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玄幻小说 > 太初 > 第六百二十三章 自然从不白做工
    “黄龙这个人,是个非常现实的人,而且胆大包天。当年他就是仗着各种算计和胆大,在幽泉魔渊里可很是阴了一些人……嘿嘿,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在明明知道输的情况下,还下注这么多在太初教身上……”

    那口中跟黄龙有几分相熟的老赌棍,用一种洞察一切的神态,笑着看向秦浩轩:“恐怕这一场赌斗,都是黄龙故意捣鼓出来的。他就是为了多赚点对吧?他一定也知道,太初教的弟子比拼实力不会强过震岳派的弟子,但是能在赌场上赚回来的话……以黄龙的性格,他一定会做的。恐怕他现在下了海量的赌资,在赌震岳派赢吧?”

    他这番分析,有理有据,推敲得严丝合缝,也十分符合在场赌徒的心里。顿时不少人都纷纷点头,脸上露出了恍然之色,看向秦浩轩的时候,都带了一丝嘲弄。

    其中有几个人更是心中暗道好险,差一点就上了这太初教弟子的当,跟着去压太初教了。

    秦浩轩懒得去搭理这些人,目光一直在人群中寻找着刚刚朝自己丢符的人,大庭广众这般做派,擅自对别人使用符箓,这已然是有挑衅过线的意思了。

    只是……秦浩轩找了半天也没找到……真正丢符的人早已经彻底隐藏了自己,显然是赌场老油条。

    算了!秦浩轩摇头轻笑,这样也好……别人反而不知我战力如何,可能那盘口会对我们更加有利。

    “嗯?”

    突然间秦浩轩注意到在赌场赌桌上,太初教的盘口前站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站了一个金衣弟子,掏出大量的灵石,压在太初教的盘口上。

    秦浩轩目光微微凝,他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敢压太初教胜,还压这么多。

    “这个人,好像有点眼熟……”仔细看那正在太初教盘口下注的人模样,秦浩轩眉头微凝。但是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这人究竟是在哪见过。

    “五千万颗下三品灵石……好大的手笔,居然还有傻子压太初教,这人究竟是什么门派的?”

    其他一些赌棍,被这新出来的傻缺吓了一跳。

    “这是金旭殿的服饰啊。”有赌棍抽了一口凉气,缓缓道。

    比起太初教来,金旭殿这种古派还是很多人都认识了。得了那说话的人提醒,赌场里的许多人都纷纷认出来了那人来历。

    “金旭殿,怎么会有人敢压太初教?”众人不解。

    不过对待金旭殿的弟子,没什么人敢随便冷嘲热讽,以免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秦浩轩这时候脸上浮现恍然之色,难怪这猛压太初教的人看起来眼熟。他在通过幽泉腰牌测试的第二关,就曾经看到过这个身穿金衣的金旭殿弟子,当时他就是跟在青虹仙子身后。

    “那女人对我倒是很有信心。”秦浩轩不觉撇了撇嘴。只有青虹仙子知道他的实力,不然金旭殿的人绝对不会胡乱将高额赌资压在太初教身上。

    这金旭殿弟子,一定是青虹仙子派来的。

    那金旭殿弟子也十分低调,对于身后的一些窃窃私语,浑然没有放在心上,将所有赌资压在了太初教的盘口上,就悄然离开。

    秦浩轩跟葛杜灿对望一眼,彼此对了一个眼色,悄无声息的跟在了那金旭殿弟子的身后。

    这赌坊就在熙熙融融的灵石坊市当中,本来就是一处阴暗的小巷子里。

    那金旭殿弟子东拐西拐,淌过了几处酸臭低矮的积水小巷,走了一段时间之后,猛然停下了步,慢慢的回过头来。

    “你们跟在我后面,是什么意思?难道想打劫不成?”

    金旭殿弟子眼色有些凶厉,冷冷看着跟在他身后的秦浩轩跟葛杜灿。只是看秦浩轩的时候,眼神有一丝不自然。

    他来这赌场,一路上都十分小心谨慎。从出门口的时候,就察觉到被人跟踪,也曾经试图甩掉秦浩轩跟那小胖子。

    可这两个家伙跟牛皮糖一样,几次都没甩脱。

    “可以带我见一下,令你前来买我赢的人吗?”

    秦浩轩表现的非常彬彬有礼,心中很是想知道那买自己赢得人是否是青虹仙子。

    那金旭殿弟子微微一愣,眼睛里闪过一丝讶然之色。不过这神情稍纵即逝,他马上恢复了正常神态。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我是金旭殿的弟子,你们最好别再跟过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秦浩轩迈步上前很是单刀直入的说道:“太初秦浩轩,想要见一下青虹仙子。”

    那金旭殿弟子脸色一阵阴郁,脸上有种被揭穿了的羞恼。

    “就凭你也配见青虹仙子?你这人,那幽泉腰牌测试的时候,便是跟着我们金旭殿搭了顺风车……不教训你,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金旭殿弟子身上陡然爆出一股金色厉芒,锐利锋芒如剑,空气都被他身上护体灵力切割得丝丝缕缕的气流。

    一步踏出,瞬息间来到秦浩轩面前,向他抓去。

    秦浩轩眉头微皱,拳头如电轰出。简简单单的一拳,直接将那金旭殿弟子身上护体灵力击碎,将他整个人都轰出了十丈开外。

    砰,那金旭殿弟子整个身躯都将厚厚的小巷墙壁击穿。

    啪啪——

    那金旭殿弟子被一拳轰得七荤八素,尚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时候,已被人抓住,狠狠甩了两个耳光。

    “为何对我动手?”秦浩轩提溜着手上金旭殿弟子的脖颈,就像是抓着一只小鸡子。

    他这两下打得颇有分寸,不过那金旭殿弟子明显感觉到自己牙槽松动了,身体剧痛,整个脑袋大半天都是那耳光嗡嗡的余力。

    就在这时候,一声悠悠的笑声从远处传来。

    笑声一落,秦浩轩和葛杜灿只觉得面前人影一闪,香风袭来,面前已是多了一个绝艳的美人。

    秦浩轩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青虹仙子的笑,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青虹仙子似笑非笑,盯着秦浩轩看了几眼:“何事令秦堂主这般火气大?为什么殴打我金旭殿的弟子?”

    那金旭殿弟子一看到青虹仙子,眼睛放光:“师姐,救我!”他这时候被吓得不浅,面前的秦浩轩禁锢他的力量,如渊如海,他居然根本动弹不得。

    这时候才发现,这秦浩轩居然远远不是他能对付,心中自然惊恐。

    既然青虹仙子都已出现,秦浩轩也懒得继续跟这金旭殿弟子计较,随意将那金旭殿弟子啪的一下丢开。

    “想不到仙子居然也可以这般有烟火气……”秦浩轩抱拳拱手:“这般搭顺风车,多少有些不地道吧?”

    青虹仙子淡淡一笑,眼睛里出现一抹狡黠之色:“秦堂主不会是这么小气的人吧?反正你们赌斗已成,我只是下下注而已。”

    秦浩轩眉头微皱:“要下注,也不是下得这么大吧?我打架,你赚钱?总让我有一种给你白干活的错觉。”

    青虹仙子笑靥如花:“秦堂主,这场赌斗可不是我一个人压了太初教。恐怕你们太初教上上下下,比我一个人压的多了十倍不止吧。据我所知,你们太初教下注你们自己的人可不少……”

    秦浩轩嘴角抽搐了数下,看来太初的人还真是够狠的啊,一个个都把棺材本给押上去了吧?

    “那毕竟是我太初之人……”秦浩轩耸肩说道:“仙子,却并非我太初之人。仅仅只是见过浩轩的战力,这等行为如同作弊……”

    青虹仙子脸上笑容不减,不知道为什么,这秦浩轩给她的感觉颇为有趣。如果是外派的男子,即便是一些无上大教的人,她也不会跟人随意斗嘴。

    不过这个秦浩轩却有些不同……

    不管怎么样,这一次跟着太初教押注,青虹仙子的把握很大。她也听出了秦浩轩的一些意思,悠然一笑:“这样吧,秦堂主,我们这些口舌之争,怎么都争不出个结果。反正这注我已经下了,如果你觉得吃亏,附近的坊市里可是有不少东西,我买一样给你,作为补偿如何?”

    青虹仙子眼波流转,打量着秦浩轩,笑容里有一丝耐人寻味的意思。

    葛杜灿在旁边有些发愣,吓,青虹仙子跟秦堂主究竟是什么关系?何时看到过青虹仙子会这样主动示弱的?

    这分明是对秦堂主示好啊!

    青虹仙子话音一落,秦浩轩眼睛一亮,终于露出了笑容,要的就是这个!太初自然堂,从来不给任何人白干活!便是其他教派仙子?不好意思,也得给点好处!

    “那好,不过买的东西我要自己挑。”

    青虹仙子脸色漾起一抹笑意,以秦浩轩这等沉稳低调的性格,居然还有这么精于算计的一面。

    “可以。”香唇微吐出两个字。

    看到青虹仙子脸上的奇特笑意,秦浩轩也大概猜到了这女人的心思。不过他可无所谓,自然堂底子这么薄,他都恨不得一块灵石掰成两半花。

    “真行!这小子的抠门程度,怎么那么像从前的掌教啊。”葛杜灿在旁边听着秦浩轩的话,目瞪口呆。敢跟青虹仙子这样计较的人,他还真是第一次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