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五百四十二章 有色仙种会自然【二更】
    徐二鹏整个人的精神气都被锁定,想要腾挪移动,只觉一股大山压在意识海上,难动分毫。

    昔日李靖在太初教的仙湖水府里,得到一套《霸道真龙诀》。修练这套功法这么多年,李靖早已修练得炉火纯青,趋于大成境界。现在他的举手投足间都能释放出霸烈无比的真龙精气,在无形中有强大的精神威压。

    如此强大的”碧玉腾”灵法,在仙苗境几乎所向无敌,若是被击中,徐二鹏的下场可能不会比之前那位弟子好多少。

    李靖那势不可挡的灵法正要击中徐二鹏,千钧一发之际,从遥远的地方突然间出现了一道锐利至极的剑气。

    剑气上沉浮着一枚古拙无比的符文,带着凌厉无比的气息,一出现,”刷啦”一响,碧玉腾灵法便被飞剑斩断,瞬间一股巨大的灵力波动扩散,卷起阵阵狂风。

    仅仅是灵法破灭的灵力就如此强劲,如果刚才那一下真的轰中徐二鹏,肯定后果不堪设想。

    这时候,一句轻飘飘的话从远方云端里悠然传来。

    “小靖啊,你的碧玉腾灵法还远远学得不到家啊。真正的碧玉腾灵法修练到最高境界,应该与天地自然和谐交融,没有任何杀气,这样才能够让『碧玉腾』灵法轻盈灵动,瞬间将人卷住。你身为紫种,怎么就练到这个地步?有时间的话,你可以向秦堂主好好请教一下,多学学。”

    飘渺的声音,听在李靖耳朵里刺耳至极,脸色顿时变得阴沉如水。然而有一点他心知肚明,刚才那一道剑气极强,显然修为远远在他之上;剑气已经有了道韵,根本不是他此刻的境界修为能够抵挡。

    “这人应该是仙树……不,不对,即便是仙树境的强者,我刚刚那一击好歹也是仙苗境巅峰修为,不会被破得如此干淨利落。嗯,那人肯定是仙树境界以上!自然堂什么时候有这么强大的长老了?没有听说过啊。”

    李靖心中念头翻转,有了浓浓的忌惮。他正是因为看不起自然堂,才会行事无所顾忌。可是怎么突然有个如此强大的人物跳出来为自然堂出头?

    剑气的施法者远在百里之外的某座山峰上,李靖根本无从捉摸对方的来历,自然开始疑神疑鬼。

    秦浩轩却感应了出来,刚才剑气上的气息,正是赤炼子特有的。

    “赤炼子这家伙不是在闭关吗?真是难得了。”秦浩轩默默地想着,心里涌过一阵暖流。赤炼子虽然在表面上跟他一直不对盘,但其实还是很关心他的。

    李靖纵有万分不爽,神情仍恢复了从容,遥遥向远方飘渺的白云深处拱拱手。

    “多谢前辈指点。我刚才那一招,只是单纯想试试杀伤力有多大,并没有真正用心使出,毕竟这只是想指点自然堂弟子一下。我这一招其实早就修练得炉火纯青,如果前辈不信的话,可以让前辈的弟子跟我切磋切磋便知。”

    李靖这一口一个“前辈”,倒不是他突然尊师重道,谦逊起来,而是他刚才被赤炼子的剑气所挫,心情郁闷,起了战意,因此想要用”前辈”二字将暗中出手的人抬起来,让对方自恃身分不会出手,而他则出言向神祕人物的弟子挑战。若对方不敢答应,那刚才丢的面子便找回来了。

    听到李靖出言挑衅,秦浩轩眉头微皱一下,心想李靖这家伙,增长的不只是修为啊!这脑子……张扬真的该跟他学学!如此脑袋跟处事方式,日后只要用对地方,对太初定然是福泽深长,这到不是什么坏事。

    云端的另一边,突然有两团云气飘过来,在李靖面前变幻成两个字——”呵、呵”。看到这两个字,李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这摆明是赤裸裸地嘲弄他。堂堂紫种,居然就这样被人蔑视了。

    看到李靖一脸便秘的模样,秦浩轩暗自开心——这倒是那老东西的风格。

    秦浩轩眼睛里闪过一丝寒光,轻轻咳嗽一声,盯着李靖温言道:“李靖,你刚才使出的碧玉腾灵法,确实很不错。灵力凝练如实质,融合了你修练的霸道功诀,能震慑对手的心神,令人防不胜防。不过修行不易,你要好好珍惜现在的宝贵时光,不要将时间浪费在无谓的争斗上面。修仙路漫漫,不知道有多少像你这样的天之骄子,就是因为在仙苗境四十九叶便心浮气躁,徘徊不前,导致抱憾终身。修道先要修心,李靖,这方面你还稍有不足,可要好好警惕。”

    秦浩轩点评时的神态慈祥,望向李靖的目光完全像是在看着小辈,说话的口吻则是沉稳温和而老气横秋,完全是一副长辈在教训小辈的模样。

    李靖初始听秦浩轩的夸赞,脸上还有笑容;到了最后,脸上表情逐渐僵硬,眼神一点一点地冰冷,平静的表情下紧紧咬着牙,万万没想到,秦浩轩居然敢用这种口气跟他说话。

    他是翔龙国的皇子,他是无上紫种,修仙者当中万里无一的天之骄子,就算是碧竹子堂主见到了也要客气几分,连掌教都不敢轻易怠慢。可秦浩轩居然用教训小辈的口吻跟他说话,如何不让李靖大怒?

    李靖站在大殿一言不发,但身上散发出的冰冷气势让整座大殿都陷入了一种古怪的氛围当中。

    大殿外,忽然间传来一阵窸窣的脚步声,一名健硕颀长,气息沉稳如山的少年出现在大殿门外。

    一见到这人,李靖先是眉毛一挑,感到有些出乎意外,居然是慕容超。

    见到慕容超,秦浩轩神情有些复杂。从前跟慕容超还称得上是挚友,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的关系渐渐变得错综微妙。不过最终秦浩轩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丝笑意。

    对于慕容超,李靖也是心思复杂。慕容超原先不过是他的一个手下,没想到却是灰种资质。最后慕容超更是跟秦浩轩越走越近,脱离了他的阵营,在碧竹堂也建立一股势力。

    目前在太初教的年轻弟子里面,慕容超也算是一股势力,手下有几个人。所以此时在李靖的眼里,慕容超也算是一个人物。

    但这位在李靖眼里的“人物”,居然到了秦浩轩跟前,二话不说,便行了个弟子才有的礼节,弯腰屈膝,礼节做得十足,而且态度恭谨,没有丝毫怠慢。

    “夏云堂弟子慕容超,见过秦堂主。”沉稳的声音,在自然堂大殿回荡。

    看到慕容超恭谨的神情,秦浩轩心里掠过一丝别样的情绪,最终还是笑道:“慕容兄,快快请起,请上座。”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慕容超这么给他面子,秦浩轩自然也是面子给得十足,马上有弟子连忙将慕容超请到了秦浩轩左边第一个位子上。

    李靖再看慕容超的目光已经起了变化,眸子里透出深深的鄙夷。堂堂一名灰种弟子,手下也有一批人,却对孱弱的自然堂堂主,一个弱种弟子奴颜婢膝,实在是太丢人了!

    对于李靖鄙视的目光,慕容超视而不见,反而心里面冷笑一声——识时务者,才是俊杰。现在秦浩轩大势已成,手下又有一批仙苗境四十叶以上的修仙者,日后自然堂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还说不淮。如果还是以从前的眼光看待秦浩轩,实在是坐井观天,可笑至极。

    在慕容超心里面,面前的紫种弟子李靖,甚至都不如秦浩轩来得重要。

    坐在左边上首之后,慕容超拍拍手掌,跟在他后面的一帮碧竹堂弟子们纷纷打开一个个囊袋,放在了大殿中央,一阵阵浓郁的丹药香气顿时在整个大殿瀰漫。

    看到这一幕,李靖哪里还猜不到慕容超要做什么——这是要跪下来舔秦浩轩的脚啊!

    慕容超向秦浩轩拱了拱手,声音诚挚:“秦堂主,一点小小的礼物,还请笑纳。我们碧竹堂先前来贵堂的那批弟子,确实是做错了。但我们夏云堂的堂主和副堂主真的是在闭关修练,不能过来。堂主知道我跟你是朋友,希望能看在昔日的情分上,给几分薄面。”

    身为灰种弟子,又如此沉稳老练,慕容超在太初教的年轻一辈当中颇有声望。他对秦浩轩说的这一番话,姿态摆得极低,既有礼物又跟秦浩轩有昔日情谊,自然堂的灰袍弟子们都觉得倍有面子,感到很高兴——这么多年了,其他四大堂的大人物,有谁真正看重过自然堂?像这样夏云堂的大人物前来赔礼道歉,还真是数百年来的头一遭。

    自然堂的当值弟子们对待慕容超带来的手下,态度都转好了不少,热情地引领站在一旁的夏云堂弟子入座。反观李靖带来的一干弟子,依旧没人招呼,颇为尴尬。

    “慕容超真是个人物。”

    听了慕容超这一番话,秦浩轩敬佩地看了慕容超几眼,心想这人越来越老练了,能放下身段代表夏云堂来道歉,话还说得这么漂亮。

    秦浩轩故意不去看李靖阴郁的脸色,拉过慕容超的手,热情洋溢地说道:“你跟我都是同期入太初教的师兄弟,我们又是朋友,你我之间还这么多礼干什么?”随后向身边的马定山道:“派个人,快去把夏云堂的师兄弟们都放出来,东西也都拿回去吧。血衣队转堂的事情,麻烦也帮我带话给堂主,抬抬手……自然堂的人都知感恩”

    慕容超连忙拱手:“慕容定将话带到,来之前……堂主也同慕容说过血衣队转堂的事情,让慕容告知,一切听秦堂主做主便是了。大家都是太初人,也没必要分的那么清楚。只是希望他们有空可以回老堂看看,顺便传授一下这两年学到的本事……”

    秦浩轩满脸堆笑:“那是自然,这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