去的话,他罪过错就大了。

    “跟他们说这么多作做什么?他们这些灰袍弟子,哪里明白我们的苦心。”张达明神情漠然,话语中上却依旧是大义凛然“诸位师兄助我先将他们擒住,然后再慢慢劝说吧。”

    那语气,竟然依旧浑然没有将面前一干灰袍弟子及那些符兽放在眼里,一副胸有成竹在胸的模样。

    说完话音一落,张达明全身一振,身体上的青灰色袍服突然间迎风而起,看上起来去稀松平常的袍服,居然犹如坚韧的蛇皮一样展开,油光滑亮,。一片片的符文从上面迸射出来,在虚空中闪烁着大放光明,煞是惊人。

    “这是……大玲珑扣!”

    有识货的太初教精英弟子看到这蟒蛇皮般的青灰色袍服,不由惊呼出声。

    碧竹堂有些压箱宝底的东西,其中这玲珑扣就是其中一件镇堂之物。

    玲珑扣是碧竹堂的前几代堂主经过百年的摸索,结合利用符器和灵法结合所弄成的一种套复合型的招式东西,同时拥有结合符器和灵法的双重威力。

    平常张达明使出的都只是灵法的一种,叫”小玲珑扣”;。如果要使用完整的玲珑扣,就必须要消耗巨大的灵力才能使用启动。这东西一旦使出启动,用来围捕数百名敌人都不成问题不在话下,而且里面有法阵配合,坚韧无比。

    就算是强如张达明,想要动用完全启动玲珑扣这复合型符器,一个人也是灵力不济逮。

    其他识货的四堂精英弟子不敢怠慢,”轰轰轰”,一道道灵光从他们身体里爆涌而出,纷纷射入那蟒蛇皮般的”玲珑扣”里面。

    顿时,整个玲珑扣就像是打了个饱嗝,突然迅速无限膨胀起来向四方拓展,足足有几间房子大小,里面隐约浮现如同牢笼般的灵力光柱。

    “哈哈,原来张达明师兄连玲珑扣这等宝贝符器都有。加上他仙苗境四十九叶的修为居中操作,一定能够完全发挥出这宝贝东西的威力。这帮灰种弟子,还不乖乖跟我们走!”

    “大局已定。”就连张扬的嘴角都翘起来了一丝笑容。

    对于碧竹堂的这件符器,张扬他可是早有耳闻。虽然看起来张达明的这件复合型符器是仿制品,但也足够厉害了,困住一干仙苗境的人,肯定手到擒来不在话下。

    马定山和旁边的灰袍弟子们,甚至包括赤九和阴十三,面色也变得冷狠起来,既然连符器都动用了?那……就相杀好了!总之……除了自然堂,我们哪里也不去!若是以前你们觉得我们欠你们的,那我们加倍奉还总可以了吧?

    至于相杀?血衣队自信!把眼前这些人杀光,都是办得到的!他们可是血衣队啊!

    他们明显感觉到周围的空间跟水波一样扭曲、波动,似乎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束缚着,。一股莫名的危机感,笼罩在众人心头。

    就在这时候,院落外面传来了一道冷冰冰的声音。

    “谁敢欺负我自然堂弟子?”

    语毕话音一落,一柄一丈多长的长矛突然间如同漆黑的闪电从院落外面劈落冲天而起,撕裂天虚空,向天空中外表有如那蟒蛇皮般的玲珑扣射去。

    “噗——”

    就像是一根针刺破了气球,在四堂的精英弟子们眼中神奇无比、坚不可摧的复合型神器玲珑扣,居然瞬息间被刺穿。上面闪烁的亿万符文顿时纷纷黯淡下去,乃至熄灭。

    张达明脸色一变,心想怎么可能?我的玲珑扣啊!心疼得的都快要疼出血了,究竟是谁做的好事?他的脸色胀得通红,目光凌厉地的四方梭巡。

    其他的四堂精英也都惊呆了,他们第一次看到玲珑扣被人如此轻易地的扎穿。

    那鬼气森森的长矛是什么东西?不对,那东西,那东西彷彿蕴藏着某种奇异的深幽气息……

    那漆黑闪电般的鬼矛,将玲珑扣扎穿之后,倏尔不见。

    虚空中出现了一枚鬼气森森的符文,缓缓坠落到那从外院走进来的年轻人身上,融进了他的身体当中。

    一看到来人,张达明微微一怔,心想莫非那是自然堂堂主秦浩轩?

    那年轻人身上彷彿散发出万年寒冰般的寒气,缓缓踱步走过来间,有种渊停岳峙的大家气势,颇为威严。

    “秦浩轩?”不知道怎么的,一看到那来年轻人,张扬心里就一个哆嗦,说话都有些不流畅利索了——昨天晚上秦浩轩那凌厉至极的一指,彻底击溃了他的骄傲和信心,给他留下了深刻的阴影。

    现在秦浩轩那符文化作的鬼气森森长矛,居然如此轻松地的刺穿了玲珑扣,更是给他深刻印象。

    欺软怕硬的张扬看到此刻的秦浩轩,就像是老鼠见了猫,心头惊惧无比。

    “你们来我堂中抢我门人,真当我自然堂是你们其他四堂的后院了不成?”

    秦浩轩瞳孔微缩,眼睛里射出阵阵寒光——这群灰袍弟子,乃至自然堂的每一个人,都是他的逆鳞,自己还打算近日邀请四大堂的堂主,商讨一下这批人的问题,至于他们之前消耗的资源,自己也愿意加倍赔偿,只是自己还没来得及做,四大堂的人便来抢人了?四位堂主不该是这般急躁的人才是吧?

    “秦堂主,我们这么做都是为了太初教好。血衣队的人都是仙苗境四十叶以上的修仙者,以你们自然堂的资源底蕴根本就供养不起,反而会白白耽搁了他们的修仙进程。不如我们四堂请了去,细心培养供应,里面一定会有不少人突破到仙树境……这样一来,太初教必定也会兴旺强盛不少。”百花堂的那位大师姐见到了秦浩轩来,既也不拜见,也不害怕,淡然地侃侃而谈。

    这番说辞,都是他们来之前就想好了的。起码这么说,他们还占了一个大义。

    “对,秦堂主,我们都是为了太初教好,也是为了给自然堂分忧!再说,这其中不少人本就是我们四大堂的人,未经堂主应允便加入其他堂?太初可没这个纵容的规矩!若是我没记错,如此乱来是要受罚的!”

    其他的四堂精英弟子纷纷嚷嚷起来,颇为理直气壮!

    “为太初教好?”秦浩轩听得眉头渐起,如果不是你们也占一部分道理,你们还以为自己现在还能站着跟我讲话?早就被我打趴下了!不过听这些人的意思,并非是他们堂主的意思?这是他们自己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