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五百九十二章 又见通天散修仙【白银盟紫雨的加更 五更】

第五百九十二章 又见通天散修仙【白银盟紫雨的加更 五更】

    县太爷……

    朝廷任命的命官。

    在这青石县,从来都是他让谁死,谁绝对不能活的存在。

    可现在……一个皇帝任命的官员,便这么死了……而且死的如此简单,令守在四处的衙役们一时间难以接受眼前的事实。

    “大胆,竟然敢杀朝廷命官!”有的愣头青衙役拔出朴刀,当场跳了起来。

    有几个老衙役却愣在旁边,刚才那徐家人的手段实在是神乎其神……

    这时候,他们却看到刘明讨好的上前,“嘿,神仙大人。你也看到了,这可都是我这大伯父自作孽,不关我的事啊,您吩咐的东西,我可都招办了。可以……可以绕我一命吧?”

    嗅到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刘明双腿颤抖,脸上强做笑容。

    “为何饶你一命?”秦浩轩在反问中摘下了刘明的脑袋。

    如此血腥的一幕,之前还提着朴刀想要冲上来的衙役,吓得上下牙齿咯嘣作响。手中朴刀捏都捏不稳,啪嚓掉落——这还怎么打杀?随手便能杀人,如捏死蚂蚁……吓得肝胆俱裂。

    对啊!面前的人,看他这虚空杀人的模样,生杀予夺的气势,这……一定是神仙啊。

    那刚刚从后院绕出来,留着三寸鼠须的中年人,看到这一幕,吓得屁股尿流,刚要蹑手蹑脚离去。

    突然间只间一个东西呼的一下从天而降,啪嗒一声,鲜血飞溅。低头仔细一看,居然是那死去的知县无头尸体。

    这人顿时腿脚酸软,随后浑身一轻,只觉得被无形的大手束缚,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

    下一刻,直接掉落到了大堂前,跟几个衙役滚成一团。

    “徐家人是我师傅的亲人,我不为公,仅为私。参与过霸占徐家之事的人,出来一下。本座只杀参与之人,现下还能饶其家人,若本座亲自查出,灭了你满门,那皇帝老儿也不敢有半句埋怨。”

    众衙役连同那鼠须中年人,内心里面剧烈的天人交战一番——面前的可是仙人,而且看起来嗜杀,可不是好相与的角色。

    咬咬牙,终于是一个个人站了出来——一个人死,总好过全家死吧?

    到了最后,整个衙门十几个人,居然就只剩下四个人还站在原地。

    其余站出来的人,一个个面若死灰,跪在地上拼命磕头、讨饶。

    “大仙饶命,我们只是将他们下了大狱,徐家并没有死人啊。”

    “大仙,都怪那刘狗贼贪婪,我等只是小小衙役,不得不听令行事……”

    秦浩轩食指在虚空中连划了几下,地上咕噜、咕噜的滚了一地的人头,喷涌出的鲜血,潺潺如溪。

    血腥的一幕,将那仅剩下的四个衙役吓得脸色苍白,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这真的是来了个惹不起的大仙啊!

    “你们几个还算品行尚可,我也不为难你们,我修书一封,你们送去那隆田知府,让他来见我。”

    青石县本就在隆田府辖下。

    秦浩轩淡淡的吩咐,目光从四个衙役脸上扫过。

    众衙役此刻就站在渐渐凝固的血水当中,胆子都吓破了,哪里敢说半个不字。

    而且对方是仙人,任何手段在仙人面前又有何用?

    这四个衙役,此刻是彻底屈服于秦浩轩的杀气之下。

    当下有衙役从案几后取了纸张,秦浩轩双手连连在上面虚点,烙印下了几个灵力洋溢的字,顺便在上面留了个古拙符文。

    只要那隆田府知府接到这信,符文解开,他声音定会出现。

    毕竟这里是凡尘的事,他身为修仙者不宜多管,让一个知府来处理,总是会便利许多。

    一场冬雨之中,青石县就变了天。

    但平时这青石县被刘县令鱼肉多了,根本就没什么人敢往县衙那一块。

    县衙里县令、师爷和一干衙役都快死绝了,竟无人知晓。

    其余四个衙役得了性命,对秦浩轩的话惟命是从,不敢有半点弄虚作假。

    当下便在秦浩轩命令下,几个衙役抽调人马,带着刀枪,将整个刘府团团包围。

    吓得看门的门房屁滚尿流的向内宅里逃去。

    一会儿,就有个肥胖的中年婆子,气喘吁吁的赶了出来。

    “赵永发,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上我刘府闹事?”

    中年婆子声音刚刚落下,突然间撞见面前走来一个青衫青年,满嘴的唾沫星子刚要吐出去,忽见那青衫青年抬起了手,轻轻一划。

    中年婆子喉咙里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头颅咕噜落地,无头尸体向后仰倒。

    “不要让一个人走脱了。”秦浩轩向身后跟着来的那衙役赵永发道。

    “是。”赵永发沉声道,心中对于秦浩轩愈发畏惧。

    刚刚几个听到动静,想要出来看热闹的丫鬟,陡然见到那杀人的一幕,惊得连连尖叫,在回廊里逃窜不已。

    几个护院家丁不明就里,以为是贼人闯入,气势汹汹的手持钢叉、刀刃,刚刚闯到院落里,直接被秦浩轩当场无情斩杀。

    这三进的深宅大院里,顿时变得肃杀起来。

    终于,刘府中有人知道了秦浩轩的手段,这……这还是人吗?

    神仙早上门来杀人了!

    刘府的后院西宅里,几个中年美妇团团簇拥在一个瘦削无须的老者身边。

    这老者虽然眉发都白了,但是皮肤温润如玉,整个人看上去精神颇为矍铄,瞳孔里隐约有紫电闪烁。

    坐在那里,气势不凡。

    “活神仙,现在可该怎么办?好像是那徐家的仙人杀上门来了……”其中有个刘府的中年美妇,是个精明角色,一想到秦浩轩的手段,马上联想到他们吞的徐家宅院来。

    如果真有神仙上门杀人,也只有是徐家的老神仙了。

    不过他们刘家也不是这么好欺负的,同样有神仙镇守。这也他们胆敢对徐家动手的底气之一。

    “活神仙,当初霸占徐家宅院,也是你说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啊。”另外一个抱着奶娃的丰腴妇人,哭哭啼啼。

    那老者却一言不发,脸色有些阴沉,在他掌心里,出现了一枚湖泊般的镜面,上面将外界大院里发生的情形清晰的倒映了出来。

    他一眼就看到了当场斩杀那些凶恶家丁的秦浩轩,不由瞳孔一缩,心里面没来由的一颤。

    “竟然是这个杀神来了……这可是太初教年青一代当中有名的难惹啊,不行,要跑!”老者心思电转,突然间抬起手,袍服里钻出一股黑气。

    在众美妇头顶迅速一绕,所有吸到了黑气的人,一个个顿时精神昏昏,软到下去。

    嗖!

    突然间,一道诡异黑光拔地而起,射出了十多丈高,一下从后院翻出院墙,跟陨石一样,一跳一跳的向远方飞速遁逃。

    “嗯?”

    秦浩轩不由惊讶,一眼就看到那一团黑光当中,居然是一个散修,身上还穿着昔日通天观联盟的衣服,本以为背后没有什么依仗,搞了半天居然还真有!

    很显然,这人还没有修炼到仙树境,并没有自己的本命飞剑。不过即便如此,这人的实力在仙苗境里来说,还算了得。

    “走得脱吗?”秦浩轩眼中冷芒闪现,原本来刘府,只是想要查看一下有没有什么参与了徐家事的漏网之鱼。

    没想到,真给逮到了一条大鱼。

    秦浩轩背脊里面,铭文一片片的浮现出来,巨大的光翼在虚空中一振,整个人顿时消失在原地。

    跟随秦浩轩进来的一帮人,更是心生敬畏。

    那老散修几个闪烁,已逃出了几里外,心中刚刚松了一口气,突然间,背后有一只手鬼魅般搭上了他肩膀。

    “呀!”

    那散修心头一慌,手心里面迸射出一团黑光符文,劈头盖脸向身后劈去。

    他这黑光有毒,而且防不胜防,不知道有多少太初教的人死在这阴狠的一招下。

    但是那漆黑符文却被秦浩轩双眼的精芒一闪,光泽迅速黯淡,逐渐崩解掉。

    “既然来了,便不要走了”秦浩轩声音冷冽,浑身灵力如暴雷涌起,爆射出的灵芒犹如一道道的灵芒,将面前的散修全身死死缠住。

    这一招,就是他最近修炼从绝仙毒谷里带出来的灵法——缠龙手。

    秦浩轩将逃逸中的散修抓住,仅仅略微施展手段,便以逼供方式套出了自己需要的一切情报信息。

    这位老散修,确实是先前在七丈渊战场上被太初教打败的通天观联盟馀孽。

    他一路逃到青石镇,原本想逃直接出了国境,但因当时内伤发作需要休养,为了逃避太初教的追杀,他调查过青石镇的势力之后,发现这青石镇居然是一处绝佳的休养地。

    因为这里居然有一户人家祖上出过修仙者,而且还是太初教的修仙者。

    正所谓灯下黑,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而且他研究了一番后,推测出这家祖上的修仙者也许死掉了,躲在这里该是特别的安全。

    “原来如此……”将所有事情问清楚后,秦浩轩眼神里爆射出一缕精芒,瞬息间冲撞进散修的意识海里。

    “轰隆!”

    那老散修只觉得意识海里面彷彿天崩地裂,脑海里充满嗡嗡声嗡的一片,随即直接昏迷过去。

    “且先把他关在这里,看看他有什么秘密没有?”

    秦浩轩向来雁过拔毛,将敌人搜刮干淨,已经成了他的一项优良习惯及本能反应。

    反正他已经重伤这位散修的意识海,即便他甦醒过来,因为意识海遭受遇重创,有灵力也不得遁逃,跟凡人无异。

    刚将柴房大门锁上,衙役赵永发恭谨地的上前道:“神仙,徐家的人都已从大牢里释放出来了,此刻正在大厅里用膳,我们是特别请青石县清梅居的厨子来做饭的。”声音里颇有讨好邀功的意思。

    “嗯,做得好。”秦浩轩微微一点头,随意地的在赵永发身上拍了拍,传输将一股微弱的灵力渡了去。

    赵永发只觉得浑身彷彿涌进了一股暖流,在四肢百骸里走了一遭,耳朵、鼻子里陡然就流出了腥臭的液体来。

    他先是吃了一惊,旋即只觉得浑身飘然欲仙,有使不完的劲力涌出,当下大喜过望——这是神仙施仙法给他渡了身体啊。本来腿脚有些顽疾,现在也灵活利索了许多,身体上有种无比轻盈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