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五百四十章 紫种进境今何几【三更】
    在这一片和谐当中,却依稀可见一股股霸道的气息从淨室里传来,一股股霸道灵气蒸腾而起,如一条条巨龙在空中张牙舞爪,气势惊人,鸟雀一感应到这股气息都吓得飞走,根本不敢靠近。

    这一天,竹林外有一名碧竹堂的当值弟子匆匆忙忙走过来,小心翼翼地向淨室走去。

    “笃笃笃!”淨室木门响起了清脆的敲门声。

    “李靖师兄。”敲门的碧竹堂当值弟子声音恭敬,那口气如尘土一般卑微。

    “有事吗?”淨室里面的李靖淡然地问道,此刻的李靖,与从前气质完全不同。

    从前的李靖贵为皇子,在太初教修行时,即便他城府够深,平时的言谈举止多有谨慎修饰,还是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高高在上、俯视人间的骄傲和浮躁的贵气。但此时的李靖,就像是一块内敛的璞玉,眼观鼻、鼻观心,盘膝坐在淨室蒲团上,丝毫感觉不到他身上有任何浮躁的贵气。

    偏偏他不停地散发出一种莫名的大气势,虽然只是简单地盘坐在蒲团上,却予人一种真龙盘卧的威压感。就连在外面敲门的弟子,光是靠近木门,就能感觉到淨室里那股莫名的强大威压,因而生出发自内心的敬畏。

    当值弟子屏气凝神,清了清喉咙,好让自己语气更加恭谨。毕竟里面的人此刻虽然只是个青年,但是他贵为皇子,更是万中无一的无上紫种,前途不可限量,故丝毫不敢怠慢。

    “师兄,堂主请你去一趟。”

    “嗯?”李靖剑眉一扬。他在淨室闭关多日,碧竹堂堂主一直都只是每日派人送来大批灵丹妙药,并没有任何打扰。可以说,碧竹子对他恩情深厚。

    “好,既然是堂主有请,我就去一趟。”微微一沉思,李靖轻轻一扬手,便有一股灵气如龙钻出,将淨室木门一把推开。

    李靖周身涌起阵阵激流,一步踏出就是十丈外,犹如一团龙卷风,向碧竹堂大殿奔去。

    前来报信的当值弟子回过神来,眼帘里只剩下滚滚尘埃中的背影。他不禁吐了吐舌头:”李靖师兄越来越厉害了,这一手『风从龙』身法,真是高明。”

    李靖入太初教五年有馀,短短五年内,便从一个尚无任何灵力的普通人一路修练到此刻仙苗境四十九叶,可谓惊世骇俗,是碧竹堂的骄傲,他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太初教上上下下不知道多少人的目光。

    前往碧竹堂大殿的一路上,李靖更是不惜鼓动风从龙身法,不知道使多少人惊羡。几名原本侍奉着他的夏云堂弟子,跟在后面跑得气喘吁吁。

    全力使出身法,路程似在脚下缩短,几个呼吸之后,李靖已狂奔到碧竹堂大殿门口。虽然速度奇快,但是一停下来,李靖又恢复了平时的从容姿态,缓缓地一步步向大殿踱去。

    “师兄这么快就来了?师父已在里面等了。”当值弟子看到李靖,眼睛一亮,连忙恭敬地在前面引路。

    “嗯。”李靖轻应了一声,算是打过招呼,神情淡然一路跟在引路的当值弟子后头。

    碧竹子原本待在淨室当中,可远远的就感觉到一股奇异的大气势,心中一动,尚未看到人,脸上就已洋溢出了和煦笑容,跃身而起。

    “李靖见过堂主。”一进入碧竹子所在的淨室,看到笑容满面的碧竹子,李靖作势便要行弟子跪拜之礼。

    碧竹子早就在等他了,笑得犹如一朵盛开的菊花,连忙伸出手将李靖一把拦住。

    “你见我,就不用这么多礼了……哎,不用、不用。”

    李靖双膝根本就还没有跪下去,只是象徵性地一弯,就被碧竹子抓住了手臂,他也就顺势站起来,动作自然,脸上荡漾出一丝浅浅的笑容。

    旁边的黎光看到师徒情深的一幕,内心颇不是滋味。特别是当他看到李靖只是象徵性地弯一弯膝盖,根本就没有一点真要行礼的意思,不禁暗骂了一声——”虚伪!”脸上的亲切笑容却更盛了。

    “堂主召唤弟子前来,不知道有何事?”嘴里面虽然尊称碧竹子为”堂主”,李靖却始终保持着淡然的口气,不卑不亢,彷彿面前的堂主是以平辈论交的朋友一般。

    看到这一幕,黎光就更加不爽了。可碧竹子却丝毫不以为忤,依旧笑咪咪地牵住李靖的手:”李靖啊,这次请你来,是我想要拜託你一件事。”碧竹子便将碧竹堂的精英弟子如何擅入自然堂得罪了秦浩轩,而被扣在自然堂的事情和盘托出。

    李靖一贯平和的脸上蓦然出现了一丝讶异,心想秦浩轩这么快就成为堂主了?在他印象中,秦浩轩是个嚣张的弱种弟子,虽然前几年偶尔仗着一些狗屎运而做了一些看似稀罕的事,但是照理说,也不该会这么快爬上堂主的位子啊。

    不过他旋即恢复了从容,他紫种李靖已跟预期的一样,在短短五年内就修练到了仙苗境四十九叶,不久之后就能再度突破,迈入仙树境。不管怎么样,秦浩轩跟他的差距依然是有若天渊。

    “哦,原来是碧竹堂有几位师兄被扣在了自然堂里。这事情,找黎光师兄去处理一下不就得了吗?”李靖不禁感到有些奇怪,区区一个自然堂,难道还真的能扣押住碧竹堂的精英弟子一直不放不成?这等小事,用得着惊动他这个紫种吗?说完,李靖还看了一眼黎光。

    黎光微微一抖,心里对他的怨怒更深,脸上笑容却不减分毫,没有说话。

    碧竹子这时候才显出一丝苦笑:“自然堂的新堂主秦浩轩是个跋扈的角色,一点面子也不给,非要求至少得是副堂主去,才会将人放了。总不能他要求副堂主过去就真让副堂主去吧?那我碧竹堂颜面何存?”

    “我们也让黎光带人去示好了,可却被秦浩轩藉机修理了一顿。”碧竹子又将派人去自然堂送礼的事情详细说明。

    李靖一听觉得很惊讶。平心而论,这等事情派黎光去自然堂已经够了,没想到带着一堆礼物去,却被秦浩轩用近乎驱逐的态度赶了出来。

    想了想,李靖微微点点头:“行,那我就去一趟。”口气依旧平淡,彷彿去自然堂要人是手到擒来的小事。

    “还要拜託皇子了。”碧竹子一听李靖答应,欢喜不已。

    “嗯,放心。”交代了几个字,李靖便向碧竹子拱了拱手,飘然离去。

    等李靖一走,黎光盯着李靖离去的背影,语气酸涩地说道:“真是好大的架子,对师父一点谦恭也无。”

    碧竹子一听这话,深深看了黎光一眼:”他是紫种,你是吗?”

    听到这蕴含深意的话,黎光心头一颤,心想对啊,李靖是紫种,未来在太初教里他绝对是能一手遮天的人物,可惹不得!

    与此同时,在夏云堂里静修的灰种弟子慕容超,也被人请到了夏云堂。

    “你师弟在自然堂受挫……”夏云子将他派遣孙明前往自然堂,想要跟自然堂修复关系却被赶回来的事情,向慕容超详细说明。

    慕容超一直平静地听着,没有露出丝毫吃惊的表情。倒是旁边的孙明羞愧得脸色通红。

    “孙明师兄不必愧疚……你们可能不瞭解秦浩轩,他这人看似平和,实则刚硬。我愿意去一趟自然堂说说情。”慕容超看了孙明和夏云子一眼,沉声道。

    夏云子脸上为难的表情舒缓下来,看着慕容超的眼神更加柔和,心想这位灰种弟子,大概是他挑选得最满意的弟子了。虽然只是灰种,但比起古云堂的张扬可让人省心不少,处事沉稳圆滑,有大将风范。

    “好,既然你答应了,我也就放心了。赶紧淮备淮备吧。”夏云子点头笑道。

    “嗯,那弟子先退下了。”慕容超向夏云子谦恭地行礼之后,又向孙明点点头。孙明忙不迭地点头回礼。

    等慕容超一走,孙明舒了一口气,望着慕容超离去的高大背影,啧啧讚道:“慕容超这个师弟,师父真是看淮了。听说他跟秦浩轩关系匪浅,有他去的话,秦浩轩一定卖他的面子。更何况他还是灰种弟子……”

    夏云子漠然瞥了还没说完话的孙明一眼:”少说话,多做事。以后跟你慕容超师弟多学着点。”

    冷冷丢下这句话,抬头时嘴角却逸出一丝浅浅的笑容——这位灰种弟子,真是让人放心啊,日后夏云堂在他手中,必定会有一番新气象。

    ……

    四大堂的人离开后,自然堂恢复了昔日的宁静。这一日,秦浩轩在大殿里修行,一名弟子匆匆忙忙地从门外走进来。

    “堂主,李……李靖来了!”

    李靖?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秦浩轩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脑海里闪过一张貌似平和,实则高傲的面孔。

    报信的当值弟子刚说完,一名身穿铭黄袍服,举手投足间隐约带有风声的年轻人走进了大殿。这名年轻人剑眉星目,镇定从容,虽然是进入自然堂大殿,但那态度却像是在自家的后花园散步一般。

    这位年轻人正是秦浩轩已经有几年没有见面的紫种弟子,翔龙国的皇族公子——李靖。还有几名夏云堂的弟子亦步亦趋,恭谨地跟在李靖身后,完全是一副小跟班的模样。

    报信弟子一愣,偷偷瞥了李靖一伙人一眼,心里面大为不满,暗骂真是一群无礼的家伙,居然不等本堂的人引领,就自行走进来了。

    “浩轩啊,好久不见了。”李靖望向秦浩轩,淡淡一笑。“时光荏苒,你居然已是自然堂堂主。”

    李靖听似随意话家常的口气,几名在秦浩轩旁边侍候的灰袍弟子脸色一变——这家伙,还真是看得起自己!怎么说秦堂主都是一堂之主,可李靖这样子,分明是将自己当成了跟秦浩轩平起平坐的人物,不分尊卑。

    “好久不见了,坐吧。”秦浩轩似没有察觉到李靖的轻慢举动,心里却起了连漪。

    太初教的同期弟子,不论年纪、入门前后,彼此间至少都是以”师兄”称呼;李靖居然直呼其名,甚是无礼。

    李靖保持着淡然的笑容,在秦浩轩身边的檀木椅随意坐下,目光毫无顾忌地上下打量起秦浩轩;其他几名跟着李靖来的夏云堂弟子们,也纷纷自己找位子坐了下来。这情景,几名站在秦浩轩身侧的灰袍弟子们看得眼睛都快冒火了。

    “想当年我们一起进入太初教,先后破种、出苗……浩轩师弟看来是耽误了修为啊,只是仙苗境三十三叶?殊为可惜呢。现在师兄我已经是仙苗境四十九叶,正在闭关冲击仙树境,可以说是半只脚已踏入了仙树境。”

    李靖这番听起来似不经意吐出的话语,令在场所有听着的人脸色一变,自然堂几名灰袍弟子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这家伙,分明是炫耀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