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联盟之魔王系统 > 第四章 一级单杀
    走到中路的陈牧,还是很茫然啊,这特么的,玩都没玩过,这英雄是个啥。

    “敌军还有三十秒到达战场,碾碎他们!”一个系统女声弹出。

    “我丢你蕾姆啊,到底怎么玩啊系统。”陈牧尴尬。

    “是这样的,鉴于宿主还没有学会基本操作,所以系统提醒,稍后可以直接使用大魔王体验卡,宿主直接观看大魔王的操作。”系统善解人意了起来。

    “行吧。”陈牧控制这瑞文左摇右晃,根本不知道干嘛好。

    陈亦妃捂脸,这是压根不会玩的呀,看着自己的哥哥鼠标一阵乱点,像个好奇宝宝,心想待会儿该多丢人。

    石新的瑞兹走到了陈牧面前,秀了秀自己华丽的皮肤,还大笑了两声,以示嘲讽。

    因为他实在觉得,虐一个出门不知道要带装备的人,实在太过无聊了。

    陈牧不懂啥叫嘲讽大笑,还觉得很有意思,那个人在那干嘛呢,是不是杀了他就赢了。

    陈亦妃就有点不高兴了,我哥不会玩,你有什么好得意的,素质极差。

    石新哪里知道,就这么个小细节,就掉了女神一大波印象分,很多人都会犯这种错误,不注重细节,不论生活还是游戏,不知不觉就得罪人做错事。

    两军相接,两波小兵互相殴打,频率一致保持友好。

    “宿主是否使用大魔王体验卡?”系统提示道。

    “使用!”陈牧没有犹豫,系统说只有一分钟,肯定要赶紧用。

    一瞬间,陈牧的眼神变得凌厉,双手不受控制,直接被系统托管。

    陈牧只能吐槽,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

    鼠标移动速度变的极快,瞬间点了一下对手的瑞兹,瞟了一眼左上角的数据,装备血量抗性尽收眼底。

    打开tab确认,对手带的是疾跑点燃,直接控制瑞文欺身向前,接近瑞兹。

    “哟,这是过来挨打了。”石新想道。

    直接一发q,补上一个平a,如果瑞文没学e,打个一百血左右,稳稳的消耗。

    果然瑞文又后退了,嘿嘿,这距离,还可以追上再a一下。

    石新不打算放过陈牧,前期多消耗,压制血量,待会儿好杀。

    然而瑞文只后退了一步,确认了对手学的是q技能后,瞬间按下闪现,贴脸近身。

    “闪现?这是…”石新没反应过来,立刻往后点去。

    事情哪有那么简单,大魔王体验卡的威力,才刚刚开始。

    挂上点燃,平a起手,q取消后摇,折翼之舞跳动着优美的舞姿快速的削去对手的血量。

    “我去,掉血好快。”石新想着,赶紧开启了疾跑。

    但是于事无补,三段qa接击飞,补上最后一刀,满血瑞兹,命丧当场,只留一具尸体诉说着难以置信和不甘心。

    石新愣了,陈亦妃懵了,陈牧脸色冷静,毫无波动,似乎再平常不过。

    “好…好厉害…”陈亦妃玩了这么久,被单杀次数挺多的,除了残血收头,哪里单杀过人,更别说一级满血把石新这种她眼里的大神给宰了。

    石新也是无语,一级,一级也可以单杀,我特么是个瑞兹啊,怎么这么脆,我怕不是玩了个假的瑞兹吧。

    陈牧还在中路兢兢业业的补刀,一个不漏,因为体验卡只花了十秒就把对手干掉了,剩下的时间依然有五十秒之多,陈牧还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等到一分钟结束,瑞文已经补了十二个刀了,一刀不漏。

    石新看了一眼,心想,这特么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这补刀,怎么都不可能是第一次玩吧。

    虽然对于一千七百分的他来说,两波兵无干扰不漏刀那是基本操作,但是新手就不行了,陈亦妃一波能补四个就不错了。

    这还是打了一个月的人呢,眼前这人在装逼,我堂堂一千七百分大神,居然成了别人的背景板。

    陈牧能控制自己身体后,问道:“这就赢了?”

    “尼玛,这人是真的能装,赢没赢,你心里没数么?”石新有点内伤,敢怒不敢言,对手强的超乎想象,偶然排到过两千的人,也只是把自己压的很惨,到六被抓机会才被单杀,这比一个兵没补,一级就把我宰了,难道是两千两百分以上的超级大佬?

    “我输了,你带亦妃走吧。”石新愿赌服输。

    “嗯,亦妃我们回家吧,以后我教你就行了。”陈牧说道。

    陈亦妃满脑子都是陈牧一级单杀的样子,帅的不像个人,被陈牧叫动后,才赶紧点点头,说话算话这种基本素养还是要有的。

    “系统,打一局游戏这么快的么,就一分钟就赢了有啥意思啊?”陈牧问道。

    “宿主理解错了,因为大魔王体验卡能让你暂时拥有上一任宿主的巅峰实力,而上一任宿主是另一平行世界公认的世界第一人,对方一个一千七百分的选手,打成这样,再正常不过了。

    上一任宿主,曾经在一场王者排位里,一级瑞文单杀了上一任世界第一中单,全明星冠军选手的满血瑞兹,对面那个,差了十年苦练。”系统解释道。

    “原来如此,厉害厉害。”陈牧觉得有必要安慰一下对面。

    陈牧走过去拍拍石新的肩膀:“输给我,很正常,你再练五年吧,应该能接近这个水平了。”陈牧觉得,系统说要十年,自己说五年,应该是安慰的不错。

    石新内伤更重了,禽兽啊,虐完人还要嘲讽,有没有人性啊,要不是在女神面前,我直接就打你了喂。

    “走吧,再不回家,老妈都要打电话了。”陈牧说道,拉着陈亦妃回家了。

    路上一直被陈亦妃到处打量,陈牧问道:“我脸上长花了?”

    “我的哥哥不可能那么厉害!”陈亦妃说道。

    “那你眼前的是谁,我今天照过镜子了,除了变帅了一点,没有任何变化。”陈牧说道,他在学校一般会伪装的比较斯文,很多骚话不敢说,貌似学霸给人的印象就不该是个逗比,而且所有人都不希望陈牧是个逗比,不然一个整天嘻嘻哈哈的人还次次碾压全年级,会让他们更加受伤。

    但是在自己妹妹面前,就可以放开多了,两人随便开玩笑,在穿开裆裤就认识的人面前,没有任何偶像包袱。

    “不要脸,真不知道你这么个家伙,是怎么考的年级第一的。”陈亦妃说道。

    “哼,基因好啊,听过王力红没,一家都是学霸,你好好收收心,认真学,考一本没问题的。”陈牧说道。

    “知道啦,哥,你变了,你再也不是当年那个为我打架进医院的好哥哥了,嘤嘤嘤!”陈亦妃哭诉,陈牧在初二的时候,陈亦妃读初一,一来学校就被好几个高年级学生送情书,放学要送她回家。

    陈牧当天就打了五次架,全校闻名加轰动,自己跟好几个学生一起进了医院,从此学校再没人敢骚扰陈亦妃。

    “你也知道,家里现在是这样的,我不努力,谁来撑起这个家,你能不能像我一样,成熟一点。”陈牧说道。

    “哼,人家本来就是花季少女,正值青春,怎么就要活的像个老太太了?”陈亦妃不满道,蹦蹦跳跳的走到了前面,即使穿着校服,也挡不住玲珑有致的身材,张扬着青春的气息。

    陈牧望着陈亦妃想到:“总有人要付出的,为了你能继续做个无忧无虑的花季少女,前面的荆棘,就让我一个人来踏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