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五百三十六章 底薄便需多吃苦【四更】
    秦浩轩听他的话语里竟有隐隐的自得,心里那点怒意一下膨涨胀:”你好像还挺高兴的?你以为你做了好事?”

    一听这话,彭晓鹏浑身又不自在起来,巴巴地的望向秦浩轩:”堂主……我可是做错了什么吗?”

    秦浩轩没回答他的话,淡淡地说道:”现在你去跟自然堂每个人说,大力猿猴帮忙打理药田是正常的,但猴子只能帮忙分担打扫一部分劳务的东西。要让你们种地,可不仅仅是让你们得到那些充满灵力的庄稼和药物,要让你们种地,那也是在让你们修心。你们若是连这个都不懂,那还了得?”

    彭晓鹏这时心中的惧意反而减少,听得连连点头认真反省。

    “……种田可不光只是种地。种地需要探查灵地、需要布置聚灵阵、需要挑选灵药……修仙六艺当中的许多东西都可以在从种地里实践得到锻炼、体会。如果每天就只知道打坐练炼气,能修练出什么东西来?种田细节琐碎,还能够磨砺道心,一举数得!”

    “可惜你们……”秦浩轩说到这里,摇了摇头:”目光短浅!怎么能放弃这块修炼?”

    听完秦浩轩的话,彭晓鹏以及跟着过来的几名个自然堂弟子一时间人人面红耳赤——原来种田这回事,还有这么多的门道与学问,偏偏他们从前只知道打坐静修才是修练,完全没有明白种田的奥秘。

    长远来说,种田确实是如秦浩轩所说,短时间内也许会占据他们修仙的时间,但假以时日,对于他们攀登上更高峰的好处却是更大。只可惜这些道理,秦浩轩点出通透了,他们才清楚,不禁个个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堂主教训得极是,弟子马上就跟自然堂其他弟子说说。以后我也会监督每个人都种植药田。”彭晓鹏向秦浩轩行了一礼,连忙匆匆离去。

    远远的,大殿的那边刑不知道何时转了出来,将刚才发生的一幕尽收眼底。

    “秦浩轩这家伙,倒是越来越有个堂主的样子了。不但有一个堂主的威严,而且有一个堂主应有的眼光……没有短视地的让自然堂的人一味静修……这小子,怎么进步总是这么大?!”刑不由得心中有些感慨:“有老子当年风采的三成了?可能没有……也就一成?最多最多两成!不能再多了!”

    山中无日月,一晃十来天过去。

    整个自然堂的气氛跟昔日有所不同。在秦浩轩的刻意引导下,自然堂的许多弟子已经不再像昔日那样闷着头打坐,。

    不时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弟子,围坐在松树下低声的交流或是争辩;。其他属于自然堂的山峰上的药田里,也开始出现了一名名个个自然堂弟子正在细心耕作,布置聚灵阵……

    所有的一切都有条不紊,上个月璇玑子老堂主的仙逝,竟没有打击到这个孱弱的堂口,。反而一切都有种欣欣向荣的气象。

    这一日深夜,秦浩轩静坐在大殿当中修行打坐。

    一股股足足有洗澡盆大小的灵力漩涡,足足有数百道,盘旋在整个大殿上空,形成了如同漩涡暴云似的奇景。

    体内仙种上的三十三片仙叶氤氲层层灵光,还有一点小小的如同树瘤般的凸起,出现在了第三十三片仙叶上方。

    一道道精纯的先天灵力,在那树瘤般的地方汹涌着、冲撞,彷彿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了。

    “……第三十四片仙叶要出来了……”察觉到这个状况,秦浩轩嘴角不自觉地逸出了一丝笑容。

    旁边侍奉的几名个当值弟子也都一个个心中异常震惊,对秦浩轩的态度更加愈发恭敬。

    这位新任堂主不过是仙苗境三十三叶,但修练时的动静却跟仙树境高手都相差无几了。在自然堂,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修练时引发如此强烈的灵力气旋。

    马定山和其他几名个灰袍弟子也守护在另外一边,对于秦浩轩修练时候的异状动,他们已是见怪不怪。

    在自然堂里,马定山延续了两年前在纯阳仙王古墓里的规矩,平日没事情都会守护在秦浩轩身边,特别是秦浩轩修练的时候。

    “把那些仙苗境二十叶以下的弟子,都给我召集过来。”站在空荡荡的大殿中,秦浩轩若有所思,朝着身边的马定山沉声道。

    秦浩轩想到一个很严重的事情,。一想到那事,马上就有了决断——不管做什么事情,多做一些准备总是好的。

    如此深夜,居然要召集仙苗境二十叶的弟子,马定山有些不解。但是对于秦浩轩的话,他向来不会有什么怀疑,。命令下来,照着去做肯定是没错了。

    马定山作为一帮灰袍弟子的副队长,现在在自然堂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加上又是仙苗境四十二叶的修仙者,在自然堂里面说话的分量已是仅次于秦浩轩、叶一鸣等人。

    不一会儿,马定山他便轻松地的召集了将百来名仙苗境二十叶的弟子到召集在了自然堂大殿里。

    一帮弟子有些原本正在修练,有的还在药田里面劳动种植,这会儿被召集起来之后,站在大殿当中,一片寂静的气氛之下,一个个心头不禁有些困惶惑。

    秦浩轩站在大殿中央,目光缓缓从一干疑惑不解的年轻面孔上扫过。

    凡被秦浩轩目光扫过的弟子,态度便愈发的恭敬、惶恐起来。

    奇怪的是,秦浩轩只是看了他们几眼,并没有对他们说什么。

    最后转过身,向旁边站着的刑,还有几名个跟着马定山前来值守的灰袍弟子道:”花劳刑、马定山,你们去安排一下。按照我以前在纯阳仙王古墓里面总结出来的训练方法,来训练这帮仙苗境二十叶的弟子们。”

    “过些日子就要进水府了,要早做准备。”

    秦浩轩话音一说落,这群仙苗境二十叶弟子顿时议论纷纷,有如滚水沸腾炸开了锅。

    什么?进水府?没听错吧!

    “堂主,这水府开启的时间,是一年一次,现在还远远不到开启的时候啊?”其中一名弟子张嘴便问,毕竟是血衣队的人,早已经习惯了不明白就问。

    秦浩轩笑了笑,这个秘密很快便不再是秘密了,只是掌教还没说,自己也不着急往外说。

    “到时候就知道了!”秦浩轩没多作做解释,嘴里面蹦出两个字。

    虽然一干弟子对秦浩轩的话有些疑惑,不过却没有人说什么,一个个纷纷领命。

    马定山等血衣队成员在旁边听了秦浩轩的话,一个个互望一眼,嘿嘿的眉开眼笑,纷纷摩拳擦掌起来。

    “老天有眼啊,两年前在纯阳仙王古墓里可是被秦堂主操练惨了,现在终于有机会让这帮小兔崽子们也尝尝滋味了!”

    “哈哈,本来以为只有我们才会受这些苦,现在终于有人也能感受一下我们昔日尝过的苦头了。”

    一个个灰袍弟子幸灾乐祸地的笑了起来,眼睛里迸射出绿光,不怀好意地的看着凝在了那些仙苗境二十叶的弟子身上。

    大殿里面,那一票被召集过来的弟子们倒是对这帮灰袍弟子的话不以为然。

    “能有多苦?当我们都是被吓大的啊?!”

    “对呀就是,虽然我们自然堂底子薄,但有谁不知道自然堂的弟子是最能吃苦的?我们每日修练的时间可比其他四大堂的弟子多了。”

    “在自然堂里面,还有什么苦头没吃过?”

    对于灰袍弟子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态度举动,自然堂这一干仙苗境二十叶的弟子显得十分的不以为然。

    自然堂在五大堂当中虽然声名不彰,但是如果论起吃苦的精神,其他四大堂可是没话说的啊。

    看到自然堂弟子一个个颇不以为然的样子,秦浩轩嘴角逸出一丝诡异的笑容——这帮兔崽子在灰袍弟子面前胆敢这样说,简直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

    “花劳,你还是帮帮忙,当一回近身厮杀的指导老师吧。”秦浩轩向朝着身边站着的刑挑了挑眉毛。

    纵然现在灰袍弟子们的近身战斗实力不弱,但是真正要训练近战实力,还是要跟正宗的幽泉魔族或者他秦浩轩学。但是他秦浩轩所用的近身厮杀战术,许多都是结合了他独到的防御灵法和近乎变态的强悍肉身基础上,旁人可学不来。

    身为幽泉魔族的刑,依旧是最好的老师。

    刑一看到这个暗示信号,便心领神会。

    “这个自然没问题,我会好好地的、生动地的教育这帮人的。”刑咧嘴一笑,活动着拳脚走到自然堂众弟子面前。

    它身材高大,每一块肌肉都像是层层叠叠的岩石,充满了雄壮之美,里面彷彿充盈着爆炸性的力量。只见刑脸上流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居高临下,以平静而冷冽的目光,扫过面前每一张年轻的面孔。

    身为幽泉魔族,刑一直跟在秦浩轩身边,倒是已许久没有吃人肉。面前这些年轻、朝气蓬勃的太初教弟子,竟一下让它心里痒痒的,舌头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就这个轻微的动作,一干自然堂弟子不知道怎的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自然堂一帮自诩能够吃苦,对于训练不当回事的弟子们,终于明白了那帮灰袍弟子幸灾乐祸的笑容里包含的深意。

    简直是惨无人道的训练!

    整个训练居然不是普通的灵法战斗训练,而是完全跟军队操演兵汉似的近身厮杀训练。注意防御、近身厮杀的技巧、防御灵法,各种各样的课题教授……

    更痛苦的是,每日都会安排灰袍弟子当做他们一对一的近身厮杀训练对手。

    刑伪装的花劳就站在一旁,作为监督。

    虽然每位个自然堂弟子已竭力记住了刑刚刚讲述的一切适合近战之灵法,双手也摆呈现出防御姿态,将一切弱点防御好;不过可怕的是,这些灰袍弟子一个个肉身防御力量惊人,举手投足间都有几千斤巨大力量,不似人类,反而更像是魔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