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五百二十九章 物是人非仙难测【二更】
    秦浩轩将脸凑到了张达明的面前。

    “你在威胁我?拿你们这么多人威胁我?”旋即冷然一笑:”可惜啊,我这个人最见不得别人威胁我。”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杀了你们——杀了你们所有人!”

    最后一句话,秦浩轩神情认真起来,眼神冷冽如万年寒冰,身上陡然蒸腾着黑气蒸腾,煞气冲冲天,彷彿凛然的刀剑蓦地悬吊直接近逼在四大堂一干弟子的心头上,令所有人都不寒而慄。

    现在的秦浩轩,跟从前可是大为不同。他此刻神识已凝鍊如金刚,就算是碰上仙树境强者的神识力量,也毫不逊色一点不遑多让。

    这一番话,带着莫名巨大的神识力量直窜入四大堂弟子的灵魂深处,甚至对他们的意识海都造成了影响。

    一时间,所有人心里不约而同感觉到了那股凛然而真实的杀意。

    顿时,所有人襟若寒蝉。他们清楚的感觉到了秦浩轩的真正心意——这家伙,竟是真的会杀人的。毕竟刚才无比真实的杀气,骗不了他们这帮子修仙者。

    “要嘛么老老实实地的在这里种田,要嘛么我杀了你们。两种选择,你们应该很清楚该选哪一样。”

    听了这话,张扬脸皮又不禁一阵哆嗦。这秦浩轩太大胆了啊,跟从前截然不同。一当上堂主,就宛如拥有熊心豹子胆了。

    在他身边几个颇有点姿色的百花堂精英女弟子,怯弱而又期盼的目光望向打在张扬脸上,让他浑身滚烫无比。张扬

    终于是将心一横,正要开口说几句,却是直接迎上了秦浩轩冰冷如刺的目光。

    “你们这些不识相者跑到自然堂来挑战衅我自然堂的权威,这是以下犯上,是大忌讳,。难道你们不知?我就算杀了你们,又能如何?”

    秦浩轩嘴里说的是”你们”,目光却盯着张扬半分不动。里面的意思已非常清楚——只要你张扬轻举妄动,我就宰了你。

    张扬马上就懂了,心里刚刚涌起的一点热血马上如潮水退去,脸上故意露做出一个不屑的表情冷哼,站立在人群里,自动无视了周围一帮百花堂女弟子期盼的目光。

    毕竟比起出风头,还是命重要。

    这时候,所有四大堂的精英弟子们,皆已经闭嘴不说话,一个个彻底被秦浩轩的话震慑住了。纵然心里面有些不舒服,但是跟死亡威胁比起来,受一点气真是算不了什么。

    “这样才对了嘛。只要乖乖劳动作,我们不会亏待你们的。每块份药田,你们还是都能拿到一点分红,跟普通的灰袍弟子待遇一样哦。”

    这时候,早有知机灵的灰袍弟子站了出来,笑嘻嘻地嘲讽着打趣道,一边般说一边将早就准备好的锄头等种灵药种的农具分发了下去。

    以四大堂一干精英弟子们平日的收入俸禄,少说也比灰袍弟子的所得丰厚成千上万倍,哪里会看得上这些灰袍弟子的一点可怜分红。

    可现在明知道被人揶俞,他们纵然心有不甘,却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在心里面暗骂几句。拿了农具,在农田里面低头刨了起来,动作虽然生疏笨拙,但他们修为都不错,速度倒是很快。

    许多赶过来的自然堂弟子都站在旁边看热闹,只觉得大为痛快,。没成想到,他们居然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其他四大堂的精英弟子拿着锄头等工具东西,在替自然堂干活。

    痛快!

    “你们都老老实实地的在这里干活吧,只要你们的堂主一天没有过来,你们就在这里干一天!都别想着浑水摸鱼,。如果有被发现不老老实实干活的,不给饭吃!如果发现胆敢反抗、殴打自然堂看守弟子的,只要被抓到,死……”

    秦浩轩漠然地站在农田前的四大堂精英弟子们面前,声音冷酷肃,逐条逐句的宣布读着一条条规矩。

    每念出一条,四大堂的精英弟子们心里面就暗骂一声;。而自然堂赶来看热闹的弟子们则频频轰然叫好,气氛热烈。

    “你们几个,待会把他们身上带着的干粮、辟榖丹什么的都没收了,监督他们好好干活,不好好干的话,饭都别给他们吃。不听话的直接杀掉,出了事情,堂主我给你们扛着!”

    “不就杀个人吗?我一个堂主还是能扛得起的。”

    秦浩轩这番话霸气无比,一时间许多自然堂的原弟子眼睛都红了。太霸气了,这新任堂主简直完全雄霸一方啊!真没想到自然堂居然有一天也能成为其他四大堂精英弟子的噩梦。从来都只有他们被人欺负,向来没有欺负人的时候——果然是拳头大才是硬道理啊。

    原来欺负人,居然是这么痛快的一件事。许多自然堂的弟子,不禁激动得偷偷抹起了眼泪来。

    秦浩轩丢下这一番话,便不再理会背后呆若木鸡的一干四堂精英弟子,向自然堂大殿潇洒地脱离而去。

    ……

    一枚枚颗颗符文如同星辰,自秦浩轩仙种之中向外面沉浮起来,萦绕在他周身,吸纳天地灵力。

    这些符文,都是完完全全是由的纯阳仙王大道所化,秦浩轩这些年所深刻感悟出来的符文。每一枚颗轻若尘埃,沉沉浮浮。一点点灵力如流水般在仙叶上流淌,慢慢滋润着仙叶使之更加愈发的茁壮……

    到了天际翻出鱼肚白,黯淡的净室里,秦浩轩猛然睁开眼睛,瞳孔里精芒一闪,如虚室闪电般耀眼夺目。

    自然堂里静悄悄的。

    秦浩轩他长袍飘飘,踱出门外。

    ……晨露在树叶上滚动、山峰从树梢上簌簌掠过、地鼠在深邃的地下啃噬着树根……

    还有一声声或者悠长、或者规律不齐的静修呼吸声音,尽收耳里。

    修练到了今天,秦浩轩五感惊人,。仅凭耳力,就能察觉到五十丈范围内的风吹草动。

    “自然堂的弟子,果然一个个都勤学苦练。除了几个当值的弟子,其他人居然都在修练当中。只可惜许多人呼吸不顺,修为滞碍……应该给他们讲讲仙王大道了。这大道幽深奥妙,能够洗涤心灵令人领悟大道气息,对他们有无穷好处。”秦浩轩心里面默默地想,瞬息间判断出来了一些自然堂弟子的修练的状况。

    不过他总觉得,隐约好像缺少了些什么。

    突然他目光凝在自然堂前的两棵清翠的脆旱柳上,这两棵旱柳,正是两年多前他刚刚当上自然堂的入道师兄时所栽种,。脑海里面不禁闪过两个恭敬的年轻身影。

    “对了,几年前我当入道师兄的时候,曾经带过两个弟子,怎么一直不见他们人影?”秦浩轩不觉得有些疑惑,声音在大殿上空迴荡荡。

    大殿内早就有两名个自然堂弟子,准备了早点在一旁耐心等候。

    “启禀堂主,饱满仙种子的罗茂勳师兄留下来了,而那弱种师兄曹清华,在门里消耗了大量的灵药和灵石,大半年过去了,却都一直没能令他破种。当时教派里的长老们就出面将他修仙的记忆封存了起来,送回了山下的老家。”其中一名个弟子恭敬地回应答。

    秦浩轩微微一愣,心里不禁有几分别样的滋味。毕竟他对这两名个弟子都是倾注了心血的,特别是曹清华,虽然这人是弱种弟子,但是道心坚固。在曹清华身上,秦浩轩总是能找到自己昔日的影子,当时还是对他的前途很看好。没想到这一心修仙,道心坚固的弟子最终却落到如此下场。

    “……昔日我还很看好曹清华,在他身上倾注了不少心血。没想到他居然大半年都没有破出仙种,还被封存记忆送下了山……可惜啊。”

    秦浩轩希嘘感慨之馀,又不禁有一些害后怕。如果他没有附寄在身小蛇身上,在绝仙毒谷里获得大奇缘,他能不能获得今天如此成就?会不会落得跟曹清华这弟子一样的下场?

    突然间一阵心血来潮,秦浩轩沉声问道:”我那弟子曹清华究竟是哪里人?我倒是想找个时间,去看看他。”

    “即便他不认识我,我毕竟曾经作做过他的入道师兄。”

    秦浩轩声音真挚恳切,旁边低头说话的自然堂弟子心头都大为感动。这新堂主看来虽然行事狠辣嚣张,但对待自己人,确实是一片真心。

    “堂主,我回头就将曹清华昔日登记在册的相关资料送过来,给您过目。”

    “好。”秦浩轩微微点头。

    那自然堂弟子正刚要退下,秦浩轩又唤住了他。

    “对了,罗茂勳既然留在了自然堂,为何一直都没有看到他?”对于那位个资质介于饱满仙种子和灰色仙种之间的罗茂勳,秦浩轩心里面还是寄託了很大希望的。

    当初他就经过一番考验,让他发现罗茂勳和曹清华两人都资质纯良,道心坚固。自然堂日后如果要掘起,这两人定然会闪耀发光。

    现在曹清华被送下山,秦浩轩自然对那留下来的罗茂勳寄託了更大的希望。

    那自然堂弟子迟疑了一下,依旧恭谨地说道:”禀堂主,璇玑子堂主仙逝之前,曾经给了罗茂勳师兄一颗罕见的灵药和一枚灵丹,并叮嘱他闭关消炼化这些药力。所以这段日子里,罗茂轩师兄已足足闭关了三个月,一直没有出来。”

    秦浩轩一听,心里涌起莫名的怒火,眉头微微皱起。

    “闭关?璇玑子师父都仙逝了,他居然还在闭关?!难道真的是大道无情,罔顾璇玑子师父对他的一番心血了吗?”

    “他在哪闭关?我要去看看他。”秦浩轩沉声道。无论如何,尊师重道乃是修仙者必须要注重的伦常道德,如果罗茂轩连这点都不懂,他会很失望。

    低沉的语气里,有毫不掩饰的滔滔如山怒意,让身边的自然堂弟子心脏没来由地的一颤。

    刚才说话的弟子不敢有丝毫隐瞒,连忙低声道:”罗茂勳师兄一直都在自然堂大殿后山的那间净室里闭关修练……”说到后面,声音愈来愈发的小,心中默默哀叹了一句:”罗茂勳师兄,可不是我故意要出卖你,实在是这新堂主威严太盛,我不敢有任何隐瞒啊。”

    罗茂勳的资质虽然在自然堂首屈一指,但从来不摆架子,跟自然堂上下关系很好其乐融融,平时很是得人心。

    可现在秦浩轩含怒发问,纵然是曾经受过罗茂勳恩惠,这自然堂弟子也不敢对秦浩轩堂主有任何隐瞒。

    知道了罗茂勳确切的闭关地点,秦浩轩微微一点头,径直向大殿后走去。

    自然堂的大殿后,是一片郁郁葱葱的药田。

    三年前秦浩轩来这里,还觉得这里土地贫瘠灵力微弱,并不适合种药;可现在再一看,这里面的灵药居然不少都足足有一人多高,药力浓郁,。一丛丛片片五颜六色的茂盛灵药犹如一幅编织的画卷,美不胜收。不时还能看到几支稀有罕的灵虫在药田里穿梭梭巡、,授粉。

    突然间,一抹淡蓝色的身影在药田里兔起鹘落,窈窕阿娜的娇身躯段如同一朵碧波涌起,洒下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

    “小金,你越来越笨了。三菱花可不是这样採摘的,都教你多少遍了。”

    随后又是一声似有些不满爽的尖叫响起,一支皮毛如缎的金色大猴子也跟着窜了起来,伸手在一株草药上的花蕊一捞,毛茸茸的猴爪居然十分灵活地的上下点拨弄,将那花蕊里的一点点花粉全部小心翼翼地收集到一个囊袋里。手法干净娴熟。

    等收集完最后一点花粉被它收集完毕之后,这足足有一公尺多高的金色大猴子,得意地”瓜瓜”怪叫几声,昂着一颗猴头的样子,似乎是在向什么人炫耀示威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