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六百一十七章 不信那便动手试【二更】
    黄龙掌教严厉训斥,言语间霸气杀气令周围人都感觉积分寒冷,哪里还有半分从前掌教的沉稳慈祥模样,完全是一个活脱脱的暴力分子。

    秦浩轩呆住了,掌教真人来了这战场之后,真是颠覆性的态度啊!在太初是那样的慈祥和气的一个人,沉稳老练。怎么一来到这里完全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锐利十足,好勇斗狠……我在这里考核的期间都砍翻过几批人了?简直太彪悍了!”

    黄龙掌教凌厉的一番话,倒是让秦浩轩一下摆脱了心中的那点拘束,脸上浮现出笑容来。

    “嘿嘿,掌教教训得是!我以后知道了,以后谁得罪我,我就打谁,管他什么门派出来的!”秦浩轩摩拳擦掌,身上陡然气势大涨,凌厉无比,目光骤然看向人群里的欧德发。

    后者只觉得被那如电的目光盯紧,不禁一阵头皮发炸。

    “嗯,这才是太初子弟。放开胆子斩!如果有老家伙来找你麻烦,本座亲自上!”黄龙掌教看到秦浩轩这迅速接受了自己的理念,很是高兴的点头。

    两个小派的一老一少,居然当着这么多门派精英的面,公然谈论如何抽人,斩人的事情,实在叫人无语,可在这血手人屠的凶人面前,也没什么人敢随便吱声。

    一直到黄龙真人和秦浩轩离去,侯定敏怨毒的眼神始终盯着两人消失的背影。

    众目睽睽之下,这一次的人真是丢大发了。

    “我一定会打探到你是谁,找人弄死你!”他打不过黄龙,也打不过青虹仙子,所有的怨恨全都放在了秦浩轩身上。

    一回到太初教的营帐,看到秦浩轩身上闪烁淡淡灵光的幽泉腰牌,整个营帐里顿时轰动。

    所有人都盯着秦浩轩身上的腰牌,有些不可置信。他们刚刚听到了巨鲲教这批精英弟子,在这次的测试当中大败,据说这次的测试十分变态。

    没想到,秦浩轩居然能够如此快速通过测试,拿到了腰牌。

    要知道,秦浩轩毕竟是出身自然堂,即便是堂主,那自然堂的底蕴也是太初教五大堂里最弱的。这些年来,连仙树境的修仙者都没有出现过一个。

    可这秦浩轩能拿到幽泉腰牌,让许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无比惊讶。

    对于众人的惊讶目光,黄龙掌教暗自摇头,这些家伙,还是用老眼光看人啊,恐怕日后让他们惊讶的事情还会有很多。

    “浩轩啊,幽泉魔渊的魔气可是很强的。你暂时就去那里适应两天。明天有我们太初教会有弟子前往征伐,你也跟着一起去,多熟悉熟悉。”黄龙掌教笑着冲秦浩轩仔细交待。

    秦浩轩抱拳称是。

    清晨的薄雾,如烟似梦,笼罩得大地朦朦胧胧。

    若不是幽泉魔渊,那犹如大地上巨大伤口的诡异空间,依旧一刻不停的散发出漆黑魔气。

    这里面绝对是有几分仙境模样。

    秦浩轩端坐在营帐里的一脚,四周布置有小型的法阵,可以隔绝外面的一切声音,里面灵力盎然。

    丝丝缕缕的灵力,从天地间,汹涌不绝的涌入他身体当中,第四十五片仙叶上,淡淡的灵力在凝聚。

    居然又有种奇异的萌动,仿佛有一片新的仙叶正在积蓄力量,试图从那仙苗蔓藤里钻出……

    感觉到体内仙种的状况,秦浩轩满意的缓缓收功。只要自己继续如此修炼下去,总有一天会水到渠成,自然突破。

    心中又默默的将这两天,跟着一帮太初教的师兄弟去幽泉魔渊里,见到过的一切,在脑海里默默仔细过了一遍。

    毕竟在幽泉魔渊里面战斗,关系到自己小命的问题,可不能有任何大意。

    看到过的一花一草一木,都深深的烙印在了脑海里。

    他本来就有惊人的记忆力,只需要看到过一遍,那些东西都会镶嵌在记忆当中,现在刻意去记。这些时日幽泉魔渊里看到的一切,更是深刻凝在心头。

    突然,外面传来了一片嘈杂的声音,打破了太初教这片营帐的宁静。

    秦浩轩不禁竖起了耳朵。

    “黄龙,你终于是回来了……我可以是等你好久……”

    “黄龙……”

    依稀就可以听到有人不断怒声的大喊“黄龙”名字,言语间很不客气。

    其他还有人七嘴八舌的劝架声。

    “刘老,你消消火……”

    “刘老,你叫架也不是这样叫的……这样一来,黄龙就下不了台……”

    秦浩轩不由心中一动,披上衣服,悄然从蒲团上站起来,推开门。

    不禁就吓了一跳,只见葛杜灿跟一帮太初教的精英弟子们,都鬼鬼祟祟的趴在窗户旁,脸上笑容诡异,正向外面探看。

    一边看,一边眉飞色舞的窃窃议论。

    “你们赌谁赢?我觉得黄龙掌教肯定不会输……”

    “那不废话。从前掌教在这里,不知道干了多少仗,就没见过他败过。”

    秦浩轩不由好奇,走了过去,拉住葛杜灿:“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听到秦浩轩的声音,房间里的太初教众人不由安静了下来,脸色都有些尴尬。

    毕竟此刻秦浩轩还没有融入众人的圈子,还是被大家觉得是外人,而且还是一个年轻堂主。

    “……外面有外派的人来叫阵,黄龙掌教出去应对了。”葛杜灿有些不自在,讪讪的道。毕竟刚才要打赌的就是他,声音最大的也是他,偷窥掌教阴私,可不是什么好事。

    “有这种事?”秦浩轩惊讶,冲葛杜灿点点头:“我出去看看。要不要一起去?”

    葛杜灿吓了一跳,连忙摇头:“还是不要了,我……我就在这里看看就好。”外面演武场上站着的都是一些各大派的大人物,黄龙掌教还是当事人,给他十个胆子,他都不敢公然围观。

    “那我去了。”秦浩轩淡淡一笑,缓步向外面踱去。

    “呃,这秦堂主胆子还真大。似乎对黄龙掌教一点都不怕。”有人看着秦浩轩走出去,佩服道。

    “毕竟是堂主啊,就是不一样。”有弟子接话道。

    众人这才恍然,对啊!秦浩轩可是堂主,地位就摆在那里了!可不是普通弟子!他们倒是因为秦浩轩的年轻,时常有些将秦浩轩的堂主身份淡漠了。

    太初教的营帐,是被一大片其他古派、大教所包围着,都坐落在巍峨连绵的山脉下。

    虽然是小派营帐,但那也是跟其他古派比起来小。

    太初教后面的演武场,是紧挨着大山开辟出来。

    现在这演武场上,居然有几十个人站在那里。

    其中几个老者头发、须眉都打理得整齐干净,虽然已雪白,但是肤色温润如玉,双眸间隐有紫电闪烁。

    一个个身上散发出如渊如海的恐怖气息,令人震慑。

    “……这么多仙婴道果境的老者,还有几个实力更是如渊如海,察觉不出来……起码都是仙婴道果境巅峰……”

    秦浩轩神识敏锐,一下察觉到面前的几个老者,实力都恐怖得惊人,显然非寻常人。

    旁边的一些围观者,也都一个个实力不凡,旁边还有年轻人在小心的侍奉,显然是一派的至尊或大人物。

    有些人脸上神情幸灾乐祸,正冷冷盯着黄龙,显然对于黄龙也有几分敌意。

    更多的一些老者,都是在兴致勃勃的看热闹。

    黄龙掌教一言不发,淡然的站在人群中间。

    在他面前,有个身材矮小,下颌留了短须的老头子,正一脸愤然的盯着黄龙真人,双眼喷火,说话声音很大,唾沫星子飞溅。

    一边说,一边下颌短须颤动。

    秦浩轩眼睛一亮,悄然靠近人群,挤了进去。

    在幽泉魔渊这一带,每个人几乎每天都在经历血腥厮杀。就算是脾气再好的人,每日徘徊在生死边缘,脾气也会比平常火爆不少。

    斗殴打架在这里已经是十分稀松平常的事情。

    黄龙掌教虽然有血手人屠的称号,但是这一趟是跟着秦浩轩低调回来取一件自然堂的重宝,知道他回来的人并不多。

    故而围观的人数也不多。

    “黄龙,今天不许走,我要跟你单挑!当年是我大意被你偷了一记灵法,才会输给你。你胜之不武,还被你夺了宝贝去。今天我不是代表震岳派,而是代表我青田子个人,要跟你再次打过,一雪前耻!”

    “黄龙,你敢是不敢?”矮个子老者青田子,吹胡子瞪眼,气势汹汹的看着黄龙真人。

    秦浩轩在旁边看到这一幕,不觉笑了,掌教居然也有被人上门叫阵的一天,看来这青田子就是他昔日得罪过的人之一了,倒是要看看掌教是如何对付。

    一群围拢的人里面,有看热闹的,也有温文老者劝架。

    “两位都是一大把年纪了,何必再跟小年轻一样争强斗胜?况且都是一派之尊,就不要再弄一些无谓的争斗。杀来杀去,终究是没个结果。”一个童颜鹤发,雪白须眉足足垂到了脸庞的老者冲青田子和黄龙温言劝道。

    “当年的事情都那么久,何必还挂怀在心?你我修行了这么多年,都应该知道此乃心魔,不可有啊。”又有老者诚恳劝慰。

    说话的老者,一个个仙风道骨,身上自然流露出一股如深渊大海般的浩瀚气息,令人悚然。

    他们身边都有弟子跟着随身服侍,一看就是一派、一教的至尊。

    “不用劝了,我心意已决!今天一定要跟黄龙老儿分个高下。”青田子继续吹胡子瞪眼。

    黄龙真人淡然站在原地,如同青松,目光湛然的看着青田子,气定神闲,那模样,仿佛也是在看热闹。

    黄龙真人越是这般作态,青田子不知道为什么,心中越是怒然。

    “青田子,就你还跟黄龙单挑?你挑什么啊?你忘了当年黄龙是怎么揍你的了?”阴阳怪气的声音,从人群里响起。

    不知道什么时候,华万谷居然也加入了看热闹的人群里,这时候慢吞吞的踱了出来。

    华万谷脸上挂着一个嘲弄的表情,瞥向青田子:“别以为你这些年修炼,有了长进,就能强过黄龙……行啦,黄龙当年能揍你,现在依旧能揍你,就别在你徒子徒孙面前丢人了。”

    “不信的话,你真的动手试试。”

    最后一句话,似笑非笑的看向黄龙真人,神情古怪。

    黄龙真人这时候才看了华万谷一眼,神情有些无奈,他就觉得这老怪物不会帮自己说话,果然,最后一句话还是暴露了这邪修老儿的本质——看热闹不嫌事大。

    在一旁的青田子,却被华万谷的话勾起了昔日的悲惨回忆。他现在是震岳派掌教,高高在上,威严如山,可在百年前的幽泉魔渊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