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五百八十八章 失心截杀挺走险【一更】
    “师父,前些日子咱们自然堂收了支血衣队,那些小子啊……一个个的……”

    “还有还有,弟子现在的叶子已经不比师傅你的少了呢。可惜您老人家睡了,不然我们可以切磋切磋……”

    “叶一鸣师兄啊,现在也跟弟子最初见他的时候不同了呢,现在稳重的像个副堂主了呢。”

    “师傅,你说我修到什么境界,去百花堂提亲好呢?”

    “对了,灰种张扬被掌教真人给清理了门户,弟子还是第一次见到掌教真人杀人,那种冷血……真的是漠视一切啊。”

    “师傅,您给我的那个咱们自然堂的传承,我修到极致了……无法再寸进了。我能感觉到那秘法,应该是可以修到仙树以上,可不知为何……到了弟子这里便提升不动了……这话还没法同掌教真人讲……”

    “师傅,我蒲师兄这些日子还好吗?你们俩,是不是天天一起喝茶聊天,聊我们这些弟子的趣事呢?”

    “做堂主真的挺累的,师傅……你怎么做了那么久堂主啊?我打算培养好接班人之后,便退位去做个长老,安心修炼,你说好不好?”

    秦浩轩在英灵山上,璇玑子陵墓前说了一夜的话,将最近自然堂发生的大小事情,事无巨细的缓缓说着,仿佛面前真有那老人在倾听一样。

    英灵山也罕见的一天没有任何阴云波动,仿佛群山都在倾听秦浩轩的话。

    “师傅,我这几天要下山出去一趟,到时候顺便去您家里看看,不知道您来这里常驻的消息,太初有没有给报过去。”

    秦浩轩起身给璇玑子行了弟子礼,转身下了英灵山直奔自然堂。

    一进自然堂大殿,他便去了自己静修的地方。

    他现在身为堂主了之后,整个后堂的所有房间都是供他所用。

    其中刑就在这里,将其中一处在山岩上开凿出的净室里面,当成了他试验各种稀奇古怪的符器、法阵的地方。

    尚未靠近那净室,秦浩轩就嗅到一阵刺鼻的气味,不禁眉头微皱。

    “嗯?”

    刚刚准备推开那净室大门,虚空中居然荡漾出一股庞大的力量,将他推开——居然是布置了防御阵法。

    阵法一启动,虚空中一会儿就次第出现了一根根晶莹的阵法线。

    里面的人顿时被惊动,刑身影一下出现在了阵法之外。

    “你怎么来了?”刑嘿嘿笑道。

    “话说,我好歹是自然堂堂主,怎么就不能来了?”秦浩轩看到刑那一脸神神秘秘的样子,也懒得打听他又在忙活什么,反正这刑神神秘秘的也惯了,又不会害太初跟自然堂,随便他折腾就是了。

    秦浩轩从胸口处的囊袋里,摸出了一枚还有些温热的令牌,令牌上有古拙符文,上面有一株亭亭碧树垂落万千枝条的图案,其中荡漾着一股莫名的力量,仿佛在跟周围自然堂的一切都在共鸣似的。

    秦浩轩将那令牌,直接丢给了刑。

    “这东西是自然堂的自然令。我想下山一趟,不过不放心自然堂。将这令牌留给你是最放心的,有你在,还有赤炼子也会帮衬一二。我不在这段时间,自然堂应该不会发生什么不妥。”

    “你要下山?干嘛?”刑接过令牌,也没有推辞,一脸兴奋的说道:“不如换老子替你下山一趟?我办事比你快比你好……”

    “下手还比我狠……你还是算了吧。”秦浩轩摆摆手说道:“我是打算去看看师傅的家人。再说了,红尘磨砺也是锻炼道心的一种方式。”

    “去走亲戚串门?那你去吧……”刑连连摇头嘴里说道:“可惜……可惜啊……”

    秦浩轩知道这刑的‘可惜’是什么意思,不过是在说这次没机会下山吃人,可惜了。

    刑在后面看着秦浩轩的背影,转身继续研究着自己正在开发的新灵法,嘴里低声的叨叨着:“嘿嘿,自然堂的代堂主,嗯似乎也不错啊。还没有尝过当这劳什子堂主的滋味……就是位置小了点,本座便是当个太初掌教,都是太初的福气好吧……”

    秦浩轩又将自己要下山的消息,简单的跟叶一鸣、马定山等自然堂的高层说了一下。

    众人纷纷拜托着秦浩轩,有时间的话……也去他们自己家转一圈……

    自然堂最近一段时间,在太初教引起了无数的波澜。

    其他四堂,现在谁不知道自然堂有个疯子一样的堂主?

    他们对于自然堂是又爱又怕,有了忌惮。

    自然堂的一举一动,此时都让其他四大堂牵肠挂肚,都有人紧盯着这边的风吹草动。

    瞬间,秦浩轩要下山的消息,传遍了其余四大堂。

    一时间,苏百花等几位堂主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只是觉得有些奇怪,并没有说什么。

    有的会赞一声:“秦浩轩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有的人撇撇嘴:“好,那瘟神要走了。太初教终于可以消停一会儿。”

    ……

    “师傅,您让我盯着自然堂的动静。我现在听说,秦浩轩马上就要下山了。”

    古云堂里,净室当中光线黯淡。

    古云子就枯坐在一片阴影里,面无表情的听着下面弟子的报告。

    自从张扬死后,这位堂主回到净室之中便没有了任何动静,只是如枯木一般的痴痴的坐在那里。

    直到这一刻!古云子听了秦浩轩下山这这消息,如死水般的双瞳里,终于荡起一丝涟漪。

    一缕剑芒在手,化为三尺青锋!瞬息间古云子驾驭本命飞剑,轰隆一声巨响,直接冲垮净室,漫天尘埃中向远方飞速遁去。

    高速的破空声,如同闷雷连连炸响。

    浩大的声势,引得古云堂里一路有弟子惊呼。

    秦浩轩走得静悄悄的,除了有数的几人,没人知道。

    已是立冬时分,自然堂却依旧在灵气滋润下,山林间郁郁葱葱,犹如春天。

    刚到山脚下,忽然间心中一阵莫名的烦躁。

    他先的神识再次经过了巩固锤炼,五感何等敏锐,一下就感觉到一丝杀气从远方传来。

    “古云子?”

    秦浩轩停下脚步,目光犹如鹰隼,穿透那一带的厚密竹林,看到了那从竹林阴影里缓缓过来的古云子,瞳孔微眯。

    “他想要杀我?”

    秦浩轩感觉到古云子身体里的杀意,瞬间明白过来,一定是自己设计让张扬死了,古云子耿耿于怀,想要杀自己。

    “身为古云堂的老堂主,值得吗?”秦浩轩感受着那凶狠的气机,心中却是无限感慨,古云子死了道传弟子,心中定然悲愤,自己可以理解,还是看看对方是想打自己出气一通,还是真的要杀人,若是杀人……大不了逃回太初就是了。

    告状这种事情,做过一次,秦浩轩不介意再做第二次。

    毕竟他此刻的神识力量,已经足够媲美仙婴道果境的修仙者,神识凝成金刚利剑,绝对能够对古云子意识海造成巨大冲击。

    让古云子短时间内冲击得头晕目眩,暂时失去战力。

    配合上自由之翼的超高速,加上手上的龙鳞仙剑之威。即便这龙鳞仙剑他此刻的境界催动不出龙威,但这龙鳞仙剑罕见的锋锐,用自由之翼瞬息闪到他面前,偷袭斩杀或许都有些机会。

    “张扬,吾徒!师傅定会帮你报仇……”古云子手中本命飞剑隐没在手心,不过三寸来长,吞吐毫光,整个人似魔怔了一般,喃喃自语。

    远远瞧见秦浩轩的那一刻,眼中里迸出了团团火光。

    他身形一闪烁,掠出百丈之外,正要向秦浩轩追去,突然间面前一道百丈来长的剑气如山如海的劈过来。

    古云子心头一惊,手中本命飞剑红芒迸射,爆炸而出,跟那威势无比的一剑重重劈在一起。

    轰隆一声巨响,两股惊人剑气冲击四方,直接将剑下大地都斩出了数百丈长的沟壑来。

    “赤炼子!你疯了吗?”

    古云子震怒,目光瞥到来人,不由惊怒交加,布满血丝的双眼盯着面前独臂、独眼的来人,恶狠狠道。

    “堂主!是你疯了吧……你这是要干嘛?追杀秦浩轩?你能不能清醒点?”赤炼子沉声道,拦住古云子的去路,大声的呼喝:“你看看自己!你知道自己在干嘛嘛?”

    秦浩轩没想到赤炼子来的如此之快,却也能感觉到赤炼子对古云子跟自己的关心。

    “小畜生,看什么呢?滚!别在这里碍我们堂主的眼!”

    赤炼子盯着古云子,对秦浩轩丢出一句话。

    秦浩轩也不多话,转身便走,这样的情况其实是最好的,真的跑去太初告状,太初的损失便太大了,刚刚损失一个灰种,这又来一个堂主闹事……太初真的经不起几次这样的折腾,虽然掌教绝对不会手软。

    古云子?不过是一个痛失爱子的老人罢了……秦浩轩坚信,能做到堂主之位的人,定然知道轻重,只是这短时间内悲痛过大迷了心窍罢了。

    古云子眼睁睁看着秦浩轩离去,怒得扬天狂呼,几次冲击,均被赤炼子拦了下来。

    “堂主,别做傻事了!”赤炼子本命长剑如铁锁横江,将古云子完全拦住,眼中尽是心疼的望着这位老堂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