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六百零九章 排队排到家【四更】
    “众位师侄休要这般客气,葛师侄也是。”秦浩轩热情的打着招呼,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的问出自己的好奇:“话说,诸位……我虽掌教这一路走来,也见过不少狂傲的大教弟子,走路都不带给别人让路的。怎么见到咱们掌教便怂了呢?掌教以前在这里做过很凶的事情?”

    他话音一落,太初教营帐里面的许多桀骜的精英弟子,脸色都有些怪异,不约而同的互望一眼,不说话了。

    那葛杜灿目光从众人脸上扫过,冲秦浩轩嘿嘿一笑:“很凶?你太看不起掌教真人了……当年掌教初到此地,也是被人瞧不上的。直到又一次掌教真人爆发了,一人提着两把豁口灵剑,单枪匹马从幽泉魔渊的西王岭,一直砍到千里外的万丈崖,来回砍了三天三夜,那是叫一个魔血成河啊。掌教楞是追得鞋都磨破了,拿着长剑就在那里不停的‘咔擦、咔擦’,杀那些魔头跟杀鸡似的,眼皮子都没眨一下,有了个‘血手人屠’的大号……”

    血手人屠?秦浩轩听到这诨号,脸上神色怪异。

    “我依稀还记得,那时候掌教是穿着一件避尘灵衣,原本明黄色的衣服,硬生生被那一股股魔血抹成了暗褐色……啧啧,那叫一个盖世魔头,不,盖世威风!当时那一战,听说还震惊了无数大派,就连一些大派长老看到了掌教,都连连竖起大拇指。经历过那一战的人,谁看掌教不害怕?掌教一战成名后……还有不少天骄不服,非要找掌教分个高低,你知道的……掌教他老人家……那时候年轻嘛,哪里管那么多事?来者不拒,统统照砍!不少大教精英都被掌教他老人家给砍翻在地来着……”

    葛杜灿一副无限向往的模样,拉着秦浩轩的说得眉飞色舞,仿佛亲眼所见一样。

    秦浩轩在旁边听得一愣一愣的,掌教从前杀性那么重?虽然知道这葛杜灿一定有吹牛的成分,但是结合掌教的行事风格,加上外面那些大派弟子以及这营帐当中,一群桀骜的精英弟子们对掌教的恭敬。

    他依稀能够想象出,掌教当年是何等的微风,何等的煞星。

    “依稀记得?哼,葛杜灿你这臭小子当时能有多大?你娘还在吃奶吧?胡吹大气!”

    突然间,外面的营帐里传来了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

    “这声音,难道是天忍宗的那位?”

    秦浩轩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先是一惊,旋即脸上露出了笑容。

    果然,只见营帐被一个高大的老者闯了进来,身上带着一股风雷之势,身上一块块肌肉坟起,仿佛青壮年般蕴藏着爆炸性的力量。

    一双眼睛灼灼如火,令人不敢对视。

    一看到来人,太初教营帐里的众精英弟子脸色都有些不自然起来——这老头子每次来可没什么好事。

    刚刚还唾沫横飞的葛杜灿更是缩了缩脖子,直接溜到了一旁。

    金瑞长老连忙上前:“华前辈,不知道有什么事?”

    华万谷刚要说话,突然间神情一怔,目光凝到了那站在不远处的秦浩轩身上。

    旋即也只是冲这营房主事的金瑞长老点点头,算是招呼过,径直甩开众人,直奔到秦浩轩面前。

    “你小子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华万谷看着秦浩轩,很是惊讶。

    那身材矮小如婴孩的金瑞长老,虽然被冷落,也只能苦笑一声——天忍宗的华万谷脾气向来不好,辈分又极高,跟太初教的关系也是时好时坏,不好招惹啊。

    “哎,我听说黄龙带了一个人来,没想到居然会是你小子!”华万谷十分自来熟的拍拍秦浩轩肩膀。

    每拍一下,秦浩轩就感觉仿佛是一座山峰向肩膀轰来,脸色不禁有些发苦,不过好歹站住了。

    那华万谷却是瞪大了眼睛,上下打量秦浩轩:“你……果然是实力又增进了,战力也大大提升。不然我刚才那几下,按照你从前的实力,肯定就趴下去了。”

    秦浩轩心中苦笑,难道您老人家就是为了故意把我给拍趴下,才用这么大的力气吗?

    华万谷打量着秦浩轩,十分惋惜的摇摇头:“……好像是仙苗境四十五叶,不过这……也不行啊,黄龙还是太心急了,居然这个时候带你过来。如果是等你冲击到仙树境过来,在这里自保之力就会强很多啊。”

    华万谷的神情越发的惋惜,这秦浩轩实在是一块好苗子,跟随黄龙?跟随太初?那真是糟蹋了!还不如跟随着老子!

    华万谷想到这里,盯着秦浩轩的目光就幽幽起来。

    秦浩轩不禁一阵阵发毛,其他营帐里的太初教精英弟子们,也都觉得怪异。众人实在是没有见过华万谷这样的举动。

    “华前辈放心,我秦浩轩没那么容易陨落,即便在杀场上有打不过的魔族,但是自保能力还是有的。”秦浩轩只能苦笑回应,现在听到华万谷的话,显然有些不吉利,这老小子分明是觉得自己去那幽泉魔渊厮杀,会嗝屁掉啊。

    “黄龙这件事,欠妥当……”华万谷依旧看着秦浩轩摇头不止。

    “华老魔,你说本座何事欠妥当啊?”这时候,虚空光线波动,黄龙掌教不知道用了什么特殊灵法,倏尔出现在营帐当中。

    营帐里面,那些原本看热闹似的太初教精英弟子,一见到黄龙掌教归来,连忙打坐的打坐,继续疗伤的继续疗伤,眼观鼻、鼻观心,一个个一副认真模样,眼睛都不敢向秦浩轩这边斜一眼。

    那原本眼睛滴溜溜乱转的葛杜灿,更是大气不敢出一声,丹田中灵力滚滚,全身氤氲在灵气当中,神情肃穆,别提多认真。

    “黄龙,亏你也一把年纪了,自己哪里做的不妥都不知道?本座看你们太初也是到头了……”华万谷直接抬手指着黄龙真人的鼻子说道:“幽泉魔渊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这小子现在好歹也是自然堂堂主,万一出个什么事情,你怎么跟自然堂那帮弟子交代?若是他是实力达到了仙树境,还好说……至少还能多点自保的能力……现在这点可怜的修为,是来给魔族送温暖的吗?”

    “早知道你这么没眼光,老子当年便该多下点本钱!”华万谷一脸的不甘心说道:“把这小子给挖到本座门下来,该多好啊!小子,有兴趣没?现在换门庭,还来得及……”

    “华老魔,你真当本座死了?当着本座的面挖人?”黄龙真人自己拽过一把椅子,丝毫没有给华万谷请坐的意思说道:“找本座有何事?没事的话,大门在那边,本座还要清修,便不送了。”

    营帐里面,那帮太初教精英弟子弟子们,看着秦浩轩的目光顿时有些变了。

    天忍宗这华万谷老头子的脾气他们可是知道,向来古怪,而且眼高于顶。就这样的老怪物,居然如此重视那自然堂堂主,还当着黄龙掌教的面挖人……这实在,没道理啊。

    他们当然知道,像华万谷这样的怪老头,普通人绝对不会入他的法眼。而整个太初教来幽泉魔渊里的人,除了几个战斗力极强的几个,曾被华万谷高看两眼之外,还从没见过华万谷对任何人和颜悦色,更不用说这样赤裸裸的想要挖墙脚。

    “难道那小子真的很强?”一些人的目光,再次探寻的在秦浩轩身上来回逡巡。

    “本座只是来表示佩服,你还有胆子回这地方……”华万谷说道:“小心点吧,你回来的消息很快便会传开,到时候……想砍死你的人,可以从这里一路排队排到你们太初大门口去了。”

    华万谷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走。

    “哈……”黄龙真人冷笑:“欺负人这种事情,本座最爱了。”

    营帐里面一片死一般的寂静,其他人也都傻眼了,掌教这样的回答……有点顽皮啊!没看到没看到!假装什么都没看到!掌教不见得希望大家看到刚刚那一幕!

    “好了,现在你跟着我一起去参加考核,拿腰牌。我已经帮你报上名了。”黄龙掌教在原地站了一会儿,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脸色微有尴尬,顿了顿,冲秦浩轩道。

    等秦浩轩跟黄龙掌教一离开,太初教的营房里,顿时一个个人神情古怪起来。

    “自然堂的堂主……华万谷这怪老头子居然这么看重他,什么来历?”

    “这年轻人,不简单。”金瑞长老心中暗自嘀咕。

    秦浩轩跟着黄龙掌教,出了营帐。

    黄龙掌教再次祭出了混天梭,一波波的蒙蒙灵光当中,从营帐背靠的山峰下升腾起,向远方飞遁而去。

    一路上,黄龙掌教跟秦浩轩仔细交待了这一次测试的重要性。

    毕竟那自然堂的重宝流落在幽泉魔渊的一处凶险地,有些广袤,需要细心寻找一段时日。

    所以一定要在这里通过测试,拿到出行的腰牌。

    这腰牌是几个无上大教共同发布,专门提供给被派到这里的各大门派精英所用。上面烙印有神秘的符文,能测试进来的人身份,令狡猾的幽泉魔族进来伪装成都没用。

    听到这里,秦浩轩不由想到了刑,心里面深以为然。以刑的伪装灵法,伪装了这么多年还没有被人发现。可见那伪装术的强大。

    所以这腰牌上的神秘符文能够识破魔族伪装灵法,确实是个很有用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