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五百三十九章 紫种出马入自然【二更】
    秦浩轩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以冰冷的目光瞥了一眼大殿呆站着的别堂弟子们:“”今天这件事情,也还请诸位回到各堂之后同堂主们打个招呼,若诸位堂主也认为是我自然堂的猴子做的,那么本座自然会约束猴子们,不出自然堂,诸位的地也自己种便是了。”

    秦浩轩一说完,其他堂的人心中已经开始问候古云堂的全体上下了,乍听之下,像是在说约束自然堂的猴子,可真正的话则是在帮忙种地的事情上。

    这几年因为有猴子帮忙的关系,古云堂、碧竹堂、百花堂、夏云堂等四大堂都过得比从前更加富裕。过去打理田地也占据了不少弟子的修练时间,现在田地都交给大力猿猴打理,他们的修练时间比从前多了许多,弟子们的修为有了长足的进步。

    更重要的是,大力猿猴的体力远远胜过许多修仙者,一只大力猿猴能打理的田地是普通修仙者的五、六十倍,所以有大力猿猴的帮忙,各大堂都开始恳荒,又多弄了几倍的田地交由大力猿猴打理。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这帮大力猿猴突然间撒手不管,不再打理田地了,那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毕竟每个堂都在田地投入了很多资源,那么多的田地仅凭各大堂那些实力低微的弟子来打理,根本就管不过来;就算每个堂投入了所有人去打理药田,面对较从前扩大了五、六倍范围的田地,人力依旧是捉襟见肘,全然无法负荷。

    这样一来,肯定会造成大面积的庄稼和灵药枯萎、死亡──他们所栽种的庄稼和灵药都是需要三、五年甚至十年才能收成,投入的种子更是价值不菲,一下子可就全毁了!没有哪个堂愿意承担如此重大的损失。

    各堂弟子们交头接耳了好一会儿,脸色越来越难看——完全不能得罪自然堂啊,不然大家会损失很多收成。他们这才赫然发现,区区一个平日看起来十分孱弱的自然堂,在这两年居然成长了这么多。仅仅种田这一块,碧竹堂等四大堂已经离不开自然堂了。

    这时候,秦浩轩一言不发返回座位,面沉如水,整座大殿顿时陷入了一种诡异而尴尬的死寂气氛里。

    碧竹堂的黎光站在人群里不断暗暗端详秦浩轩的神色,心里频频打鼓。不管怎么说,这次来就是想交好自然堂,总不能送了一堆东西过来,却吃了闭门羹回去吧?那样他在堂主心中可就会留下“办事不力”的印象。

    “都是古云堂那群傻蛋!”黎光又将古云堂的人连同王晨在心里狠狠骂了几句,咳嗽一声,壮了壮胆子:“秦堂主,刚才您不是谈到我们堂精英弟子失踪的事?其实我们堂确实是有精英弟子失踪了,查了一下,原来是莽撞得罪了贵堂的人……我们堂主这才派我们来,也是想要向秦堂主赔罪,我们带回去一定会严加管教。”

    虽然黎光的话听起来诚惶诚恐,还算得上得体,但是在秦浩轩听来,依旧远远不够。秦浩轩的心情这时间已经糟糕透了,上次是精英弟子来闹事,这次又是古云堂对猴子动手,那无论如何要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

    秦浩轩也知道,自然堂积弱多年,人的观念若是种上了,是很难改变的,所以打算这次一次性的解决问题。

    “就这么把人领走?你们堂主觉得合适吗?”秦浩轩声音低沉的说道:“若各位的堂主很是忙碌,那便派个副堂主来自然堂走动走动好了。总不能你们四大堂的人闯入我们自然堂,随便拉了一泡屎羞辱我们一番后,拍拍屁股就想走,对吧?没有这样的事。”

    “随便来个阿猫阿狗就想领人?是你们四大堂太看得起自己了?还是太看不起我自然堂了?”说到后面,秦浩轩的话语变得尖酸无比,丝毫不留情面,下方各堂的精英弟子们脸胀得通红。

    阿猫阿狗?这话也忒难听了。他们在堂内虽然谈不上呼风唤雨,但好歹也是师哥师姐级别的人物啊,平时不知道被多少灰袍弟子所仰视,现在却被秦浩轩的一句话直接打落到了尘埃里。

    但各堂派来的弟子都很无奈,他们心知肚明,秦浩轩现在为了受伤的大力猿猴的事情正在气头上,这个时候招惹他的话,显然是自找麻烦。

    古云堂的人惹了秦浩轩,全部被赶走,弄得灰头土脸;现在三大堂的人屁都不敢放一个。既然秦浩轩的语气里已经明显表示不会随随便便放人,他们也无可奈何,只得纷纷向秦浩轩行礼告退。

    见三堂弟子离去,自然堂的人也没有任何表示,甚至连一个送客的人都没有。三大堂的人一出了主殿,”呼”的一声巨响,殿堂大门轰然关闭。

    “如今的自然堂,真的不是当年的那自然堂了……”碧竹堂为首的师兄黎光无奈地回头看了一眼自然堂紧闭的大门,连连摇头叹气个不停。

    其他人的脸色都跟黎光差不多,一个个表情愤然而又无可奈何。他们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但偏偏他们只能硬吞,哑巴似地忍下来。

    “师兄,这事情还是早点禀报堂主为好,越快越好。”其中一名碧竹堂弟子提醒了一下犹在气头上的黎光师兄。

    本来正愤怒的黎光一想到堂主碧竹子那呆板的殭尸脸,不由得心头一寒,二话不说连忙率众快步走向仙云车。

    其他堂的弟子也都怀了一样的心思,根本不敢有任何耽搁,没一会儿,这帮前来自然堂的各大堂弟子连座位都没坐热,就作鸟兽散。

    仙云车风驰电掣,一回到碧竹堂,黎光便直接去了碧竹子静修的淨室。

    “师父。”黎光一进入淨室,神情立刻变得颇不自然,就连称呼都弱了几分底气。

    淨室之中,碧竹子全神贯注地操作着炼丹炉。

    还有一名身穿碧绿色道袍的中年人,正小心翼翼地控制炉火,将一股股灵力灌入其中,催得炉里的火焰灼热无比,连空气都像是要沸腾。

    在一阵阵难忍的炙热当中,光线如流水般扭曲不定。青红色的炉火夹着浓郁的灵气,在足有一人高的鼎炉外蒸腾,整座淨室都瀰漫着浓浓的药香。

    一看到黎光进来,原本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炼丹炉上的碧竹子,连忙丢开正在炼制的丹药,转向了黎光,虽然神情竭力保持平静,但是眼神里的火热却出卖了他此刻急切的心情。

    “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秦浩轩那小子有没有收我们的礼?”

    黎光微微一僵,神情尴尬:“收了……不过既没有问到水府名额的事,也没有将那些被扣押的师兄要回来。”

    碧竹子微微一愣,心想没有道理啊,哪里有收礼不办事的?自然堂的新堂主未免太不给面子了吧?

    “怎么可能?究竟是怎么回事?”

    黎光没有办法,只能原原本本将自然堂发生的事情和盘托出,特别将大力猿猴被古云堂弟子所伤的事情添油加醋说了一番。

    碧竹子这才眉头紧皱:“这……这些事情怎么能混在一起?古云堂的人也真是的,血妖之事还没有水落石出,也不管好自己的弟子!”

    仔细思索秦浩轩的所作所为,心中又大为不平:“秦浩轩不过当了堂主没几天,真是好大的架子。他是真想让我们这些老堂主亲自向他赔罪不成?哼,难道不知道我们早就跟他说在闭关了吗?”

    黎光这时候忍不住插嘴道:“秦浩轩说过,副堂主去也成。”

    碧竹子脸色一沉把头连连摇动:“本来派个副堂主去也应该,只是若这秦浩轩说派便派,难道本座比他矮一头不成?而且,这四大堂弟子闹事确实不对,但那血衣队的人好歹还没有转堂,也是我四大堂的弟子,真论起来我等也并非全不占理,本座想和气处理,这秦浩轩也该拿点态度出来。”

    其实碧竹子豪气地骂了一句后,也发觉有些不妥当。如果真不派人去秦浩轩那里说和的话,那些碧竹堂的精英弟子恐怕又要在那里多待一段时日了。听说那些精英弟子目前都在自然堂被罚种田,日子不大好过……

    这时候,那位原本在一旁控管丹炉,一直静默不语的中年人,谨慎地向碧竹子建言:”师父,我们堂里的大人物除了师父您与副堂主外,还有位紫种的翔龙国皇子在啊。他身为紫种,贵不可言,平日说话连掌教都要卖他三分薄面;如果能请他走一趟自然堂的话,一定能将那些被扣押的精英弟子带回来。”

    原本说大话而有些尴尬的碧竹子听了中年人的话,眼睛一亮——对啊,堂主不出马、副堂主不出马,碧竹堂还是有人能够出马的啊!

    “来人,去将李靖请来。”

    ……

    碧竹堂如其名,主峰上翠竹如海,山风一来,绿潮层层迭迭如一波波浪潮涌来。碧竹深处,有一栋环境清幽的淨室与周围的竹林融合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