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网游小说 > 联盟之魔王系统 > 第五十七章 发条r闪
    “没事,对方操作强,我应该想到他能完成这个操作的。”陈牧说。

    匹配打多了,对于对方的实力,判断不够,这个酒桶,确实有两把刷子。

    陈牧已经想到了这个操作,换成他,也会这样反杀,不过陈牧还没遇到这样的高手,心存一点侥幸,觉得对方会失误,或者反应慢。

    不过,经历过这一波,陈牧不会再有任何放松了。

    盲僧的死亡,贡献了双buff给酒桶,让酒桶不用再担心被压到炸。

    人头的补充,加上buff,可以随便用技能补刀,再多买上几瓶红,线上算是站住了。

    不过补刀还是追不上来,陈牧的补刀太稳了,稳的常浩有点发慌,居然还没看见他漏刀!

    而且走位也非常厉害,桶子四五次才能中一次,这可以说是相当吓人了,因为酒桶的q范围可是相当大的。

    不过怂到六级也就可以了,到时候就是发条要猥琐了,酒桶六级的爆发可不是吹的。

    q技能加成1.0,大招加成0.9,在联盟里相当靠前,随便出点ap装,加几个普通攻击,就可以单杀满血ap。

    而且有人头的酒桶,到六时间应该会更早一些。

    酒桶在找机会,陈牧从他的走位看出了异常,这人想单杀。

    酒桶的推线能力很强,陈牧尽量用平a补刀的情况下,兵线是往自己这里推的。

    塔下酒桶一个q炸死小兵的同时,消耗发条的血量。

    光芒一闪,升到六级,但是伤害还不够,继续q技能消耗,要炸回发条之前,要消耗到半血才行。

    陈牧看着自己的经验条,开始了算计,先追上六级才行。

    陈牧刚到六,血量也被消耗到可以杀的程度,酒桶经验精准,就算发条给自己套盾,这个血量,炸回来也是必死无疑,死前最多放个大。

    在对方放松警惕的时候,一个大招丢去!

    来了,果然是这么一波!

    陈牧从抬手的抛物线就算到了大招的落点,对方是预判自己会往后走的。

    发条直接反向走位,不退反进,靠近了酒桶古拉加斯。

    “卧槽,大招空了!”有人惊呼,这个反走相当亮眼,擦着大招的边缘躲开了。

    靠近酒桶,陈牧直接拉大,球在自己头顶,旋转出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常浩微笑,发条的大招足有零点五秒的施法的时间,没有闪现我也能反应过来。

    直接向后e,想发条大招也空掉。

    “躲掉了!”常浩经验丰富,知道自己足够逃出大招范围,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发条居然接了一个闪现,把酒桶e的过程中给扯了回来!

    “卧槽,这是什么操作!”酒桶疯狂往后点,塔下没有小兵在抗,这下塔的伤害会被他全吃。

    发条立马补上qw,然后用英雄的碰撞体积,卡住酒桶肥胖的身躯,让他多抗一下塔的伤害。

    qw的buff同时运用于发条和酒桶,发条加速,酒桶减速,让塔足足打了酒桶三下之多!

    最后被发条活活追死,逃无可逃。

    “我的天,匹配中单这波操作,比浩神的酒桶还要亮啊!”有人惊叹,玩的多的才知道,这波有多少个细节,走位躲大,r闪拉断酒桶e,借助控制时间走位卡住酒桶身位,借助塔的伤害,完美反杀!

    而陈牧如果知道他是这么想的,只会说,你想的也太简单了,连q我都是故意中的,就是勾引他做出这么一波操作。

    这波操作还有一点冒险,就是如果酒桶不预判,大招正中央点发条,那么是无法躲的,因为酒桶大招范围太大,距离越近抬手越快,发条的移动速度是躲不掉的。

    不过那样的话,陈牧就会用闪现躲,虽然无法反杀,但是也不会死,面对一个很肥的中单,这个冒险的思路一定要尝试一下。

    酒桶被秀,只能感慨对方反应之快,长江后浪推前浪,年纪轻轻的新人,居然有这种操作。

    发条r闪现,真是奇思妙想啊!

    酒桶的e闪现很久以前就被开发了,如果这波自己有闪现e闪,也就不存在被反杀秀了。

    陈牧继续推线,准备回家出装备。

    对方的螳螂,趁着盲僧死亡的时间,不但等级领先了,还反了好几波野。

    比赛里的打野可不是路人那种反应迟钝的打野,对方打野一露头就要你损失点东西,更别说人都死了。

    盲僧现在在野区很是艰难,只能偷点发育,不然再抓人被反蹲到,就彻底崩盘了。

    陈牧反杀一次后,借助补刀的优势,装备反超。

    一套打在酒桶身上又疼了起来,对于酒桶的大招,闪现,点燃,三个技能的cd,陈牧了然于心,精确到具体几分几秒!

    对方没大之前,完全没有反抗的可能,再到河道做两个假眼一个真眼,就可以安心的压制酒桶了。

    酒桶又回到了只能靠q补刀的日子,发条推线拿蓝,继续压制,一看队友,上路武器虽然分低一些,但是英雄优势补刀跟肾一样,下路则是小优,高上一百分,又是双胞胎的无解默契,小压了对方几个兵。

    野区则是劣势很大,不过陈牧靠着中路打回来的优势,让螳螂不再敢继续入侵,给了盲僧一点发育的机会。

    游戏打到比赛级别,线上跟打野就是密切相关的,如果线上全部被压,野区自然被人入侵也不敢说话,线上优势则是相反。

    这也是陈牧要找更强力的队友来打这场比赛的原因,有时候雪球滚起来,中路杀几个,也没办法同时帮上下野打回来。

    酒桶被发条独特的运球技巧打的血量很低,哪怕有了大都不敢上,螳螂想抓,却发现发条一直跟他各种保持距离,自己一出来有足够的时间走。

    看来是有眼,我换个方向再来,螳螂想道,然后绕上一大圈后发现,怎么发条又走到对面的方向了,还是保持了很远的距离!

    这里也有眼?螳螂不信,蹲了十秒,还是没等到发条靠近这边河道!

    “有眼,你赶紧发育去吧,再蹲盲僧等级要追上来了。”常浩说道。

    “嗯,这发条这么邪门么,他一个中单买这么多眼干嘛!”螳螂骂了两句,回自己野区了。

    结果发现自己野区居然被反了,四鸟不见了,石头人也没了。

    其实陈牧发现他之后,就立刻通知瞎子反野,并且不断的秀演技,假装没有发现,只是凑巧站位比较安全,让螳螂浪费了一大波时间。